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dcy666kimo
暱稱:秝軒

贊助商連結
文章分類
輕旅行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行事曆
Nov 201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每月文章彙集
誰來我家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August 2, 2013
 

 
 
 
 
校稿  羿奎
 
 
 
 
 
有自創角色
 
 
 
 
 
 
 
「再跟我比一場…
 
面對松崗凜提出的要求,七瀨遙只是看著他沒有回應,因為自己不想要再看到對方受傷的表情。
 
「如果你不游的話,我也沒辦法進步的…」低著頭小聲地說,聽起來像似祈求。
 
七瀨遙看不出對方此刻的表情,經過他身邊時說了一句。「我不是為了你才游泳…
 
「不行!!我要你為而我游!!」一個跨步將七瀨遙困在牆壁與自己的中間,情緒激動地說。
 
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頭髮般的火紅的眼睛裡有著堅定不移的神情霸道的語氣,好勝的個性,不容許他自己的失敗當初因為你的自私任性,撇下自己就離開了,現在才來說沒有他不行?
 
夠了…夠了!已經不想再被你束縛了,連自己最喜歡的水你也侵佔了,現在還想剝奪自己游泳的自由?
 
不過也因為這一句話讓七瀨遙感到欣慰,代表著這些年來對方的心中都有著自己。
 
「凜…我們來做個約定吧…」拉住對方的手,一瞬間與對方的位置互換。
 
「如果我贏了,你不准露出挫敗的表情…也不准哭…更不准離開我…」
 
「什、什麼嘛…我才不會咧…」面對七瀨遙只有在水中才會有的強大氣場,彼此之間過近的距離讓松崗凜表情顯得有些窘迫,想要縮回自己的手,對方卻更用力地抓住,有著如果不給他一個答案的話就不放開的意思。
 
「你就等著看吧…」條件既然開出來了,自己又可以跟對方比一場了,這次一定會打敗你。
 
尖銳的招牌牙齒從自信的笑容中露了出來,讓七瀨遙愣了愣,自從國小畢業之後就再也沒看過對方的笑容了。此時松崗凜將自己的手抽回,掌心的溫暖就這樣跟著對方離開。
 
 
 
 
今年全國游泳大會多了海外的學校參加,不少的優秀選手正在做著伸展運動,即將在水中大顯身手。
 
「凜…
 
熟悉的聲音打斷松岡凜看著七瀨遙他們的視線,轉頭過去看到在澳大利亞讀書時的朋友月皇薰。
 
「你怎麼會在這裡?」雖然看穿著也知道對方是要來比賽的,但還是臉上掩藏不住開心的表情。上前擁抱對方,並親吻他的臉頰,對方也依同樣的方式回應。
 
「哥哥身邊的人是…真不愧是外國選手,好帥啊…肌肉也很完美…」松岡江對著自家哥哥身邊站著男黑髮男子露出欣賞的眼光。
 
「為什麼凜看到我們沒有對我們親親…」葉月渚有點失望地說,然後悄悄地靠近身邊的人。
 
「那是外國人的禮儀…別過來!」龍崎伶將一直逼近自己的臉給推開。
 
那人的感覺跟遙很像…橘真琴稍微將視線放在正在專心做暖身的七瀨遙身上。
 
一直默默地注意松岡凜的七瀨遙也看到他與別人親密的這一幕,忽然間感覺到胸口好像快溺水般的難以呼吸,以前自己也是跟他那麼要好過…以前…
 
「是他嗎?」剛才松岡凜所注視的人轉了過來,想必是凜國外求學期間,每天不斷地練習游泳,一直想要超越的人。
 
松岡凜跟著月皇薰的視線看去,發現七瀨遙正看著他們,兩人視線一對上之後,七瀨遙立刻撇頭。
 
「是啊…他可是很厲害的呢…」松岡凜小聲地說。
 
「那我呢…」第一次聽到松岡凜對別人讚許,月皇薰微笑反問。
 
「還差我一點…等下看我怎麼打敗你們…」回過頭來,松岡凜對著他囂張地笑著。
 
 
 
 
如果我贏了凜,他會不會繼續以自己為目標,一直看著自己…眼看著終點還有一段距離,七瀨遙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想法,不再只是為了自己的興趣而游泳,是為了因自己而存在的松岡凜。
 
 
「第一名──岩鴛高中七瀨遙選手!!!」主持人的聲音透過廣播器的放大之後,興奮的尾音充斥整個場地,也在松岡凜的耳裡無限地反覆。
 
可惡…手裡的拳頭緊到不能緊,雖然不甘心,不過也表示遙他有認真地比賽。最後七瀨遙領完獎盃下來之後,真琴他們立刻向前擁抱歡呼,七瀨遙忽然轉過來看著他,此時松岡凜放鬆了手上的力道,並對著七瀨遙笑了笑之後就離開了。
 
那個笑容簡直比哭還要難看,七瀨遙皺了皺眉頭。
 
 
 
 
整場比賽結束之後,月皇薰已經換好衣服,跟著隊友準備要離開,看到不遠的地方的松岡凜便走了過去。
 
「他…很厲害…」摸著一直低著頭的松岡凜,想要給他安慰,不料卻被對方給拉下來。
 
「早就跟你說過了…」松岡凜稍微吐了一口氣,然後嘴角帶著嘲笑的意味。
 
「嗯…那我走了…」不管在外面闖蕩多久的鯊魚終究回到他的家鄉…臨走之前吻上松岡凜。
 
「是捨不得我走嗎?」溫柔地擦拭松岡凜臉上不斷滑落的淚水,知道對方不服輸彆扭的個性,月皇薰故意這樣說。
 
「快滾回去吧你…」話是這樣說,頭卻埋在月皇薰的頸側。
 
「我等你。」
 
背對著七瀨遙的松岡凜抬起頭來疑惑地看著月皇薰,對方只是微笑。
 
 
 
凜…他又要離自己而去嗎…那犧牲自由所贏得比賽的自己又算是什麼…從未在乎過輸贏的七瀨遙,面對松岡凜卻不得不在意起來。
 
「輸了又想要逃避嗎?」
 
「你在說什麼啊?」從背後忽然出聲的七瀨遙嚇了松崗凜一跳。
 
「這次我又贏你了,你要躲去澳大利亞嗎?你忘記我之間的約定嗎…不准你離開我…」拉著對方的手往裡面走。
 
「放開我!我沒說過我要走啊…」那麼多人面前被他這樣拖著走,松岡凜十分在意旁人的眼光。
 
走在前方的人猛然地停下腳步向後轉,走在後頭的松岡凜差點就撞上去。松岡凜以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自己,七瀨遙忽然整個身心放鬆下來,就好像浸泡在水中那樣悠游自在,比起一個人,更喜歡有凜存在的水嘴角仰起淡淡地笑容。
 
 
 
「渚,遙學長他沒事吧?我好像看到他在笑耶…」龍崎伶推了推眼鏡。
 
「拿去。」葉月渚一邊跟著松岡江的身邊忙著拍照,一邊拿出墨鏡給龍崎伶。
 
「社團的經費有著落了…」身為游泳社的經理松岡江幸福洋溢地看著手機裡不斷播放的照片。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