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Yen
個人圖檔
ID:YenC
暱稱:Yen
生日:1982/01/28
地區:臺北市

贊助商連結
請加入我的臉書專頁
Hello And Welcome
張硯拓,1982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臉書個人帳號請按此

歡迎來信 分享你的批評、指教或感動 :)

Add to Google

街貓TNR加油!!

YenC的謝謝您的一字一句
天空的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HiStats

誰推薦我
從分類找文章
Calendar
Nov 201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搜尋此頻道內容
搜尋:
Google Ads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October 7, 2011

在過去這一個月裡,我總想像自己會在文章的末尾寫下「身為一個台灣人,我以《賽德克巴萊》為榮!」但在這當下,我真正想問的是:該往哪去,才能重回他們失去的家園?要盼多久,才能聽見那快凋零的語言?要等到哪一天,才能重新記起他們曾有的驕傲?


 
來吧!這次讓我從《風之谷》說起。在原作漫畫裡有個轉折,是人類在戰爭中投入了生化兵器,結果引起腐海的大暴走,世界各地的王蟲於是紛紛向戰場奔來,準備以身體化作森林、平息腐海的怒氣。娜烏西卡著急不已,但她隨即發現:王蟲們的眼睛一顆顆都湛藍如鏡,這意謂著祂們內心是平靜的。她有點懂了,繼而感動,甚至打算陪祂們赴死……
 
但王蟲阻止她了。祂們讓她明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使命,為天道而死是從容也是解脫,但為了看清終局而活下去,是更痛更困難的、卻也是必須的。王蟲犧牲自己以求大地的圓滿輪迴,而娜烏西卡應該回去帶領人類,一個已近黃昏的種族。
 

在整整等了三週後,我終於看完了《賽德克巴萊:彩虹橋》。不同於《太陽旗》當初的困惑,這次的我理解順暢,被打動的情緒也夠深刻;拜過去這二十多天裡、全台灣觀眾共同的用功所賜,我們好不容易理清的目光,在這碧山秀水、如雲的英魄間,得以流成清晰的價值觀。我也驚喜地發現在故事最後,終究藏了一道「就算艱苦,仍要試著活下去」的信念,和我的時代真正合流了。求死為的是尊嚴,求生則是為了要把故事說下去。當熟悉的片尾曲再響起,這次我終於能靜下心、無旁騖地沈醉其中了。
 
一九三零年十月底,由於公學校的大出草震驚了日本軍,引來他們氣急敗壞的反擊,接下來兩個月的酣戰正是「霧社事件」的本體。事件後,起義的六社一千多位住民折損過半,其中又有將近三百人選擇了自縊身亡。使出渾身解數的魏德聖,的確拍出了日軍那陣仗之大、又有工業式武器的壓迫感;然同時,論戰技論戰魂,甚至是覺悟的徹底性,賽德克方都遠遠凌駕在日本之上。這也反應在深入敵地的日本人,是多麼杯弓蛇影地恐懼的那模樣。
 

作為一部下集,我認為《彩虹橋》是稱職的。先由開場的回顧召喚情緒,再藉著幾只太陽旗、和三兩染血的紙鶴,把我們置回暴雨前的寧靜中心——正如我在《太陽旗》的文章裡解釋的,整場衝突的意涵和賽德克人「不怕死」的緣由都已交待完了,這集的劇情因此是單純的,面對一場天註定的戰役,它只求莊嚴地拍出他們踏上最後道路的身影。
 
而在此,魏德聖的鏡頭有種奇特的純淨感,既未把日軍描繪得張牙舞爪,也對值得煽情的賽德克自盡的場面保持距離,不見太多痛苦和不甘。全片的氣魄來自莫那魯道的那句:「彩虹橋上我們一起過!」而整場戰役的實體,則是烏布斯說的:「和日本人打仗,要用風的想法。」賽德克的戰士們個個英勇,他們佔盡地利、他們靈活矯健、他們有勇有謀、他們如魅如風。各類地勢的運用、點滅的打跑戰術、叢林中的匿蹤效果都變化畢現,來自《太陽旗》的觀點則教我們看清楚:是那堅純的信仰讓他們在面對肉體的消逝時,能如此無懼、如此從容的。和敵人和解的儀式早在出草裡完成,如今他們求的,是走自己的路回到祖靈(Utux)之家、回到那生命最初的原點。
 

也是在這過程裡,我發現魏德聖把莫那魯道從「英雄」的神桌上悄悄請下來了。(或其實,他一直都沒把他放上去吧?是林慶台本人太耀眼的正氣,讓我們投射了崇敬在其中)作為策劃人、發動者、及歷史掛名的負責人,他有他的驕傲和智慧,也有他的自私與疲憊。魏導給了他一句台詞:「謝謝你們這些女人和孩子,成就了部落男人的靈魂!」但貫其過程,他又未積極地衝鋒在第一線,而是始終鎖著某種(也許是我自以為的)游移在眉頭;對部落裡的青年和(根本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們,他多是予以安撫和穩定軍心,讓我不禁想著:也許比起成就自己,他在做的更像是回應部落裡對一個頭目的期待吧!
 
這騰出來的空間,剛好讓馬赫坡、荷戈等等各社的年輕勇士得以浮上檯面,演出他們的驕傲。陣亡沙場、或跳落懸崖、或反刃自盡、或戰到最終,面對這麼多名字:比荷、巴索、薩布、泰牧、阿威,過去這幾週裡幾乎變成我們的密友的,看著他們離開,還真有不少動容。
 

然也是那句老話:《賽德克巴萊》還可以更好的。《太陽旗》戲味不足的缺陷,在此依然紛呈,像是重要的配角小島源治,是最能承載日方心路的角色吧!但《彩虹橋》給他的戲份不多,讓他掙扎很細微、憤恨不深刻,反應又這麼劇烈導致深度不足;也有鎌田彌彥,日方的少將司令官,喜怒無常確實有將官的威嚴,但從蔑視、屈辱、動怒到欽佩,這當中的轉折又太單薄了。還有一幕是第一批「先走」的賽德克女眷們,我真喜歡那場戲想說的「平靜的母親」與「終究還沒有真正覺悟的孩子們」的對比。滿臉的雨是傾盆的淚,所謂長大不該是你能選擇什麼,而是你能放下什麼。但真可惜,這些母親們的決定事先該有更多鋪陳的,卻顯得突如其來、不免錯愕。
 

也一定要提「花岡兩」,一郎和二郎。徐詣帆與蘇達的眼神表現都真好,不愧是專業,一郎一家赴死的場面也很美;但在事前,他們的抉擇可是有萬千的戲唉!《彩虹橋》卻只輕輕帶過,連同二郎和初子道別的場面,都太匆匆了。試想:如今的我是在舒服的戲院裡、看著銀幕上的「故事」反思價值的落差;當年的莫那魯道則是守了一輩子Gaya,在這一切被破壞後起身反抗,求的是貫徹數十年的信仰;但對一郎和二郎而言,他們身上流著族人的血、臉上寫著蕃人位階,卻受過一整套日本教育,這當中的「認同」就算沒有混淆,對生死、對生命價值的認定,也必定不同了吧?他們是用心靈和肉身的翻攪去體驗文明/信仰/價值體系的衝突啊!這多麼血淋淋,又多麼殘酷。
 
歷史的目光,往往是最無情又最溫柔的。根據史料,在花岡兩與族人自盡的現場,只有二郎的屍體沒有被覆上布巾,而《彩虹橋》也確實演出了他守到最後、將所有族人的遺體都整理好才上路的戲;同樣考究的還有《太陽旗》,在公學校混戰的現場,莫那魯道一度提醒荷戈社的頭目「快去找你女兒,她還穿著和服!」這顯然是根據歐繽塔道(亦即高山初子/高彩雲女士)的回憶所述:那天,躲在屍堆裡的她曾經聽見莫那魯道在問:「塔道諾幹的大女兒是不是被誤殺了?」而我真欣賞這樣的細心。
 

走了兩趟《彩虹橋》,當然還有更多場面讓我想贊:譬如鐵木瓦歷斯的末日,那在溪谷間閃爍的光斑、輝映著他幾番心理轉折,的確豐富了這角色;譬如狂奔過吊橋的比荷沙波,那千鈞一髮的奔逃和落彈引爆的水柱,是國片不曾看過的場面運鏡;譬如整場「反攻馬赫坡」,雖是純粹熱血的虛構,但自遍地的野火中、戰士們的吆喝聲伴隨著戰鼓響起,我要盛讚魏德聖真的拍出了武戲的氣勢。同樣虛構的還有為全片穿針的男孩巴萬,他的逗趣、活潑、脆弱和早熟都很搶眼;也因為他是虛構的,理所當然扛起了戲劇的可能性,於是在各戰場間引線、或幾次在對話裡引出莫那的「人味」、或最後在戰役裡扭轉氣勢的都要靠他。
 

串起這一切的,則是《賽德克巴萊》做為一部四個多小時的長片,那自始至終為台灣電影工業揭竿的企圖。它花了其他國片十倍的預算——但仍是好萊塢電影五分之一的規模——打造一場夢,即使仍有不少瑕疵,至少讓其他電影人(及更重要的「投資者」們)看到了「如果願意花錢,我們能拍出什麼」。不只是細節講究、衣裝鮮麗、演員的型聲氣無懈可擊,更在千山綠水裡、在白耳畫眉和台灣叢樹鶯(就是那聲音「滴拎拎~」的電報鳥)的啼聲裡,讓我們看見各個製作環節紮根在這片土地上、彼此整合的可能。我敢打賭,許多讓過去的台灣作者們想都不敢想、就連在夢中浮現都要反射性地趕快戳破的大構想,如今都在蠢蠢欲動了吧!
 

而在「述史」的刺激與「衝撞國片工業」的可能之外,魏德聖還讓我想提的,是文首說的「活下去」的信念。在自縊未果、不甘心地獲救後,馬紅莫那應日方的要求回到村裡跟哥哥勸降,那是個夕陽之景,煙硝已逝的馬赫坡遍地昏黃;雖然馬紅最後還是失敗了,但達多對她說:「要多多忍耐,好好活下去,生很多很多的孩子,告訴他們我們的驕傲!」
 
那是整部電影唯一、真正讓我紅了眼眶的瞬間。就著那片輝光,在萬籟俱寂的戰場上,幾個青年男女最後一次飲酒跳舞,釋然道別。或許看完《賽德克巴萊》,我們也像是透過觀光的鏡頭認識了「常常喝酒開舞會」的原住民吧,但這其實是誤解啊!對他們而言,在傳統部落裡「酒」可沒得常常喝的;各式各樣的舞蹈更都是嚴肅的,是他們執行Gaya的儀式。達多說:「喝了日本人的酒,就是真正的和解了。」接著他對天狂嘯、舞著身軀,啟程返回祖靈的家去了。想想他對妹妹說的話,難道達多也被日本的價值動搖了嗎?或這其實是虛構的、根本不存在馬紅莫那的記憶中?都很難追究了。我真正感動的是,在一片火紅的驕傲裡,終於看見了對嫩綠新芽、對柔韌的枝根的寄望。賽德克文化不能亡,賽德克血脈不能死,還是要有人活下來,才能把歌再唱下去。
 

在幾幕字卡和順暢的節奏裡,魏德聖把後續交代完了。當彩虹升起、戰士們並肩踏過,他們這一代的故事也落幕了。而我再次聽完片尾曲,看著那麼多姓名捲過銀幕,想著這是多少人多少年的夢途啊!我著實清晰地見證了。這次,我終於能安心地走出戲院。
 
但,又一次的迷路發生在、在我踏下最後一階回到「現世」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八十年過去了。那之後八十年,已經是我們的世界。然在這部電影之前,我可曾聽過任何賽德克文化的美好?我可曾懂得他們信仰的涓麗?生命的從容?勇氣和驕傲?——如果以上的答案都是否,那究竟「後來」發生了什麼?又有什麼正在發生、就在我們的「現在」?
 

這終究再次成了我的課題,成為我的「and there's one more thing…」的瞬間。這也是我這篇文章寫了這麼久的理由。
 
故事的後續是:第二年春天,道澤群在日方的煽動下偷襲保護蕃收容所,這次的出草再次折損了兩百多名賽德克遺族(其中大多是老弱婦孺),是為「二次霧社事件」。而後的強迫遷村、與又一批針對壯丁的整肅,徹底擊潰了賽德克人的反抗心。對日方而言,這是為了斷絕後患;但比起人丁的消逝,這幾近刮骨的一波波殘傷,帶給生還者的心靈恐懼是更絕對的。為了性命為了子孫,他們再也不敢「說」了,而事件真相(與一個文化的驕傲)便近乎隨煙消逝。
 

所以過去這幾天,我特別注意找「部落的聲音」,想知道從他們之口、是如何追述這段歷史?卻只在郭明正(Dakis Pawan)老師的講稿裡看到他形容:部落裡的耆老一談起此事,即使已經八十年過去了,依然會猶豫再三、驚恐反覆地一直問:「可以講嗎?這真的可以講了嗎?」顯然不只日本人的威嚇,就連後來接手的國民政府也未曾釋出真正的善意,讓他們在這麼久之後仍然有被壓迫被威脅的感覺,而什麼都不敢說啊!
 
回想電影結束時,許多的繩結被打上,許多的靈魂被解開了。但真正的傷逝從這才開始。他們的血脈仍細流,他們的生路仍艱辛;曾經綻放的一朵朵豔紅的花,如今被壓在多少人的書裡?又有多少人記得、多少人明白,有多少人還關心?
 
而這一切,我真的都沒有責任嗎?
 

看看現在的台灣,原住民普遍貧窮,在社會經濟與政治上都缺乏資源,政府的助力更是從來都不夠。這讓他們幾乎失去了「話語權」。但這發言位置、這詮釋的力量太重要了。我們就算想為他們代言,基本的社會科學訓練仍告訴我們:「身為局外人,不論再怎麼誠懇有心,都不可能真正『設身處地』地幫他們說話。」不只是歷史真相的不可得(現場和時代都已不存在了,我們所有的理解都是轉手再轉手的詮釋),還有不同價值體系間的隔閡阻礙;賽德克文化的重拾和復育,只能靠他們的後人自己。但部落又幾乎沒有聲音,這樣一來,身為一個觀眾——或在過去這幾週的用功裡,我更覺得像是「學生」的我們,還能為它做什麼?
 

我所想的是:那就帶著善意、帶著熱情、帶著一顆學習的心,「敲邊鼓」吧!就算仍是外人,但《賽德克巴萊》既然能激起大眾對這文明的初探,及更重要的「好感」,那在這文化裡,在他們信仰中的那調和之美、那生死之安,那面對大自然的崇敬和尊重等等……多少美好的概念,都有更多機會被理解被關注、被欣賞才是。若這些文化的印痕被看見了,說不定就能扭轉早已失去信心、失去追回文化的動力、不想再學習族語(畢竟「學了要幹嘛?」)的原住民族的處境。那被喚起的驕傲,可是他們擁有的最珍貴的東西啊!
 
說來天真,但我真的希望這是一條生路。在過去這一個月裡,因為《太陽旗》的文章,也讓我認識了新的原住民朋友,在和他們的交流中,我學到了譬如在某一系的族語裡、「說話」這動詞是名詞「草」的變形,因為「草是會說話的」;也譬如「復仇」的單字同時有「吹散」之意,因為「我們的恩怨,在這之後一筆勾銷了。」這種種,充滿了大器的智慧和胸襟,怎能讓它失傳?
 

面對族群的衝突和磨合,我們總是以「文化不會真的死去,而是被融合進吞噬它的更強勢的文明中」來解讀。但這一切,還是需要多推一把。對原住民族而言,教育是最重要的,要能學、要願意學、要學了有用,才能一直傳下去。而最該使得上力的,或許是政府吧?但政府只聽命於一人,那就是形成多數的「我們」——所以,鞭策政府給予原住民族辦學校的幫助、作文化研究的資源、還有他們家園的復育、甚至是自然環境的重建等等,都是可行的方向。而在民間,特別是文創產業中,更該把握這一枚曙光多多創作相關的內容(content),無疑地,那可是超多題材和故事的寶庫呀!
 
在經歷過這場「《賽德克巴萊》祭」後,我們這批年輕人/知識分子/文化與新聞媒體的工作者/或僅只是小小的部落客,都該想想我們能做什麼。是這部電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契機,而我終究想學BONO再說一次這句話:「如今,我們或許是歷史上第一批有機會改變原住民處境的人了。我們擁有知識、擁有管道、擁有資源、擁有觀點、擁有說話的能力——但問題是,我們有沒有『意願』?」
 

翻開另一封信,我的朋友還告訴我一個故事。他說他的曾祖母是部落裡的醫生,能夠幫人找東西、幫人醫病,更重要的是還會「與去世的人溝通」。曾祖母生前,都八十幾歲了還天天上山去農耕,健步如飛;而她過世之後,出殯那天「家裡的後面出現一道彩虹,接她回去祖靈的地方了。」那是十三年前的事。「1900年代開始被外來民族破壞殆盡的祖靈信仰,到二十一世紀,還是留在泰雅人的心中啊!!」
 
在過去這一個月裡,我總想像自己會在文章的末尾寫下「身為一個台灣人,我以《賽德克巴萊》為榮!」但在這當下,我真正想問的是:該往哪去,才能重回他們失去的家園?要盼多久,才能聽見那快凋零的語言?要等到哪一天,才能重新記起他們曾有的驕傲?
 

在同一片山,同一線水,同樣的陽光面前,彩虹的鮮豔依舊,它所指向的去來之地也依舊。不同人的故事有同樣的感嘆,而如今八十年過去了。或許答案不在我們手裡,而在他們的血脈中;或許那部落不在這世上,而在虹彩的另一端。但我真的有意願,想在我的未來看見他們的語言不會消失、他們的驕傲被更多的子孫重拾。或許我只有一支筆,我就只能寫、只能繼續敲邊鼓,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所以這也是我必須做的。
 
 
上集文章:《賽德克巴萊:太陽旗
  
 
 

 
延伸閱讀:
風之谷》、《魔法公主》、《海角七號
 
(本文劇照,感謝果子電影提供,《賽德克巴萊》官方部落格請按我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Mr./Ms. Days (MMDays) - 網路, 資訊, 觀察, 生活 於《賽德克巴萊:彩虹橋》:真正的傷逝從這才開始> 引用本文
提要:Posted byMr. Tuesday 在過去這一個月裡,我總想像自己會在文章的末尾寫下「身為一個台灣人,我以《賽德克巴萊》為榮!」但在這當下,我真正想問的是:該往哪去,才能重回他們失去的家園?要盼多久,才能聽見那快凋零的語言?要等到哪一天,才能重新記起他們曾有的驕傲? 來吧!這次讓我從《風之谷》說起。在原作漫畫裡有個轉折,是人類在戰爭中投入了生化兵器,結果引起腐海的大暴走,世界各地的王蟲於是紛紛向戰場奔來,準備以身體化作森林、平息腐海的怒氣。娜烏西卡著急不已,但她隨即發現:王蟲們的眼睛一顆顆都湛...
引用時間: Oct 18, 2011
時光之硯: 《賽德克巴萊:彩虹橋》 - yam天空部落 於Davis Htwe> 引用本文
提要:在過去這一個月裡,我總想像自己會在文章的末尾寫下「身為一個台灣人,我以《賽德克巴萊》為榮!」但在這當下,我真正想問的是:該往哪去,才能重回他們失去的家園?要盼多久,才能聽見那快凋零的語言?要等到...
引用時間: Jun 9, 2014
留言 (49筆)
1 2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2
1.
謝謝你,寫得這麼好
讓我再次感動。

 
板主回覆:
謝謝您的認同。這次這篇我真的掙扎了好久,我猜我想著重的跟大家的預期應該都不一樣,所以更要謝謝您的回應!! 讓我放心不少囉~
金 於 Oct 7, 2011 留言 |
2.
從海角七號到賽德克巴萊
魏導不斷得讓我們重新認識台灣
重新認識恆春
重新認真的看待這歷史事件
及背後的涵義
或許就像版主所說
我們能做的 到底是什麼
值得我們去思考
 
板主回覆:
是的,能在電影裡看到對文化意識的反思,是最棒的了!!
也要謝謝您的回應哦!!
Seediq Bale 於 Oct 7, 2011 留言 |
3.
我與你心心相映
 
板主回覆:
^_^
jane 於 Oct 7, 2011 留言 |
4.
拜讀了賽德克上下篇的影評後,有種重新看了次電影的感覺
而在回顧之時又能深入了解並解開當時在電影院時的困惑點。
不單單只是支持國片,經過了如此詳盡用心的見解後
我的心體悟到了比起看電影當下還要來的更多的衝擊。
被深埋且逐漸霧化的歷史,在學習過程裡只佔了歷史課本的一頁篇幅
但卻從未理解原來這發生在台灣的悲劇史詩是如此的復函意義。
身為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孩子,我們已經習慣盲從和遷就
理所當然的遺忘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忽略那留在血脈裡歷史的驕傲
雖然我不是原住民,但從小就和原住民的孩子玩在一塊
接觸著他們的文化,耳畔聽見的也都是自己聽不懂得族語‥
看完這部片我的心裡浮上了兒時記憶,還有泰雅族老婦女臉上的紋面.

這不但只是部讓臺灣人驕傲的國片,
也是個讓文化甦醒在現代人心中的糜爛性炸藥
不僅僅要轟炸,而且還要讓藥效維持很久、很久
讓這份感動還有驕傲綿延在心中,不要只是股現代潮流。


謝謝你,看完兩篇觀感後我亦然決然的打算再進電影院被感動一次了
也謝謝魏德聖導演,比起政治和國家的負擔糾葛
魏德聖用文化藝術放大了台灣這塊島嶼,也讓快要被遺忘的曾經
用不同的方式活過來更甚至站上了國際舞台。
更要感謝的,是演活整部片上上下下無法細數的演員
只能說素人的靈性和霸氣真的太強了,不愧是擁有血脈的後代。


不好意思激動的在這廢話連篇了。
只是想說直到現在還沉浸在這部片給的迴響和省悟當中
而又細讀了如此仔細的文字後,滿腔的情緒就化為文字
滔滔不絕了抱歉 :(


 
板主回覆:
千萬別說是廢話,能有這樣真情的分享是最棒的啦!! 我也認同真的不能讓這只是一陣熱潮,而是要真的喚起一種新的態度、新的眼光、新的欣賞和認知。絕不能只是現在,一定要是未來!!
M 於 Oct 7, 2011 留言 |
5.
其實除了政府,還有一個可以作的更好的角色叫[老師]
筆者身為國中國文老師
其實自從9年一貫課程之後
國中國文選入不少原住民作品
如:亞容隆撒可努,夏曼藍波安...
只是,大部分的老師無可避免的從考試的角度切入
而身為一個差一點嫁給原住民的平地人
我總是花許多時間去解說,去澄清,去試圖呈現原住民文化的真實面
更重要的是讓與我有緣的原住民孩子建立對自身文化的驕傲
我想,賽德克巴萊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契機給老師們
所以可以從辦理種子教師的研習開始
可以從教師工作坊的成立開始
其實我很期待撒可努的獵人學校
但88風災時台東金崙受到重創
所以這個夢想也折翼了
不過看了魏導這麼不怕死不怕苦不怕難的圓夢過程
每個想盡一份心力的人想必都得著勇氣......
 
板主回覆:
這建議真是太好了,能引出這樣有具體想法的讀者才是我的真正目的哪!! 不只是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語言,還有他們的態度和驕傲,是更該被記得的。 衷心希望這部片能從核心處改變某些東西!!
may 於 Oct 7, 2011 留言 |
6.
讓我最震撼難忘的鏡頭,就是花崗兄弟在牆上留言,兩人的所有無奈隨著文字留在牆面上,道盡了身處太陽彩虹天空下,卻無法在雲間找到棲身之所的傷悲.
在激烈的決鬥場面後,馬紅與達多的道別,到最後字幕卡跟紀錄片般的敘事結尾,最後這一段才是讓電影下集不會淪為只是單純戰爭決鬥片的核心,活著的人要傳承驕傲,可是活著的人因為恐懼再無法發聲言道祖先的信仰與故事,所有的驕傲只能留存在彩虹橋上.
可是我覺得最後這一段的節奏上有點安撫不了觀眾過於激動的情緒,不知道導演是否也刻意維持那份純淨感與距離感,讓我直到第二次進戲院,才感受到最後那份塞德克文化僅存沉默的悲傷.
呼應版主,我有意願,用我微薄的力量,讓這80年後重新生出的嫩綠新芽茁壯,讓塞德克族的歌聲與文化(是真正的原住民的文化而不是漢人以幫助原住民之名加諸其上的文化)再次傳唱.
 
板主回覆:
的確,不論上下集我都是看第二次的時候更能進入狀況,我想雖然已是四點五小時的電影,但想講的東西太多了(而且又不能不說!)魏導剪接取捨的時候想必很心疼吧!! 又我真喜歡你寫的「身處太陽彩虹天空下,卻無法在雲間找到棲身之所的傷悲」:) 謝謝回應!!
chiahsun 於 Oct 7, 2011 留言 |
7.
寫得透徹,就從身邊所有力量範圍內一步一步去做開始吧.
 
板主回覆:
沒錯! 加油!!
hakkas Oct 7, 2011 留言 |
8.
深深感動於你的文章和心意......
 
板主回覆:
謝謝您的共鳴:)
奶茶 於 Oct 7, 2011 留言 |
9.
我自己本身也是賽德克族,因此看完賽德克後,心裡對原住民這3個字更熱愛了,雖然我覺得有些地方沒有交代的很清楚,例如為何大家面對日本大軍,有一人說她來當遊魂吧,接下來衝過去就銜接到下一個畫面了,十分的奇怪,加上後面的劇情鬆散,內心戲不太足,不過我還是感到驕傲,這是我們族的第一部大片,也是台灣的第一部大片,心中充滿著感動。在那些賽德克母親們要先去UTUX的時候,我淚流滿面,感覺到了母親的偉大,感覺到女人從以前就在爲男人奠定成功,「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個好的女人」我真的懂了。在劇中我覺得花岡兄弟演的很好,像我在學校,不敢把自己是個原住民的身分講出來,人家知道了我也只是點點頭,當這部電影出來的時候,人家問我是哪一族,我都可以很勇敢的說出:「我是賽德克族」這是一種驕傲,感謝魏德聖拍出我們的驕傲!
 
板主回覆:
這真是太棒了,今天看到好多回應都超感動的!! 請一定要把您的自豪擴散出去,讓自己人也讓大家聽見族群的聲音!!

另關於吊橋戲的部份,是的這是所有看完《彩虹橋》的人都一定有的疑惑,也的確就是個敘事/剪接上的失誤,想必到最後時間太趕了、讓魏導發生了這疏忽吧! 邏輯上的解釋是:他們往前衝、橋被日方炸斷了,所以通通掉入水裡,而莫那他們幸而存活了,並接到在樹林裡看見招降的紙片如落櫻的戲。

當然這還是太牽強,所以就是失誤沒錯囉!! 在電影官方的臉書頁可以看到魏導在座談會上的說明:http://www.facebook.com/video/video.php?v=272468256109345
總之他自己也知道沒交待好XD
小小 於 Oct 7, 2011 留言 |
10.
謝謝你的文字
讓更多人能夠再一次感動與回味

我記得上集看完的時候,我的腦海裡出現的久久散不去的文字是"尊重"
下集結束,擦著眼淚,聽著片尾曲,我了解了一種信仰

謝謝魏導與整個工作團隊,沒有被困難擊敗,拍出了這部電影,
像您說的,「看清楚囉!拍出這部電影的國家叫『台灣』!你們要好好
地記住這名字啊!」

也謝謝你,這一篇 無庸置疑的,讓我再一次 深深被震憾 被感動 。


 
板主回覆:
謝謝你,能得到有同樣感動的人的認同,真的是太好了!! 也真的要向所有參與、支持的人致上敬意!!
Emma Li 於 Oct 7, 2011 留言 |
11.
感謝您的小結,我以自身微薄知識在這裡從兩方面做分享
首先從劇本方面,這是一個史實改編,記錄在幾十年前的一段經歷,很多時候看完哈利波特都會有種感慨,為何電影與小說會有落差?回頭想想在那一本書內承載了哈利那一學年的經歷,而電影只能用兩小時到四小時去呈獻他,回到賽德克,說這劇本很有趣,或許像你講的賽德克這樣呈獻(可能有那幾幕戲但沒有剪進來)不一定是最好的,但這劇本結構是第一次看到腳色最多的戲(一般好萊烏的角色還沒那麼多),在這樣的條件下這已經是一個可以說是極限與嘗試了!再補充在下有幸在上映前聽到魏導親口說這部戲的大綱,一個信仰太陽的民族去侵犯信仰彩虹的民族,他們就開始互相爭鬥,但他們沒看到他們信仰的都在同一片天空下,都是信仰天空的民族。為此魏導放了許多畫面去呈獻,像是日本將軍說出上集莫那魯道說的話,到最後說看到日本失傳已久的武士精神,這種超越種族的認同!
再來感謝您在這裡說你之後的行動!有激勵到我,雖然有點覺得您直接去關心原住民有點直線條,但是比我連動都沒幾下的人起來好太多了!感謝你做我的模範希望網路媒體可以在一群有理想的人手中發展起來!做電視媒體與報章媒體的開路先鋒(已經有諸多跡象顯示網路話題會成為媒體報導的對象...雖然還有一段路)!
 
板主回覆:
說得真好! 我想對這整段史實及相關的資料,魏導真的有做到徹底消化後才編出這樣的劇本,因此即使有遺漏,也是因應劇長而不得不然的妥協吧! 另外當然也希望原住民文化能就此重現生機囉!! 感謝回應!
frank C 於 Oct 7, 2011 留言 |
12.
我想在下週一的簽名會上問魏導
是否可以再剪接一個redux版本
因為聽說原本版本長達五個小時
也許可以將鋪成不足的部分補強啊

我很愛忠犬小黑那兩幕
小黑回來找莫那 啣給他的是一頂黑色軍帽
耐人尋味
 
板主回覆:
是的,說不定DVD版本如果能補一些東西,會有更完整的面貌!! 另外我的確忘了提小黑狗,那兩場戲都很動人呢!! 感謝補充!!
喵 於 Oct 8, 2011 留言 |
13.
真相巴萊..閒晃逛過書局..不經意遇見..邊翻邊掉淚..不敢細看..
賽德克巴萊-太陽旗...幾乎80%都在哭..甚至電影結束..嚎啕大哭...心裡有
種感動.感受.情緒壓著久久無法散去..理不清我的思緒..想不透我在哭什
麼..求助老師..引導思考說出了原來我也是自大自以為是的現代文明人..
要懂得用開放客觀的心去看待這世界...
賽德克巴萊-彩虹橋............讓我深刻看見"信仰的驕傲"...不同民族的思
想.....
但還好多內心的聲音..我聽不清楚..無法解釋..

謝謝您......這兩篇影評像是呼應我心裡聲音....真的好貼近..近乎雷
同.........
非常感謝您...........
 
板主回覆:
:) 真的很高興能替一部分的人說出心裡的聲音。
我也很期待《真相,巴萊》,相信讀了之後又會有新的體悟!!
Lynn 於 Oct 8, 2011 留言 |
14.
板主,不好意思,我另外想跟板主和看這篇影評的朋友們,分享彭蕙仙老師之前在聯副寫的一篇影評,我自己很喜歡...但若板主覺得不妥,就請刪除,感謝。
很多人批評這部電影技術上的瑕疵,可是,我覺得其實這部電影更重要的是"精神",賽德克人的精神,導演和工作團隊的精神,那種明知不可為而為的大無畏精神,這才是最值得關注的部分,再加上這部電影讓很多台灣人能腳踏實地的回來看自己的島上的歷史,看看這些長久以來被忽略的人,他們的過去和現在,更期許他們能有彩紅般的未來....,這才是最電影的精神啊!!媒體報導在多倫多影展的播映的時候,現場觀眾對於這些人的處境非常關心,一直追問導演這些後人的狀況怎麼樣?政府有沒有妥善照顧他們等等,我看這新聞覺得挺開心的,表示外國的觀眾真的有看懂導演想表達的啊!殖民者殘暴的對待當地的"土著",這是近幾百年來,歐美帝國主義在各地都有的殘忍行為 ,澳洲的毛利人,美國的印第安人,馬來西亞和印度的原住民,這些都是例子...,也都發生過大規模的血腥抗爭。

想起導演說過,這些族人他們即使到電影拍攝時,都還是很隱晦的不想說太多,因為他們真的被欺壓怕了,霧社事件後第二次&第三次的報復,也是死傷慘重,而且死的都是老弱婦孺,族人都活在恐懼之中,國民政府來了之後,甚至還要他們改成漢人的名字,對他們也不友善,所以他們是很害怕很不信任的,因為誰知道接下來又有甚麼人會做甚麼事情傷害他們?哎, 好讓人心疼!

若想知道更多的歷史發展,鄧相揚教授的一篇{從能高俯瞰霧社光與影},是很詳盡的紀錄,我也是看了才知道,電影中那些戰役可
不是導演自己憑空想像的,當時日軍都有把戰役的情況記錄下來。這算是日本人身為"筆記控和紀錄狂"的優點嗎?照片影像文字的記載一樣不少. 讓後人得以掌握部分面貌http://www1.iprtc.ndhu.edu.tw/991106-4.pdf

若想要知道更多一點霧社事件的原委,可以看郭明正老師寫的{真相.巴萊},前兩天以經出版了,郭老師也是本片的族語指導老師,隨隊拍攝,隨時矯正演員發音,我想,牧師應該就是被這個老師和導演搞瘋的吧 :D ! 而且書中說拍攝現場,這三人常上演"大鬥法",老狐狸對老狐狸,導演和郭老師氣牧師背不好台詞,牧師氣導演一直NG重來太嚴格....而他真的是背的很抓狂,真是辛苦這些人了。

另外要說,板主能以如此文字分享觀影感想,
是影迷的福氣,也是導演的知音呢!


 
板主回覆:
別說不好意思,能看到專業的文章是最棒的了! 另外,我也很喜歡您說的國外影展的反應,看完這部片能與現世/現況產生連結,才是真正有意義的!!
jj 於 Oct 8, 2011 留言 |
15.
賽德克‧巴萊與大江大海 【聯合報╱彭蕙仙】

2011.10.01 04:12 am


導演魏德聖拍《賽德克‧巴萊》談的是一場從一開始就知道會失敗的革命,這讓我想起作家龍應台說,寫《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是為了向失敗者致敬」。失敗者沒有被掃進歷史的角落裡,沒有被創作者遺忘,是因為這兩部作品表面看到的是「失敗」,核心裡的議題其實是「共生」。

《賽德克‧巴萊》是求死,《大江大海》是餘生。兩者都是人類面對命運時的一種「極限運動」,活著的人與死去的人共同為人類丈量出了生命的尺度,也就是「尊嚴」與「屈辱」互為表裡的矛盾定義,以及「分化」與「包容」彼此成就的複雜過程。為了尊嚴而死與因為沒死而拾回尊嚴的故事,《賽德克‧巴萊》與《大江大海》裡,比比皆是,然而,哪個做法才是對的?為什麼有人的「留得青山在」是忍辱負重,有人卻是苟且偷生;為什麼有人的負隅頑抗是勇敢,有人卻是困獸之鬥的悲哀。情境倫理真是言人人殊;你的英雄可能是他的屠夫,你的勝利其實正是他的失敗。

作家李敖對《大江大海》十分不滿,他認為蔣介石集團是敗逃台灣,哪來的什麼大江大海?不過是殘山剩水,建國百年是個笑話。然而,在這所謂的殘山剩水式笑話裡,豈不的確有「日久他鄉是故鄉」、好好過日子的真心?有人對莫那‧魯道不以為然,甚至感到憤怒。如果日本人野蠻,婦孺皆砍的莫那‧魯道何獨不然?然而,或許正因為莫那‧魯道的轉變,我們才的確感受到了殖民與掠奪的強烈不仁。歷史到底教會了我們什麼呢?

霧社事件八十年了,這是《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必須在此時此刻被完成、被觀看的重要理由之一吧。或許卻有人可以說:幾百顆人頭落地、千條人命消失,兩百多個遺族的困苦流離,到底改變了什麼呢?歷史會繼續告訴我們後來的故事:八年後,泰雅少女莎韻‧哈勇被當成是高砂族的愛國(日本國,當然)樣板,〈莎韻之鐘〉當年用來號召台灣人效忠皇軍;當戰火漸漸遠離,它會愈來愈流行,成為思慕情人的〈月光小夜曲〉。你我的青春歲月裡,都有過這首歌。

因為歷史的行進有時是這麼的曲折,我們不能不保持一顆謙卑與寬容的心,試著可以一起在尚未終結的歷史裡聲息相通,以至於埋鍋造飯,讓歷史繼續書寫下去。

所以,就承認了吧,如果我們無法回到歷史的當下與瞬間,就不要用二十一世紀的腦袋去揣測那每一顆被出草的腦袋,到底是否甘心情願?就承認了吧,如果《大江大海》裡有邪惡愚昧,我們只能在彼此的眼淚裡溫柔地互相卸下這份不幸的遺傳;就承認了吧,不論「賽德克‧巴萊」算不算得上是「真正的人」,彩虹橋與太陽旗終究會在同樣的一片天空裡相遇,而這天空向來是不偏待人的。

但也同時就承認了吧,比起莫那‧魯道、比起鐵木‧瓦力斯,比起小島源治、比起鎌田彌彥……如今的我們對這些不見得明白得更多。

日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在《換取的孩子》這本小說裡寫著:「在國外機場看到貼有fragile(易碎)的行李時,就想把那標籤貼到自己的背上。」啊,這是多麼痛的領悟。


全文網址: 賽德克‧巴萊與大江大海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6624259.shtml#ixzz1ZW463iio
Power By udn.com

 
板主回覆:
這篇真的寫得好好,佩服!!
jj 於 Oct 8, 2011 留言 |
16.
其實,馬虹這個家族中唯一活下來的人,命運非常痛苦和坎坷,她一直道去世都無法再見到父親的遺體,一直心心念念,而她晚年自殺過幾次,精神狀況一直不是很好。她過世幾個月後,父親的遺體被迎回來了,家人把她去世前剪下的頭髮和指甲,跟父親一起陪葬。

而莫那魯道的"後事",也讓我好難過,就像是古代史書上的鞭屍差不多...可惡。霧社事件四年後發現遺體,馬虹去認屍的,他是以步槍由下顎發槍後自殺,日本人將他的遺體曝屍多日,最後將遺骨伴隨他的刀槍一起陳列在木箱中,於高郡役所竣工完成展覽會上展示,死後失去尊嚴的莫那魯道,被當成人類學標本處理。一九五○年於台大醫學院的標本室中找到,一九七三年,清流部落的遺族才將遺體迎回霧社故居安葬,死後四十多年,莫那魯道終於得以下葬。
******************************

郭明正老師書中的一段文字:

霧社事件本身已經夠慘了,翌年的第二次霧社事件,以及其後的十月清算,則是慘上加慘。原本六社共一千二百三十六名族人,霧社事件後喪失超過一半的人口,剩下不到六百人,在翌年四月官方默許的道澤群大屠殺中又死了約一半人口,只剩下二九八人;換句話說,只有四分之一弱的人倖存。 五月六日 ,他們被迫遷居川中島(今天的清流部落),從高海拔(六社舊址約在海拔一千一百至一千四百公尺之間)降到海拔四百五十公尺的平臺,且距離傳統領域五、六十公里之遙,氣候水土完全不同,若干族人受不了自殺,或逃亡被殺。然後,在黑色的十月清算中,又喪失二十三名的青壯族人,約占餘生者的十分之一!請注意,絕大多數是青年!

我個人一直認為,真正的真實往往比虛構更震撼人心。一九三一年的十月清算,是為了剷除殺日本人卻逃過一劫的漏網之魚。一百零六名族人被帶到埔里街參加歸順式,在郡役所被點到名的人「進去」之後,官方將他們的衣服拿出來,要家人拿回去。家人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瓦歷斯‧巴卡哈(Walis Bagah)是羅多夫頭目的二兒子,他被警察點到名時,馬上對父親說:「Betaq ta hini di!」(我們就到此為止。)那種面對命運的鎮靜,讓人動容。然後,少了五分之一強的「隊伍」,就這樣,沒人問一聲,默默搭臺車返回部落。回到部落,他們對其他人說:「我們的青年沒有了。」

讀者 諸 君,你知道瓦歷斯‧巴卡哈幾歲?才二十歲!那種鎮靜,要如何理解?然後,那些回到部落的婦孺老幼,必須面對少掉二十三名青壯年的真實日子。他們不想念、擔心這些子姪嗎?那些族人在拘留所的際遇,又是如何呢?日文資料記載,那些族人從該年十二月到第二年三月初陸續「病死」在拘留所。真的嗎?有一些非常可怕的傳說……以國家暴力遂行個人或族群的復仇惡念,肯定是在人間造地獄。

如果我們能拍出這一段故事,那麼,我相信我們會在他們堅忍的沉默中,深刻感受到霧社事件超乎言說的悲慘,並稍稍了解外來強權統治對臺灣原住民社群的致命斲傷和摧殘。
 
板主回覆:
真的很期待《真相,巴萊》!!
放假完馬上去買!!
jj 於 Oct 8, 2011 留言 |
17.
雖然才看過太陽旗而已~但是留下的淚卻不止...
我的祖先就是姊妹原事件的布農族人~
現代的我們雖然跟當時的他們生活有很大的不同~但是都有著同樣的悲傷故事~
我傷心~不是看見他們被欺壓而傷心~
是因為現在的我~已經遠離了我的祖靈~現代化的變遷讓我很累!
無奈~現實改不了!
 
板主回覆:
別無奈,別氣餒呀!! 我想其實不論原住民或漢人或任何人,在變動這麼快速的這時代,要抓住一切都是辛苦的;而您一定要加油,原住民的傳統是責任,也可以是資產,而且我相信任何信仰都是先有「態度」最重要,很多事情其實不必急,隨著時間隨著成長,自然會越來越懂的!! (身為外行人卻說了這麼多,有點不好意思,但真的很希望可以給您一點鼓勵呀!!)
拔領吉難~多克倫 於 Oct 8, 2011 留言 |
18.
這篇影評寫得真是"好"
向你致敬
 
板主回覆:
謝謝!!
:)
路人 於 Oct 9, 2011 留言 |
19.
版主寫得很棒。尤其是結尾那一段,把電影令人反思的力量都寫了 出來。

如果版主覺得想做一些什麼,我覺得可以支持一下底下這的守護台東海岸的活動。

賽德克的獵場已經變成颱風後的泥流裡,載浮載成的溫泉建築。那剩下的獵場因給予守護。
或許透過版主的高人氣,可以真的造成一些什麼也不一定。

純粹路人感想。


http://fulafulak.blogspot.com/2011/10/116-22-17-bot-2004-1.html
 
板主回覆:
明白!! 待我研究研究,找機會在臉書幫忙呼籲聲援!!
Scott Lee 於 Oct 9, 2011 留言 |
20.
拜讀上下兩篇
很開心看到想法和我一樣的人
說巧不巧
你每一個論點剛好都是我這幾天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就連結論及看電影時的反應也很相近
不過你的表達能力比我好太多了
我現在的中文實在是很糟糕啊
我猜你也是文學或類似這背景出身的
非常喜歡你的文章
 
板主回覆:
您真是過獎了,很高興能幫別人整理出心中的疑惑!! 另外我其實沒有文科背景耶,所以很多東西都只能自己想像和揣摩,少了深厚的底子真的很心虛哈哈!!
Glenn 於 Oct 10, 2011 留言 |
21.
賽德克巴萊
撫慰了高山裏那些被遺忘已久孤寂的靈魂~
 
板主回覆:
真心希望不只是先人被撫慰了,他們的後代也能因此得到一些鼓勵!!
ciwaschen 於 Oct 10, 2011 留言 |
22.
不記得是預告片開頭還是上集開頭出現的字幕
--------在認同混淆的年代
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我心中
我想這部電影值得大家省思是
找出自己的定位 凝聚對台灣的認同價值
不要一直被分化了
 
板主回覆:
是呀,真的希望大家從電影裡也能看見對不了解的文化/族群/價值觀的尊重。或許無法「認同」,但不隨便批評、多多三思是很重要的!!
芳 於 Oct 10, 2011 留言 |
23.
從太陽旗到彩虹橋
版主的文章很棒
處處都寫到了我的心坎裡
真的很謝謝你
對版主表達致敬 =]

 
板主回覆:
也要謝謝您的回應,大家的肯定是我最大的榮幸和滿足呀!
蓁 於 Oct 10, 2011 留言 |
24.
「身為一個台灣人,我以"賽德克巴萊"為榮!」
這句話真的好棒,看完上、下兩集感觸很深,
找了一些資料更了解霧社事件...

 
板主回覆:
真的有很多資訊可以補足,一部電影大概大家這麼多「教育」的衝動和機會,也是一大功勞呢!!
vicky 於 Oct 10, 2011 留言 |
25.
此篇為私密留言
Oct 11, 2011 留言 |
26.
想成為職場〝巴萊〞嗎?

帶你尋找職涯中的神聖獵場

【賽德克巴萊-彩虹橋】電影票

活動期間:9/28-10/12

活動網址:http://www.1111.com.tw/11sp/seediq/index.asp

歡迎大家一起來!!


不好意思,好康活動推廣一下
如有冒昧,還請版主刪除,謝謝!
 
板主回覆:
^^" 如果能讓板友看到免費的《彩虹橋》也是好事一件,
這篇就幫您保留到活動結束(10/12中午12點)哦!!
1111 於 Oct 11, 2011 留言 |
27.
寫得真好,我原本也要寫下我ㄉ感動,但是我寫不出來我ㄉ震撼和感動,很悲慘的史實,感謝完成這部片的一切人事物,我依直覺得原住民是被壓抑住的民族,他們天生的條件其實比我們都強,只是樂天知足的個性是會被侵略者利用殲滅的....,他們只好為保全民族借酒澆愁?一代傳一代的習慣忘掉歷史的痛苦?沒人願意再提起...,我要說:你們是狠角色,丟掉酒瓶,好好努力過日子,要為自己是原住民而感到驕傲!我覺得不管哪一族的原住民真的是很棒!
 
板主回覆:
嗯嗯,「樂天」也許真的是種迫於現實的無奈呢!!(但「知足就真的是很棒的氣質了~」)
「你們是狠角色」,說得真好!!
dely 於 Oct 11, 2011 留言 |
28.
欣賞版主可以用這樣的角度來看待一部根據真實歷史而改編的電影,
很多人用很負面的心態批評它,其實根本沒看懂導演想表達的,
(當然他們不會承認,只會用爛一個字概括總結)
連哭窮,民族情節,怕被說不愛台灣而去看,看了又不喜歡等,
然後把種種被媒體渲染的情緒通通加到電影身上,
用很情緒化的字眼謾罵,
好不公平,對這些導演和辛苦的演員和工作人員不尊重,
更對犧牲的賽德克族人不公道。

 
板主回覆:
的確如此,「行銷」這件事放在文化產品上往往很矛盾,不花錢行銷會造成大眾根本不知道東西的存在,於是不是看了不喜歡、而是連看的機會都沒有;但花了錢會又挑動很多人的精神/道德/文化潔癖,覺得好像破壞了藝術的神聖性.....總之真的很難拿捏呢!!
Alex 於 Oct 12, 2011 留言 |
29.
大推版主的感想!!!!真是邊辟入裡!!!我也最喜歡達多及馬紅的訣別,這也是我唯一流淚的地方!!

那句「喝了日本人的酒,不就是和解了,為何還要投降?」我想,達多應該是強調最後那句吧「為何還要投降?」,戰士寧死不屈,選擇走向祖靈光耀賽德克!!因為他是賽德克‧巴萊!!

嗯,小小提點上面一些朋友,研究資料還是要慎選喔!任誰都可編纂的資訊,來源不明的知識,企圖讓人誤解,近而誤會當事的眾方(抗暴賽德克族、道澤族等、日方),傳承到錯誤的資訊,那...真的無法想像那是多可怕也多可悲....台灣的歷史一直從古至今一直是混濁不明的狀態阿......

版主看"真相 巴萊"了嗎?強烈推薦!!!已K了好幾天,發現這簡直可以當作史料書了!!從正文到附錄都是寶庫!!!(每頁上方有大空白可以做筆記真棒!)
裡面郭明正老師提到的,讓我相當震撼:

「詮述權,在哪?」

這是屬於他們的故事,該聽聽他們的聲音了吧!!

對於餘生六社對他們先人對抗暴政的刻骨銘心的悲傷往事、詳細描述當年眾當事者的歷史拼圖,還有賽德克族的起源變遷等都有深入。看完,更深深尊崇莫那魯道家族,也更尊敬當年為了信念與尊嚴,寧願犧牲肉體也要贏回靈魂的那群人。


 
板主回覆:
謝謝回應!! 這禮拜一忙,又一直還沒去買《真相巴萊》了,我得趕快追上進度!!
雅 於 Oct 13, 2011 留言 |
30.
此篇為私密留言
雅 於 Oct 13, 2011 留言 |
1 2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2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