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fuuyuki
暱稱:風~(DC美漫好棒!!大超蝙蝠好萌!!)
生日:1919/12/8

熱情贊助
噗噗噗噗浪
文章分類
輕旅行
fuuyuki的最新的回應
誰來我家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熱情贊助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February 15, 2008
聖鬥士星矢同人


雙魚座.阿布羅迪
天貴星.米諾斯


(米雅傾向…希望不會發展成米布…)


原著背景衍生


(其實我寫了很久...只是一直忘了更新|||b)



同人成份有...
女性向成份有.... 
BL成份有.... 


不適者請勿內進








   一邊婉拒被銀髮男人召來的下僕的侍奉,一邊快速的換上了被雙手奉上來的白色長袍。之後再經過曲折又彎的長廊,他終於被領到銀髮男人口中所述的進膳間。又是一間很大的青藍色殿堂,正中央是一張蓋上了白色桌布的長餐桌。餐桌上已經放上了兩份豐富的晚膳分別在餐桌的兩端。其中較裡邊的一端那個銀髮男人已經坐著在等候,而他卻被帶到另一端的位置上坐下來。


  “要在進餐前先喝點紅酒嗎?” 銀髮男子在他安坐好後,就抬頭問道。


  “…抱歉,我沒有時間陪你遊玩,要是你沒打算答我的問題,那麼我也沒留在這兒的必要。” 對方臉上雖然掛著危險的笑容,但口中還是很紳士地詢問。可惜即使如此,他並沒有打算領情,只是甩了一下披在胸前的湖藍色曲髮,雙手抱在胸前。


  “……” 男人看著那一瞬間在飄逸的藍色看得入迷,並沒有理會他的發言。


  等不到答案的他,終於也沒法子再忍耐下去,憤然站起來。 “感謝你的款待,以及你借來的衣服。請恕我不能陪你悠-閒-地-進食晚餐了。” 他特別強調了那三隻字,因為他現在的心情可是跟那三隻字成了強烈的對比。一覺醒來就處於一個陌生的地方,也看不到半個認識的人,甚至是現在的狀況他連半點兒都沒能夠弄個明白。雖然心情是焦急萬分,但是他天生的高傲卻不容自己表現出來,所以他還是一直忍耐著,應有的禮貌他還是全部做齊的,至少他自認如此。


  “你要走了?想走到哪?不會是聖域吧?” 見到對方突然站起來,拋下一句說話就想轉身離開,銀髮男人的內心跳漏了一下。可以這些在他的臉上一點都看不出來,他哼了一聲像是嘲笑,沒有起身想要阻止的意圖,只是輕吐出一個問句。


  “你!” 他猛然回頭一手拍在餐桌上,震動到桌上整整齊擺放著的餐具,放出了不一的餘音。 “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怎樣?” 銀髮男人壞心眼地笑著,一隻手撐到餐桌上支著下巴,另一隻手遞起一隻高腳杯,站在一旁的下僕立即上前倒下了半杯紅酒。 “我相信我已經做得很明顯的了,聰明的你不會看不出來吧?”


  “……” 他輕咬著下唇,忍著發作,再次坐了下來。其實他在更衣的時候已經慢慢感覺到,這一座建築物中一直被一個非常強大的冰冷小宇宙所覆蓋。在這裡他完全感覺不到其他聖鬥士的小宇宙,也許全部都被這一個強大的小宇宙所隔離。而且自己雖然恢復了五感,可以依然是力不從心,自己的小宇宙彷如被冰封了在身體的深處。要是現在強行離開的話,雖然不想承認,不過萬一打起來,自己一定敵不過眼前這個一直在愚弄自己的男人。所以即使非常的不情願,不甘心,可是他現在只能順著對方的意思,至少這樣暫時能在確認狀況之前,保住安全。


  “一開始就這樣的話不是很好嗎?” 男人滿意地笑著,開始了用膳。


  滿桌的美食,可是他根本毫無食欲,只是用湯匙在盛滿了蕃茄菜湯的碗子裡打轉。低下的頭時不時偷偷瞄上對座一絲不苟地在進餐的男人。剛剛都沒留認真地打量過這個對自己無禮之人,現在難得氣氛稍為安靜了下來,他才有時間好好研究一下這個男人。男人銀灰色的長髮垂到肩背的一半,不是順滑的直髮,也不像他的曲髮一樣飄逸,而是粗獷的分散,帶著一種狂傲的味道。略長的瀏海散在額前,把半張臉龐都蓋過了,只能看到那張總是勾起令人不寒而慄的陰森笑容的嘴巴,掛在沒多少血色的陶瓷白肌膚上。


  “為什麼不吃?不餓嗎?” 男人拿起餐巾抹了一下口角,卻突然好像記起了什麼,嘴角勾起一個詭異的弧度。 “…哎呀…抱歉抱歉…我都忘記了你是不會餓的…”


  “這是什麼意思?” 聽到男人話中有話的的發言,他挑起了修長的眼眉,同時也牽動了在左眼底下的淚痣。


  “看來你真的沒有睡醒呢。” 男人把椅子往後退了一點,站了起來。 “你都忘記了在雙魚宮的事了?跟那個青銅聖鬥士的小鬼…”


  “…!!” 這一話牽動了他腦中沈甸著的記憶,一時之間令他的頭吃痛起來。 “雙魚宮……青銅聖鬥士……” 模糊的記憶好像被吹散了的霧,慢慢清晰起來。當日他守著通往教皇殿前的最後一宮,跟仙女座的舜在對峙。本來一直一面倒的戰況,卻在對方突然爆發出來的小宇宙所推翻。在他向對方投下能奪命的血腥玫瑰後,自己也中了他的星雲風暴,繼而倒下。 “那個時候…的而且確…我跟那個青銅聖鬥士應該都…”


  “沒有錯,應該都死了。” 銀髮男人的笑容更深。 “不過遺憾的是,最後陪你共赴黃泉的不是那個青銅小鬼,而是你拚死都要保護的假教皇,那個雙子座的聖鬥士。” 男人不癢不痛地說著,右手五隻修長白晢的手指輕按在餐桌上,順著桌邊邊輕撫著桌布邊一步步向他走過來。


  “撒…撒加死了?怎樣會…那麼女神已經回到聖域?” 他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那麼聖戰不就…” 他像是不希望去相信似的搖了搖頭,隨即又無力地垂下。 (果然…人是鬥不過神嗎?…我們真的阻止不了聖戰…這個神祇愚弄人類生命的遊戲…)


  “呵呵…你還是一樣的有趣.,有趣得令我感到厭惡!” 此時,男人已經走到他的一旁,一隻左手伸到他的頸項抓下,迫使他要抬起頭看著自己。 “告訴我,為什麼你驚訝的不是自己已死的事實?為什麼像之前一樣輕率自己的生命?”


  “唔……” 在他沉思的時候,竟然沒發現對方已經走到自己身邊,甚至一個不留神就被對方給抓著。被握著了頸項令他呼吸困難,他一隻手抓著對方的手,一隻手支著椅子的扶手,好讓身體能半撐起來減低被揪著的痛苦。


  “你們這群愚蠢的聖鬥士幹嗎去弄什麼革命般的蠢事?你們不會以為可以阻止聖戰吧?如果可以阻止的話,我的靈魂就不用苦等了二百四十多年!” 男人的手更加用力,已經把他整個人都從坐椅上揪了起來。


  “為什麼不等我的記憶覺醒?你知道我在為了可以向你報仇,我的靈魂足足等了你二百四十三年嗎?” 男人還是沒完沒了的哮著。二人的臉愈靠愈近,一雙猙獰的眼睛盯著前方因痛苦而扭曲了的臉容。 “我親愛的雙魚座聖鬥士.雅柏菲卡……”


  “…我…我的名…字是…阿布羅…迪…” 身體因缺氧而變得更加乏力,他廢盡最後的一口氣吐出自己的名字,附加一個非常不屑的眼神瞪著他。誰知此話剛落到銀髮男人的耳朵,對方就好像觸電般的一抖,臉容皺成一團,更加一下把他猛力地摔了出去。


  “咳咳…” 被摔了出去他,背部撞上了一旁的石柱。可是他卻覺得現在這狀況比剛才的要來得好,至少起碼他終於可以呼吸到空氣。他在咳了兩聲以後就大口地喘著,一手按在地上撐著上半身,一手則撫著被握出了瘀痕的頸項。抬頭看著銀髮男人的背影,發現對方的肩膀正上下地起伏著,似乎還沒有冷靜下來。


  “你要找的人…是上代的雙魚座聖鬥士?” 他順了呼吸後,扶著石柱站了起來。他一直認為自己的腦袋絕對不會比自己的相貌差,雖然剛剛是處於非常狼狽的狀態,可是他還是有把聽到的作了個總結,於是他輕聲地問著。


  “…哈哈哈哈哈────” 男人先是靜止了數秒,之後卻突然狂笑起來。男人轉身向著他,肆虐的大笑甚至令他的眼邊泛出淚光。 “你說的對!你不是他…你並不是他…” 一頓狂妄的笑聲過後,男人邊輕喘著邊用微弱的聲音回答,就像是只在自言自語。


  “那麼你找我是為了什麼?還有你不是說我已經死了嗎?為什麼我會站在這兒?” 他小心地發問著,希望令自己可是了解到狀況,盡快離開眼睛這個充滿著危險氣息的男人。


  “對了…我好像還沒有跟你自我介紹呢?今代的雙魚座黃金聖鬥士…” 男人回復了一開始時模樣,雖然是神秘以及陰森,可是感覺比之前抓狂的時候安全。可是男人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突然開始自我介紹。 “我就是你拼了命想要阻止的聖戰中,那一百零八顆魔星中最閃耀的三顆之一,三巨頭天貴星.獅鷲.米諾斯…”


  “冥…冥鬥士?” 他聽到了這個名字後顯然地嚇了一跳,身體還不由自主地退後了一步。他萬萬沒想到這個跟他相處了一段時間的男人,竟然就是神祇遊戲中,被安排跟他作對抗的敵人,自己竟然毫無防範就站了在敵人之前。


  “對,我是因為雅典娜回到聖域,魔星封印被解開後而覺醒的冥鬥士。” 男人慢步走到他的身前。 “本來我醒覺後就是要去找你這個曾經背叛我的雙魚座黃金聖鬥士報仇的,不過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輕易就先死了,所以我把你在專為聖鬥士亡魂而設的冰地獄中放了出來,帶到來我的領域。”


  “歡迎你來到冥界的第一獄.審判廳,雙魚座的黃金聖鬥士。” 銀髮男人勾起了他的右手,俯身輕吻在他的手背之上。


  “永遠地留在這個沒有時間的地方,代替他來償還欠下我的罪……”



==============待續================





.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