系統公告
Yen
個人圖檔
ID:YenC
暱稱:Yen
生日:1982/01/28
地區:臺北市

熱情贊助
請加入我的臉書專頁
Hello And Welcome
張硯拓,1982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臉書個人帳號請按此

歡迎來信 分享你的批評、指教或感動 :)

Add to Google

街貓TNR加油!!

天空的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HiStats

誰推薦我
從分類找文章
Calendar
Apr 201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搜尋此頻道內容
搜尋:
Google Ads
熱情贊助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June 6, 2011

他們的魅力來自他們的不凡,但他們的故事好看,又因為他們終究是凡人。他們有強大的力量,但這並未減少他們的脆弱,降低其孤獨,而且更重要的,仍無法抹去他們的傷痕與痛。


 
大概任誰都沒有想到,在看完《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之後,最打動我的會是「X教授與魔形女的相處」吧?少年查爾斯對少女瑞雯伸出的友誼之手、青少女瑞雯對青年查爾斯的依賴和欽慕——在全片最用心刻劃的「信任並引導蒼生,或與他們為敵」的大義之外,《X戰警:第一戰》神來一筆的親情設定和對魔形女心境的關懷,讓它註定不會是一部俗作。而我真心喜歡這部分。
 
可惜,這關懷也就僅止於關懷矣。查爾斯無心、編劇也令他無暇去回應這點。少了細膩的思緒和更多互動,這條線也錯失了往心深處的契機。或許,這正反映了全片的處境是嗎?亮麗、平穩、大開大闔,新意處處有,但該改進的點也不少。而我要說,至少對這系列的未來,我是真正重燃起期待了!
 

據聞當年,馬修范恩本來有機會執導《X戰警》第三集的,可惜最後因為時間問題而放手了。在那之後,我相信一定有超多人和我一樣、在戲院看到被布萊特雷納搞砸的《X戰警:最後戰役》時,心碎了一地。這樣一個從此被冷凍的系列,和這樣一位誓言來雪憾的導演,在漫畫電影燒得最旺最逼近極限的這個夏天,選擇以戲說從頭的方式重開機(reboot)——雖然在驚奇影業(MARVEL Studios)大張旗鼓地籌備《復仇者》大業的現世,《X戰警》的歸來似乎不夠被關注,但隨著幾支預告越看越像一回事、連串的試映都爆出好評,「這或許是今年最好的漫畫電影哦!」也悄悄成為山雨欲來的共識……
 
且慢。還是先讓我解釋一下,之所以對《X戰警:第一戰》抱著偏高的期待,是因為馬修范恩的前作《特攻聯盟(Kick Ass)》。在那樣一部半規格的漫畫電影裡,范恩展現出過人一等的敘事聚焦:細膩、寫實、對人物情緒的貼近關照,這些特質在我看來,正是過去這幾年漫畫電影進化的核心。不論是其中的世態,或其中的人情,都在跳脫漫畫式的想當然耳的平板,他們的魅力來自他們的不凡,但他們的故事好看,又因為他們終究是凡人。他們有強大的力量,但這並未減少他們的脆弱,降低其孤獨,而且更重要的,仍無法抹去他們的傷痕與痛。
 

《特攻聯盟》的格局也許不大,場面也不華麗,但它拍出了幾個主角的掙扎,他們的憤怒恐懼與挺身面對的勇氣。這樣的馬修范恩,這次要處理的是天平另一端的素材:《X戰警:第一戰》的劇本全非小敘事,而是必須完成四個目的:交待艾瑞克/萬磁王的過往心路、促成X戰警的成軍和X學校的成立、以越多越好的方式為(發生在未來的)原先的系列埋梗,以及拿古巴飛彈危機當背景,將以上三點通通揉合進去。
 
正因為企圖遠大、視野遼闊,演員們也都很優秀,《X戰警:第一戰》其實把這劇本執行得相當出色。但也因為以它為目標,這部電影雖然辦到了八十分,卻已達到極限而無法再超越了。
 

在《X戰警:第一戰》大規模上映的前夕,劇情直轉急下。原先維持了好一陣子100%或至少98%的爛番茄好評,突然掉到90左右。「粉絲捧場影評不買帳」,翻成白話文大概就這意思。在調降了期待後,隔天一大早我就去看了首場。然後我發現,其實《X戰警:第一戰》令人惋惜的核心,只在單純的「篇幅」兩個字呀!
 
一部電影一百三十二分鐘,其實並不算短的。但這可是一部首部曲電影。你一定還記得《蜘蛛人》、《鋼鐵人》或甚至《駭客任務》吧?光是建立一個英雄就需要多少時間了(前兩者還因此壓縮到反派的位子)《X戰警:第一戰》不只要辦到這點,還是一次一整票人(或至少包括查爾斯、艾瑞克、瑞雯和野獸(Beast)四個,外加瑪塔格探員),因而從一開場,既要介紹角色又得鋪陳「變種時代」的來臨,眾人穿針在世界各地、鏡頭也跟著引線在波蘭、紐約、瑞士、牛津、阿根廷和拉斯維加斯,趕戲的痕跡如此明顯,能量便難以匯聚,整個敘事的呼吸不均勻也就變成天註定了。
 

還好,謝天謝地有一群好演員,讓這些片段至少都可看性十足。詹姆斯麥克維的少年老成的睿智,讓人只從他的雙眼就能讀出查爾斯的寬大和溫暖,在X教授仍抱持遠大憧憬和理想的那年紀,麥克維演出了有別於派屈克史都華的熱切。而我更欣賞他的穩定。珍妮佛羅倫斯的瑞雯,則是從《凍死骨(Winter's Bone)》那灰濛濛的藍領村園來到這,粗重的衣裝被青春氣息取代了,但那眼神中的煙霧迷濛依舊,一種徬徨又柔韌、無助卻堅強的特質也依舊。
 

然最讓人激賞的,不用說,當然是麥可法斯賓達!這位德國影星的剛強和內蘊的情緒,截然不同於伊恩麥克蘭,但那能量,那英挺,那內心糾結,又和後者的雍容足以分庭抗禮。這也讓原本的系列中,萬磁王的部份行徑相形膚淺了(沒錯我就是在說你!布萊特雷納你他x的還我瑞雯來!)對於變種人的處境和來自人類的惡意及恐懼,萬磁王與X教授的理念分歧向來是《X-Men》原作的核心。而儘管時序和角色關係改很大,《X戰警:第一戰》對這焦點的牢牢緊抓,卻是遠勝以往。這和2009年的重開版《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真是異曲同工。在此,感謝有這名演員和他的多國語言能力(這部分也要感謝凱文貝肯),艾瑞克的特質,他的邏輯和立體性,在開場獨自尋仇的幾場戲裡,我的腦海都只響著熱血的吶喊:「法斯賓達!」
 

在導演沒多少機會和角色貼近的《X戰警:第一戰》中,正是這些演員的光芒填起了血肉。無奈,此仍不足以聚成一條星河。當年的《X戰警》第一集,可說是開啟了漫畫英雄電影的盛世吧?現在回想起來,儘管它大量地聚焦在羅根身上,但當初的我們願意給他按個讚,還是因為其他配角都「至少有一兩場戲讓人鮮明地記得」。但如今已經是2011年了。對一部漫畫英雄電影,我們不能不期待更多。在《X戰警:第一戰》裡,每當艾瑞克與查爾斯一對一地聊著心境與想法、過去和未來、憤怒或悲傷,我都能感覺到紮實的演技在流動著,在那樓台上,在那棋盤前,在那海灘邊。但當鏡頭一拉遠,張力頓失了,我又會忍不住問自己:等一下,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了解彼此?我不記得剛剛有演啊?
 

就更不用說其他配角了。紅惡魔(Azazel)、龍捲風(Riptide)甚至連台詞都沒有;法官(Havok)、女妖(Banshee)、精靈(Tempest)等等也都只剩特效的功能性;那些被當靶殺光的人類們幾乎都沒有臉孔;就連心靈能力極強的艾瑪都像個意興闌珊的花瓶——好吧,就算「白皇后殿下在想什麼」要留待《第二戰》分曉,那全片資格最老的明星凱文貝肯,怎麼也被草草打包了呢?
 
在電影最後,當瑞雯選擇離開而去向查爾斯道別時,我真的難過得不得了。但在這之前,我已經記不得多少次在看見編劇的鋪梗——那關於查爾斯/瑞雯/艾瑞克的比起愛情更偏向心靈寄託的三角關係,及來自人類的歧視等等——種種的斧痕時,忍不住皺眉覺得:「這也太粗糙了吧!」
 

究其命題,《X-Men》系列無疑是個太豐富的社會學素材資料庫。當東尼史塔克有他的自大要克服,布魯斯韋恩有他的黑暗道路要背負,彼德帕克面對的是「英雄不見得有飯吃但又得行俠」的重責;但在《X戰警》裡,因為這世界已經有一整個(但依然少數的)變種人族群,故關於(他者的)信任與恐懼、(自身的)躲藏或不用躲藏、變異者/被流放者的融入焦慮、甚至是弱勢群體中亦有歧視和小圈圈等等……信手拈來,皆是引線叫人深思。在故事裡,困惑著瑞雯的美與醜、自信和自我接受的主題,其實非常吸引我的。而即使溫柔善良如查爾斯,亦做不到真正的觀點正確。在幾個孩子們不成熟的對話裡,偶有對彼此不經意的傷害,那微妙的心理和芥蒂在在是契機——這部劇本明明點到它們了,卻又即時收手,盡是可惜。只要再一兩句話、一兩個眼神,就可以圓潤流暢許多的哪!
 
終究,面對《X戰警:第一戰》的不夠從容,我寧願相信這是受限於製作時間,而不得不吞下的妥協。畢竟不只有馬修范恩,在這部電影的背後還有拍出了《超人再起》的布萊恩辛格。那可是一部細緻又完整、把克拉克的神性和柔情和孤獨和無奈都拍得讓我非常心愛的電影啊!
 

所幸,馬修范恩的場面調度在此仍頗有靈光。我喜歡前半場的兩次查爾斯在酒吧「搭訕」女生,鏡頭都模糊卻恰到好處地帶到遠方的瑞雯和她的注意力;我喜歡艾瑞克到阿根廷去尋仇,那短短幾分鐘的戲在一間小屋裡是絕對的風格與霸氣;我喜歡用船錨絞碎一艘船的創意,那場面真的沒看過耶超過癮!我更喜歡賽巴斯汀蕭的最後被穿腦,雖然這樣就輸了實在太破格,但那場戲點出了查爾斯的掙扎:他不希望摯友殺人,但在那情境下,「放手」又是個更糟的選擇。於是那痛在身、傷在心的呼喊,有了其溫度。
 
我還想再提一則史料。在德國慕尼黑,有一座二戰之前興建的達豪集中營(Konzentrationslager Dachau)遺址,那是納粹所有關押猶太人和異議份子的設施的原型。如今,在營內有一座石牆,其上以五種語言刻著同一句話,寫成英文是兩個單字,翻成中文的意思則近於:「永不再犯」。
 

在那片海灘上,急著阻止艾瑞克把飛彈丟往艦隊的查爾斯說了:「他們只是聽命行事而已!」但對曾經待過集中營的艾瑞克來說,這辯駁實在無法接受。他的回話,沒錯就是石板上的那兩個字:「NEVER AGAIN」。
 
他對他說:「Killing will NOT bring you peace」。他則認定「We already ARE better」。一言一句,編劇的用心,皆在形塑雙方的哲學。可惜有些話真的不能只是說說而已。X戰警的成軍,瑞雯的過去,輪椅的由來,兩人的分道揚鑣……唉何必,一定要在這通通一次到位?可以的話,我真希望把《X戰警:第一戰》拍成上下兩集,總共四個小時剛好。那一定會非常過癮。
 

整整一個禮拜以前,我超期待去看這部電影。到了上映的前一晚,我卻真的相信我會失望了。現在,電影結束後的63小時,我發現我其實是滿足的。它豐富、絢麗、格局宏大,且讓我對主角都有了感情。也許倉促了點,但在2005年,《蝙蝠俠:開戰時刻》也給我差不多的感覺。而你猜,在那部電影的三年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延伸閱讀:
特攻聯盟》、《超人再起》、《鋼鐵人》、《蜘蛛人三
蝙蝠俠:開戰時刻》、《黑暗騎士》 
駭客任務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Mr./Ms. Days (MMDays) - 網路, 資訊, 觀察, 生活 於《X戰警:第一戰》- 真情亮眼的一次重開機> 引用本文
提要:Posted by Mr. Tuesday 他們的魅力來自他們的不凡,但他們的故事好看,又因為他們終究是凡人。他們有強大的力量,但這並未減少他們的脆弱,降低其孤獨,而且更重要的,仍無法抹去他們的傷痕與痛。 大概任誰都沒有想到,在看完《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之後,最打動我的會是「X教授與魔形女的相處」吧?少年查爾斯對少女瑞雯伸出的友誼之手、青少女瑞雯對青年查爾斯的依賴和欽慕——在全片最用心刻劃的「信任並引導蒼生,或與他們為敵」的大義之外,《X戰警:第一戰》神來一筆的親...
引用時間: Jun 21, 2011
留言 (2筆)
1.
導演把本片目標放在描述一群政治文化外來者嘗試融入、遭到排斥的遞嬗的過程,同時也要顧及特效與視覺效果,也難怪在看完電影後,從結局反推過程時,會有分濃濃的失落感。相較之下,僅描述布魯斯偉恩蛻變過程的「蝙蝠俠:開戰時刻」的鋪陳完整流暢得多。
也許本片將焦點專注在X教授與萬磁王由相互扶持到分道揚鑣的過程,比較不會變得主題過於龐大而因此敘述失之完整吧(會這樣想是因為看完電影到現在,腦袋始終揮之不去陽台、棋盤跟海灘那幾場雙雄相知相惜的感人片段)!
 
板主回覆:
是的,其實整個First Class重啟計畫都時間很倉促,再加上編劇來來回回有四五個人參與,西補東改到最後的成品,能拍成這樣,我是認為即使細節有瑕疵,至少導演方面非戰之罪了!!
chiahsun 於 Jun 6, 2011 留言 |
2.
我常常會來瀏覽的你網站,也很喜歡你的影評
在X戰警-第一戰上映之後
就很期待你動筆寫
果然沒讓我等很久:D

雖然說有些地方沒辦法拍得盡善盡美
但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XD
當查爾斯和艾瑞克共同尋找其他變種人時
我真的有點感動阿...

我喜歡never again那個點!!
 
板主回覆:
非常謝謝您!! 這是我睽違整整半年後才又寫的一篇電影文,很高興能趕上您的期待!! 其實我昨天晚上去看第二次的時候,就發現是比我印象中還感動的,希望我在文章裡沒忘記透露我對它其實還是挺喜歡的這件事~
兒 於 Jun 8, 2011 留言 |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