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dtype
暱稱:DoLLS
地區:大洋洲

熱情贊助
輕旅行
噗浪 - Plurk -
Cbox 即時留言版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誰來我家
熱情贊助
誰推薦我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CC授權
著作權說明文字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December 25, 2010

    <楔  子>

    曾經,在名為地球,被稱為的人類種族稱霸了生物鏈頂點達數千年之久,但
在人稱「四二九大劫」的大災變後,一夕之間人口銳減超過九成。同時人類失去
賴以支撐文明的科技,並在災後面臨能力望塵莫及的各妖族威脅,史稱「噩盡元
年」。

    道境重返、妖族重臨,原本息壤爆炸後所形成排斥道息的島嶼「噩盡島」上
,在道武門總門的組織下建立名為「歲安城」的城市,而道武門白宗眾人則在地
殼變動後帶領劫後餘生的亞、澳等洲難民前往噩盡島。至此,世界各地殘存的人
類群聚在歲安城,形成聚落抵抗妖族侵略。

    噩盡二年,在敵退虯龍的統治風波後,鑿齒、刑天、犬戎三族聯軍的威脅下
,道武門白宗眾人臨時受命率領人類殘存戰力防守歲安城,最後在白宗好友沈洛
年的幫助下,獲得了虯龍協助五十年的保護,至此人類開始休養生息。

    白宗在結束巡迴世界各地的旅程後回到歲安城,噩盡三十六年,歷經十數年
的宣傳未果,白宗宗長葉瑋珊起兵政變奪取政權,自號「歲安軍團司令」,統領
全人類。接下來的十四年中,葉瑋珊及白宗以七年的時間重新規劃歲安城的都市
結構,另外七年則在歲安城附近的九迴山建立了內外皆鋪設壓縮息壤磚的地下城
「九迴城」,作為人類的第二個據點。

    噩盡五十二年,與虯龍約定的五十年保護期結束,犬戎、鑿齒、刑天、禺疆
四族分別從東方大陸、噩盡島西方等處聯手進攻歲安城,歲安城失落的歷史就此
展開。


    <第一章> 危機

    位於歲安城西面的城牆,由於要面臨四族聯軍的正面攻擊,城牆特別厚實高
大,為了指揮方便,歲安城軍團的指揮本部就座落於城牆後方不遠處,而在軍團
本部更後方的,則是人稱「十聖」的白宗眾人居所,耗費無數人力、物力所建立
的高塔「擎天塔」。

    即使在早已天黑的夜間,通明的燈火顯示即使在激戰間的空檔,軍團本部的
高層們仍在大會議室中圍繞著中央長桌,為了戰況作一次又一次的檢討;計畫一
個又一個的戰術。

    坐在會議室中央主位的女子語氣沉重地說:「各位,如今戰況緊急,我們必
須針對各項對策詳加檢討。歲安城是人類重要的據點,經過幾十年的經營才有今
天的成績,絕對不容有失!」

    這女子正是現任歲安軍團司令的白宗宗長葉瑋珊,五十年的時光經過,現年
七十歲的她,明眸如月、朱唇皓齒,歲月彷彿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外貌
保持在女性風華最輝煌的二十前半。

    坐在葉瑋珊左手邊第二順位的男子說道:「司令,彈藥及糧食方面的補給方
面,已經有跟不上消耗速度的現象,我們可能要進行彈藥方面的管控,避免過度
及不必要的消耗,否則長此以往,我們可能會面臨彈藥不足的窘境。」

    男子年約三十,外觀稍具中年人應有的寬胖身材,但侃侃而談之間自有一股
不怒自威的氣勢,正是當年被稱作「無敵大」的無敵將軍黃宗儒。

    葉瑋珊聽到黃宗儒的報告,表情沉重的說:「這的確是個嚴重的問題……宗
儒,製造局那邊是否有辦法加快彈藥的製造?否則到時彈藥耗盡的話,歲安城就
守不住了……」

    黃宗儒聽罷苦笑地說:「報告司令,關於這一點,我在來開會之前已先繞到
製造局去看過狀況,但是妳也知道,以現在的製造速度實在是快不起來……」

    戡戰數月,人類一方多年以來所累積的彈藥、糧食等消耗品因激烈的攻防大
量消耗逐漸見底。糧食方面還好,在這失去電力的年代,無法使用機械自動且大
量的生產,靠的是逐顆式的生產、調整。但歲安城四周並不出產礦產,鑄造彈藥
的銅、鉛礦產及用以製造火藥的硝石、硫磺皆十分缺乏,主要依賴東方外海大陸
部隊所尋找舊世紀殘留的物資,綜合諸多因素,自然是消耗的速度遠大於補給。

    葉瑋珊沉吟片刻,對著站在一旁的副官指示說:「傳令給城防部隊,節省彈
藥使用及避免無謂的浪費。」

    「是!」副官接到命令後,馬上以輕疾下達葉瑋珊的最新指示。

    「還有什麼問題嗎?」葉瑋珊環視周遭眾人說道。

    「宗……司令,城牆方面的修復受到禺疆族干擾,進度不如預期。外圍同樣
因為空中干擾,無法阻止鑿齒及犬戎破壞息壤磚。」接著說話的是坐在葉瑋珊右
側第一順位的女子。

    這名女子留著一頭及肩的俐落短髮,二十後半的年紀,清冷的表情讓人不敢
造次,正是人稱「冰后」的奇雅。時間同樣沒有在她身上刻劃太多的痕跡,原先
不敢讓人靠近的清冷氣息也因為結婚多年而多了一絲圓潤柔美。

    聽到奇雅所敘述的狀況,廳中眾人都不禁皺緊了眉頭。

    
    歲安城的防線在犬戎、鑿齒、刑天、禺疆四族聯手圍攻下節節敗退,雖然有
魔法師部隊在牆頭施予防禦性咒語,但禺疆族在空中的擾亂,不時伺機投下落石
破壞城防及傷害人員,削弱防守的力道及延緩修復城牆的速度。

    空中戰鬥方面,由十聖中「鷹王」張志成及「燕仙」狄純所率領的鬥天部隊
與人面鳥禺疆族進行戰鬥。但除了狄、張兩人身戴「洛年之鏡」,擁有與禺疆一
較高下的實力外,其餘人等僅能見縫插針、從旁干擾,無法對禺疆作出有效的傷
害。

    而狄、張兩人除了削弱禺疆族的空中戰力的主要任務之外,還需協助城牆防
禦。但在空中戰力數量差距過大的情況下,兩人時常被數倍以上的敵人所糾纏,
無法分出多餘的心力協助城防。

    由於空中戰鬥情勢惡劣,導至地面部隊無法有效出城干擾四族聯軍的攻擊,
鋪設在城外的息壤磚不斷的被鑿齒的毛、刑天的斧及犬戎的爪所破壞,變回一般
的息壤土。

    變回土狀的息壤雖有排斥道息的效果但遠不如壓縮息壤磚來的強,即使賴一
心、瑪蓮、吳配睿率領地面部隊出城戰鬥,靠著個人武勇雖然在千軍萬馬來去自
如,但是對於整體戰況而言,影響就顯得微不足道。

    人類既無法有效的奪回主動,四族聯軍的地面部隊則靠著空中優勢一點一滴
的往歲安城下逼近。如果沒有辦法扭轉局面,不久將兵臨城下,歲安城也將面臨
城破的危機。

    為了避免最壞的狀況,葉瑋珊低頭思考片刻後,抬起來對會議室中眾人說道
:「散會後,大家以能夠保全最多一般民眾、各部隊戰力及各項資源為前提,三
日後提出退往九迴城的方案,我們已撤離為前提進行檢討。」

    原本坐在葉瑋珊左手邊第一順位沒有發言的男子,聽到葉瑋珊吩咐,不禁站
起來大聲說道:「什麼?瑋珊,我們要撤守了嗎?我們出全力擋住啊!我們做了
這麼多努力而且想了這麼多對策不是嗎?一定守得著的!」

    這名發話的男子,正是軍團司令葉瑋珊的丈夫,人稱武尊的賴一心。與葉瑋
珊同年,但應該已經七十歲的賴一心,看上去外形高大、面貌陽光俊朗,彷彿正
處於人生活力最旺盛的二十歲年紀,在這眾人外貌年歲漸長的時候,賴一心的身
體狀況在白宗眾人中格外的顯目。

    葉瑋珊眉頭稍皺反問道:「萬一守不住呢?萬一城破了呢?我們都不需要稍
作準備以留後路嗎?這可不是在扮家家酒的遊戲!」

    賴一心愣了片刻,猶豫的說道:「我不知道……但總得做些什麼。」聽到賴
一心這樣回答,會議室中一些年紀較輕的軍官不禁皺起眉頭,心想武尊什麼都好
,就是樂觀到幾乎不諳世事這點讓人頭痛。而且一固執起來就算是司令也勸不動
,但只要他一說話,又會讓人莫名奇妙在最後同意或附和他的意見,完全不知道
是怎麼一回事。

    葉瑋珊看著丈夫柔聲說道:「一心,我並不是要放棄歲安城,也不是要馬上
撤入九迴城,而是讓大家回去想想可行對策。況且九迴城原本就是為了因應這樣
的狀況才建造的,不是嗎?」

    語畢葉瑋珊心中不禁感慨,經過數十年,丈夫依然是那個樂觀開朗但又天真
過頭的好好先生,但是自己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追在丈夫屁股後面跑,幫著他收拾
手尾的少女宗長了。自己身為人類的領導人,所需要顧慮的事情已經太多了,沒
有空閒再去顧慮單一人等的想法,即便那個人是自己的丈夫。

    賴一心張口片刻卻說不出什麼話,最後訕訕地點頭坐下說道:「我知道了。


    葉瑋珊說完立即接著說道:「三日後在此檢討撤入九迴山的方案,請各位不
要忘記,解散。」當下,會議室中的眾人起身恭送葉瑋珊等人離開,然後各自針
對葉瑋珊所下的指示進行計畫及評估。

    但當三日後眾人再度聚集於軍團會議室中準備開始討論的當下,葉瑋珊的副
官臉色凝重的報告作為會議開始的開場白:「報告司令,剛剛接獲線報,鑿齒在
破壞息壤磚的時候發現我們用以引水的引水道,目前水道已經被破壞堵塞……水
利局評估,如進行限水管制且無法搶修的話,目前城內的貯水尚可支持一週左右
。」

    眾人聽罷,無不大驚失色,引水道如果被破壞,不久後全城都會無水可用,
到時即使四族聯軍圍而不攻,歲安城也會因為無水可用而不攻自破。但想要搶修
水道就表示要派出大隊人馬在城外與聯軍進行攻防,需要耗費的人力、物力將無
可計數。且水路已經被發現,只要隊伍退回城內隨時都會再被破壞,出城搶修只
會造成搶修、破壞的輪迴局面,整體來說並不划算。

    葉瑋珊深吸一口氣,沉聲向副官發令:「傳令下去,即刻開始限制所有一般
民眾及部隊用水。另外,向所有一般民眾發布準備緊急撤離消息,讓所有民眾在
三……五天內做好撤離準備。」

    葉瑋珊說罷轉頭向會議室中與會人等說道:「相信各位已經知道事態的嚴峻
,撤退方案看來是勢在必行了,我們開始吧。」為了人類的存續,這場會議就在
凝重的氣氛下展開了……



     <第二章> 密策

   當這場攸關人類存亡的會議結束時,已經是月明星稀的下半夜了,其實眾人
心中雪亮,再怎麼討論,針對撤離的時機、順序以及其他各項的配套措施不過是
順序、方式及比例上的不同,「撤離」這個大方向是沒有有所改變的。

   散會後,一名男子回到軍官宿舍,推門入房後,既不點起油燈也不把炁息灌
入飛梭,僅就著照入窗口的月光,直接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

   這名男子看去年約五十許,國字臉的臉龐看起來頗有威嚴,旁分的短髮讓他看
上去與過去道武門李宗宗長李歐頗為相似,但多年的鍛鍊及旺盛不息的復仇心,
看上去更加精明幹練,正是當年全宗覆滅僅剩一人,最後加入白宗的李宗少宗主
李翰。

    雖然躺在床上但是李翰的臉上因為苦惱、不甘心等多種情緒而皺成一團,原
因無它,正是今日會議上所討論的撤退議題。

    「如果,我可以擁有更多的力量,或許就不會有這種狀況了……如果我可以
擁有當日沈洛年那般強橫的闇靈之力的話,我就可以殺盡天下妖怪了……」躺在
床上的李翰,心中不斷浮起類似的念頭。

    一想到這邊,李翰忍不住翻身下床,打開衣櫃,從衣櫃底層翻出一個盒子。
打開盒子,裡面躺著一把闊刃短劍。奇怪的是,這把短劍的四周,彷彿置身在沙
漠般,沒有絲毫一絲水份。

    這支闊刃短劍,正是就是當年沈洛年丟到湖裡,後來祝融翻地後不知所蹤的
闇靈法器。在當年歲安一戰後,其後的數十年間李翰旁敲側擊,向葉瑋珊等人探
得當年沈洛年的居住範圍。同時私下帶領一群同樣對妖怪痛深惡絕的同伴,在經
過不斷探尋、翻找,最終在深達數十公尺的土石中找到這把取得闇靈力量的唯一
線索。

    讓李翰失望的是,當年與沈洛年談話後以為取得短劍便能夠得到闇靈之力對
抗妖怪,但是取得短劍後無論李翰如何嘗試,重複著沈洛年當年一般的多番測
試,甚至拿著短劍殺害妖怪都無法和闇屬玄靈取得聯繫。

    如果這一次再沒有其他辦法,後天便要進行撤離,這表示人類在與妖怪的對
抗中再一次的失敗。一想到此,以消滅妖怪為畢生志願的李翰便輾轉難眠,拿
起劍柄一次又一次的仔細端詳、思考,希望能夠發現什麼端倪或是想到什麼方
法。但幾十年的時間中無數次毫無所獲的嘗試,怎麼可能期望在這一次結果能
夠有所不同?

    不知經過多少時間的觀察及端詳之後依然一無所獲,李翰不禁忿忿的把劍一
甩,整柄劍釘在窗台上,僅餘半截露在外面,兀自晃動不已。餘怒未消卻又不知
如何澆熄心中那股怒火,李翰只好把自己投到床上,強迫自己進入睡眠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李翰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才發現剛剛自己盛怒之下忘了將
那柄劍收好,於是起身下床,要將這柄至關重大的劍收起來。

    當目光轉到劍上時,李翰突然發現,劍柄上好像多了一些過去所沒有的紋路
。當下李翰大驚,飛身向前將劍一把拔出,拿在手中仔細觀察。但當李翰將劍拔
出後,那些紋路卻又不翼而飛,彷彿從未出現一般。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我年紀大眼花了嗎?」李翰喃喃自語的說道。
還用手撫過剛剛在劍上看到紋路的部份,但手指上傳來的觸感顯示,劍上並沒有
任何的雕刻紋路。再說幾十年的時間過去,自己的看過、摸過這柄劍的次數難道
還嫌少了?怎麼可能會有雕刻而自己沒有發現的道理?

    「不可能!剛剛我確實看到在劍柄上有了奇怪的螺旋狀紋路。奇怪……到底
有什麼地方不一樣?難道是月光的照射?」原本李翰在思路方面就相當活躍,遠
比當年的沈洛年高上不只一籌,僅憑著這數十年來僅僅一見的異常,馬上就推出
變化的線索。事實上李翰年輕時就開始負責李宗的事務,只是後來在對妖怪的復
仇方面過於執著,時常讓他與同僚起了爭執,才在歲安城領導圈中評價降低。

    於是李翰將手上的短劍伸出窗外,一邊藉著月光的照射緩慢的調整角度,一
邊仔細的觀察。果然在發現了關鍵條件之後,繼續往下的路就簡單的多了。只見
短劍劍柄調整到可以反射月光的狀況後,果然在劍柄的面上又浮出剛剛所見的十
分繁複的螺旋狀紋路。

    「果然是這樣!」李翰的語氣略帶興奮,畢竟多年的努力在這一刻有發展性
的突破,雖然說偶然的成分居多,但世事不就是這樣,常在偶然中有了意想不到
的發展。

    李翰的目光順著紋路,想要從中找出與平常有什麼不同,卻發現劍上的紋路
,彷彿是由一條線所畫出,李翰的心中不禁起了想要找出這些紋路起點的想法。
這想法一起,李翰的目光便順著紋路的線條走。

    看了一陣,李翰漸漸覺得有些頭昏眼花,當激情過去後,李翰發現除了在月
光下,劍柄會反射一般無法看見、沒有觸感的螺旋紋路之外,並沒有其他奇特的
狀況產生。「日光照射下會同樣產生的現象嗎?天亮後再試試看好了。」李翰喃
喃自語道。決定天亮後再行試驗的李翰,將法劍珍而重之的收好之後,再度躺回
床上。

    李翰閉上眼睛後,意識卻發現原本應該漆黑一片的視線裡莫名出現了許多線
條,正像是那柄劍上的紋路。這些紋路越來越多,慢慢的聚成了一個又一個的螺
旋,最後所有的螺旋又聚合在一起,成為了一個可笑的塗鴉狀人形。
 
    塗鴉狀的人形,用同樣可笑的雙手在身上摸了摸,慢慢往上,最後摸到了臉
部。摸到臉部的雙手,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在臉部亂揉一通,驀地爆出了一連
串雷一般的笑聲。人形將手放下,原先空無一物的臉部,憑空出現同樣由塗鴉組
成的五官。
 
    「你是什麼人?還是什麼東西?」李翰忍著刺耳的笑聲大聲問道,卻發現即
使想要阻止聲音,這道笑聲仍然傳到自己的耳中,彷彿四面八方無所不在。
 
    「你不是已經找了我數十年了嗎?居然還問我是誰?」塗鴉人形雙手插胸語
氣好奇的反問道。
 
    「你就是闇靈?」李翰大吃一驚問道。
 
    「你可以稱我為闇靈,對我來說,稱呼不過是個方便辨認的名詞,怎麼叫都
無所謂。我所掌握的,是所有生命的最終歸屬,萬物平等的死亡世界。」塗鴉人
形緩緩答道,言氣雖無起伏,但似乎帶有一股君臨天地的威嚴。
 
    「你知道我找你的目的嗎?」李翰試探性地問道。畢竟,花了這麼久的時間
所追尋的目標,突然一瞬間就出現在自己面前,這麼措手不及的狀況下,是人都
會有猶豫及疑問。
 
    闇靈笑答道:「呵呵……無需多疑,你不就是需要力量,而且是極為強大的
力量,才花了這麼久的時間來找我,不是嗎?」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李翰驚道。心想如果自己想什麼對方都能夠知道,
確實自然也知道自己尋找他所求為何。李翰頓了一頓,試探性地問道:「你能夠
給我殺盡天下妖怪的力量嗎?」
 
    「殺盡妖怪?那有什麼問題!只要你願意,世間萬物將沒有人敢違抗你!成
為王中之王也是易如反掌的事!」闇靈肯定回答道,言語間的口氣,彷彿不過是
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一般。
 
    「我要付出什麼代價,或是滿足什麼條件,才能得到那股力量?」李翰問道
,在他的認知裡,世間萬物都是等價交換,沒有不勞而獲的美事,而他所需要的
力量之巨大,相對應的代價應該也是相當的大。
 
    但是李翰在之前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自己已經是孤家寡人一個,除了這條命
,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失去了,即使代價是僅有的一條性命,只要能夠得到殺
盡妖怪的力量,對自己來說值得的。
 
    「賜給你力量……沒有任何條件!也不需要任何代價!」闇靈一字一句緩緩
的答道。
 
    「什麼?」李翰一怔,不禁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這也難怪,聽到不需任何
代價及能擁有把極具吸引力的事、物,任誰都會猶豫、遲疑,甚至懷疑是不是陷
阱。
 
    闇靈回道:「你沒聽錯,給予你所想要的力量,並不需任何的代價。就算是
需要代價,你不也是需要極強大的力量嗎?如何?你要不要接受我的力量?」
 
    「當然要!」李翰大聲回答道,心想開什麼玩笑,這可是自己花了無數心血
才找到,唯一有可能殺光可惡妖族的線索,怎麼可以隨便放棄?而且對方說的沒
錯,這個極需要強大力量的時刻,即使對方開出什麼條件,自己也只好拼了命來
滿足。
 
    「很好!」闇靈說罷,李翰只看見那自稱闇靈的塗鴉人形將手伸過來罩住自
己的視野,過了一會兒就縮了回去,卻沒有任何不同的感覺。
 
    「已經好了?」李翰皺眉問道:「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使用你的力量?」畢
竟這攸關自己的復仇大業,李翰不得不謹慎一些。
 
    闇靈說道:「你已經獲得我的力量了,我將力量的種子注入到你體內,一夜
之後,你就能夠使用我的力量,只差還沒啟動運作,接下來怎麼運用就看你自己
了。」
 
    「我要怎麼使用你的力量?」李翰接著問道:「之前我問過一個使用闇靈之
力的人,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跟我說,我也找不到關於闇靈力量的修練方法流傳。
」李翰所指的,當然是當年問過卻完全不願正面回應的紅衣少年沈洛年。
 
    闇靈說道:「你說的那個人,大概是不想讓你接觸我的力量,所以不願向你
說明。但是當你獲得我的力量之後,你自然就會了解。我的力量和使用的方法是
結合在一起的,記錄、流傳什麼的完全沒有必要。」
 
    「我在這個世界不方便停留太久,只要你將我給你的力量運用得宜,達成你
的目的並不難。如何?還有什麼問題嗎?」闇靈問道。
 
    「如果真的按照你所說,我能夠自行了解力量的使用方法,那我就沒有任何
的問題。」李翰肯定的回答。
 
    「很好。」闇靈說完,那可笑的塗鴉狀人形憑空消失,李翰的意識又回復成
一片黑暗,只聽見黑暗中傳來闇靈地聲音「之後你就好自為之,如果你改變心意
不去運用我給你的力量,一切並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如果你要使用的話……一覺
醒來你欠缺的知識就會有所了解。呵呵……記得努力得活下去啊!」之後,李翰
再也感覺不到闇靈的存在了。
 
    雙眼睜開,刺眼的陽光逼得李翰不得不用手遮在眼前,轉頭環望四周,依然
還是那個自己所熟希的房間,彷彿昨晚跟闇靈交涉獲得闇靈之力的事有如南科一
夢。
 
    心念一轉,李翰想起昨晚與闇靈談話的內容,腦中果然多了有關闇靈之力的
詳細資料及使用方法。心中泛過一股念頭,只見李翰身上衝出一股濃黑之氣,黑
氣範圍所及之處,李翰房中的床墊、枕頭、被褥……等事物,彷彿烘烤過久一般
盡皆乾燥、脆裂,而空氣中所含的水分也彷彿被驅逐一般迫散開來。房間的環境
變得有如沙漠一般乾燥。
 
    「真的……不是夢,我終於取得闇靈之力了。」李翰喃喃自語說道。隨著心
頭念轉,李翰收回了力量,身上的黑氣也隨之消失。「這可得向宗長……不,司
令報告才行。有了這股力量,就不必退守九迴城了,人類也可以高枕無憂了。」
李翰語氣興奮的說道。
 
    念頭才起,李翰打算立即動身前往拜訪葉瑋珊,但當李翰經過衣櫃時,眼光
飄過鏡中的自己,李翰不禁一呆,動作停了下來。
 
    因長年的鍛鍊及引仙的延緩老化效果,外貌看去原本年紀約五十多許人的李
翰,氣色依舊紅潤有朝氣。但現在鏡中的李翰,原本紅潤、光潔的肌膚,在濃黑
的死氣退掉之後,依然泛出一片死灰黑青之色而沒有回復,而另一項異常則是因
乾燥而乾癟下去的肌膚,同樣沒有回復成原來的狀態,整個人乾癟了一圈,外觀
看上去彷彿死期將近的老人。
 
    「怎麼會這樣?這跟當年沈洛年使用的狀況看起來不一樣啊……」啟動的闇
靈之力後的李翰,外觀看起來就像是當年被人當作妖怪的沈洛年,差別只是程度
遠不及當年沈洛年來的嚴重。
 
    這也難怪,原本除了懷真及龍王母之外,沒有人知道沈洛年鳳靈換體的能力
,而李翰也沒有沈洛年那般源源不斷補充生命力的能力,外觀當然無法回復成一
般人的正常外觀。
 
    「這樣的話,司令那邊就行不通了,必須另外想個辦法才行……」李翰在了
解闇靈之力的運用法門後,心念電轉間,決定了一項驚人的策略。念頭決定了之
後,李翰召出輕疾說道:輕疾!幫我開啟『滅妖通訊網』,把我以前的老部下通
通找來。」

    接著李翰從櫃子中拿出裝有法劍的盒子,披上斗篷從頭罩到腳,頭也不回的
踏出房門,那股背影,彷彿在烏江邊自吻的蓋世楚霸王般,壟罩著一股悲壯淒涼
的氣氛。
 
    不久之後,歲安城軍團本部範圍偏遠的一棟房子裡,今天聚集了一群老人,
人數約三百上下,這些人正是李翰藉由輕疾所召喚而來的老部下。
 
    所謂的「滅妖通訊網」是由一批大多是當年道境重臨後,親人在大災變後失
蹤、死亡,敵視妖族,進而立志剷除妖族的人所組成。而李翰,是這群人中官職
最高、領導能力也最強,最後順理成章的成為這個組織的領導人。
 
    一個理著小平頭的老者開玩笑的說道:「頭兒,好久不見了,什麼風把你吹
過來的啊?」
 
    另外一個臉色紅潤、童顏鶴髮的老者接著說道:「是啊!團領,難道又有什
麼新的線索還是任務要我們這群老骨頭去出嗎?不過,要等到任務完成,我們這
群老骨頭恐怕都死光了……」說罷,一群人自顧自的哄笑了起來。
 
    「不過話說回來,頭兒……幹嘛在房間裡面還批個斗篷把自己罩得密不透風
的?不嫌熱嗎?」一個咬著大煙桿的老人,看著坐在位子上,整個人罩在的李翰
問道。
 
    「各位,真的許久不見了。今天召集各位前來,是要告訴各位,我們的除妖
大業,已經邁出了重要的一步,獲得飛躍性的突破!」坐在主位上,身披套頭披
風的李翰,用被闇靈之力影響後嘶啞的聲音緩慢卻有力的說道。
 
    聽到李翰這樣說,一時間「真的嗎?」、「不是開玩笑的吧?」……等等疑
問不絕於耳。畢竟耗費了數十年的光陰,這群人雖然依然心志堅定,但是在對天
下妖族有更深入的了解,在見識過許多強大妖族之後,對於「殺盡天下妖族」這
件事,並不能說再有初時的牢不可破。
 
    李翰以嘶啞的聲音說道:「不錯!我並沒有開玩笑,我所說的突破,證據就
在我身上!」說完,李翰手上猛然一扯,露出罩在斗蓬下,被闇靈之力所影響的
身軀,昂然說道:「我已然獲得闇屬玄靈的力量,這副身軀就是明證!」在房間
中的眾人,看到李翰的身影,個個瞠目結舌,一時之間沒人說得出話來。
 
    藏於斗篷下的,自然是李翰使用闇靈之力後深受影響的身軀。眾人吃驚並不
奇怪,原本變體或引仙的人,外觀老化遠比一般人來的慢,再加上李翰又是那種
自我要求很高的人,日常的鍛鍊沒有一天放下,是以雖然沒有十聖來的年輕,但
依然保持著遠低於七十年紀的體態。但現在眾人眼前的李翰,皮膚皺縮、四處乾
裂,外觀看去就似個行將就木的老人,感覺只比死人多了一口氣,過去的風采已
完全不復見。
 
    在眾人惶恐不安的同時,李翰用那嘶啞的嗓音緩緩的說道:「各位勿慌,這
便是我取得闇屬玄靈力量的代價。眼下我只是稍作測試,待我與各位解說之後的
計畫後,屆時我將會完全運作闇靈之力。屆時,我的外觀看起來將會完全的像具
屍體,差別只是在會動與不會動而已。」
 
    說罷李翰深深的環視了在場眾人一眼,問了一句:「各位,可以把你們的命
交給我嗎?」接下來,李翰便向原本的老部下解釋了闇靈的力量架構以及自己所
與定執行的策略。
 
    李翰的策略,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就是將這些在場的老部下全部變成旱魃,
讓他們在之後的混戰當中大行殺戮,在戰鬥的同時,持續製造殭屍及骨靈,在數
量達到一個程度之後,歲安城的安全就有了保障,也不需再畏懼來自妖族的威脅
。在這力量未穩的當下,是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會想到找過去的老部下,而不是找軍團司令葉瑋珊商量的原因很簡單,因為
白宗十聖絕對不會答應用人命換來的力量,即使是用來保衛人類。尤其是賴一心
那個好好先生,一定又喊著「總會有辦法」之類虛無飄渺的口號來阻止自己。
 
    果然,李翰的想法沒有錯,在經過一鎮不算短的沉默之後,一個左眼上一個
刀疤的老者吐了一口氣,語氣沉緩的問道:「團領,按照你所說的,當我們成為
旱魃後,殺的『妖怪』越多,力量就會越強?」
 
    「不錯!接受闇靈之力後,各位就跟死人一般,除保留一絲靈志及生氣之外
基本上喪失了所有的生機。之後就是靠著闇靈之力活動,而闇靈之力的累積正是
靠著殺戮而來,殺的妖怪越多,力量就越強!」李翰肯定的回答道。
 
    刀疤老者聽罷李翰所言,大聲道:「好!團領,老子只剩下這身老骨頭了,
就在最後跟你賭一把,看是我們先死,還是妖怪的末日先到!」說完往前踏了一
大步,表示那一往無前的決心,大聲一喝:「動手吧!」
 
    有人開了頭,其餘眾人紛表贊同。正如李翰事先的推論,這群老部下,很多
都跟自己一樣,這麼多年過去了,很多人並沒有成家立業,大多還是孤家寡人一
個,原因無他,為的只是「殺光妖怪」這個目標。在這生命之火即將熄滅的當下
,能夠有一個機會讓自己重拾過往實力甚至取得更大力量的機會來達成目標,不
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嗎?反正除了這條命之外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再失去,那還
有什麼好顧慮的?
 
    看到這群生命走到盡頭的老人,除妖的意志依然如此堅定,甚至不惜犧牲生
命來增益自己體內尚未壯大的闇靈之力,李翰心中不能說沒有感觸,彷彿就連這
具已經失去水分的軀裡都要滴出幾滴眼淚,聲調有些不穩的說道:「……謝謝大
家,你們的犧牲,絕對不會白白浪費……」
 
    說罷,李翰身上的闇靈之力爆湧而出,吞噬了房間中所有的光明,整個房間
彷彿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在這一刻,噩盡島的歷史齒輪仍繼續緩緩地又沉重的往前轉動……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