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9, 2005

版主:吳長錕/牛罵頭文化協進會以文找文

議題別:社區議題
版主:吳長錕/牛罵頭文化協進會

對於候選人將分為兩類的政見比較
「文化」、「社區」、「教育」、「生態」、「產業」等縣政議題論述,將於答辯會請提問人提問
上述五大議題之各候選陣營政見比較,原則上提問20題(暫定),將於答辯會後,與逐字稿一併登出
為能更廣泛且全面了解台中縣內「文化」、「社區」、「教育」、「生態」、「產業」議題,提出你想問縣長候選人的問題,以利所有團體同共討論,謝謝!(表內附各議題負責人,若有更須要深入討論,歡迎直接連絡),並請於2005/10/30前回傳給各負責人或cooo02-chen@umail.hinet.net
**各版版主歡迎公民回覆版主發起之相關議題**



Posted by at 天空部落 │22:23 │回應(6)引用(0)縣政之社區論壇
相關閱讀

引用URL

http://blog.yam.com/giveme50/trackback/5373021
回應文章
地方政府因配合行政院推動台灣「健康社區六星計畫」,積極給各文化團體社區代表共同簽署「台中縣健康社區憲章」,縣府應宣示推動健康社區的決心,結合民間非政府組織(NGO)集結社群的第五權行動聯盟,經常性舉辦研討會,增加社區改造視野,建立深度對談及經驗分享,溝通平台,為台中縣社區(健康環境盡一份心力)。
Posted by 台中縣民俗文物協會 at Nov 1, 2005
與國內藝文界藝術家進駐台中縣推動藝術村藝術空間創作交流計畫,並選定「舊台中縣議會」閒置空間,周邊活化藝術村的創意、新工法,為都市更新,明顯地標象徵,展現新政府新活力偉大的創意,藝術創作新園地,共同打造美麗台中縣城鄉新風貌。
Posted by 台中縣民俗文物協會 at Nov 1, 2005
提高文化預算編列--加速加快推動健康社區營造計畫,縣府應設立推動委員會、統籌事務委員會,健康管理中心,整合規劃各公部門,社區資源並與鄰近縣市社區共同參與合作,舉辦大型活動及結盟活動共同營造健康社區的夢想與願景。
Posted by 台中縣民俗文物協會 at Nov 1, 2005
各鄉鎮的村里民活動中心
如何真正的開放供民眾使用
而不是在關蚊子
或當成小賭場
Posted by 哨兵 at Nov 1, 2005
緊急建議 – 公民看選舉行動劇
關於縣長候選人有兩位不願意向民眾說明他們的
文化 環境 生態 產業 社區及教育等政策時
我有一個建議


有這樣的結果,雖說是意料中事,但還是讓人覺得有種被漠視、輕忽、很不舒服的感覺,
謂什麼我們要選這樣的人出來當我們的縣長、父母官呢?
之前我就在想,要如何因應這個問題?
以下是我的一個想法,僅供大家參考,我的建議是:
演一齣行動劇,
派人代表不出席者出席,模擬、猜測、演出不出席者的心態,
以提高出席者出席的意願,也算是給予出席者在選前百忙中出席的回饋,
如此,也可以製造出另一個話題,創造出另一個記者出席與報導意願的新聞「事件」。

行動劇的劇情建議可以如時的將我們策劃此次活動的動機 – 公民意識,
決心 – 來不來,我們都辦!
恆心 – 當選後,以公民的態度持續監督我們所選出來的公僕,是否忠誠的履行競選承諾?
當然也可以將聯絡的過程、討論的方式演出來,
當邱太三說著他的想法時,我們則藉由另兩位參選人缺席的時間 – 演出。

這是公民對於執政者的傲慢的一種反制與回應。

Posted by 哨兵 at Nov 8, 2005
當大部分的公民把台灣現在混亂脫序的政治現況視為洪水猛獸四處走避之際,正好是許多政治人物或民意代表對我們的國家社會予以予求的時候,不僅讓「選賢與能」早已淪為口號,並且不知不覺都得到一種病症,大家稱為「選舉冷感症」,每逢選舉就出現「焦慮不安」、「夜夜難眠」等症狀。

台灣推動「社區總體營造」已經超過十年,無論政府如何強力的推動,許多熱心的文史社團及居民的從旁協助,仍然抵不過台灣現存的選舉文化及民意代表的從政模式,他們關心的不是社區居民的想法及社區發展的願景,而是勝選及選後所帶來的龐大政治資源及利益,因此在社區中造就了許多等待資源的樁腳,而大多數的社區或社團負責人不知不覺中也變成他們的利益結構的一部份,讓居民產生假象幻想認為:「凡事只要透過他們的關係便可得到任何資源與經費補助」,如果選到執政能力差的民意代表,居民經常自我解嘲的說:下次千萬不可再選他就好了,說也奇怪這樣的民意代表每選必中,大家不知忍受了多少個四年,如果社區居民的自發性無法堅持及仰賴民意代表獲得資源的幻想始終未能破除,那麼台灣的選舉文化將永遠停留在「猛開支票」、「相互謾罵」及「媒體作秀」,硬把全民拉進政治選舉風暴、巧分黨派及製造矛盾,
而最重要的政策辯論、施政建設理念及選民真正的需求始終被輕描淡寫或忽略不談。

隨著台灣自由民主的進步、公民思想日益成熟及資訊的快速變遷,我們應該徹底拋棄舊的思維,從新思考如何從自己社區的人、事、物及相關的資源出發,透過社區居民的理念溝通、自發參與及人才培訓等社造工作,共同勾劃每一個社區的願景與建設藍圖,展現基層民眾巨大力量及影響力,讓民意代表或政治人物不得不主動協助社區推動各項既定的建設,如此才不會失去成立社區發展協會的真正意義!

我們期待隨著台灣民主的進展,人民的民主素養及公民意識也能逐步成長,由於民眾的自發自主、熱情參與及監督之下,讓台灣的政治、教育、文化及社會福利等各項政策及建設得以健康發展,那麼台灣便可真正邁入公民社會。
Posted by 吳杏春文史工作室 at Nov 13,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