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贊助商連結
龍天護佑
般若禪心
個人圖檔
ID:fgs1425
暱稱:抄經堂
生日:1994/09/19
地區:高雄縣

法水長流五大洲
常精進菩薩到來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給人方便
搜尋:
法供養為最
莫等待
2014年度精進抄經日期
12/27~12/28—二日抄經
~~~~~~熱烈招生中~~~~~~
●第一次報名參加勿必下載報名表填寫資料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April 1, 2009


照片提供:雲水天地間
文:慈惠法師

上等人,
經得起千錘百鍊;
中等人,
經得起打罵棒喝;
劣等人,
經不起任何臉色。

「當頭棒喝」是日常用語裡,經常使用到的一句話,它出自於中國禪宗,而且也是禪門教學法的一種。「棒」就是打,「喝」就是喝斥、喝罵,雖然「當頭棒喝」這種教學法,在今日的社會不容許,可是它在中國禪宗裡是很有名的,佛教裡有很多宗派,禪宗是中國最興盛的一個宗派,而整個中國佛教能興盛起來,就是因為棒喝的宗風。

「棒」指誰呢?就是德山宣鑑禪師,「喝」指的是臨濟義玄禪師,這兩個人的棒喝十分有名。有一句話說:「德山棒如雨點,臨濟喝似雷奔」,德山宣鑑用棒打起人來,像雨點那麼多,落得那麼快;臨濟在喝罵學生時,就像奔雷一樣,既快且大聲。德山禪師用棒喝教學法,打得非常厲害,只要是進門的學生通通會被打。

有一次,一個學生要進入他的門下,別人就警告:「小心啊!一進門,禪師就打人,你要好好防著。」
學生說:「放心,我會很快躲開。」

結果,這個學生一進去,跪下來頂禮老師,剛剛行完見面禮,正要站起來的時候,老師已經打過來了。學生說:「老師!我的見面禮還沒完,你就打;我要講的話還沒講,你就打,這怎麼行呢?」

老師說:「等你講出來再打,就來不及了。」德山禪師教學生的原則是「道得三十棒,道不得三十棒」,老師提出問題,學生答得出來,也是打三十棒,說不上來一樣是三十棒,不管什麼時候都打。

臨濟的喝罵也是很厲害,速度快如奔雷。雖然這兩個人門風都十分嚴峻,甚至嚴苛,可是非常奇怪,他們的學生卻很多,可以說門庭若市,四方學子都仰慕他們的道風,甘願來挨打、受罵。

為什麼這兩個禪師要採取棒喝的教學法呢?主要是讓學人來不及想,不假思索,因為禪宗講究不立文字,言語道斷,只要稍微一繞文字語言就偏差了,一思考就不對了。在我們還來不及思考,來不及表達,當下的那一刻,就是佛法的本來面目。

棒喝在中國禪宗的教學裡非常有名,可以說教出了很多優秀的學生。不過,時代不同了,學生的根器不一樣,教育現代的學子,可能無法用上棒喝的教學法。

棒喝式的教育如果說是過時,而「過時是等同於不好」我則是持保留的態度,其實我覺得還是很有討論的空間,但是似乎已經不給討論的空間了。

懲罰是種藝術,我心裏面也曾暗暗地感謝從前對我當頭棒喝的老師們,沒有他們用這種手段來約束規範我,我現在做人應該是糟糕的。我覺得現在的問題是有些老師不是懲罰的藝術家,所以導致一些不好的效果出來。不過至少到現在,每當同學聚在一起聊天,總是會聊到那些特別「嚴格」的老師(也就是當年棒喝式的教師們),聊著聊著,臉上還是掛著笑容,心裏和嘴上則是充滿感激,為什麼有這種情形存在呢? 我覺得這種現象我們應該要好好地討論一下。

成功的關鍵在使用時機及使用的藝術程度吧,試著想想舊約裏的神也是以嚴厲著稱。我忘了是哪位西方哲人也說過:「人是因為有了地獄,所以才仰慕天堂。」我自已當學生時,也是像這句話中的人,所以似乎講起來,有極端的處罰才能有幫助人們有向上的力量。

不過,教師們也不是神,只是凡人而已。所以交付給教師體罰的權力,有所不妥。因為教師們不是全能全知,很容易誤用體罰這種方法,也因此我也覺得主張零體罰的人也有道理。

所以,教育光譜的兩端,哪裏才是正確的選擇呢?

摘自:《古今譚》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