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csickhc
暱稱:kuro
地區:高雄市

贊助商連結
文章分類
csickhc的最近文章發表
輕旅行
csickhc的最新的回應
  • 目前沒有留言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好時光貼曆
我推薦誰
目前無名單
誰推薦我
目前無名單
誰來我家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 主頁 |
July 28, 2005
這是我最近完成的一篇文章
前言
青少年是國家的重要資產,世界先進國家無不以優先建構完善的教育體系與具體執行策略來培養健全的青少年;舉凡優質環境的塑造與整備、身體活動的規劃與推廣、學生健康的促進與維護、以及發揮潛能的促成與實現等,均是廿一世紀學校教育之主流思潮。其中關於學生健康的促進與維護的靈性健康議題,在許多國外期刊及研討會中正被熱烈討論著,同時靈性也被許多國外學校列為正規的課程內容(Levin,Larson & Puchalski,1977),例如:英國在1988年教育改革法中,強調了促進學生靈性健康的重要性,其課程及評估委員會(The School Curriculum and Assessment Authority)更在1995年,將靈性健康列入正式課程中。
根據研究發現,醫位靈性健康或靈性需求獲得滿足的人,不僅能改善心臟病患者的心臟血管阻塞程度、降低心臟手術的死亡率、控制高血壓、糖尿病,而且能減輕焦慮、有效因應壓力、增強個人內心的安寧與滿足感,增加身心狀況不佳病人面對疾病時的自信心、得到良好的適應、提升生活的品質,對於減少憂鬱症狀、自殺行為、不良少年行為及藥物濫用等,也有正面積極的影響(杜明勳,2003;林信男,2002;蕭雅竹,2002;2003)。除此之外,靈性需求的滿足更可使個體對他的人生、生命賦予意義,而獲得生命的滿足與和平。所以滿足了靈性的需求,便是滿足了人對擁有愛及所屬的需求、寬恕及被寬恕的需求、擁有希望的需求、意義與目的的需求以及宗教信仰的需求(白斯麥,1998;胡月娟,1997;趙可式,1998;廖愛華,1990;廖愛華,1993;Fish&Shelly,1983;Stool,1979&Seaward,1991)。
目前國內國、高中階段的青少年,正面臨資訊科技快速變化既多元又複雜的環境,學校中因為缺乏靈性健康相關課程的引導,使得其無所依歸或一昧追逐、競爭,導致價值觀改變、心靈茫然,而導致許多社會亂象,而這些亂象是根源於「最深層的靈性疏離與匱乏」的(邱淑芬,2002),由此可知靈性之重要。
本文將從靈性與靈性健康的概念談起,並論及青少年在此階段因缺乏靈性健康可能遭遇的生命困境,最後從學生、老師、學校的角度提供可行之促進靈性健康的方法,協助其突破困境、豐盈生命,以期更能掌握自我生命意義感的追尋。

壹、靈性與靈性健康
人是一個身心靈的複合體(卓妙如,2002;陳德光,2004;廖愛華、賴秋絨,1999),不論是中國傳統的思想、西方哲學,甚至是心理學,都認為靈性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東西(陳德光,2004;Elkins,Hedstrom,Hughes,Leaf&Saunders, 1988)。而有關靈魂或靈性的問題更是宗教所關注的對象(劉秋固,1998),且宗教一向被視為靈性境界的最佳品質(潘裕豐,1994),故談到靈性時,很多人會將其與宗教混淆。然李安德(1994)指出多數學者均贊同,宗教是靈性的重要組成,靈性涵蓋的範圍遠比宗教為廣。
宗教是源自於拉丁文religio,意思是人與超自然間之間的結合力(林信男,2002)。宗教關心的是人存在的終極意義,在人類歷史的發展過程中,也發展成不同的典章、儀式、組織的宗教團體。藉由宗教的儀式與信念,有時可以激發個體的潛能,產生神奇的力量來克服困難,所以靈性常常存在於宗教信仰當中(鄭彩鳳、黃柏勳,2003)。
但靈性與宗教信仰非相等意義(常覺法師,1998;Holy Bible,1983)。Emblen(1992)以內容分析方式討論靈性與宗教之差異後指出,宗教與靈性是兩個互有重疊但不等同的概念,宗教只代表一部分靈性意義。一個人可能非常有靈性,卻不屬於任何宗教,或是一個非常虔誠的教徒,但對自己個人的靈性覺察卻很貧乏(Goddard,1995;Seaward,1991),且無宗教信仰者亦有靈性的需求,因為每個人都存有對生命及萬物存在的信念和價值觀(廖愛華、賴秋絨,1999)。在釐清宗教與靈性的關係後,以下就靈性與靈性健康的意義、特性與意涵予以說明:

一、靈性的意義
國外與靈性相關的文獻中,在定義靈性上經常被提及的「語辭」(terminology)包括:靈(spirit)、靈性(spirituality or the spiritual)、靈性健康(spiritual health)、美好的心靈(wellness spirituality)、心靈安適(spiritual wellness)等等。靈性(spirituality)源自拉丁字“spiritus”,意義是 “breath of life”,表示活著或是生命的必要組成,可以表現於探索生命的意義與目的、超越有形的生物體限制、與自我、他人及自然的連結、表現愛、公平、正義與熱誠的價值體系。因此,「靈性」不是具體的存在,它是抽象的,非語言、非規則,是超越語言的,我們很難為「靈性」下個具體的定義,而僅能透過從某些現象或意義等「方向性」的指標來認識「靈性」。
在國外研究方面,Neufeldt & Guralnik(1991)認為「靈性」(spirituality)是指靈的特徵、性質、本質,人精神的事實與狀態,描述的是人靈性的本質;經由體悟人生的目的、個人的價值系統、個體與內外在的關係,以及對人之所以為人、我們的存在、愛的存在等深層經驗的探索,而達成一種生命圓滿的感覺(鄭彩鳳、黃柏勳,2003;Seaward,1991;Bensely,1991)。靈性活動也是人類一種更高層次的覺醒,可以是外顯的行為,也可以是個人內在的心理活動,包括自我觀照、反省、個人對他人與上帝關係的感知,是全人類與萬事萬物相連結的感覺(鄭彩鳳、黃柏勳,2003;Goddard,1995)。
在國內對靈性的研究中,認為靈性是藉著體悟人性,而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及超越的感覺,知道自己活著及超越的目的,以及人要爲誰或為何而活(胡月娟等,1997;楊麗齡,1993),也就是以自己或他人生活的經驗來探索、追尋個人生命的意義,以超越生理與心理的限制,並能統整個體的生理、心理和社會環境(趙可式,1998;杜明勳,2003;廖愛華、賴秋絨,1999)。劉仲矩(1999)在其企業組織靈性管理初探中,定義靈性為:「靈性主要是藉由接近神,或與神的互動來達成個人內在的心靈層次、自我超越與提升,以幫助個人來了解生活及生命的意義。」而成為一個圓滿的全人(廖愛華、賴秋絨,1999)。
潘裕豐(1994)在其靈性與創造一文中認為:「靈性是一種超脫自我、無我、忘我的直覺感受,它是主觀的,超越個人以往經驗與需求的,當人進入所謂靈性生活時,會有圓融滿足、物我齊一與至善喜樂之感。是一種煩惱客塵不染心頭的靜中之樂,也是高層智、情、意的總合。」卓妙如(1992)在其兒童及青少年靈性需求評估中,提到靈性是包含了生命及存在的意義與目的、個人生命中認為最有價值的事物、信念與標準、能超脫個人經驗層面而充滿希望、熱情、愛與寬恕、能與自己、他人、神建立互動關係。鄭彩鳳和黃柏勳(2003)在其學習型組織的靈性內涵初探及其對學校經營的啟示中,定義靈性為:「靈性乃生命存在的本質與真正的自我,能超越並統合生理、情緒、理性的層面。經由靈性的體驗與需求,能激起個體不斷超越自我、向上提升,並與他人、環境、世界建立關係,進而體認生命的本質與意義,而達到圓滿的境界。」
綜合來說,「靈性」為:「一種對生命意義與目的的追尋,表現出愛、熱情、正義與關懷的信念與價值,並能展現來自內心超越的力量,與自己、他人、自然締結良好關係,以讓個人獲得自我實現的成就感的一種和諧狀態。」

二、靈性的特性:
靈性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個人最核心、最深沉的部分(蕭雅竹,2003),是一種自我與自我(intrapersonal)、自我與環境(interpersonal and environmental)、自我與宇宙或至高無上力量(transpersonal)之間和諧關係的建立,如下圖。因此,「靈性」也具有下列的特性(蕭雅竹,2003):
(一) 具個別性,是個體內在統合生理、精神、情緒、社會等健康層
面的力量,對於個體的安適狀態,扮演重要關鍵的角色。
(二) 雖然宗教的信仰或儀式,可以激發潛能克服困境,但人人皆有
靈性,不應只為宗教信仰者的專利,不是有宗教信仰者才有靈
性需要。
(三) 是一種與自我的關係,也是個體獲得成就感、能自我關照跟反
省的一種內在驅力,更代表一種生命的積極意義,例如:追求
生命的實現與圓滿。
(四) 是一種超越個人層面,而與他人的關係,且能與他人分享愛、
溫暖、熱忱,並展現無私、寬恕、處處爲人的一種力量。
(五) 是一種與自然或超自然的關係,並相信世間有一股超越自然科
學所不能理解的力量。例如:宗教信仰。
(六) 是一種心理的正向狀態與生活倫理、規範,例如:希望、和平、
勇氣、價值觀。










(引自林治平,2004)


三、靈性健康的意義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於1948年將健康定義為「一種生理、心理、社會完全安適的狀態,不僅是沒有疾病或虛弱而已」。再加上後來許多學者將情緒的因素從心理安適中抽離出來,並加入靈性健康(spiritual health)的因素,使得健康成為一種由生理、心理、社會、情緒、靈性等五個層面所組成的狀態(Cottrell, Girvan &McKenzie,1999)。靈性健康曾被許多學者加以描述,Ellison(1983)指「靈性健康」是個體擁有發展靈性本質的一種狀態,包括了能發覺並培養個人的生命意義、能學習活在當下,可以感受愛、喜悅、平靜與成就感、可以成就他人與自己,也就是一種靈性的健康狀態(McGee, 1998)。
Banks, Poehler&Russell(1984)認為「靈性健康」不僅是用以統合個人身心、社會、智能與健康,確認個人人生與目的,並與自我、他人、外在環境建立互動關係的核心,更是一種強烈穩固的價值與信念系統,所以靈性健康是一種動態的、可以改變的過程。
從上面的討論中,可以知道靈性健康是「透過對靈性的渴望和信念使生活正當化,並積極尋求改變和超越自我的一種狀態。」

四、靈性健康的內涵
Howden 在1992 根據Banks(1980)和Banks, Poehler與Russell(1984)的研究中對靈性所下的定義,發展出靈性健康應包括的四個關鍵向度(黃慧貞,2002):
(一)追尋生命的目的和意義(Purpose and Meaning in Life0
一個尋找或發現某些事件或關係的過程,此過程可以提供價值
感、希望感、與(或)生命(生存)動機。
(二)擁有內心的應變力9Innerness or Inner Resources0
一種努力發現整體、本體和充能感的過程。是一種在處理生
活不確定事物時,不論身處危機、平靜或沉著時,內心的應
變力。
(三)能有天地萬物的一體感(Unifying Interconnectedness)
意即個人與他人有關係或連接的和諧感覺,個人與所有生
命體的關聯感,以及個人與宇宙、宇宙環境或宇宙生物的
同一感。
(四)具超越性(Transcendence)
能達到或超脫被平常經驗限制的一種能力;能克服或戰勝
身體或精神狀況的能力、意願或經驗;或是能實現幸福安
適與(或)自我治療的能力。
這四個向度是靈性健康的指標,當個體缺乏此四種感受時,也就是不覺得與自己、與他人、與生命有何關聯,故導致自我疏離、感覺孤獨、缺乏生活的目的,因此帶來失望、害怕、煩躁,即表示靈性健康的程度較低,慢慢地引發了健康的問題(蕭雅竹,2002)。

貳、靈性缺乏的生命困境
當個人失去靈性健康時又會有什麼影響?Seaward(1995)指出:「當我們無法與外界產生聯繫時,我們就喪失了平衡感並且混亂接踵而來。首先混亂可能發生在價值衝突和缺乏生命意義等的個人層次,但透過對外聯繫的過程,混亂會反射遍佈我們的社會環境,特別是家庭、工作場所和社區環境。」
孫效智(2001)指出二十世紀台灣教育的普及成就了我國在政治、
經濟與科技各方面的長足進步,然而過分重視理工實用、輕忽理想的教
育體制,也讓社會付出沉痛代價,包含倫理觀念的模糊、暴力猖獗、家
庭功能式微、社會不正義,乃至政經亂象等。人們成為自私貪婪的工作
機器,充滿享樂的迷思,實則與自己、別人以及自然的關係愈來愈疏遠
而不自覺。張秀娟(2003)也提及,今日校園到處充斥著「只要我喜歡
有什麼不可以」的青春宣言,且社會中物欲橫流、金錢掛帥的失調群我
關係,也讓人心愈來愈沉倫。
靈性是一種人生的哲學觀跟價值觀,它是個人所深信不移的,因此
也會影響個人的生活態度與行為、個人生活調適的技巧、人際關係,甚至身心健康(杜明勳,2003)。依筆者在高中職任教之觀察,青少年在靈性缺乏的情況下,很容易出現下列困境:

一、易有不良的生活態度、扭曲的價值觀與偏差行為
在筆者與高中職學生接觸的實務工作經驗中,發現青少年出現許多不良的生活態度、扭曲的價值觀及偏差行為,例如:因沉迷網路虛擬遊戲而荒廢學業、盲目追求名牌與流行。另根據「金車文教基金會」(2005)在台灣針對北、中、南、東四區廿一所學校,3500位學生所作的「校園學生心理健康狀況調查」結果也顯示,目前最嚴重的青少年問題依序為沉迷網咖(47.8%)、沉迷電玩(47.0%)及親子關係疏離(38.2%)、菸毒藥品(38.2%)與校園暴力(31.4%);且超過六成學生認為班上一半以上同學,有崇拜偶像、名牌的情形。
以追求名牌為例,因青少年在此階段對於自己在同性團體中被接納的程度,以及自己人緣的好壞,非常關心,他們很希望能被所屬同儕團體接受,且成為同儕中受歡迎的成員,對他人的批評和反應特別敏感(劉安彥、陳英豪,1993),所以會常在生活中找尋共同話題與認同,以形成心靈相互的依賴與寄託,而擁有光鮮亮麗的影視明星最易成為其共同的話題,故形成偶像崇拜的風潮。再加上商業廣告不斷邀請明星代言,更強化青少年對流行名牌的沉迷,沉迷於追求符號標籤,不考量產品的實用程度,有些甚至縮衣節食、兼差打工以賺取足夠的金錢來購買名牌,或更可能訴諸不當的捷徑,以期獲取名牌物品。

二、易因無法有效調適壓力而罹患憂鬱症
當個人缺乏追尋生命的目的和意義的動機,也就是沒有健全的「生命價值觀」,其內在的靈性需求未被滿足,壓力調適過程便比較容易出現問題,也比較容易出現焦慮、恐懼、憤怒等不安的情緒(杜明勳,2003)。所謂「壓力」是指「對於超過個體所能處理的,或是擾亂個體平衡狀態的刺激事件,個體所表現出的特定或非特定的反應型態」。適度的壓力是有益的,它可以幫助個體應付各類挑戰。但若壓力狀態持續數週,或者當壓力的來源消失後,仍無法回到鬆弛的狀態,就表示壓力已經對個體造成影響。
從國家網路醫院的網頁資料中(http://www.webhospital.org.tw)可以知道,一般而言青少年的壓力包括:學業、兩性、家庭、生活等四方面中,其中學業壓力可說是孩子最大壓力來源,因為考試多到讓青少年幾乎喘不過氣來,再加上父母、師長、社會重視學業成績表現,並以此來評斷孩子的未來發展,壓力自不在話下。另人際與兩性關係對青少年來說也是被重視的部份。青少年孩子常覺得父母、師長不了解其內心的想法,因此,會希望尋求同儕、朋友的支持;而愛與性的分際及兩性相處之道,亦是青少年需要學習的課題。家庭方面的壓力,主要來自父母的要求與期待、親子溝通和手足相處問題,青少年孩子開始追求自我獨立,表現反抗行為等,若親子之間缺乏溝通、彼此關係惡劣,將會讓親子間爭吵不斷,家庭風暴也是孩子最大的壓力來源。日常生活上事件,例如政治的亂象、社會價值的混亂、補習才藝、上網問題…等都是長期慢性壓力的來源。
壓力常是造成憂鬱症最主要的原因,世界衛生組織(WorldHealth Organization,WHO,2001)預測,至西元2020年時,憂鬱症將僅次於心血管疾病,成為影響人類生活功能的第二大疾病,包括青少年在內的各年齡層憂鬱症盛行率相當高。根據調查,台灣青少年憂鬱的情形已不容忽視(楊浩然,2002;董氏基金會,2002)。

三、易因缺乏生命意義感而有自殺行為
生命意義感是個體的獨特使命,藉以引導其對生活的方向、生命的態度,並進而願意為生命負起責任,面對與達成自己的使命(陸娟,2003)。青少年的發展正處於Erikson心理社會發展論中,尋求認同的關鍵時期的階段,在自我的追尋中,他們渴望了解生活的目的與意義,並希望能掌握人生的方向,倘無法經由探索、追尋獲得對於「我是誰?」、「我要往哪個方向走?」的答案,或對人生的本質與真諦未能了解時,常易導致對自己的懷疑、煩悶與焦慮,亦將發生「認同混淆」與「價值混淆」的狀況,而陷入危機甚至結束自己的生命。
自殺青少年的心態特質可簡單歸納如下,對自己的生命找不出答案、無助與無望、對某人的報復、贏取他人的注意力、疲累而沒有力量再堅持下去等(鄔佩麗,1996)。近年來,青少年自殺事件頻傳,經媒體報導之後總會引起社會大眾、學校以及教育當局的震驚與關切。根據行政院衛生署(2005)的統計資料顯示,青少年的自殺自殘行為的比例明顯高於其他年齡層,台灣地區15-24歲青年每十萬人口的自殺死亡率由2002年的5.85人躍升為 2003 年的10.52人,自殺成為15-24歲青少年主要死因的第二位。

參、增進靈性健康的方法
以往總習慣用社會、生物、認知、情緒等角度來討論關於健康的問題,但當面臨較棘手或複雜的健康問題或社會問題時,例如:藥物濫用、抽菸酗酒等偏差行為、自殺…等等,個人將如何抉擇?如何面對痛苦及生命的困境?這似乎很難不觸及靈性的層面(蕭雅竹,2002)。
增進靈性健康的方法應該具備一些特質,才能使靈性朝向健康的狀態發展,這些特質包括:可以使個人在追求生命意義、目的或真理時,有機會發現不同的世界觀跟信念;可以引導自我潛能的激發而獲得成就感,可以增強個人與自己、他人、自然之間的連結而達到和諧或內心平靜。研究指出,不論對象是一般人、大學生、罹病者或癌末病患,具靈性健康者其死亡率及罹患心血管疾病、憂鬱症、焦慮症之機率均較低,且不易自殺,也較少出現藥物濫用、更可以有效處理壓力,而且生活品質較佳(蕭雅竹,2003)。因此,如何藉由教育的力量協助青少年面對生命的困境而豐盈生命呢?筆者試著從學校環境的營造、教師的靈性發展及課程設計的方向提出建議:
一、學校環境營造方面
1. 察覺非語言行為的重要性:靈性學習常發生在師生間不為人所見之處。當我們把焦點放在非語言行為或那些不為人所見之處,便可以很輕易地覺察到自己的感受、與他人眼神的接觸,以及說話的音調等等。但很多時候,教育都只著重在知識及語言的交換,忽視了靜默中的溝通,以及可以帶給小孩子支持與愛的和煦的笑容。
2. 重視校園環境美化:我們可以藉由美化外在環境的方式把學校變成聖殿。例如,在穿堂或教室內,植物可以成為校園佈置的一部分;牆壁可以用柔和、溫暖的顏色來粉刷;適時地將學生或名人的藝術品掛在牆壁上等等。
3. 述說有關學校的故事:每一個學校都有個屬於自己的故事。師生可以蒐集這些故事並集成小冊子或在特殊的學校節日中發表。師生可以從故事中看到學校的文化、沿革及獨特性,這些都是全校共有的意義及價值。故事可以是學術成就、運動成績、社區服務、環境變化,或這些的某種組合。
4. 舉辦慶祝活動及儀式:儀式或活動能給人們一種相互關聯的感覺。這些慶祝活動可以因為季節轉換而舉辦,活動的內容可以包括音樂表演、詩歌朗讀、藝術欣賞、說故事等等,而且可以使這些活動成為學校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5. 營造真相及真實的環境:說實話是工作場所中培育陶冶心靈的一個重點。當我們活在一個人們不說實話的環境中,整體感就會瓦解。有助於建立真實性的行為之一是信守承諾。當我們跟一個可以信任且實在的人共事時,我們會有被授權的感覺,而很多生命的能量似乎在信任處升起。這種能量能讓人冒險且有創造力。

二、教師的靈性發展方面
教師專業能力的發展,在於強調教學策略、教室管理技巧、新課程的實行和評量策略,但這種線性、理智的思考及生活方式,容易使我們靈性成長的機會受到限制。老師是決定整個課室情境氛圍的重要人物,當老師缺乏教學熱情,無法每天在課堂中展現務實的風範,或不能以同理心面對學生,學生的靈性也無法受到適當的啟迪與滿足。因此,要培育與發展學生的靈性,便要先從老師本身的靈性發展開始,其中最理想也最好的靈性培養是讓老師成為一位會冥想的教學者,因為冥想可以使靈性進入生命中。以下介紹幾種冥想的方式:
1.呼吸冥想:呼吸默想乃其中一種最簡單和自然的方法。它專注於身體自然的律動、專注於自己的呼吸上,這體認將跟隨著氣息,同時腹部收縮,空氣從鼻孔放出,將使自己更加專心。這個過程中,有些念頭會出現,可以稍微地注意到它,然後丟掉它。因為那些只不過是念頭,我們不用賦予它應有的影響力。不管呼吸是快慢深淺,都不要控制它,只要隨著呼吸的節奏即可。
2.圖像冥想:以一個或一組影像為專注點進行冥想。通常,一連串有順
序的影像和事件能喚起一個人的內心意象。例如:
……請輕輕的閉上眼睛,隨著我的指令慢慢的調整呼吸,請慢慢的,深深的吸一口氣,來!請吸氣,請用嘴巴慢慢的吐氣,請再吸氣,像是要將宇宙中所有的能量全部吸進體內一樣的吸氣,請吐氣,吸氣,吐氣,吸氣,吐氣,吸氣,吐氣,請各位隨著這個節奏慢慢的,慢慢的調整呼吸‧想像在一個空曠的原野裡,全身都感覺到大自然的美好。
眼睛看到天上的白雲;耳朵聽到小鳥的歌聲;鼻子聞到花香、草香;皮膚感覺到春天的微風,輕輕吹過。赤腳踏在一片柔軟的草地上,腳底輕輕按摩著青草。
吸一口氣,讓宇宙光從頭頂進入。再吐一口氣,送出祝福。覺得整個人非常舒服,放鬆……。
看見前面有一個小瀑布,流著清涼的水。你走到瀑布下,水從頭頂慢慢流過額頭、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下巴,整個頭非常的清爽。水再流過脖子、肩膀、胸口、腹部、腰部、臀部、大腿、小腿,所有的煩惱、悲傷、痛苦,都隨著水流走,從腳底流到地底下,化為大地的堆肥。
現在,觀想你最敬仰的神,或是最關心你的人,在你的面前和你說笑,散發著慈悲、喜悅、智慧的光芒。你全身都被溫暖、關懷的光芒包圍著…(引自李昱平編著,付梓中)。
3.動作冥想:專注於身體動作的體認。其中最簡單的就是體認步行,包含對於腳的提起和動作的體認。我們覺察腳的提起、動作和位置。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不同的動作冥想,例如瑜珈、太極和合氣道。當我們專注於身體的動作時,我們便可以了解能量是如何在體內運行。
4.慈愛冥想:它專注於對萬物憐憫的發展。它是從感覺到自己心中的溫暖開始,然後,逐漸的和別人分享這溫暖和憐憫。你可使用以下方法:
讓我安好、快樂、平靜
讓我家人安好、快樂、平靜
讓我朋友安好、快樂、平靜
讓我鄰居安好、快樂、平靜
讓我同事安好、快樂、平靜
讓我身邊所有人安好、快樂、平靜
讓我所見到的人安好、快樂、平靜
讓那些用行為、言行、想法傷害我的人安好、快樂、平靜
讓地球上的萬物安好、快樂、平靜
讓宇宙間的萬物安好、快樂、平靜
(引自李昱平編著,付梓中)。
當你實行慈愛默想時,自己是第一個焦點,然後,您所存在的房間和建築物內的生物為第二個焦點,再者乃是居住於城市中,行政區中及地球大半部的生物,最後則專注於整個地球和宇宙。

三、在課程設計方面
靈性課程重視內在生命。但大部分學校,甚至整個文化都傾向於忽略孩子內在生命的重要。在青少年的生命裡,很少有自由開放的時間,是被電視、錄影帶與電腦遊戲等所佔據,導致其生活中常缺乏內在生命所能發展的環境。國外學者Jerome Singer (1976),在對內在生命發展和行為之間的關聯研究中,發現缺乏內在生命所發展的環境,可造成「行為不良、暴力、暴飲暴食、濫用藥物」的風險。因此如何協助學生發展健康的內在生命?
1.身心放鬆的訓練:藉由各種身心放鬆的技巧或呼吸調節的方法,達到一種完全放鬆的境界,此時個體不僅可以全神貫注、回歸本心,更能沉澱思緒以覺察個人生命意義與人生目的。
2.冥想的體驗:所謂的冥想就是停止知性和理性的大腦皮質作用,而使自律神經呈現活絡狀態。簡單的說就是停止意識對外的一切活動,而達到「忘我之境」的一種心靈自律行為,其方法很多不勝枚舉。有坐禪的冥想,也有站立姿勢的冥想,甚或舞蹈式的冥想。還有,祈禱、讀經或念誦題目等等。冥想是人類最古老的心靈訓練方法。我們可以透過注視著一池平靜的湖水、旭日緩緩上升或沈寂的音樂去體驗,這一切都帶給我們平靜的心與瞬間全然的喜樂,及自我整合後的一致性。藉著冥想,不僅可以擺脫阻礙靈性成長的舊思維,可以重新洗滌心靈,更可以有新的空間可以重納智慧。
3.日記寫作:讓學生寫關於他們自身的事是能提高靈性的另一個活動,這是描述個人歷史的方式。透過自傳,老師對學生有更深一層的瞭解。可以下列的方式來引導學生:「想想你過去的經驗。當我正在說話時,你的哪些想法、記憶、關鍵字會浮現腦海。想想看你個人的重要目標是什麼?想想對你有重大影響的人,對你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列出四或五個能描述你的感覺的字彙。從你過去的記憶中挑選一人並舉例說明。列出你引以為傲的五件事物,選擇一件事並說明為什麼它對你很重要。回憶您所記得的第一件事,描述它,你對它有何感覺?你在最近五年有改變嗎?為什麼?如何改變?什麼造就了今日的你?」。學生在這樣的引導下會寫出很多影響他們生命的事件。
4.內外修持的課程:藉著觀察與思考、與他人討論、參與宗教的儀式活
動、對美與藝術的欣賞、接近大自然等內在省思或外在事物參與的方
法中,增長個人的智慧,讓內心更充實與自在。
5.行動及無私的服務與關懷課程:靈性指的是任何具有超越一般價值的
事,包括了人飢己飢的胸懷、博愛、創造性的靈感、奉獻的熱忱。而且所有的智慧都必須回歸到與個人周圍的關係,包括家人、朋友甚至
萬物,才能夠達到和樂共融的目的。因此最直接也最好的方式便是培養「行動及無私的服務與關懷」精神。

肆、結語
在一般的情況下,「概念」會影響「認知」,「認知」會影響「態度」,「態度」則影響「行為」。因此,由這樣的脈絡推導,則我們對「靈性」概念的認知,多少會影響我們對「靈性」的態度與行為。雖然靈性概念仍然存在定義不統一、缺乏實證研究等等的問題,但靈性健康是全人健康的一部分,也是自我認同、圓滿人生的基礎,更是人性最高的需求,如果缺乏了靈性健康,人性便不完整。本文試著從青少年身心的發展狀況看到其可能或已經出現的生活困境,並試著以促進其靈性健康來解決其困境。故若能經由學校環境的營造、教師靈性的發展以及生命教育課程(靈性教育課程)的介入,協助正處於自我認同階段的青少年擁有靈性健康,將能使其身心靈得以順利發展。
參考書目
白司麥(1988)。價值信念型態。台北,華杏。
行政院衛生署(2005.6.30)。民國93 年國人主要死因統計資料。摘錄
自http://www.doh.gov.tw/statistic/data/死因摘要/93年/93年摘要分析.doc。
杜明勳(2003)。談靈性。護理雜誌,50(1),81-85。
邱淑芬(2002)。靈性面向在成人教育上的意義。成人教育學刊。6,51-72。
李安德(1994)。超個人心理學-心理學的新典範。台北:桂冠。
李昱平(付梓中)。生命教育概論。台南:美新。
卓妙如(2002)。兒童及青少年靈性需求評估。護理雜誌,49(3),30-32。
林信男(2002)。靈性與健康。台灣精神醫學,16(1),3-17。
林治平 (2004)。生命教育的理論與實踐—生命的奧秘。台北:心理。
金車教育基金會(2005)。校園學生心理健康狀況調查報告。摘錄自
http://www.edu.tw/EDU_WEB/EDU_MGT/DISPL/EDU2878001/snow-st0505.doc 。
胡月娟(1997)。二專護理學上冊。台北,華杏。
財團法人董氏基金會(2002.10.18)。憂鬱少年家愈來愈多嗎。摘錄自
http://www.jtf.org.tw/JTF02/New91/02-078.asp。
孫效智(2001)。生命教育的內涵與實施。哲學雜誌,35,4-31。
常覺法師(1998)。醫學與人生:從佛教看生命一線牽。中華民國台灣醫學會會訊,12,9-11。
陸 娟(2002)。生死教育對綜合高中學生生命意義感教學成效之探討。嘉義南華大學生死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陳德光(2004)。靈性生命激發-生命教育的一個重點。輔仁宗教研究,9,103-127。
黃惠貞(2003).某大專院校學生靈性健康、知覺壓力與憂鬱關係之相關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衛生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張秀娟(2004)。生命教育對高職夜校生生命意義感教學成效之探討。嘉義南華大學生死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楊浩然(2002)。青少年憂鬱疾患級憂鬱症狀之追蹤研究。國立台灣大學流行病學研究所博士論文(未出版)。
楊深耕(2004)。從心理學的角度探討成人的靈性智能。成人及終身教育學刊,2,98-122。
楊麗齡(1993)。靈性護理的簡介。長庚護理,4(1),9-16。
鄔佩麗(1996)。淺談學生自殺行為。中等教育,47(4),16-18。
趙可式(1998)。臨終病人的靈性需要及照顧。弘光技術學院安寧照護研習會。
廖愛華、賴秋絨(1999)。台灣中部地區某校護理教師及應屆畢業戶生靈性需求初探。
弘光學報34,247-276。
廖愛華(1990)。靈性護理概論。弘光技術學院護理助產學刊。7,10-12。
廖愛華(1993)。運用靈性護理去除病人的疼痛。弘光技術學院護理助產學刊。10,
14-16。
潘裕豐(1995)。靈性與創造。創造思考教育,6,5-9。
鄭彩鳳、黃柏勳(2003)。學習型組織的靈性內涵初探及其對學校經營的啟示。
劉仲矩(1999)。企業組織靈性管理初探。
劉秋固(1998a)。超個人心理學與宗教心理學對靈性問題之研究。宗教哲學,4(3),173-188。
劉安彥、陳英豪(1994)。《青年心理學》,台北:三民書局。
蕭雅竹(2002).靈性概念認識與應用.長庚護理,13(4),345-351。
蕭雅竹(2004).護生靈性健康與實習壓力、憂鬱傾向及自覺健康狀態之相關研究。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衛生教育研究所博士論文(未出版)。

二、英文部分
Banks, R. L.(1980). Health and the spiritual dimension : Relationshipsand implications for professional preparation programs. The Journalof School Health, 50, 195-202.
Banks, R. L., Poehler, D. L. & Russell, R. D.(1984). Spirit andhuman-spiritual interaction as a factor in health and in health education. Health Education, 15(5),16-18.
Bensley, R.J. (1991). Defining spiritual health: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ournal of Health Education, 22(5), 287-290.
Cottrell, R.R., Girvan, J.T., & McKenzie, J.F. (1999). Principles & Foundations of Health Promotion and Education. Boston: Alley &Bacon.
Elkins,D.N.,Hedstrom,J.J.,Hughes,L.L.,Leaf,J.A.,&Saunders,C.(1988).Toward a humanistic-
phenomenological spirituality:defition,description,and measurement,Journal of Homannistic Psychology,28(4),5-18.
Ellison, C.G., & Levin, J.S. (1998). The religion-health connection:Evidence, theory, and future directions. Health Education & behavior,25(6), 700-720.
Emblen, J. D. (1992). 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 defined according to current use in nursing literature. Journalof Professional Nursing, 8(1),41-47.
Fish,S. & Shelly,J.A.(1983),Spiritual Care:The nurse’s role(2nd ed.).Downers Grove,III:Intervarsity press.
Goddard, N.C. (1995). 'Spirituality as integrative energy': aphilosophical analysis as requisite precursor to holistic nursing practice.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 22(4), 808-815.
Holy Bible.(1983). The New King James Version. Nelson T . Inc.
Howden, J.W. (1992). 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pirituality assessment scale.Unpub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Texas woman’s university, Texas.
Levin, J.S., Larson, D.B., & Puchalski, C.M. (1997). 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 in Medicine: Research and Education. JAMA, 278(9),792-793.
McGee, M.A. (1998). Spiritual health and its relation to levels of perceived stress among a sample of university students. Unpublished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New Mexico.
Neufeldt, V., & Guralnik, D.B. (1991). Webster’s new world dictionary (3th). New York: Simon&Schuster.
Seaward, B.L. (1991). Spiritual wellbeing: a health education model. Journal of health education, 22(3), 166-169.
Seaward, B. L. (1995). Reflections on human spirituality for the worksite.American Journal of Health Promotion, 9(3), 165-168.
Stool,R.J.(1979),Guidelines for spiritual assessment.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
3,1574-1578.


| 主頁 |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登入後, 即可開始發表留言)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