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galactic
暱稱:懶人
地區:臺北市

熱情贊助
人氣指數
我推薦誰
目前無名單
輕旅行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好時光貼曆
熱情贊助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March 17, 2007
這是一篇網王穿越文,超爆笑的!

女主角穿越後並不是甜美可愛或是出生不凡,她是個平常在不過的人,出生也很平常,不過穿

越後可變成天才了! 畢竟都讀過那些了麻~~

女主角遇見了不二,對著不二說了一些話...


  “喂,你們剛才聽到沒有?”

  “當然啦,沒想到她居然給手塚指錯,是那個手塚也。”

  “她果然是個天才啊,連高中練習也能輕松解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青春學園男子部網球場
  “大事件,校內排名賽就要開始了!”

  “今天有手塚學長的比賽?”

  “聽說還有一年級的呢!”幾個女生帶著滿臉欣喜的笑容,興沖沖地跑向綠色的網球場。

  整個網球場就像炸開了鍋子,沸騰的氣氛把初春的寒意都驅散了大半。

  “終于開始了,越前與正選球員的比賽終于開始了。”菊丸也是一臉興奮。

  “我想知道越前會怎麼對付他的對手海棠。”同分在D組乾時刻都在他的“戰鬥准備”狀態,拿著他那本寶貝筆記簿,手裏筆是半刻也閑不下來。

  不二和河村也很有興趣地早早站到了場邊,整齊的藍白色的隊服站成一排後更是耀眼,像天空般透徹而寬廣。

  站在不二身邊的手塚面無表情地看著場內的兩個人,像以往一樣的沉默。也只有他自己明白,在關注比賽之余,他的腦海裏始終還回想著那天的事,心緒煩躁混亂:

  “喂,你們剛才聽到沒有?”

  “當然啦,沒想到她居然給手塚指錯,是那個手塚也。”

  “她果然是個天才啊,連高中練習也能輕松解決!”

  “不過也太囂張了吧!班長能做高中的習題也已經很不容易了。”

  “可是這樣一來,感覺她也不是很難相處的人啊!”

  “不過總感覺有點怪。居然敢當著手塚說他面部神經壞死,膽子也太大了,手塚不曉得生氣沒有!”

  “是啊,你看手塚的臉,感覺好奇怪啊!”

  “會麼?他不是連發楞都沒表情的嗎?噗!”

  “切,你是嫉妒人家比你優秀比你帥吧……”

  ……

  那些輕聲議論手塚並非沒有聽見,只是他根本無心理會。

  表情肅然地呆看著手裏的紙條上那幾行清秀的小字,他握著的拳頭一再得緊了又緊:“如果你還要繼續堅持每天兩小時左右的削球練習,那麼你的左手即使不會繼續惡化,也絕不可能痊愈。一個擁有可以做高中試題的智商的天才球員居然連這點常識都沒有,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高分低能?那真是幸會幸會,有機會記得給我簽個名啊。”

  她是怎麼知道他的傷的,又是怎麼知道他的練習時間的?那個古怪的新生,究竟是敵還是友?望著教室的大門,手塚真希望她能回來給自己一個明確的答案而不是放他一個人在這裏傻想,但是直到下課,那個不知道是掉進廁所裏還是怎麼了的人終究還是沒有回來,任何一個正常人在正常情況下是絕對不會上一節課多的廁所的(作者:你看她哪點像個正常人了?)。

  扔下這樣巨大的炸彈後,她就這樣拍拍灰塵,瀟灑的一走了之,整整兩天都沒有再出現,以她的能力看來,課業于她似乎根本無關緊要,那她又為什麼而來上學呢?無數問題糾結著他,卻始終無法摸出半點頭緒。

  “一局決勝負,越前發球。”裁判的聲音拉回了手塚的思緒,他不該再想這些有的沒的了。這是一場很重要的比賽,那個讓龍崎教練極為看中的一年級到底有多少水平,他要通過這場比賽來確定。

  “右手?還是左手?” 此刻正直勾勾地盯著場內的越前的並非只有網球部成員和拉拉隊員。一個消失了好幾天的詭異人物正穿著惹眼的火紅棉外套,蹲在離正選不遠的地方,死死地看著越前的手。季穎敢發誓,她是不顧寒冷不怕路遙,很有心意地特地趕來看這場比賽的。雖然不算太經典的賽事,但在她的記憶裏,動畫和漫畫是完全不同的,在動畫中,越前是先用右手開的球,而漫畫裏則是直接用左手對戰海棠的。她需要用這個開場來確定自己穿的究竟是動畫故事還是自己並不太喜歡的漫畫。

  只見龍馬一個優美的側身,黃色的小球從他的左手迅速飛離,直奔藍色的天空,隨之而去的是右手的紅色球拍……

  “lucky,是右手!” 相對而言,季穎一直比較喜歡動畫版的網球王子,總覺得情節更豐富生動,雖然一開始並不怎麼感興趣,但這畢竟是她最好的朋友和最疼的妹妹所喜歡的東西,不知不覺中,她似乎也投入了不少精力和情緒。

  得到滿意結果的季穎完全陷入了欣喜的狀態下,沒有發現自己此刻的手舞足蹈和不太淑女的歡呼聲引來了不少注視的目光。

  不二面帶微笑地看著這抹火紅的身影,然後轉頭用很肯定的語氣問手塚:“那個女生是你認識吧?Ne,Tezuka?”

  手塚沒有回答,對于不二敏銳的觀察力他一直欽賴有加,何況他相信此刻出現在自己臉上的驚訝應該不只是一點點,他一直以為她逃學多少有回避他的成分在,可現在她突然出現在這裏……他的一切揣測似乎都是一場空。

  直直地看著季穎,他的冷然的眼裏流過太多情緒,卻不知他特殊的舉動讓不二提起了濃厚的興趣,秀氣的臉雖然面對著賽場,耳朵卻悄悄地豎了起來,好像有很有趣的事,似乎會比這場比賽更有趣呢……

  “咦?你也在啊?”被兩道可媲美激光射線的眼神刺得寒毛直立,季穎無法再裝做沒看到手塚的樣子,隨意地縮了縮脖子,她重新系好了圍巾,才慢悠悠地走了過去,仿佛那道越來越淩厲的視線對她一點影響都沒有。

  “恩。”你怎麼在這裏?雖然嘴上沒明說,手塚漂亮的冰褐色的眸子裏卻清晰地寫著這個問題

  “我來看比賽,聽說青學男網很強呢!”打著馬虎眼,季穎眼睛粉不老實地使勁往不二那裏瞄啊瞄,嗚,終于見到了青學的“絕色佳人”,果然一點兒也不遜于傳說中的美啊!

  季穎偷偷地咽了咽口水:極品,真是極品啊!美型的男人在她眼裏遠比英俊的男人更有吸引力,尤其是不二這種皮膚嫩白,臉頰上還透著淡淡粉紅,掛著完美的溫柔笑面,再加上嘴角的那個優美的弧度,哇哇哇,實在是太讓人驚豔了!

  就算再遲鈍麻木的人都看得出她正用一臉詭異的表情偷看不二,更何況是一直關注著這裏的不二(作者估計是他被看得發麻了……),有些不是太自然地轉頭,掛著的卻依然是如若春風的笑 :“嘿!手塚,是你的朋友嗎?”

  “不是。”

  “不是。”兩個人難得有默契地回答。

  手塚否認不奇怪,可是這女生也否認得那麼積極……尤其她一臉‘和他是朋友,我惶恐啊’的表情,實在是非常的……有趣啊,笑意更深,不二好奇地問:“那是?”

  帥哥雖然好看,但以腹黑聞名的帥哥就算是再好色,季穎也不會太過大意:“只是同班同學而已。”

  “啊?我從來沒有見過你啊!”早就發現這裏有狀況,耳尖的的菊丸聽到這句話後,馬上轉過輕巧的身子,撲趴到了不二的身上,這個女生也是他們三年級的嗎?臉很生呢。

  “小小人物,不夠起眼,走過路過,難免會被錯過。”季穎隨性地擺擺手,滿不在乎地笑著。

  “啊?”這算什麼答案啊。河村和菊丸都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邊的感覺。

  “根據我的數據,她有97.8%的可能性是這十年來惟一成功跳級的學生,杉木季穎,11歲,身高158公分,體重34公斤,從一年四組跳到三年一組,座位是在手塚的左邊。”乾翻了翻手中的簿子,左手推了推眼鏡,可以看出他對這個答案的自信度很高。

  “真的嗎,手塚?”河村驚訝地問,她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天才啊,真看不出來,就像個普通的小學生,只是個子還滿高的。

  “恩。”手塚看著場內的比賽,冷冰冰地應著。

  “你就是那個跳級生?”菊丸驚訝地打量著裹得嚴嚴實實的季穎,雖然今天是不怎麼暖和,可是她也穿得太多了吧,“34公斤,你真的好瘦,怎麼不穿校服呢?”

  “因為我太瘦了,校服不合尺寸,所以……”季穎故作無奈地說,事實上是因為她嫌校服實在太難看,裙子那麼短又不保暖,不美麗還凍人,這麼虧本的生意她才不做。

  “啊~~你好可憐哦!”菊丸同情地看著季穎,原來瘦有這麼多煩惱,雖然他也很瘦,但是似乎還是很符合標准的,不至于套不上校服。

  然而心細的不二卻沒有錯過季穎眼裏一閃而過的頑皮,嘴角的弧度不斷地上拉。

  一直貪看著不二那張美美的臉的季穎馬上發現了這點(這還真叫多虧了好色,作者瀑布汗),當機立斷地搶在不二張嘴之前問道:“不二君和手塚君是朋友嗎?”

  不二因她的搶問微微一楞,迅速恢複了有些僵住笑容:“應該說是的吧。恩。手塚?”

  “恩。”冰冷的回答,手塚依然掛著無動于衷的表情,只稍稍用余光掃了一眼看上去笑得過分單純的季穎,就繼續把注意力放回場上。

  “那你為什麼都不教教他怎麼調理面部神經?你這麼愛笑,你的朋友卻面部癱瘓。每當你看到他這麼可憐的僵硬著臉,怎麼還能輕松的笑出來呢?難道你不覺得這樣會刺傷他的自尊和心靈麼?”天真的表情加上無辜的語氣,季穎用不大不小,剛好附近所有人都能聽見的聲音十分正經的說道。

  ……

  一陣秋風吹過。

  聽到這段話的人全部都“唰”得一下,迅速轉過身來看著這個帶著一臉天真的疑惑的女生。

  又一陣秋風吹過。

  沒有人有半點反應,仿佛石化了一般。

  再吹過一陣秋風。

  所有人都好像觸了電一樣,迅速恢複原有的姿勢,仿佛剛才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繼續認真地看著球賽。

  只是陸續有人說要去廁所,要去喝水,沒多久,季穎邊上就只剩不二和手塚了,附近那些留在原地沒有離開的人,臉上也像中過風的人一樣,五官不能安分的停留在原處。

  仿佛一個好學的孩子,渴求著想知道的事,季穎繼續巴眨著大眼睛,看著笑容僵在臉上的不二,余光卻使勁地瞅著手塚,滿足地看到他插在褲袋裏的手抖得像握著一萬伏特的電源,心裏是笑得死去活來。

  半晌,不二才舒緩了僵硬的笑容,露出了到目前為止最為燦爛的笑容:“關于這個問題,我想真的是我太過疏忽了呢!以後我會注意的。對不起啊,手塚!”

  偷笑,黑熊果然是名不虛傳。季穎臉上的笑容盡現。

  僵硬,禍害果然是不止一個。手塚面上的寒意更深。

  “出現了!”對面一年級很激動的叫起來。

  “15 all!”裁判宣布道,這還真是給了已經玩夠了的季穎一個台階下,她轉過身看著場內,紅唇輕啟:“Snake!”

  驚訝,是不二的眼光,也是手塚冰冷的余光透露出的信息。

  季穎沒有說話,只是表情變得有些認真,這場球她是必須要看的,很多事情得在這裏做個確認,嘴角不自覺得,上揚了一個弧度。

  把視線轉回場上,看著輕輕搖擺身體的海棠,不二笑眯眯地說:“他的絕招來的更快,手塚。”

  “這就說明海棠是認真的。”麻木的表情,冰冷的語氣,依然沒有變。

  “Madamada dane。” 季穎略微回想了一下,笑道,“越前他現在才要開始……”

  話音未落,場內的越前龍馬已經開口:“Ah,用那種角度回擊……”球拍從右手換到了帶著淺藍色護腕的左手,嘴裏吐出季穎剛才說的話,“Madamada dane。”

  這女孩,究竟是什麼人?那是不二微笑中帶著些許嚴苛的審視和手塚冰冷的面容下深深的疑惑。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登入後, 即可開始發表留言)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