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06

樂多去樂陶!lok8-to· khì lok8-thô

花埕猶原佇樂多,仝齊照日來樂陶!

「花埕照日」新址 http://blog.roodo.com/cit_lui_hoe/

...繼續閱讀

November 26, 2006

台中‧胡同飲集聚場

台中的朋友,歡迎來面會!我有一點鐘的演出,八點以後換清原仙的場。

2006/12/1 (五) pm19:00-20:00 台中‧胡同飲集聚場台中市精誠九街16巷3號│04-23198378

November 23, 2006

過橋,咱來轉 kòe-kiô, lán lâi tńg

落南的車班唯竹田車站起行,khok-lok、khok-lok,檳榔樹漸漸退後去,無偌久,正手爿的窗仔外,一塊藍色的大塊牌仔寫白字,雙跤徛直thuh佇護岸邊:「主要河川 東港溪」,若無特別注意,咻一下就過去。

lòng-lòng-lòng-lòng、lòng-lòng-lòng-lòng,過橋──橋過,潮州到矣,好通準備欲落車。

黃克林的「倒退嚕」當流行的時,tīaⁿ會聽著朋友結詼諧,用hiâu-teh-teh的聲音學琴仔彼聲「過橋〜喔!」……拄解嚴彼幾年的抗爭場合,聽講逐家誠愛喊「國民黨!過橋!國民黨!過橋!」

毋知也為啥物,欲落地府進前太就愛有一板奈何橋,陰間陽世,為怎樣是用一條河為界?

真拄好,逐擺,我遙遠的歸鄉路,到上尾仔嘛是「過橋→轉茨」。過長長的高屏大橋,高屏溪,曠闊的沙埔地續接甘蔗園、芎蕉園,屯koân的鐵枝路現變做一條jiak-kuh,柴油車頭快速飛奔,直直向南thoah開、thoah開,風衣、外套、siak-chu、內ka仔,一領一領tàn還他鄉;擱過潮州大橋,東港溪,燒熱的母土是愛褪腹澈,毋若,是愛脫光光去攬去chim的!──有溪、有橋、有最後的去向,一遭忝甲無話講的路途,煞也蘊含一份儀式性的意味。

...繼續閱讀

November 13, 2006

蠻皮梅仔樹 bân-phôe mûi-á-chhiū

第一擺聽著人講「梅仔」(bôe-á)、「梅仔」,雄雄以為是「襪仔」……「襪仔」足好食!那會安呢?

he是我已經來淡水讀冊,佇社團,聽著茨滯南投的社友講的,講,怹遐的山裡介濟人種「bôe-á」。

從細漢,阮攏是講「mûi-á」、「mûi-á」。可能是天氣相過燒熱,佇屏東,從來毋bat看過一叢真正的梅仔樹。做囡仔的時,有一站足興食鹹梅仔,落袋仔若有一箍銀,就會走去店仔買。店仔的糖仔餅仔攏té佇玻璃罐仔內底,一罐一罐排歸排,看著足好食款,其中一定有一罐紅梅仔、一罐烏梅仔、一罐白梅仔。

...繼續閱讀

November 10, 2006

落山風‧思想起‧陳達 loh-soaⁿ-hong, su-siang-khí, tân-tat

tan5-tat
新曆十一月,像即幾工仔安呢,東北風唯北海岸khau過來,一陣過一陣,足猛。

佇來淡水以前,寒人從來毋bat吹過安呢的風。故鄉潮州佇屏東平洋的正中央,有三千偌公尺koân的大武山chá咧,逐年,東北風開始咧「khau 番薯」的時,即phiàn平洋根本無啥礙著,田裡tiām豆仔,蔗埕收甘蔗,田岸邊從來毋免種啥物「防風林」。

毋拘,平平攏是屏東縣,唯潮州欲到恆春猶有一tè-à咧。(差不多擱愛90公里!)

屏東平洋,袂輸一支跤的小腿,跤仔肚肉肥卒卒;來到恆春半島,已經若欲偎跤後teⁿ矣,跤骨其實無介大支。(阮屬幼骨的啦!)東北風吹來,kē山無檔頭,風咻一下翻過山隨跋落海,若雲霄飛車無咧檔車檔的。風颱的性是gīa一下就過,落山風是一jû jû幾仔個月,暗時窗仔門透暝khok-khok-khok,lòng甲天光;日時有旦仔強有旦仔弱,有旦仔雄雄一陣siàn過來,連人kòa機車chiâu摔對路邊to有。我若出世佇遐,命一定會像瓊麻hiah韌,上無嘛會像蔥頭,堪得囥久袂koa。

佇即個落山風的季節來紀念陳達,氣氛是上há的。是講,誠害,一想著彼個年代、即個季節的恆春半島,烘伯勞仔的氣味就家己走出來,無法度啊,彼當陣,唯楓港開始,公路邊就攏是鼻著人咧烘鳥仔巴……

tan-tat book
【思想起遊唱詩人 陳達音樂會】

2006/11/19 (日) pm14:40 │紅樓劇場 台北市成都路10號 02-2311-9380 免費索票入場!!索票請洽 紅樓劇場,下晡兩點開放入場,坐滿為止。

由國立傳統藝術中心佮陳明章音樂工作室所策劃,邀請著國寶級的說唱藝人朱丁順先生,特別唯恆春網紗一chūa工奔波來台北,亦彈月琴亦唸歌,再現恆春民謠的風采。精采節目,包括有陳明章、胡德夫、許景淳、好客樂團的演出。

另外,現場會使買著即本猶燒燙燙、未上市先搶市的新冊:《恆春半島絕響:遊唱詩人──陳達生命之旅》,徐麗紗、林良哲撰稿,一本書加兩塊CD,一套正賣400,首版限量1000本!




...繼續閱讀

November 5, 2006

手繪淡水 chhíu-hōe tām-chúi

1995年「在地觀點」│1998年「戀亂淡水」

chāng,佇學弟的部落格發現伊tah的兩張圖,匆匆留話了後,猶未收著回應,有夠拄好!下晡就佇麥當勞邊仔的巷仔chhiâng著伊……

...繼續閱讀

November 1, 2006

種樹仔的人 chèng-chhiū-á ê lâng

cheng-chhiu
前幾工仔,佮人約佇淡水金石堂相等,時間未到,家己踮二樓罔踅。一斡頭,影著佮我目睭平koân的一排冊,夾佇其中的一本,足薄──彼排冊是時報出版社的「大師名作坊」系列,上薄的彼本,應該就是《種樹的男人》吧,偎近相chîn一下,擱有影……

最近,生祥的專輯「種樹」,予我一直想著即本冊,因為攏共當做「善書」送出去矣(一本100,俗!),厝裡無半本,干旦電腦內面有全篇的文字檔,是當年讀過了後,拍起來私底下mail予朋友分享的。

既然,無意中佮即本舊冊再相逢,無寫一寡仔話,好親像心內袂得過。

...繼續閱讀

October 29, 2006

憨番曝銀兩 gōng-hoan phak8 gîn-níu

「足久足久以前,漢人旦仔來開墾的時,遮原來就有滯一個『番王』,因為遮攏無其他的人,附近所有的土地攏是伊的。清朝時代,介濟人提銀兩來共伊買土地,無偌久以後,伊積甲歸厝間的銀兩,煞毋知欲安怎用,不時用一大堆銀兩,換換一寡無值錢的物件,逐家攏笑伊憨,尻川後攏叫伊『憨番』。

就因為『憨番』對銀兩無啥物概念,那來那濟人對伊的財產想孔想縫。佇怹兜做工的工人共騙講,銀兩囥久無曝會生菇,教伊固定一段時間就愛曝銀兩,而且逐擺曝攏會kiu一寡仔無去,he是正常的,若無就表示無曝好,擱舉sīN醃瓜仔的例予看。『番王』掠準是真的,就吩咐工人好好仔曝銀兩,工人也煞借即個機會,偷撥一寡仔轉去厝,擱袂輸偌有才調lè te共『番王』展,講真正共銀兩曝甲較kiu水去。

...繼續閱讀

October 26, 2006

膨鼠 phòng-chhí

中秋前後,該是柚仔佮紅柿大出的時,今年,鼻頭崙頂的果子仔,袂意挽,就予膨鼠拂拂去。歸排柚仔樹,套的紙袋仔猶kat佇樹le ,suah拆甲存無幾個完整的。

幸福的膨鼠,咧拆紙袋仔的時,一定像咱細漢去「托」糖仔遐快樂吧……(柚仔屁是足臭è喔~~)

膨鼠,到底欲掠毋掠?若正經欲掠,安怎tng較好?

...繼續閱讀

October 20, 2006

台北故事館 tâi-pak kòo-sū-koán

tai-pak ko-su-koan
◎2006/10/21 (六) pm19:00-20:00 台北故事茶坊 秋季 海島微風 台灣原創音樂季

向朋友講起,即禮拜六暗我佇「台北故事館」有演出──茨內猶兩個囡仔未離跤手的伊,一聽著「故事館」,歡喜一下,以為是彼種會當將囡仔tàn入去聽故事,大人就會使閃邊仔去涼仙的所在,對囡仔佮大人來講,攏是快樂天堂啊……

即個年齡,「已婚區」佮「不婚區」的代表,雙方對一個名詞的認定竟然一丈差九尺!我抑以為朋友會講:「是像『台灣故事館』彼種古早氣味的所在嗎?……」完全無想著,「故事館」三字,對囝兒擱細漢的父母來講,所需要的是遐呢直接。

...繼續閱讀

October 17, 2006

廣澤尊王平安!kóng-tek-chun-ông pêng-an!

kueh-hook
落去台南,無揣朋友,無借機車。乖乖仔騎共飯店借的鐵馬──籃仔頭前貼一塊四四角角的a-khu-lih,某某大飯店,mak-kuh佮名號看現現,可能是驚車去hông偷牽去,嘛可能是驚人毋知也我是觀光客。

青春不再,腳袂止力,無勇氣遠征安平港,自動放棄後驛的大學區,即chūa台南之旅,老市區幾條街仔罔踅就該滿足矣。雖然是安呢想,腳踏車正經共踏落去,正知逍遙宛那是愛付出代價……嘿咻!嘿咻!一方面是鐵鍊油沾無夠的款,一方面是台南市區的路,其實是略仔有koân kē的──著啊,鯤鯓,古早古早的大隻魚,佇伊跤脊胼騎腳踏車,出一寡力嘛應該吧。

佮台南市並無講介熟似,佇我的分類檔案內底,算是一個干旦「搵」過、毋bat「浸」過的城市,一直攏是安呢,知也伊的氣味、對伊印象真好,但總是一個「搵豆油」的外人。

...繼續閱讀

October 11, 2006

出世佇台灣(之五)

chui-gu
黃土水 1922年3月,《東洋》25-2 / 3。摘自《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頁130,雄獅美術出版。日文中譯 顏娟英│台譯唸讀 王昭華(未錄音)

【藝術上的「FORMOSA時代」】

咱台灣是幸抑不幸,自然資源豐富,雖然物質文明日日那咧進步,可悲的是精神文明煞無通仝齊進步。對即點咱必須愛大聲呼籲,叫醒怹的靈魂。若是hông罵siáu-è,hông叫是食酒醉掠狂,咱也應該勇敢來向家己的理想前進。因為安呢,就算為著故鄉的名譽,咱嘛愛好膽向遐的物質萬能主義者宣戰。無瞭解藝術,毋知也人生精神力量的人民,怹前途是黑暗的。咱的征戰永遠無suah。咱的戰爭抑長遠抑艱苦,為何如此?因為咱的故鄉猶無通有佮咱共事的藝術之子。是啊,以後的發展無通知,但今仔日佇台灣連一位日本畫畫家、一位洋畫家、或者一位工藝美術家攏無。總是,台灣是充滿天賜之美的地上樂土。一旦鄉親peh開目睭,通自由發揮少年人的意氣的時刻來到的時,毫無疑問的,必然會佇即個所在產生偉大的藝術家。咱一面期待即個時刻,同時也努力修養家己,為促進藝術發展來勇敢,大力向故鄉的人喊聲:應當覺醒毋通懶落去。期待藝術上的「FORMOSA」時代來臨,我想這並毋是我的幻夢吧!(終)

...繼續閱讀

出世佇台灣(之四)

sek-ka
黃土水 1922年3月,《東洋》25-2 / 3。摘自《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頁129-130,雄獅美術出版。日文中譯 顏娟英│台譯唸讀 王昭華(未錄音)

【少年的同鄉朋友!】

親愛的朋友!人類的歲壽只有五十年。假使擱加一倍其實嘛是像一目睨仔niā!時鐘的聲音不斷咧消iûN人類的性命,日月的圓缺不也是咧引chhūa咱行入墓裡嗎?光陰如箭,一旦咱陽壽已盡,死期一到,我的肉體腐爛aū做肥料,你的骨頭也宛那碎糊糊。唯宇宙無限的時間來看,人生是無法形容的短,實在若sih-nah。「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蘇東坡的感嘆並毋是無道理。總講一句,盡全力小心謹慎保養的身體,佮一再訓練的頭腦,不斷咧鍛鍊的手腕,就te欲真可憐來化作幾支仔骨骸,tâi入墓埔;人的身體到底並無可靠。像秦始皇或者是漢武帝彼款醉心佇求靈藥的人,總抑是免不了一死。雖然祈神拜佛也難逃死亡。少年人向望不老藥去飲酸牛奶煞引起漏屎,老大人欲返老還童來注射煞顛倒早死。古今中外一概相仝,人類到底無法度保持萬年壽命。會用得永劫不死的方法只有一個,這就是精神上的不朽。例如孔子、釋迦、基督或但丁、米開朗基羅、拉菲爾等人,怹佇肉體已經消失千百年後的今仔日,煞通保持精神上的不死。朋友!請恁毋通擱干旦佇咧追求物質上的快樂,考慮一下仔長生之道吧!後者就是在科學上有所發明,裨益人類,抑是佇哲理有所發現,貢獻人生也會當。就咱的立場來講,只要留下優秀的作品美化人類的生活嘛會使。至少對咱藝術家來講,只要用血汗創作出來的作品猶袂完全hông毀滅以前,咱是袂死的。少年的朋友啊!藝術家實在是袂老、袂死的。有信心的人請來吧!故鄉遮個可惱可恨的千萬富翁沉醉佇眼前的榮華,全無理解精神的重要,以銅臭為芬芳,崇尚肉慾的上流者,怹死了後到底留啥物落來?怹所留的不過是細姨仔那哮那相嚷佮不孝囝孫袂見袂笑爭奪財產。免欣羨怹的財產、權力佮榮華。棄sak一時肉體的享樂,永活的靈魂正會誕生。

...繼續閱讀

出世佇台灣(之三)

kam-loo-sui
黃土水 1922年3月,《東洋》25-2 / 3。摘自《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頁128-129,雄獅美術出版。日文中譯 顏娟英│台譯唸讀 王昭華(未錄音)

【幼稚的藝術】

咱台灣島的天然美景是遮呢仔豐富,但是可悲的是,滯佇遮的大部分人,煞對啥物是súi,一點仔就無了解,所以怹嘛無才調佇這天賜的súi裡,擱再加上人工的súi,美化眾人的生活,提倡高尚優美的精神,有意義來度過人生。本島人完全忽略súi的生活佮趣味的生活。佇半山腰的樹林仔附近,兩三間農舍,hîaN柴的煙滾上天,欲轉去歇睏的做穡人,肩甲頭鋤頭khùe咧,行佇田岸仔路,一爿看對天邊美麗的夕陽。一般人袂當欣賞即類自然風情的寫生畫作,或者是顧牛囡仔騎佇牛的跤脊胼,歡喜咧khoo-si-á,有天真無邪情趣的雕刻,煞tiāN看著酒醉、畫粧畫甲若妖精的人,以及干旦愛烏白亂鬧的憨仔,這到底是為啥物?尤其安呢的現象佇上流社會真chiap khoàiN,我實在為台灣誠煩惱。有一位佇台灣社會地位真koân、千萬富翁的長者,為著家己愛包飼妓女的癖,開大錢毋bat咧睨目睭,一êng辦桌請人的錢,百金千金嘛共結落去,但是一聽講某物知名畫家的油畫,一幅價值五百圓,煞歸身軀隨軟去。會當講,這就是干旦知也物質的重要,煞毋知也精神比物質猶擱較重要的人,所做的代誌。

...繼續閱讀

October 9, 2006

出世佇台灣(之二)

hoan-tong
黃土水 1922年3月,《東洋》25-2 / 3。摘自《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頁127-128,雄獅美術出版。日文中譯 顏娟英│台譯唸讀 王昭華(未錄音)

【咱美麗的島嶼】

出世佇即個國家就愛即個國家,出世佇即塊土地就愛即塊土地,這是人真四常的感情。雖然講藝術無國境的分別,在任何所在攏會用得創作,但講到尾矣抑是懷念家己出世的土地。咱台灣是美麗之島,更加令人懷念。總是,從來毋bat去過台灣的內地人(日本人)煞以為台灣是像火燒地獄安呢炎熱的所在,惡疫流行,而且滯真濟比猛獸擱較恐怖的青蕃。濟濟人一想著欲到彼款所在去,非常好玄,總感覺會冒性命的危險。我過去六、七年來滯佇東京,chhiāng-chāi拄著令人憤怒、抑是笑破腹肚皮的怪奇問題。有的人問講:「佇台灣嘛像佇內地仝款食白飯嗎?」或著是:「你的祖先嘛bat割過人頭嗎?」等等誠正經咧問,予我若欲講是憤慨,不如講是可憐怹的無知。有一位我的日本朋友予我看伊的家傳寶刀,講:「我後個月中旬欲去台中拜訪親戚,想欲chah即支刀護身。」歸面看著若像下決心準備大冒險的表情。我雖然感覺足好笑,總是幾仔擺一直共澄清,台灣並不是四界攏有青蕃,而且,就算講佇有青蕃的所在,也絕對毋是像遐呢可怕。我不斷共怹提醒,最後正好親像有理解的模樣。內地人總是想講,只要到台灣庄跤就會pōng著青蕃,但是,台灣三百五十萬人的人口內底,青蕃干旦佔七、八萬人,而且是佇罕得有人行踏的深山林內。總講一句,內地人對台灣的知識恐驚仔非常欠缺,就算是有相當地位的日本知識份子,也有相當錯誤的觀念,自安呢會當推斷,一般人對台灣的無知佮誤會,是比咱所想的擱較嚴重。

...繼續閱讀

October 8, 2006

種樹,種予秋風吹來聽山歌

chong-su
生祥的新專輯「種樹」落土出世。

電話裡,伊講,即擺是用「粗放」的方式來做的。

聽伊安呢講的時,CD我已經聽幾仔遍去矣囉──非常愜意即張專輯,因為,我佇內面會當喘氣,曝有日頭。

即塊「種樹」,詞的部分主要猶原是詩人鍾永豐的作品,音樂方面,生祥佮日本的吉他手大竹研(Ken Ohtake)、OKINAWA三弦的gâu人平安隆(Takashi Hirayasu )交會,屬山的美濃遇著屬海的琉球,心靈予土地綁ân ân的原鄉人,也通略仔得著tháu-pàng。

...繼續閱讀

October 7, 2006

熟女秋歌 sek-lú chhiu koa

進前所填的兩條詞,到底欲錄無,一直真躊躇。

chāng暗,khang-khùe告一段落,thiám甲欲……(kháu-pē),想欲做一寡慰勞家己的代誌──共即兩條詞提出來唱唱錄錄的較歸氣!伴唱帶是歌友徐阿疏報我的「wo99」掠的,簡單的錄音是學弟谷淳處理的,另外,拼音的部分是請足無閒的林阿凱先生鬥看、指導,非常多謝伊。

即兩條歌:「愛的代價」台語版「佇遐,佇遮」,「一生何求」台語版「敢猶有夢」,攏是即種開始咧轉涼的秋天時仔所填的。(今暗淡水21度neh!)

一目睨,已經是歐巴桑級的熟女矣~~即時的我,歌就應該是安呢唱──擱kek古錐就無成矣。

請歌友點入歌詞頁面,正下載聲音檔,多謝。【佇遐,佇遮】、【敢猶有夢

...繼續閱讀

October 3, 2006

出世佇台灣(之一)

ng-to-chui2
黃土水 1922年3月,《東洋》25-2 / 3。摘自《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頁126-127,雄獅美術出版。日文中譯 顏娟英│台譯唸讀 王昭華(未錄音)


【踏話頭】

世間的人chhiāng-chāi批評藝術家是怪人。身為藝術家的一份子,我也定定家己細膩,毋通hông講是怪人,但抑是四常去予朋友講,你是有淡薄仔怪怪的人,袂曉佮人交際。總是,擱較安怎講,雕刻是造形藝術中,上介困難的khang-khùe(仝一個程度的作品,日本畫愛開一工來完成者,油畫愛一禮拜,雕刻就愛一個月左右)一件作品往往需要一、兩個月甚至到五、六個月,略仔複雜的,就愛費一、兩年甚至三、四年。較罕得khoàiN的,嘛有十偌年,或者是透世(sì)人干旦完成一件作品。古早人咧講人生七十古來稀,人類的歲壽,長嘛不過七十左右,即七十年食透了後,即仙貴重的身體,也就hông送去淒涼的墓仔埔,放咧予爛臭生蟲。人的歲壽其實足短,根本無夠七十歲,實際上一般情形的人生,食甲五十誠普遍,佛教嘛有五十年為一輪迴的講法,可見人類的平均年齡連五十就無夠。我家己毋知也幾歲的時陣會離開世間,假使人生死有命的話,我也已經活過一半較ke的歲矣。chhun的的性命中,到底通完成啥物款的作品咧?雕刻家的重要使命,是佇咧創造出優良的作品,予目前人類的生活更加美化。就算是完成一件會當達成即個重大任務的作品,亦毋是容易的代誌。只要一想著即點,我就無辦法像其他的人安呢,食菸、踅街,抑是飲酒開講到半暝,寶貴的時間袂當浪費。

...繼續閱讀

October 1, 2006

網中人 bāng-tiong-jîn

電腦中毒,重灌,猶原無法度上網。

趕稿,只好逐工來屈網咖(蚊腳?),寫佇WordPad,貼做mail寄出去。

歸厝間菸煙嗆嗆滾,袂輸大廟發爐;線頂遊戲的殺伐之聲,前後左右包抄,走哪裡去?四面楚歌的戰場啊,電腦電腦兮,奈若何?……

無暝無日,刀光劍影的阿修羅界──佳哉,只是幻影。

...繼續閱讀

September 24, 2006

十月清秋清清秋

十月的淡水,天氣上清爽,無熱人hia呢熱,無寒人hia呢寒... 紅毛城的台灣欒樹開花矣,真súi喔!另外一個適合一遊的好所在是「滬尾砲台」,秋天時仔上有氣氛,樟樹足大叢。若會使mái假日來踅,誠寂靜,非常有古意。一百二十二冬前的清法戰爭拍夠淡水沙崙仔來,是新曆十月初八、舊曆八月二十,大概仔就像安呢的秋天,即款溫度佮感覺吧... 「滬尾砲台」是清法戰爭了正起造的,其實並無肅殺之氣,免驚遇著鬼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