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6, 2006

許永真 vs. 李開復以文找文

昨天Google台灣工程研究所首度公開與媒體見面,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博士表示要在台灣招收人才,接下來幾天就會到台清交各大學與工研院等機構做徵才活動,今天早上在台大有一場演講,透過網絡直播看了三分之二場。
前半段演講的部分,李開復博士介紹了Google的企業文化、經營核心價值,這些精神包含了平等、自由、創新、不作惡、使用者為尊等等,引用了許多實際發生的的事情來強調這些精神如何落實在每個員工的身上。

到了提問的階段,台大資工系的許永真教授問到「Google以Equal access做為服務的精神,但是Google進了中國之後卻做起Censorship,這樣不是違反了自己的原則嗎」?李博士應該是早有一套說詞,說到Google是遵守當地法令,而對於Equal access這部分則是一個取捨,如果Google沒有進中國,有15%的人無法連上Google,而以符合中國法令的方式在中國經營,只有0.1%的資訊沒有被access,15比0.1的抉擇下,Google的選擇不算違反原則……。

等李開復博士回答完之後,許永真教授馬上又問「Google也一向強調不作惡(do no evil),到底no access比較evil,還是biased access比較evil」,這回李博士大概沒有準備標準答案,回答得吞吞吐吐,只說是否evil要看大多數人的意見,又回問許教授她的看法,許教授毫不猶豫的說「biased access比較evil」,雖然是透過線上轉播沒有看到現場狀況,但是明顯感到李博士招架不住。

李博士的說法在中國、香港或許過的了關,而台灣人民的民主素養普遍較高,對於這樣的說法一定不滿意,我在大學修李鴻禧老師的憲法課時,他常批評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沒有認落實憲法,對憲法傷害最大的當然就是實施戒嚴,而國民黨做壞事還透過媒體愚弄老百姓說戒嚴只實施了3%所以不算真正的戒嚴也不就是「罪大惡極」。李鴻禧老師說司馬遷被割掉的也「只有」3%,不過少了這3%司馬遷做為一個正常的人權利已經100%被剝奪了,所以即使戒嚴只執行3%,台灣就不是民主國家。

關於Google在中國配合政府言論管制這件事網路上有許多討論,我看一個記者寫到「Google進中國是要做生意不是要從事民主化工作」,Google要做生意天經地義,沒有人會質疑這個,只是進中國做生意會違反Google原始的價值理念也要承認,而不要用似是而非的0.1%說法來搪塞。

Posted by at 天空部落 │19:29 │回應(8)引用(0)新聞時事
相關閱讀

引用URL

http://blog.yam.com/coo/trackback/5962301
回應文章
今天轉戰工研院演講,又被問了一次。這次的問題表面客氣,實則一樣尖銳。發問人先舉了胡錦濤白宮記者會被嗆的事,說news.google,cn並沒有過濾掉這則新聞,為此"深感欣慰"。但話鋒一轉又問:google對中國政府的底線究竟在哪理?

李的回答中大致不出前一天所說,但有一段是你沒提到的(我沒看台大的轉播,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講)。他說,我們承認過濾是違反google的精神,但這是選擇的結果,而我們也在每個被過濾的網頁上,明確說明你所看到的搜尋結果是被過濾過的。

不知這是不是為了回應biased access evil 所加上的答案。但對工程師來說,顯然說服效果有點差,因為馬上就有人站起來說,"不能在頭上綁個布條說我是壞人,就可以作壞事"。呵呵,工程師真嚴格阿。

至於底線到底在哪兒?其實並沒有回答,不知答案是否會在下一場演講出現。

p.s. 李之前一直強調他到google並沒有違反之前和ms間的競業禁止合約,我本半信半疑,但今天聽過他演講後,我倒是相信他說的"因為兩邊作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感覺上他在google是作管理,PR,Marketing,跟RD大約是完全無關的。
Posted by isabel at Apr 27, 2006
他做非 RD 工作是不得已的吧。
美國的判決是 "Google必須同意限制李開復於2006年七月競業禁止條款到期前的工作職務內容"
http://taiwan.cnet.com/news/software/0,2000064574,20101385,00.htm

Google 挖人的方式,給我的感覺很明顯跟 Microsoft 挖 Borland 的人一樣。與 Google 想給大眾的形象是有出入的。
Posted by Nelson at May 21, 2006
這位許永真教授,在我唸書的時候就已經很喜歡在外賓來校演講的時候提一些關於道德的尖銳問題,譬如向人工智慧學者提問電腦取代人類的可能性這一類的(她本身也是做人工智慧的),主觀意識很強。她的立場、提問和反應都不讓我意外。
Posted by Marvin at Jun 22, 2006
李開復博士是個非常優秀的研究人才,但是他在台大的那場演講卻相當令人失望:-(

太多的『官方說法』與虛假的高調,也許Google對員工的言論控管超出我們所想像的嚴格。誠心的呼應黃肇雄教授的說法:不需羨慕Google的員工享有20%的自由,因為學術工作者享有近乎百分百的自由!真是一語道破許多悠遊於學術研究而樂此不疲者的心聲。

『Equal, free, and unbiased access to information for all』是個非常崇高的目標,但Google做法與說法上的落差,使人不得不質疑他們號稱基本原則先於商業利益的訴求。Business is business -- I simply wish they could be more stratightforward about their decision. 近日聽到美國媒體評論:Google is not a search company -- they are in the advertising business. 的確是非常貼切的描述。

台灣長大的許多人經歷過戒嚴時代扭曲的資訊,造成現在台灣人對自己的國家社會許多錯誤的認知。偏頗扭曲的資訊,具有強大且深遠的殺傷力。科技人應該要本著良知,誠實思考資訊科技對整個社會與人群的影響。
Posted by 許永真 at Jun 30, 2006
你好....安安
Posted by 陳琪沛 at Sep 14, 2010
很有特色~
Posted by 林玉樂 at Sep 28, 2010
留言,回應是一種友情..惜緣之..隨緣之..
Posted by 林明輝 at Oct 20, 2010
感謝分享
http://blog.xuite.net/nqujppol/blog
Posted by xhysgy at Mar 29,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