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熱情贊助
版主公告
本部落格以教學為主,希望透過閱讀與欣賞,共同學習,一起成長。故所引用或轉貼之圖文和影片,其著作權皆屬原作者,若有侵權,煩請告知,將立刻處理。~~~分享就像花香一般,會讓閱讀與欣賞的芬芳,傳播的更為久遠。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gracecss
暱稱:gracecss

此時此刻
古今藝文志
gracecss的情隨事遷
黃道吉日

游於藝

圖說

福星高照
月知錄
上窮碧落
搜尋:
智慧語錄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May 22, 2010

名句的誕生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 歐陽脩.〈蝶戀花〉

完全讀懂名句

1. 玉勒雕鞍:嵌玉的馬籠頭和雕花的馬鞍。
2. 遊冶:春遊。
3. 章台路:漢代長安有章台街在章台下。後人因以章台為歌妓聚居之所。
4. 亂紅:零亂的落花。

語譯:
庭院幽深,究竟深到多麼深的程度?楊柳瀰漫似煙霧,像是籠罩幾層簾幕。騎著華貴的馬匹到處遊逛,但樓台高聳,再也找不到當年那條繁華的章台街。
雨暴風狂,在三月暮春的傍晚,即使把門掩住黃昏,也無法挽留住春天。我傷心流著淚水問花朵,但花朵也不回答我,而是像鞦韆一樣,在我眼前紛飛落去。

詞人背景小常識

歐陽脩(西元一○○七~一○七二年),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廬陵(今江西吉安)人。

據《宋史‧歐陽脩列傳》記載,歐陽脩四歲時父親去世,因為家裡貧窮,母親鄭氏買不起紙筆,便拿荻草當筆,沙堆當紙,親自教年幼的兒子讀書認字,而歐陽脩的領悟力也過於常人,讀過的文章,沒多久即能誦背,啟蒙教育可說全來自母親的悉心教導。

還有一位對歐陽脩產生重大影響的人物,就是唐代文學家韓愈。歐陽脩小時候曾與母親投奔到隨州(今湖北隨縣)叔父住處,當時,歐陽脩經常上城南李氏家藏借書,有一回他在舊紙簍裡撿到一本殘缺不全的《韓愈文集》,研讀以後開始對韓愈心存佩服,嚮往有朝一日能與韓愈並駕齊驅;其後到洛陽擔任推官,與尹洙等古文家切磋古文,他拿出自己珍藏破舊的《韓愈文集》,並廣求民間舊本進行補綴,將韓愈的文章刊印發行各地。正因為歐陽脩的大力提倡,宋代文風才一改晚唐餘留的花間駢靡,重拾素樸的古文精神。

此外,歐陽脩生平還有一件為人津津樂道之事,他在宋仁宗嘉祐二年(西元一○五七年),以翰林學士身份主持進士考試,親自錄取了曾鞏、蘇軾、蘇轍等一批文壇新秀,尤其是蘇軾,當時年僅廿一歲,歐陽脩已看出這號人物,來日必不同凡響,說道:「老夫亦須放他出一頭地。」果真其後蘇軾成為中國歷史上一代文豪。

名句的故事

歐陽脩一生耿直敢言,又為一代儒宗、古文運動的推行者,他有部分詞作向來引起研究者的爭議,有人認為嚴謹如歐陽脩,絕不可能寫出風流閨情之作,如這闋〈蝶戀花〉,即說是南唐詞人馮延巳所作,曲名為〈鵲踏枝〉;不過經過兩派人馬幾番爭論,後人仍多從此詞原作應為歐陽脩。

〈蝶戀花〉主寫暮春幽怨,將生活在幽閉環境中的主人翁,內心難以明言的隱痛,藉外在景象烘托而出。上片寫庭院幽深,楊柳重重,彷彿與世隔絕之境,作者重疊用了三個「深」字,強調內心遭受層層封鎖的囚禁之苦;下片描寫風雨交加的景象,暗喻憂傷之心,亦如同被風雨搥擊的痛楚,最末,詞人滿腔的幽深怨恨,早已無人可哭訴,只能寄語被吹亂散落的花朵。

歷久彌新說名句

北南宋之交的才女詞人李清照,在〈臨江仙〉詞序寫道:「歐陽公作〈蝶戀花〉有『庭院深深深幾許』之句,予酷愛之,用其語作庭院深深深數闋。」這段序詞,一來說明李清照對歐陽脩此段文字之鍾愛,二來是李清照的年代離歐陽脩相去不遠,更可證實〈蝶戀花〉的確為歐陽脩所作。

李清照其中一闋〈臨江仙〉始兩句為「庭院深深深幾許,雲窗霧閣常扃」,這是李清照寫於南宋高宗建炎三年(西元一一二九年)的作品,算是她晚期之作,首句襲用歐陽脩之「庭院深深深幾許」,第二句「雲窗霧閣」則出自唐代韓愈〈華山女〉中「雲窗霧閣事恍惚,重重翠幕深金屏」,作者將庭院之幽深、雲窗之高遠,交互映托,宛如一幅風景畫;其另一闋〈臨江仙〉始兩句為「庭院深深深幾許,雲窗霧閣春遲」,詞題寫「梅」,李清照藉詠梅為題,托物抒懷,一面感嘆春光來遲,一方面表達春閨怨婦的淒婉之情。由於這兩闋〈臨江仙〉寫於北宋徽欽二帝被擄,南宋高宗南渡之後,有人認為李清照外表乍看似寫婦人閨怨,實是暗指亡國之恨,面對國破家亡、奸臣當道,詞人心中潛藏萬般愁苦,只能用曲筆道出,不敢明言寫之。

歐陽脩〈蝶戀花〉最末二句「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也是一對千古佳句,其中「花不語」三字,更是向來前輩所喜用,如晚唐詞人溫庭筠〈惜春詞〉有「百舌問花花不語,低迴似恨橫塘雨」之句,晚唐詩人嚴惲七言絕句〈落花〉,最末二句為「盡日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不過,由於後出歐陽脩的「淚眼問花花不語」,表現意蘊更為渾厚,情思亦悠長深遠,後世讀者對〈蝶戀花〉評價也比前兩者來得高。

作者﹕文心工作室 編著
摘自《中文經典100句--宋詞》 商周出版社 提供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注意! 此篇留言為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