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bleachsky
暱稱:尼龍纖維布(裝死MAX)
地區:臺中市

熱情贊助
文章分類
輕旅行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好時光貼曆
我推薦誰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熱情贊助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October 6, 2006

  「亂菊,如果我們哪天當上死神的話…」銀用習慣的笑臉看著亂菊「那麼我們就到人間吧!」
  「去那裡幹麻?」亂菊好奇的問著
  「聽說人間比屍魂界更大又更好玩的地方,可是我們在這根本看不到…」銀低落的說著「所以,等我當上死神後,我想帶你去那個世界的中心,去看看世界到底長什麼樣子!」
  「唔~聽起來很有趣呢!」亂菊笑了笑「而且聽你這麼一說,我也很想跟你去!…就我們兩個!」
  「就這麼說定囉!」銀微笑著「就我們兩個!」
                                                    〞


  「松本!別睡了!」日番谷踢了踢亂菊的椅子
  「唔嗯…就我們兩個…」亂菊恍神的說著
  「什麼兩個?還睡?」日番谷疊著一堆資料在亂菊桌上「快看資料!我要出去一下!」
  「唔、真討厭!」亂菊吐著舌頭「你去哪裡啊?」
  「要妳管!快看!」日番谷走了出去
  「喔────…在睡一下…」亂菊懶散的說著


─────────。

  這就叫「過度的關心」嗎?自從覺得市丸不懷好意,發覺市丸與松本有過節後…只要是送到第三番的資料,都是我在送…而現在市丸卻辜負亂菊的心意而離開…還是得好好的看好亂菊這傢伙…以免她又傷心……這,都是為了保護我的副隊長───松本亂菊。
  日番谷邊想著邊走向第三番,手上的資料封面上寫著大大的〝三〞字…


─────────。

  「阿銀,你怎麼了?」藍染問著一臉睡意的銀
  「啊…剛睡醒罷了。」銀揉了下眼睛
  「你有心事?」藍染敏感的問著
  「啊?沒有。」銀一臉無辜的搖著頭
  「是嗎?」藍染笑著「阿銀,你覺得什麼時候去攻打屍魂界比較好呢?…最近吧?」
  「…我、我當然聽你的,這不都是你在作主的嗎?」銀敷衍的說著
  「嗯,那就好…去把阿要叫來,你可以退下了。」藍染揮了揮手,銀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

  「哎呀…突然夢到以前…」銀坐在房間裡的椅子上「這是不是代表了什麼意思?」

  銀想著…又喃喃的說著
  「藍染找東仙…又是有什麼事?」銀皺了下眉頭「真糟糕啊…」


─────────。

  「阿要,我想請你去做一件事情。」藍染淺笑著
  「藍染大人說吧。」東仙有禮貌的說著
  「請你去殺一個人…」藍染嘴角的弧度拉大
  「是誰呢?」東仙疑惑的問著「…市丸呢?」
  「去殺阿銀的絆腳石,不困難吧?」藍染的笑容僵了點「哼…看你要找幾個人去都行,你要找阿銀也可以,不過…小心別被他殺了。」
  「……是。」東仙點了點頭
  「那請快點行動吧…你可以退下了。」藍染又微笑著


  「嗨~藍染大人派了什麼任務給你啊?」銀走向前問著東仙
  「哼…我們都沒有干涉對方的權利吧?」東仙悶哼一聲
  「是沒有,我關心一下。」銀依舊的笑著,卻讓東仙不寒而慄
  「哼,我並不想告訴你…」東仙轉身就是離開「這件事情跟你無關。」
  「那還是請你說一下吧。」銀從腰間拿出〝神槍〞,臉上漾著完美的微笑弧形───殺人的前兆…
  「……如果你以為這樣子,我就會說出來的話,你大可動手。」東仙緊張的握住腰間的〝清蟲〞…
  「…射殺他!神槍!」銀語畢,神槍迅速的射了出去…東仙急忙抽出清蟲來擋…

鏘!!……

  「阿銀,你在做什麼?」藍染搶先一步擋住神槍…
  「沒什麼。」銀乖乖的收回神槍
  「嗯?」藍染看了銀一下,銀搖搖頭就走掉了…藍染轉過頭看著東仙「千萬別讓他發現呀!」
  「是。」東仙點了點頭


─────────、

  「烏魯奇奧拉,可以請你跟我去辦個任務嗎?」東仙隔天就去找烏魯奇奧拉
  「……我?」烏魯奇奧拉看了東仙一眼
  「藍染大人說可以的。」東先不以為意的說著
  「好,什麼時候?」烏魯奇奧拉的口氣好轉許多
  「現在。」東仙先走出了房間
  「好。」烏魯奇奧拉點了點頭

  「哼…不告訴我,我倒要看看你在搞什麼鬼。」銀偷偷的跟在東仙的後面「嗯?!」

  銀馬上跳開自己原本在的位子,看看四周…

  「怪了…剛才那是藍染的靈壓吧!」銀喃喃的說著「錯覺?」
  「不是錯覺,你猜對囉。」藍染在銀的身後,無預警的用布摀住銀的嘴鼻…「休息一下吧!」
  「嗚……!」銀掙扎了一下就昏了過去…藍染把銀帶回房間…
  「為什麼你的第六感總是那麼準呢?」藍染看了一眼銀…


─────────。


  「妳覺得世界的中心…是長什麼樣子呢?亂菊。」銀看著窗外的雨景問著身旁的亂菊
  「嗯…那你呢?阿銀。」亂菊用手撐著頭回問著
  「我不知道。」銀搖了搖頭
  「我想,世界的中心一定在最高的地方!」亂菊天真的笑著說「這樣子,才能看到全世界啊!」
  「哦…那就是在高山上囉?」銀點了點頭
  「嗯!一定是在最高的山上!」亂菊大叫著「高.山.上!!」
  「嗯。」銀對亂菊笑了一下,只見亂菊突然站起身…走到門外,銀急忙的叫著「亂菊!!外面在下雨耶!快點進來啊!」

  亂菊沒聽見似的,繼續站在門外讓雨淋著,銀走向前拍拍亂菊的肩膀…
  「亂菊,妳怎麼了?」銀焦急的問著,亂菊慢慢的低下頭「亂菊?妳到底怎麼了?」

  站在亂菊身後的銀,可以很清楚的聽到亂菊的嘻笑聲…但不禁讓銀臉色發白,全身開始冒著冷汗…
  「這不是亂菊的聲音…妳…妳到底是誰?!」銀第一次覺得全身發冷的感覺,真的令人毛骨悚然…

  銀覺得眼前開始模糊…等銀覺得視線變清楚的時候,銀發現自己與亂菊已經變成大人的模樣,身上穿著的不是破舊的衣服,而是隊長跟副隊長的死霸裝…但亂菊的笑聲依舊…亂菊轉過頭來,用血淋淋的手拉住銀的手臂,另一隻手摸著臉…血淋淋的一片……

  「阿銀…救我啊!」亂菊的背上、腿上、手臂上盡是被刀子劃過的傷痕…而這聲音真真正正是亂菊的啊!!
  「…………?!」銀倒抽了一口氣,死瞪著亂菊全身上下…「妳真的是亂菊嗎?怎麼了?!」
  「好痛…好痛啊…阿銀……」亂菊哭訴著,睜的眼睛,吸了一大口氣,慢慢的轉過頭,瞄著自己的身後…銀不解的看著亂菊,突然一把銳利的斬魄刀就這麼的砍向亂菊的背…「啊─────!!」

  亂菊一叫,身體支撐不住的向前倒在銀的懷裡,鮮血瞬間像雨一般的糝在銀的身上,銀無助的看著亂菊倒下,這才發現〝神槍〞不在腰間…而那把斬魄刀又再度砍了下來…銀這時才注意到那人的模樣…矇著遮掩布的…這不是東仙嗎?!

  「啊─────!!」銀大叫著,第一次失去理性的尖叫……
                                                     
 

─────────。

  銀猛睜開眼睛…自己哪在破屋門前?連亂菊的影子都沒見著…自己不就在房間裡嗎?
  銀大口的喘著氣,眉頭深瑣不解,銀摸了摸自己的頭…

  「最近怎麼了?!」銀用力的搖著頭,像是試圖甩掉剛才的夢一般…「媽的…我一定要知道東仙在幹嘛!!」
銀馬上起身……


─────────。

  「松本!妳沒事吧?」日番谷有點擔心的問著「真是的,哪有人散步到一半,突然跌進湖裡的啊?……真是的。」
  「隊…隊長?」亂菊頭上冒著冷汗
  「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日番谷焦急的問著
  「我…我夢到我死了。」亂菊抓著臉龐「就在背上…手上…腳上都是刀傷…還在銀的面前死去!」
  「……該不會是市丸奉藍染的命令來殺妳吧?」日番谷第一次看到亂菊這般害怕
  「不可能!我知道後面有人在砍我…不會是阿銀!……絕對不是他!」亂菊肯定的說著
  「我想妳可能是因為太在意市丸了,所以才會做那種夢,妳等我一下…我去找卯之花來。」日番谷就這麼的跑出房間…
  「阿銀…隊長…救我啊!」亂菊叉手環抱住顫抖的自己「阿銀…阿銀…」
  「不用叫了,他不會來的。」東仙拿著刀子砍了亂菊的背兩刀…
  「……我不會去相信那個夢的!…我不會有事!」亂菊馬上跳開,跑去拿自己的斬破刀
  「很難說吧?」東仙把刀子砍了過去
  「嗚……」亂菊用手臂擋住了這一刀…『我的刀子…快拿到了!…快點啊!』
  「再怎麼掙扎都是沒用的。」東仙狠狠的在亂菊身後砍著
  「嗚啊!……灰貓,卍解!」亂菊跳出窗戶,灰貓糝成小顆的沙子向前攻擊著東仙…亂菊開始逃…「去…去那一定會見到你的!我死前也要…看到你啊!」

  亂菊背上已經血淋淋的一片,手臂的兩側也都是刀痕…亂菊死命的跑向那間小屋,東仙甩開攻擊,追向亂菊…

  「烏魯奇奧拉,那東西交給你。」東仙邊追邊說著
  「哼…」烏魯奇奧拉不屑的哼了一聲「原來只是為了報復市丸才這樣追殺她…到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

  「是這裡吧…我好久、好久沒來了…看來沒什麼改變嘛。」銀站在破屋前,心中想起一幕幕夢裡的畫面…「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亂菊…嗯,神槍也在身上。」

  銀笑了笑,放鬆了心情,開始回想以前跟亂菊在一起的時光…

  「不知道亂菊還記不記得那天的事……世界的中心。」銀不知覺的又開懷笑著「沒想到我都忘了…我還想在中心點跟亂菊……」
  「啊─────!!」銀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大聲的尖叫
  「呃?!亂菊?亂菊!」銀緊張的一轉身,就目擊到東仙又砍了亂菊一刀…全身傷痕的亂菊眼神空洞的看著銀
  「阿…阿銀…」亂菊叫著,撲倒在銀的懷裡…
  「亂菊!亂菊!」銀搖了搖亂菊的肩膀…沒有回應,銀生氣的大吼著…「東仙 要,你給我小心了!」

  東仙被銀一吼嚇了一跳…

  「射殺他!神槍!」銀向前砍著東仙,東仙因為來不及躲開而被射中…「你在她身上砍幾刀,我就在你身上開幾個刀孔!」
  銀拔出神槍,東仙的傷口瞬間噴出鮮血……
  「市丸!你瘋了?!你砍我?!」東仙邊罵著邊閃開神槍的攻擊…
  「你要是還能說話的話,倒不如說說遺言吧!」銀抓住東仙的衣角,用力的把東仙拉跌倒,用神槍刺穿東仙的雙腳…「這樣子,看你怎麼逃!」
  「呃…市丸,你冷靜一點!」東仙因為失血過多而失去臉上該有的血色…
  「哼,你看我殺人的時候,有冷靜過嗎?」銀咧嘴一笑,狠狠的砍向東仙的胸口「長眠吧!」

  東仙不敢相信的睜眼死去……

  「亂菊!亂菊!」銀抱住亂菊…
  「阿銀…我好痛…」亂菊淚流滿面的說著
  「傷口在痛嗎?」銀用外套包住亂菊「我帶妳去找卯之花!」
  「來不及了…阿銀…來不及了!」亂菊抓緊銀的手
  「不要說話!!」銀抱起亂菊
  「我的心…也好痛…我終於又,見到你了。」亂菊撒嬌似的把頭靠著銀的胸口「我還是想…陪你看看世界的中心…然後大聲呼喊你的名字…阿銀。」
  「我也想啊!亂菊…我要叫妳的名字…」銀掉下了眼淚,不捨的叫著「亂菊…我一直沒機會告訴妳,我很喜歡妳…我很愛妳…請妳別丟下我一個人啊!!」
  「我也…愛你…阿銀。」亂菊勉強的笑著「這是我第一次…比你早離開一步……」
  「不要!!亂菊────!!」銀捷力的吼著,亂菊已經鬆開了手,慢慢失去體溫…

  「市丸…大人?」烏魯奇奧拉瞪著眼前的畫面
  「…烏魯奇奧拉,你回去跟藍染說…我不會回去了,我也不會投靠屍魂界,如果他想追殺我也儘管。」銀抱起亂菊的屍體…「不過,現在我要先送亂菊回去,掰了。」
  「……………」烏魯奇奧拉抓起東仙的屍體「藍染大人這步算錯了。」


─────────。

  「市丸…銀…你幹了什麼好事?!」日番谷怒視著銀
  「你要說是我也好,不是我也行…我帶她回來只是想讓她安息在這,你不願意就算了。」銀面無表情的說著
  「這怎麼會不願意?不過,你給我先說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日番谷吼著,銀就跪了下來……
  「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直不相信那個夢會是真的…所以沒有早一點找到亂菊…我才…」銀哽咽的說著
  「……夢?不會是亂菊在你面前死去的吧?」日番谷覺得全身冒著冷汗…
  「沒錯,亂菊就…就…」銀抱緊著亂菊
  「……亂菊也做過那個夢…不過我沒有相信她…」日番谷咬牙,銀沒有搭話…兩人沉默了一下…
  「我想帶走亂菊的項鍊…行嗎?」銀說著
  「…請便。」日番谷點點頭「亂菊我會處理的。」
  「謝謝。」銀拿下亂菊脖子上的銀環,戴到自己身上…「不見。」
  「你不送亂菊一程?」日番谷問著準備離開的銀
  「…我不想送她走,我只想讓她留在我身邊。」銀苦笑了一下就離開了……


─────────。

  「看!!那傢伙是銀髮耶!!」旁邊的人小聲的說著
  「不止呢!他看起來好像外國人耶!」
  「诶?他手上拿的是日文版的地圖…果然是國外來的!」
  「不過他好帥耶~~」
  「他帶著圓環的項鍊…好有個性!!」

  「……中國…真的很大呢…最高的山…不能在上去了?」銀看著前面大大的看板上寫著〝請勿繼續向上,過高危險〞這幾個字…「哼,這樣就想打發我…」

  銀趁著警衛不注意的時候,衝了上去……

  「哇啊……!!」銀從山頂往下看去…往上看…「亂菊,妳看到了嗎?這裡是最高的山,就在中國呢!」
  銀看著一望無際的天空…
  「亂菊…我們說好要一起來這裡,看看這麼大的世界…」銀咬了咬下唇,忍不住的大吼著「松本亂菊!!我愛妳啊!!」

   〝我也是!阿銀!〞

  不知道是喚聽,還是山谷中的回音產生變化,還是…亂菊從天堂大叫著…
  銀忍不住的掉下淚來…

   〝我們在世界的中心啊?〞

  「是啊…」銀回答著

   〝終於實現了…我們正在一起呢!阿銀!〞

  「嗯…亂菊。」銀摀著臉「我們…在一起。」

   〝阿銀…我得走了…〞

  「去哪?」銀猛抬起頭
 
   〝去天堂…不能見你了…〞

  「妳現在不就在天堂嗎?」銀對著天空吼著

   〝上天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可以跟你講話。〞

  「……喔。」銀知道多說什麼都是沒用的…
  
   〝阿銀!〞

  「嗯?」

   〝我永遠愛你的喔!!〞

  「嗯,我也是。」銀擦乾眼淚「亂菊…亂菊?」

  沒有回應了…時間到了吧?銀還是呆坐在那裡,傻愣愣的看著天空…

  「不再有了…」銀喃喃的說著「亂菊,我們就一起…住在這裡吧,這離〝天上〞比較近。」

  銀淺淺的笑著,天空中似乎…又回了一聲…〝好啊!〞



             ──────────End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8筆)
1.
啊...這樣好孤單喔...
就算離天上比較近...可是還是不在身邊阿>_<
嗚嗚...銀菊戀好苦喔(淚)
在OP5看見了市丸抱亂菊得畫面 我還很開心的說...
不管怎樣~希望原作裡他們兩個都很好好活著>_<

 
板主回覆:
>X<嗯嗯…我第一次打他們其中有一個"飛天"說…
這也只是一種寓意而已啦~
因為就他們現在的情況看來…
就是一個在虛界~另一個在屍魂界~
當然見不到啦~
QAQ我也好希望作者可以把兩個人配在一起…
不過這是一定的啦!!
@ˇ@不過也要好好活喔!!
(註:我真的不是有心打這篇的…銀菊命啊!!)
summerrice Oct 10, 2006 留言 |
2.
快要哭了....我愛銀菊阿~~~
 
黑暗之狼 於 Feb 25, 2008 留言 |
3.
好感人阿
 
呆 於 Sep 26, 2009 留言 |
4.
好感人阿
 
呆 於 Sep 26, 2009 留言 |
5.
歐~他們好相配喔~~~!!我禿然想當銀ㄉ女友ㄌ=//=
 
板主回覆:
呵呵~銀在我的心目中是好人=ˇ=
雖然後面感覺跟藍染依樣壞,
但相信他是好人XDDD
呆 於 Sep 26, 2009 留言 |
6.
你好....安安

 
楊怡伶 於 Oct 10, 2010 留言 |
7.
你好....安安

 
袁新弘 於 Oct 14, 2010 留言 |
8.
你好....安安

 
李冠宇 於 Oct 22, 2010 留言 |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