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07

停止更新

自即日起,本blog停止更新。請移玉步至我的Windows Live Space:

http://ieemdai.spaces.live.com

February 26, 2007

香港 --- 阜陽

歷年來,奧斯卡在香港主要媒體的網站上所佔篇幅極小,但其實與香港的關聯真不小:

首先是今年:

- 香港導演楊紫燁(Ruby Yang)的《潁州的孩子》以其震撼心靈和直面現實,獲最佳紀錄片獎

- 根據港片《無間道》改編的《無間道風雲》成奧斯卡大贏家,獲最佳電影、導演、剪接及改編劇本獎,儘管香港觀衆普遍認爲後者不如前者精彩

再就是7年前葉錦添憑《臥虎藏龍》勇奪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獎,與李安一道,共同開創了華人獲奧斯卡獎的先河。

香港的電影業,加油!

-----------------------------------分割綫-----------------------------------

在youtube 上看了《潁州的孩子》的片斷,讓我思緒萬千。潁州,阜陽的古稱也,也算是我的家鄉(我們那裡以前屬於阜陽地區,後來劃歸亳州)。三年前同樣取材于這片土地 的《中國農民調查》亦獲世界報告文學最高獎。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外部世界留意,恰恰説明這裡的屈辱,憤怒和掙扎已經到了何等地步。

這是一片厚實的土地,曾經孕育過老子,莊子,三曹和華佗,曾經是中國歷史的第一個都城,曾經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國”,曾經因爲淮河水的滋潤而富甲天下。

今天,這裡最缺乏的是廉吏,最不缺的是土匪式的政權;這裡最缺乏的是高端和低端人才,最不缺的是大片大片被廢棄的農田;這裡最缺的是哪怕一絲一毫的理想主義,最不缺的是無處不在的犬儒主義和相對主義。

AIDS。窮困。腐敗。教育資源匱乏。

一切像瘟疫一樣籠罩在這片土地上。

若干年前,我幾乎不假思索地說:我愛我家,但我決不愛我的家鄉;在我的骨子裏,我和我的家鄉陌生地一塌糊塗。

我知道我說錯了,是儅我翻開塵封已久的詩集,看到我若干年前寫下的那些文字得時候。那些用青春的誠惶誠恐的熱誠書寫出來的稚嫩的一行又一行。我回想起少時那碧藍的天,那一望無際的田野,以及無憂無慮的心靈。

我會想起讀高中時的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蹬著自行車,向縣城進發,夕陽下,綠陰閒,是我親愛的父老鄉親,我的兄弟姐妹,揮灑著汗水,不知厭倦地在田間勞作。

我會記得一次次回家,穿過一條條似曾相識的路,即將到達那個至親至愛的,生我養我的家而未到時,心下的膽怯和狂喜。

我會記住那些夏日的星空和美妙的蟋蟀聲。我的身體會一次次回味那些夏秋之際曠野中的風。我會記得每次騎車穿過高高的白楊守衛的砂礓路面上,那些年輕的心跳。

我會一次次夢到你們,我親愛的人們,我多年不見的兒時的玩伴,我愛你們。

淚光朦朧中,思念化成最美麗的歌。


February 21, 2007

风高浪急

我爱农历新年,总让我怀旧,而不失奋进。

更何况猪年乃是我的本命年。出生于84年1月的我,常常被归为“鼠辈”,实乃大大的误解,俺是春节前大冬天出生的,俗话“动(冻)手动脚”。

大 年三十晚上从零点到三点,和Ricci一同逛除夕花市。那是多么美丽的一种场景: 人山人海,人人为花狂,即便在这温馨的夜间。火红的玫瑰,高洁的白合,晶莹的水仙,更有菊花、海棠、梅花、桃花、杜鹃、剑兰、吊钟、鸡冠花、彩雀花、康乃 馨、紫罗兰、火凤凰、白茶花、金飘香…… 人人将花束高举过头,穿过难得的寂静的夜色,花香竟盖不住盈盈笑意。

大年初一也是我们第三次在过年的时候“宴请”在港的朋友。多谢Alex, Shannon以及Dr. Kawser全家捧场, 今次更加成功.

记 得Jackie曾经问过我猪在中国文化中的象征意义, 我当时信口开河, 说lazy and fortunate, 后来觉得不妥(因为她也是pig), 改成happy and fortunate. 近日看书, 才知道投资市况中除了牛市和熊市, 尚有猪市, 摘录如下:

"Pigs are high-risk investors looking for the one big score in a short period of time. Pigs buy on hot tips and invest in companies without doing their due diligence. They get impatient, greedy, and emotional about their investments, and they are drawn to high-risk securities without putting in the proper time or money to learn about these investment vehicles. Professional traders love the pigs, as it's often from their losses that the bulls and bears reap their profits."

所以, 此文得出结论:

"Bulls make money, bears make money, but pigs just get slaughtered!"

猪年未到, 大家已经看到这是一个风高浪急的大市, 相信新年里会持续下来.

不管如何, 我祝愿大家在猪年里有很好的感情, 健康和财运.


February 13, 2007

共同度过

哥哥的《共同度过》是我的最爱之一。找到国语歌词不难,难的是找粤语版本。细读之下,和国语歌词同样感人。

明日是Valentine's Day, 而我和Ricci也相识五年多了,贴出歌词,真心地感谢她"即使多转变,你都也一意跟我同行"。

过往的岁月里,充满了大大小小的不如意,我真无法想象没有Ricci今日的戴廷龙会怎样,"曾在我的失意天,疑问究竟为何生。但你驱使我担起灰暗,勇敢去面对人生."

Ricci, 你是我心中最美丽,最伟大的女孩。谢谢你。


共同度过

曲:谷村新司
词:林振强
A Leslie Cheung (張囯榮) song

垂下眼睛息了灯
回望这一段人生
望见当天今天
即使多转变
你都也一意跟我同行
曾在我的失意天
疑问究竟为何生
但你驱使我担起灰暗
勇敢去面对人生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都盼
再可以在路途重逢着你
共去写一生的句子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千次
我都盼面前仍是你
我要他生都有今生的暖意

没什么可给你
但求凭这阙歌
谢谢你风雨里
都不退愿陪着我
暂别今天的你
但求凭我爱火
活在你心内
分开也像同度过



两则预言

3 月1日至5日, 我在Stanford的朋友Jackie携男友Henry一同访港, 于我和Ricci是一段难忘的记忆. 和Jackie一年不见, 重逢时自有千言万语. 更何况能够借此机会和Chung, Shannon, Deanna, Leo一道无忧无虑地交流一下, 真是难得.

期间, 我们惊讶地发现, 出生于New York, 毕业于Stanford, 即将受雇于Google的Henry, 不但人很靓仔, 更是一个中国通, 普通话之好, 胜过好多香港人. 问他怎么学的, 只答是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呆了9个月时间.

3 月10日, 和Youth Network的朋友们去深圳探访Eric的BTC office, 遇到正在那里谈项目的Matt. Matt毕业于University of Chicago, 在美国工作两年之后, 接着来中国呆了三年, 普通话说得已经与我等本土人士无异, 更好过深圳的餐厅服务员. 大惊之下, 问及Matt的朋友的情况, 方知他们同班同学至少有三分之一会说中文, 更有一个朋友会说中文, 越南语, 泰语, 日语和粤语!

经常见到有人批评中国人花在学习英语上的时间太多, 说学习英语说明缺乏民族自尊云云. 透过Henry和Eric, 我顿时发觉了我们的狭隘. 在此, 我乐于发布如下两则预言(博大家一笑):

1. 未来30年内, 美国会出现一位会说流利中文(或者粤语)的总统.

2. 未来30年内, 中国会出现一位本科毕业于美国top 10 school, 会说地道美语(而不是老江那种broken English)的国家元首.


January 24, 2007

不亦快哉

有 一所中国人不太熟悉的学校叫做Vanderbilt University, 位于田纳西洲,历年在U.S. News & World Report的排名都在全美前20之列。没想到这所学校居然是以大名鼎鼎的Cornelius Vanderbilt命名的! 今日有幸读到林行止先生的专栏,细读Vanderbilt彪悍的一生, 真是痛快淋漓, 不亦快哉. wiki特别列出其名句, 真是气势非凡:

If I had learned education, I would not have had time to learn anything else.

You have undertaken to cheat me. I won't sue you, for the law is too slow. I will ruin you.

Cornelius Vanderbilt

Cornelius Vanderbilt


林行止專欄
「蠻荒時代」弱肉強食

信報財經新聞 2007-01-23

溫得標的 事舻值得大寫特寫。溫得標生於一七九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十二歲失學,在曼哈頓的「街渡」上當水手,十六歲向雙親貸款一百元(美元.下同),購下第一艘渡 船,第一年賺了一千元;生意上軌道後,溫得標的船愈來愈大,航程愈來愈遠,在二十三歲那年,溫得標的「淨值」已達一萬五千元!

就在溫得標生意興隆之際,他突然宣布將船隊出賣,轉而當白領,因為他看出帆船的前景有限,當時開始流行的汽船必有取替它之一日,因此投身汽船公司當船長;溫得標身材魁梧,加上好勇善鬥,對「即使對他有利的法例亦不屑一顧」,令他得以在競爭劇烈的
環境下脫穎而出,為公司賺了大錢。溫得標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十一年,每季薪金由一百八十元增加至二千元,當公司有意將他每季薪金加至五千元的時候,他拒絕了,原因是其他船長只賺一千元,他覺得這種情況必會帶來不良後果,因此急流勇退,辭職不幹,自組公
司在哈德遜河做航運生意;加入了這位勇往直前的競爭者後,原本壟斷哈德遜河航運生意的公司大驚失色,最後答允給他每年十萬五千元的薪酬,為期十年,以交換他不插手哈德遜河的生意。

一 八四九年,加州發現黃金引致歷史上有名的掘金狂潮,溫得標聞風而至,不過他不是參與掘金,而是提供運輸服務,他當年建造的船隻載客量達六百名,令他覑實發 了大財。一八五三年決定乘搭他專為遠航而建造的豪華汽船赴歐洲度假—他從十二歲開始苦幹了四十七年後的第一次假期—由於赴歐漫遊博覽須時一年半載,因此辭 去公司主席職位,將管理權交給二名得力助手摩根和加里遜,哪知這二名助手做出種種對他不利的決策……

溫得標在英國聞訊後寫了一封可能是商業史上最獨特最出名的信給這二位「叛將」(簡單明瞭,毋須譯出)—

Gentlemen :

You have undertaken to cheat me. I won't sue you, for the law is slow, I'll ruin you.

Yours truly, Cornelius Vanderbilt

結果溫得標於一八五六年六十二歲那年重新控制公司,當主席,趕跑「叛將」;「叛將」把公司資產搜刮一空,一溜煙跑到尼加拉瓜,取得經營當地船務的 特權,令溫得標在該國的業務一落千丈。原來在大約一年前,尼加拉瓜發生政變,政權落在美國冒險家獲加(W. Walker)之手,而獲加之成功,得力於摩根和加里遜的「經援」,現在知恩圖報,遂不顧法紀,給予他們種種特權…...

按照傳統的做法,溫特標最初要求美國政府干預,但政府「慢慢考慮」的態度令溫得標不耐煩;本來,溫得標仍可循尼加拉瓜法律解決問題,但他嫌「法律程序太慢」,於是自己組織了一支一百二十人的「現代化武裝部隊」,偷渡入境,一舉將獲加擒獲,摩根和加里遜的生意亦給摧毀了!

溫得標其後不僅在橫渡大西洋的航運上有所突破,在國內航線方面,他一早看出水陸聯運的重要性,大事收購鐵道公司股份,到了一八七二年,溫得標已「上岸」成為鐵道大王。溫得標晚年為經營鐵道生意定下的準則現在仍然甚具參考價值—

獲得控制權;

將上任徇私舞弊徹底清除;

以合理代價提高效率;

和其他公司合併以節省開支;

不斷發行股票集資(Water its stock);

盡可能派高息。

除了第六項,其餘均「實際可用」。值得一提的是第五項「沖淡股票的價值」,原文出處是牲口商人在牲口過磅出售前猛灌水使牲口增重;在溫得標的例子中,他是設法擴大股本,「沖淡」每股資產及盈利,而他則從不斷開股集資中牟取暴利。


王朔, 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看到了王朔在三联生活周刊上的采访记录, 果然是继《梦想照进现实》之后的又一坨。

仅举数例,感兴趣的可以搜索找原文。

1. "我认为金庸的小说犯了很多文学大忌,你不带重复自己的。他那就是大众文化,你别花钱请一堆人开会,要把茅盾拉下来,把他补上去,当时有这个背景。北大中 文系那人,说鲁迅也是武侠,别胡扯了,睁着眼睛说瞎话,金庸那时候老了,想把自己立为宗师,要进中国文学殿堂,问题是底下抬轿子的人讨厌。我认为他不该 进,说实在的,他的行文跟贾平凹也差不多,那种文字上我不觉得什么,还把暴力加在民族大义上,我觉得特别胡扯,那些暴力是个人恩怨就个人恩怨,别弄成为了 民族杀人,为正义杀人。杀人就不对。一个人为了报仇,重义,重信,我为了重这个信用,我非杀这个人不可。道德原则是有先后顺序的,最基本原则是不能违反 的,你不能为了守信去杀人,你是守信了,但是你侵犯了更高的东西了。善恶观是人间的是非观,是利益之争形成的。你争善恶,争是非,你就是凡夫俗子,还聊什 么觉悟,就是利益之争,我们别拿这个当英雄来吹了。宣扬这个就是暴力文化,还说什么啊,千万别冒充大师了。我倒不认为谁高谁低,是不同的东西,你是为了挣 钱,你挣到钱了吧,别蹬鼻子上脸了。"

恕我直言,这根本是不要脸的信口开河。诸位读过金庸的书的朋友,王朔说得这些看似慷慨陈词的批判,大家觉得有几分真实?对于一条不知道天龙八部有几本就开骂的疯狗,我们惟有给与最大的鄙视。

2. "释迦牟尼在2600年前就讲众生平等,多牛啊。人家是王子啊,为什么讲众生平等?一切全是从宇宙大爆炸那开始的,沿途携带大量的信息,他打开了这些信息,他明白人是从哪儿来的,他全看见了。"

这都是什么啊?王朔让我们明白,人流氓不是最可怕的,流氓之后装精英才是可怕的。

3. "我认为中国的大众文化那就是香港的殖民地文化,我觉得香港人那种殖民地文化很操蛋,它上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武侠暴力文化,权力崇拜,嗜血,说实在就是暴民文化。八国联军那会儿,慈禧太后信了他们刀枪不入,下令向全世界宣战,这不严重不靠谱吗?"

王朔不知何故对于香港有如此严重的傲慢与偏见。其实您老人家引以为豪的北京不也是...。拜托您弄明白香港在哪里再议论好不好。


满市尽带黄金甲



Nay, I rather thrilled,
Distrusting every light that seemed to gild
The onward path, and feared to overlean
A finger even. And, though I have grown serene
And strong since then, I think God has willed
A still renewable fear...

不,我害怕,
我信不过那似乎浮泛在眼前的
一片金光,不敢伸出手指去碰一下。
到后来才坦然、坚定了;可我又觉得,
上帝总该另有恐惧安排在后面

---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 Sonnet 36
勃朗宁夫人抒情十四行诗集第三十六首


上 上个周末Financial Times的weekend issue关注了上海等城市股市空前火爆的盛况. FT的记者独具慧眼, 特意观察了OL这一特殊人群, 发觉在新年轻上海女性中炒股已经成为一种trend. 可谓: 张口不谈stock, 读尽诗书亦枉然. 本来是一件需要极端理智的事, 居然可以参杂着诗情画意, 这就是中国. 我发现我认识的很多朋友, 多年不见, 居然都在股市里面沉了好久了. 而且套用香港的一句时髦话来说, 个个"赚到笑".

我开始关心股市,源自大半年前人间仙境BBS开设Money(钱生钱)版。读本科的时 候很土,生计都成问题,谈何炒股。而且同济就是一个朴实的地方,人心单纯得很。当年MSRA的VP来同济做讲座, 做了一个随机调查,问在座的有谁玩过股票, 挤得水泄不通的德国中心报告厅众多学生, 居然无人举手. 令讲者感慨不已:现在网络股那么火爆,怎么会?! 还是同济的学风好!

来到香港这个金融活动空前活跃的城市, 却进入依山傍海风景奇绝世外桃源般美丽的HKUST,每日与山与海对话, 生活空前享受, 更加不会萌生入市的念头. 直至2006年秋季, 在错过了一次又一次机会之后, 乘着人类历史上最大的IPO--ICBC在香港上市之际, 我开始了第一次探索. 很幸运, 申请一手中一手. 然后就是一天天看着ICBC在涨, 尽管很慢很慢, 一个月之后, 居然有了30%的回报率. 紧接着是香港冬末的IPO上市狂潮. 尝到了ICBC的甜头,  我和Ricci各自都申请了三四只新股. 很ft的是, 这一次是全军覆没. 不甘心, 于是入中煤, 盯中石化... 从此成为亿万小股民的一员.

以我之见, 女生对于股票真的有一种特殊的直觉. FT专报道女性也是有道理的. 我和Ricci入市以来短短的数月内, Ricci很次根据直觉提出的建议几乎都是正确的, 而我每次的"毅然"都是错误的, 尽管我对技术分析已经稍有见解, 信息量也很丰富.

鉴 于当下的香港内地股市关乎我的很多朋友的利益, 我不想在这里说不吉利的话. 然而, 当我偶尔去看看雅虎中国或者内地新浪网的财经板块, 还是忍不住不忿: 内地某些所谓的股评专家, 其实就是财经演员罢了, 每天都在那里说着不负责任的话,误导无数新手. 我真心的希望, 他们的那些非理性的分析, 被彻底唾弃; 而受惠于当下大好形势的朋友, 能够动作够快, 在一场潜在的可怕灾难突然到来之前全身以退.

Correlation between SNP & 0386.HK

SNP
Chart

386.HK
圖表
SNP (5 days)
Chart
386.HK (5 days)
圖表


December 14, 2006

December 11, 2006

The Philosophy of Crammers

这是我在2003年2月份初春的同济西北五楼的寒冷的被窝中瑟瑟发抖中写的一篇小文章。那个寒假我没有回家,呆在上海准备GRE考试,期间为了参加著名的S.t. Gallen Symposium(国际学生委员会在瑞士圣加仑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国际学生和政商界领袖盛会,迄今已经举办36届)花了两个小时写了这篇文章,没想到居然获奖了,获得邀请和免费机票住宿赴瑞士参加盛会。“又”不想SARS爆发,没有去成。至今想起,仍是一大遗憾。他日有机会去瑞士, 一定要去S.t. Gallen看一看。

因为写简历,一不小心找到了这篇被评委认为很有创意的文章,这里贴出来供大家参考,尤其是有人想参加这个Symposium的话,可以向我咨询,我现在也是他们的学生代表之一。我重新读完这篇有点稚气的文章,依然觉得妙趣横生--其中揭示的东西乃是我最朴素的管理观。

原文的pdf文件:
http://www.stgallen-symposium.org/woea33_dai_tinglong.pdf

The Philosophy of Crammers

By Tinglong Dai

Before we discuss this topic, I should say, I'm not among "crammers"(Note: those who study hastily for an imminent examination). In reality, I'm something of a pedant in their eyes. Still, I have full reason to claim that what they think and do, even though can hardly be said as perfect, still has something worth thinking about. Forgive me to name it "philosophy".

In most of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in China, a student's score of a certain subject largely depends upon his performance in the so-called "final examination", which is generally held in the end of every semester. To prepare for the test, some students are soaked in the library everyday, learning day and night. Some other students, however, almost never appear in the classroom or library. They just count on the last two weeks before the "final trial". We call them "crammers".

"Crammers" can still be classified into two groups, according to their performance in the test: overwhelming success or total failure.

Li, one of my intimates, is undoubtedly a "successful crammer". As an outstanding footballer in the university team, he almost never touches his textbooks unless a miracle happens. And the very miracle is: the final exam is coming two weeks off. On the other hand, his performance in every final exam invokes envies from everybody: always Top 5.

Wang, who is my roommate, does almost the same things as Li on the surface, yet gets nearly the opposite outcome. He has failed in so many subjects that whether he can complete his undergraduate study in due time is still a doubt.

W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As Wang's roommate, I know clearly what he is doing. Concerning Li, he is always unwilling to reveal his ideas in terms with study. Luckily, I have been able to find out something by deciphering the enigma of his successes.

Tips 1# avoid discouraging plans which seem to be productive.

Those crammers of failure type "try something new" everyday. Correspondingly, they have timetables in which every minute is filled learning, learning and still learning. They never let their brain be free from seemingly unending information for even a second.

They do everything to fulfill their plans; still, each time before they go to bed, they find regretfully that only a slight part of their plan has been accomplished. They're trapped at the bottom of deeply incised canyons of disappointments, carved by plans that they can never get any satisfaction from.

What about successful crammers? "To prepare for a hard test in two weeks is always an exciting experience for me," said Li, "every minute is utilized to crack my most serious weaknesses. Through the battle with my weakness, I become more and more powerful."

Yes, Li might even have no written plans, but he knows clearly w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 his own weaknesses. As he have a clear concept of himself, in the whole process, he never feels disappointed until he finds on the day before the examination that he can hardly find his own "weakness" unless he redefines the term.

But how can one analyze his own "weaknesses"? The first thing to do is:

Tip 2# treasure your weaknesses.

For those crammers, a test two weeks off of subject about which they almost know nothing is no less than a fatal crisis. Some can lose the basic ability of judgment and rush to do useless work. While in fact, their crisis is not their unpredictable performance in the test, but their ignorance of their own actual state. They're pressed by this kind of ignorance.

Is it possible that they really know nothing about their own situations? Perhaps not. Nonetheless, the person who knows one best is oneself. The problem lies in that most people fear to see their weakness unmasked in the sun.

Based on how Li and some other "successful crammers" tackle the "crisis", It can be seen that they never fear their weaknesses and are always pursuing the most serious one. "Weaknesses are none such things as terrible. Instead, it gives me a feeling of achievement to fight with them in every means." said Li.

Tip 3# never cheat yourself.

A successful crammer has the intention to try to determine his coordination in the axis that leads to his goal. He asks himself three questions everyday,

"Who am I?"

"What am I doing?"

"What do I have to do?"

He is not born clear about these "simple" questions. But he knows the essence of how to do things well and thus keeps trying to resolve these questions. This is not to say, they're inured to finding fault with themselves; rather, in these inquiries, they keep track of themselves.

Tip 4# cheating can destroy your confidence

Some might think that since crammers take a more or less "cheating" attitude toward study, then their being self-discipline in the examination seems to be unimaginable. Surprisingly, most of "successful crammers" never cheat in their exam.

Li describes one's cheating in the exam as "skepticism toward one's own hard work and intelligence." If a student cheats in the exam without being caught, the next time he prepares for the test, he would assume that he has more "alternatives". A harmful attitude, the outgrowth of that kind of illusion, tends to prevent him from having an overall review of his classes.

So, the best thing to do is: remove the word "cheat" from your dictionary.

Li has read this article (Beforehand I've told him that I've no intention of singing high praise of him). His commented on this article was "just dogma".

Maybe he was right.

October 23, 2006

恩师姜之洪

 突发奇想,  google一下高中时代的姜之洪老师,我的母校利辛一中的副校长。

寥寥数个结果中,看到的居然是不幸的消息--姜老师被"双规"了。

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陈良宇都可以下马,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虽然,暑假我们还见过面,言谈甚欢。

打电话过去是关机。打算晚些时候给师母打电话证实一下。

不想在这里追忆我和姜老师的交往,也不愿意对姜老师的人品置评。

姜老师待我从来不薄。

他对我的付出,是毫无目的,无私,而全心全意的。

没有他的赞美、鼓励、和切切实实的帮助,我无法想象今日,遑论明天。

感谢姜老师。

为姜老师,师母以及姜浩祈祷。


...繼續閱讀

香港的醫生(3): 自誇有罪

每次去深圳都要經過罗湖海關。在香港这边,到处都是干干净净,简单到极致。一过罗湖桥,到达深圳那边,触目皆是五颜六色的广告。即使在等待办入境手续的短时间内,也要面对大屏幕的电视广告,内容多是温泉或者牙医、专科门诊之类。

来 香港两年多来,在各种媒体上几乎从来没有看见过香港各医院或者医生的广告,或者歌功颂德的报道。不论公立医院或者私家医院,门面都十分简单,绝无满壁锦旗 之状。一年多前,《壹周刊》刊登了对中文大学外科学系一位资深医生的访谈录,事后该医生被香港医委会聆讯,理由是涉嫌自我宣传,几乎被吊销行医执照。查其原文,提到 了该医生从医期间的一些案例,大约被记者加工了少少。事件虽只是小事一桩,却反映了对医生自我宣传的约束之严。

再看香港医委会(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的professional code and conduct , 订明:"個 別 醫 生 不 得 自 行 或 由 任 何 人 代 表 他 們 或 容 許 任 何 人 向 並 非 其 病 人 的 人 士 作 業 務 宣 傳"。 而所被允许的宣传手法仅仅包括招牌、网页、电话簿、文具和传媒主要五种方式。传媒一项,仅限于"有 關 醫 生 開 業 或 更 改 執 業 狀 況 的 啟 事 (例 如 遷 址 、 更 換 合 夥 人 等 )...所 有 啟 事 均 須 在 開 業 / 更 改 執 業 狀 況 兩 星 期 內 刊 登 完 畢", 此外"醫 生 不 得 透 過 印 刷 、 郵 遞 、 廣 播 及 電 子 媒 介 等 其 他 傳 播 媒 介 登 載 啟 事 , 亦 不 得 使 用 相 片"。对于其余四种方式,亦有详尽规定,此处不再一一赘述。其结果是,我们在香港看到的无论私家或者公立医院,都是极尽朴素之能事,静悄悄的,毫不声张。

这还不算什么。更令人惊叹的是如下条文:

" 由 病 人 或 相 關 人 士 發 出 的 道 謝 信 或 鳴 謝 啟 事 , 如 從 內 容 中 能 辨 認 出 有 關 醫 生 , 不 應 在 傳 播 媒 介 發 表 或 向 公 眾 人 士 公 布 。 醫 生 應 採 取 所 有 可 行 步 驟 阻 止 這 類 資 料 的 發 表 ." (Letters of gratitude or announcements of appreciation from grateful patients or related persons identifying the practitioner concerned should not be published in the media or made available to members of the public. A practitioner should take all practical steps to discourage any such publications.)

"醫 生 須 確 保 任 何 形 式 的 資 料 均 沒 有 暗 示 他 是 特 別 值 得 病 人 求 診 的 醫 生 。"

"不 得 聲 稱 優 於 或 貶 低 其 他 醫 生 或 其 工 作 。"


...繼續閱讀

October 10, 2006

香港的医生(2): 刀下留人

 
锺 尚志教授 -- 一位长相超级可爱的医生,是Ricci所在的中文大学外科学系上消化道部前任team head。锺是世界知名的消化外科专家,首次发现胃溃疡的发病机制,改写全球医科教科书;亦是世界上较早用腹腔镜进行胆囊切割手术的外科医生。锺在30岁 的时候即成为香港中文大学史上最年轻的讲座教授(即chair professor)--这是香港中文大学地位最崇高的教职,每个系差不多只有一两个。随后更出任中文大学医学院院长。2003年SARS之役中, 锺的leadership在威尔斯亲王医院抗炎胜利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击溃SARS之后,理应是锺在香港最辉煌的时刻,他却 选择了辞去中大医学院院长职务,带着来自丹麦的妻子,举家迁至经济上贫穷、医疗上落后、治安极其糟糕的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 简称PNG),出任当地悬空已久的外科教授职位。PNG这个国家究竟差到什么地步?请看下面的一组数据:

-- PPP(考虑实际购买力的人均GDP,是衡量国家经济状况较为可信的指标)为2418美元,排名世界第134位
(对比:香港是33479美元,排名世界第8位;中国内地是7198美元,排名第87位)

-- 全国没有火车,没有高速公路,城区不通地铁

-- 国际航班一般为一周一个航班

-- 国土面积46.3万平方公里

-- 世界上治安最差的国家之一

-- 医疗极度不发达,缺乏基本的医疗设备和药品

锺的选择,是那么坚决。而锺在PNG的等待做手术的间隙里,居然写就了一本书,叫做《刀下留人》,一时间成为全港热门畅销书。

这是一个传奇人物写的一本传奇之作,风趣朴实,一如费曼的《别闹了,费曼先生》。

这本书,是我现在的动力源泉之一。 我会在后面详细介绍我的观感。


...繼續閱讀

香港的医生(1): 一览众山小

 在香港,成绩最好的高中毕业生首选医科或者法律。每年JUPAS(大学联招)的绝大多数尖子都会选择香港大学或者香港中文大学的医学院。医学生被认为是IQ超群、素质最高的栋梁之才。医生的地位和收入水平都很高。以香港中文大学为例,2005年医学院本科毕业生首月月薪中位數为42909港元。对比之下,经济管理类毕业生为10833港元,IT类为11000元。差别之悬殊,令人侧目。而据我所知,公立医院如威尔斯亲王医院年薪高于500万的医生并不在少数。

此外医生形象良好,整个社会
尊敬和信赖医生这个群体。在报上绝少看见关于医疗纠纷的报道。2003年SARS一役,香港医护人员临危不惧,表现出令人惊叹的专业操守,成为港人骄傲。而前面介绍过的谢婉雯医生就是其中一员。






...繼續閱讀

October 7, 2006

[转载]最大关怀最大信任最大支持最大鼓舞 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永远和群众心连心

此文原始出处不详.

韩光第,男,牙医,家住四川省汉源县富林镇第二居民段。在1968年夏天因说毛泽东送给“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芒果“像一条红薯没什么看头”,被逮捕,长期关押之后,1970年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在富林镇郊被枪毙。

1968年8月7日的《人民日报》第一版上,占了近半页的大字标题是:

最大关怀最大信任最大支持最大鼓舞
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永远和群众心连心
毛主席把外国朋友赠送的珍贵礼物转送给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下面是大号字排印的摘要:

在纪念毛主席《炮打司令部》大字报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发表两周年的大喜日子里,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赠送芒果。这一特大喜讯传开后,“毛主席万万岁”的群众欢呼声,久久响彻天空。

广大革命群众表示,无限忠于毛主席,更紧密第团结在一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周围,统一意志,统一步伐,统一行动,坚定不移地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坚决批判反动的“多中心论”,及时识破和粉碎一一小撮阶级敌人妄图破坏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阴谋诡计,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


这里提到的芒果,就是韩光第说“像一条红薯”并因此被判决死刑的东西。芒果是热带水果,在中国少有地方可以种植,在经济贫乏的1960年代,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当时巴基斯坦的外交部长正在访问北京,向毛泽东赠送了芒果。毛泽东转送给刚刚进驻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这是表示毛泽东对他们的支持。同时,像当时毛的其他指示被立即在全国全面执行一样,不但“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很快被派到了全国所有的学校,毛泽东送给他们的芒果也顿时在全国各地被宣传崇拜,包括韩光第所在的四川小镇。

关于韩光第被逮捕和枪杀的经过,当时镇上的一个小学生在30年后寄给笔者如下文章。文章标题是《不堪回首》。

我想起文革期间一件发生在我的家乡小镇的真实的事。具体是哪一年我说不上来了,就是毛主席给什么工宣队送芒果的时候。

我们家乡,出产许多水果,从春天三月开始,陆续上市的有樱桃、枇杷、杏、李子、桃、苹果、梨、枣子、柿子,板栗、核桃、瓜子,还有少量的桂圆、香蕉。但是却不出产芒果,甚至都没听说过。

那天,我们小镇好热闹啊。敲锣打鼓,人山人海,大家都去争先恐后地看什么是芒果。特别是毛主席送的芒果!
那时我大约十二三岁,才一米三不到,踮着脚尖,从人群中看去,只见在几个手持钢枪的当兵的威武庄严的站在一辆解放牌卡车的车厢两边,中间是我们县的县革委主任,只见他双手托着一个盘子,那盘子用了一层大红颜色的金丝绒来铺底,盘子中央放着一个形状像红薯似的椭圆型的东西----那就是芒果,是毛主席送给工宣队的芒果!

看了之后,却感到有些小小失望,原来那芒果也就是那个样!与红薯实在差不多(也许是在全国巡回展览,那芒果都已经变了形)。

我怏怏地回家了。带着一种莫名的失落。也许是事前把它想得太美好了吧......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

原来是我的表叔来了,表叔家住在第二居民段,却离我家只有五百米左右(我们家在三段),可是他从来没有在清晨就来串门的,从来没有过!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 .....

“幺舅”,表叔对我外公说,“韩大爷被公安局抓走了......”

“为什么?”外公急急的问。

韩大爷是我外公的一个熟人,自己开了一间私人牙医馆,外公的假牙就是韩大爷给装的。

“说是现行反革命,罪行是攻击毛主席......”

“他说什么了?”

“他昨天看芒果的时候,说那‘芒果象一条红薯,没什么看头,有什么稀罕的!’”

结果被有人告到县革委去了,就把他给抓起来了....,还是昨天半夜12点去抓的”

表叔一口气说完这些,看了看我外公,“幺舅,你可别乱讲话呐,现在人心卜测......。”

“唉!看你说的,你幺舅什么没见过。我知道分寸!”

外公叹了一口气“快回去吧,你还要上班呢。别误了点”

表叔走了,外公把我们姐弟全叫起来,告诉我们,叫我们不准到外面乱说话,乱说话要被公安局抓去的。记得那时我真的很害怕,真的怕公安局来抓我,因为我也想过那芒果象红薯的......

只因为说了这么一句话,韩大爷被抓进了公安局,又因为韩大爷不服气,在局子里依然向儿子们交代要伸冤,又被定为不思悔改,最后韩大爷被判处了死刑,罪名是现行反革命。

枪毙韩大爷那天,外公一个人喝了差不多一斤白酒,我见他的眼睛里似乎含着泪花.....

韩大爷死后,他的三个儿子全部被赶下乡去了,他的老伴受不了这种突然的打击,也去天国陪她的丈夫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么家破人亡了。

从此,我们小镇上再也没有私人牙医馆了……


这篇文章的作者当时是汉源第一小学的一个学生。这个小学生还看到了韩光第被枪毙前的“游街示众”。那天韩光第先被五花大绑,押在一辆解放牌卡车上游街示众。有一个士兵抓住韩光第的头发,把他的脸提起来。人们看到他的脸的颜色苍白极了。游完街以后,卡车开到干沟里--汉源镇的镇郊,韩光第在那里被枪毙。

由于外公不准,这个小学生没有去枪毙的现场。

实际上,送到四川汉源镇上的这个芒果,也根本不是真的芒果。真的芒果要保存那么长的时间,早已经腐烂了。在汉源镇上展示的,只可能是个蜡制的复制件。当时在全国各地作了无数这类的复制品或者芒果照片,强制八亿人崇拜。1968年,是文革中害死人最多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进行的时候,也是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最严重的时候之一。除了制造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毛的雕塑和肖像之外,芒果也一度是崇拜物之一。残忍的迫害和迷狂的崇拜实际上是互相结合互相配合发展的。

汉源镇上的人,包括很多小学生,看到了韩光第被枪杀的场面。这样的场面,无疑对他们的一生都影响深远。他们从此再不会敢对任何和毛泽东有关的东西,说任何自己想作的评论。他们变得非常谨慎小心。甚至在35年之后,他们还得顾忌是否要把这样的事实说出来。这种心理的创伤,其实很深,但是我们不能直观地看出来。我们能直接看到的一个现象,是很多中老年人牙齿不健康,扭曲不齐,常有缺损。谁都知道一口健康的牙齿对于个人的生活品质来说多么重要,更不要说白亮整齐的牙齿会使人的微笑美丽许多。但是好的牙齿是要牙医来帮助维护的。正是因为缺少牙医,中国人的牙齿才变得不好。可是,就在上文所引的《人民日报》所说的 “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的过程中,人的生命都不能保全,何况牙齿。

牙医韩光第的名字,该是“光耀门第”的意思,这是他的父母的希望吧。但是为一句对芒果的议论,他被枪毙,他的三个儿子被驱逐出镇,他的妻子也随之死亡。而对于汉源镇的人们来说,他们失去的不仅是牙齿卫生方面的服务,他们失去的要多得多。

...繼續閱讀

October 3, 2006

八卦ESPRIT

自 从Ricci去年来香港,逛街,尤其是买衣服,成为我生活中不容忽视的一部分。我在穿衣方面没有太多研究,不多的一点谈资取自FT和WSJ的 weekend issues,但每逢最终决定买不买一件衣服的时候,居然掌握着生杀夺予大权。因此,我生活中很大一部分成就感来自别人对Ricci穿衣的夸奖。
 
香港素以贸易自由闻名于世,多年居全球经济自由度排行榜之首。贸易自由带来的是,衣食住行四样中,穿衣相对其余三项较为"平"(粤语的便宜)。当然,这里是一个选择面很广的地方,穿过乱糟糟5元10元一件的深水埗服 裝街,搭一站地铁,就到了著名的又一城(Festival Walk)--俗气一点讲--乃是名媛富绅购物的地方,非我辈所能消费得起。环顾又一城,唯一适合我们消费水准和taste的乃是ESPRIT。对这个品 牌的好奇心,惹得我看了一些有关的资料,发现其中果然大有可八卦之处。
 
号称“最大众的奢侈品牌”的ESPRIT, 是永远阳光的北加州的青春、自由、无拘无束的精神的symbol。 1968年,Susie和Douglas Tompkins,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白手起家在浪漫的San Francisco创立ESPRIT. 1972年,带着对亚洲新势力的憧憬,Tompkins夫妇来到香港,寻找合作伙伴。香港商人邢李火原(Michael Ying)以其诚实守信的作风给这对年轻人留下深刻印象。Ying经营的成衣厂随即成为ESPRIT的供货商。两年后,ESPRIT和Ying合作,在香 港成立远东有限公司(Esprit Far East Limited),全面将ESPRIT这把星星之火烧遍亚太地区。到70年代末,ESPRIT的年营业额达到1.2亿美元,其北加州风格红透了整个欧洲。 今天,总部设在香港的ESPRIT是德国认知度最高的女装品牌,在美国各类时装品牌中则名列前30。
 
而这个精明的香港商人Ying,此后成为ESPRIT管理层的No. 1. 2003年Ying卸任CEO,但依然任ESPRIT的chairman, 负责确立ESPRIT发展的大方向。
 
有多少ESPRIT的fans知道,Ying正是林青霞的老公。1994年两人在ESPRIT的诞生地San Francisco举行盛大婚礼时, 其婚庆的各种报道在香港报纸上持续两周之久。值得一提的是,当时Ying的影响仍然限于远东公司,在ESPRIT内部远远尚未确定全球领导地位。我们不妨 据此说,林青霞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女人。
 
而Susie和Douglas则劳燕分飞。Douglas于智利买地70万英亩,将之变成自然保育区,自己也成为令人尊敬的环保专家。Susie则专心于妇女和民主问题。造化弄人,此言不虚。




...繼續閱讀

Sept 23: 張信哲香港紅舘演唱會

 這 是我和Ricci期待已久的一場演唱會。儘管我們都是偽歌迷,但也是在《愛如潮水》和《有一點動心》的旋律中泡大的。所以,儅香港小提琴交響樂團一曲甫 畢,一身黑裝,憂鬱而紳士的Jeff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時候,我們也加入了滿堂的尖叫和喝彩聲中,全身心地做一次蠢蠢欲動的fans。  Jeff激情而來,以他最得意的段子開頭,撩撥起所有人的興致:
 
    我的愛如潮水 愛如潮水將我向妳推
    緊緊跟隨 愛如潮水它將你我包圍 ... ...
 
儅我們憂鬱的有點内向的張信哲説話的時候,有點生疏的粵語中,不時夾雜國語,不過根本不妨礙他和歌迷的交流。有意思的是有人用變調的國語高喊: “張信哲,好樣的!”  Jeff聼不明白,一連問了好幾遍才明白意思。不過Jeff的粵語歌已經唱得不錯了(据精通粵語的Ricci評價)。
 
以《愛如潮水》開頭的這場題爲,又款款深情連續兩次以《愛如潮水》結束。三個多小時下來,聼得出Jeff有點疲憊了。 給我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他傳奇的嗓音,他的語言的樸實真誠,以及他對音樂的摯愛。尤其是他和香港小提琴交響樂團之間的默契,讓我們很感動 -- 以我一個外行的眼光來看,對古典音樂保留一刻敬畏之心的流行歌手應該不多吧。
 
附上曲目表(來自Neo@bbs.oal.cuhk.edu.hk):
 
1.爱如潮水          <93心事>       (开场直接唱得高潮部分)
2.让我忘记你的脸    <89忧郁>
3.我们爱这个错      <89说谎>
4.难以抗拒你容颜    <92知道>
5.太想爱你          <96梦想>
6.我是真的爱你      <93心事>
7.别怕我伤心        <94等待>
休息 <阿根廷手风琴>
8.过火              <95宽容>
9.情不自禁                         (没错,流行花园的那首)          
10.                                (一手广东话歌曲没听过)
11.他不爱我                        (莫文蔚的?)
12.遇见                            (孙燕姿的?)
13.从开始到现在                    (某电视剧主题歌)
14.心情卡片         <97直觉>
15.做你的男人       <06做你的男人>
16.珍爱一生         <95宽容>
17.今夜唱什么歌     <96深情>
18.有一点动心       <94等待>       (跟嘉宾咏儿合唱的,绝对比刘嘉玲唱得好)
19.                                (嘉宾咏儿独唱一曲,炫技巧,新人啊,谁认识)
20.用情             <97挚爱>
21.                                (一手英文歌曲,两个男高音合声)
22.说谎             <06做你的男人> (还是刚才那两个很雄厚的和声)
23.白月光           <04下一个永远>
24.不要对他说       <95宽容>
25.宽容             <95宽容>
26.信仰             <00信仰>
27.爱如潮水         <93心事>
28.爱如潮水                        (encore)



...繼續閱讀

August 14, 2006

梦想照进现实

 看的时候不住地诧异,这是电影吗?当两个家伙喋喋不休之际,他们把audience当人看过吗?有完没完?

看到某些我还认为挺有taste的人对这个片子的影评都是那么羞羞答答,我很莫名其妙,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大家齐声同气都不说皇帝没穿衣服?因为徐才女?

某些人说:台词不错。可是一部电影仅仅在于台词吗?

如果硬要说这是电影,恕我用两个字概括它:烂片!

套用王作家的话来说, 俺是捏着鼻子看完了十分钟,怎么努也看不动了,一道菜的好坏不必全吃完才能说吧?


...繼續閱讀

天作之盒--悼念谢婉雯医生

http://www.supbooks.com/bkimages/040817-01.jpghttp://vod.km169.net/km169/webpage/upload/tzzh632568722916562500.bmp

明报的一则新闻,触动了我的记忆:

... 有工人今早進行清潔工作時,發現墓碑被破壞,於是報警。警方指,被破壞的都是墓碑上死者照片,包括在沙士中殉職的醫護人員劉永佳及醫生謝婉雯 ...


04年的圣诞夜,我在CBIBC的晚会中收到了一份礼物,正是蔡少芬主演的《天作之盒》,此后我和Ricci看了至少三遍。所讲的是一位叫谢婉雯的 医生,三十岁之时与陈伟兴医生相爱并结婚。他们的爱浪漫无限而又饱经考验,不久谢婉雯负笈澳洲,陈伟兴不幸患上血癌。谢婉雯迅速返港,以无限柔情给丈夫打 气。2002年中陈伟兴病逝,谢婉雯则将对亡夫的爱化作对病人的无限关怀。2003年SARS之役中“在半小时内,亲自为四名病人插喉,英勇无畏,心中只 想着救活别人”, 成为全港第一位殉职的医生。

这部电影让我震撼不已,让我无法抑制泪水,不仅仅由于其情节,也在于蔡少芬精湛、毫不造作的演技。《天作之盒》感动全城,票房成绩毋庸多述,而同名电影小说更经数十万名香港中学生投票以绝对优势获当年十大好书之首。

然而直至今日,我才知道,电影里说的是真人真事,连场景都是谢医生工作过的屯门医院。我感慨,耳边再次漂荡起那关于彩虹的声音。

中元节已过,我和Ricci在这里深深地悼念谢医生和陈医生。是你们彩虹下的传奇故事,让我们明白生命的真谛。

------------------------------------------------------------------
附: wikipedia对谢婉雯医生的介绍:

謝婉雯1968年3月31日2003年5月13日),香港對抗非典型肺炎(SARS)疫症期間為搶救SARS病人而殉職的首位公立醫院醫生

謝婉雯在新界葵涌石蔭邨長大,曾在石蔭慈幼小學、東華三院伍若瑜夫人紀念中學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就讀,並且成績優異。1992年醫科畢業,在屯門醫院服務,1994年被調往內科部工作,2003年5月13日病逝。她的丈夫亦是醫生,但後來因為癌症逝世。

2003年3月,香港的SARS疫症爆發,屯門醫院接收了三名SARS病人,但院內胸肺專科醫生不足,謝自願由內科病房轉到SARS病房工作。當時情況危急,謝與另一殉職男護士先後親自為病人插喉,懷疑因此感染致命病毒。她在4月3日留院治療,4月15日轉入深切治療部,香港中文大學的沈祖堯香港大學袁國勇曾為她聯診,2003年5月13日凌晨四時因搶救無效而逝世。

2003年5月13日早上,謝婉雯的死訊先從電視及電台傳出,引起很多香港市民的哀悼,傳媒紛紛對謝冠以「香港女兒」的稱號。5月17日,謝的父親寫下一段說話送予港人:「希望婉雯的勇氣和犧牲精神,能夠鼓勵港人永不放棄,並多謝各界對婉雯的關心。」5月22日,謝的安息禮拜由全港基督教團體派出地位尊崇的牧師政敬,喪禮亦以香港特區最高規格舉行,前特首董建華以及政府多名局長均有出席,其後謝婉雯的遺體安葬於和合石墳場內的浩園(為安葬英勇殉職公務員而設的墓園)。其事迹亦被基督教組織影音使團改編為電視電影《亞洲英雄》及電影《天作之盒》。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