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這就是檸檬!
個人圖檔
ID:gulfcrow
暱稱:〔薩爾卡多◆檸檬〕
生日:1913/09/25
地區:亞洲

贊助商連結
文章分類
輕旅行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我推薦誰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CC授權
著作權說明文字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May 10, 2011
暑假的旅行地點,由抽籤決定了地點,最後是到海灘玩,不動已經叫苦連天,儘管超不願意也要跟去走一趟。
本來是一大群說好去旅行,最後來的只有幾個人。因為人數關係,作為召集人的鬼道在午後安排了特備節目,大家一起乘船去附近的小島觀光,但小島的名稱卻沒人知道。
在虎丸的勸說下,其中一部份放棄了乘鬼道的自家快艇,改去乘附近碼頭的小艇。當大家正在船上閒聊時,虎丸不經意看到船外有個模糊的黑影在玻璃前橫過,隱約有奇妙的腳步聲,也許是心理作用。
不久,天氣出現異常,天色忽然開始變暗,大家只好回到船倉,坐在一起互相對望,外面除了不穩的海浪聲,還傳來雨水拍打玻璃的聲音,更帶著另一種的震蕩而來。最終,小艇遭大浪連番拍打,船倉不停搖晃。
豪炎寺鼓起勇氣打開門,天空風雲變色,被紅紅紫紫的霧包圍,附近沒任何船隻,大家被孤立在絕望的大海中。他吩咐虎丸馬上幫忙找逃生工具,可是已經來不及……
——————————————————————————————————
「嘖,其實說到尾都是你們自找的。」不動在鬼道眼前來回渡步,內容除了抱怨都是抱怨,這樣都持續了數分鐘。

「自找?是意外而已。」鬼道坐著背靠廢屋的牆,撥一撥依然乾爽的頭髮。「在海上遇到意外而飄流到小島上,已經算不幸中之大幸,只希望其他人都跟我們一樣幸運。」

「幸運啊,你真的懂說話,鬼道君。」他停步並蹲下來偏著頭,以無奈的眼神投向對方。「那拜託以你的聰明才智來救救大家好了,我會有我自己的方法回去那裡。」不動在海邊小屋前直指那看不見的遠方,憑感覺只知道自己是來自那個被濃霧遮蓋的方向。


先無視不動的說話,附近連任何人或雀鳥的聲音都聽不到,這樣令他起疑了。「說起來,這個小島好像格外寧靜……難道沒有別的人嗎?」

「不知道,不過起來已經天黑了,你想有誰在岸邊熱烈歡迎你嗎?別開玩笑了。」無論任何時候都想挖苦

鬼道是他的嗜好,但這麼一說,不動細心環視四周,的確靜得異常。「而這種天色感覺有點不一樣,但是……沒辦法吧,只好找個安全地方休息。你就好好保重了。」話畢,揮揮手便別過身再那人道別。

「等一下,這種時候你也要一個人行動嗎?」鬼道趕忙追上前。

早猜到對方一定死纏難打,不動只是輕哼一聲,夾雜著煩惱與愉悅的意味。「有問題嗎?沒了我在會哭鼻子?一起行動只會互相拖累,你覺得這樣好嗎。」

「不管是拖累還是幫忙,總之這種時候只要同伴在的話,盡量都不要走散,我希望的只是全部人能完完整整的回去——這不會是最後的暑假旅行。」遇上危難時唯一能堅定意志的信念,一切都是為了同伴,甚至能性命都能置諸不理,也要完成的目標。

聽得出鬼道的堅決和訴求,不動不禁笑了一笑。「最後的……如果是的話就好了。說不定這次是人生中最漫長的暑假,而且要和你一起過,真的覺得自己有點可憐。」拍檔是自己既討厭又喜歡的人,有預感接下來的旅程會很刺激,至少比起乏味的海灘玩沙之旅會多點美好回憶。「先找個地方休息好了,希望可以快點找回源田,不然那傢伙會哭的。」
——————————————————————————————————
「……外面的『人』跑掉了嗎?」豪炎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廢屋內,從窗口木板的隙間觀望外面的情況。

「看來…全部都…靜下來了……」虎丸正閉上雙眼集中精神,可是臉容因痛苦而有點扭曲。「大概三個左
右,我已經用佐久間提供的方法去『看』他們。」附近敵人警戒解除,那終於能鬆一口氣張開雙眼,伸手擦擦額角的汗。「為了保護豪炎寺前輩,這些根本算不上甚麼……」明知兩人都身陷危境,不知道何時會得救,但虎丸從飄流到島上開始已經立下這個目標,盡管隨著時間流逝,人變得有點焦悴也好,他仍強顏歡笑以這任務為榮。

「虎丸……」身為前輩卻要由後輩保護,自己是何等無力,但正因為虎丸的存在,才順利生存到這個時候,大家互相扶持到今天,能夠做的是和他並肩作戰,完成共同的目標——『活下去』。

「放心吧,豪炎寺前輩!休息一會我便會下去搞定他們,很快…很快我們便能逃到更安全的地方!」虎丸說話期間把撿回來的兵器和殘餘物資一股腦兒攤在地上,提起其中一把殘舊的89式小槍,已經能很俐落將彈匣退出,啪的一聲掉到地上。然後拿起新的彈匣,用力往填裝口塞進去,看來上彈方面仍需改進。

『吼吼吼吼吼吼吼!』外面一眾屍人(※1)集體吼叫,並發出尖銳的笑聲,像發現了甚麼新的獵物一樣,陷入狂喜狀態。

聽到屍人的叫聲時,兩人很幸運的都在廢屋的二樓,短時間內不作改動的話不會被發現。
說到這些屍人,豪炎寺開始回想起佐久間…不,『佐久間』的說話,當初對這個島上的人所存的不信任和疑點,通通在遇上屍人後解開,讓他自省不應如此執著,太多事情是無法解釋的。
思路時視線不經意落在虎丸的雙手上,手在發抖,連帶全身都微發抖,彈匣與填裝口摩擦發出嚓嚓聲,彈匣一直都裝不進去。虎丸提起右手,前臂擦一擦雙眼,臉上的污跡被擦糊了。
手再放下來繼續裝彈匣,但不一會他又提起手擦眼睛,重覆這個動作好幾次。
最終,一滴水珠掉到機槍上,如何緊抿雙唇也難忍淚水……好可怕,好可怕,聽到屍人的叫聲其實會感到害怕。

它們本身只是具死屍,沒甚麼可怕,死了再復活的喪屍在電視上看過不少,只不過現在是親身下戰場作戰,會死的。沒任何人幫忙,就算有豪炎寺在身邊,不戰鬥而逃跑,到最後只會連累他人或者同歸於盡。
也許死並不可怕,可是在這孤島上度過無止境的黑夜,不曉得外面的世界已經過了多久,自己像被困在這永恆的死亡,現在肉體未死,精神都快接近崩潰……只能戰鬥,多麼害怕都要戰鬥。

「不要再做這種事了,虎丸。」意識陷入恐懼思維當中,卻被豪炎寺溫暖的手救回到更殘酷的現實。「如你所見,那些傢伙是不會死。儘管你多麼努力也好,只會浪費體力,所以……請你不要再這樣下去了……」眼前的後輩被恐怖逼入絕境,既然大家為了生存而如此痛苦,怎麼不能避免這種無謂的戰鬥,嘗試用別的方法活下去。

「連豪炎寺前輩你都決定放棄了嗎!我可不會給佐久間看扁的,我們會活下去!一定能回去見大家的!」瞪大雙眼,緊緊抓住對方雙肩,眼前的人是虎丸的精神支柱,因為他而戰鬥下去,他卻忽然說出這種話,實在叫人難受。「豪…豪炎寺前輩……」精神快到崩壞的臨界點,連自己也沒察覺到臉頰上的眼淚。

——『對不起……』心裡微小的聲音訴說這句話,下一秒他甩開對方,拿起了地上的P220手槍和少許子彈,槍口直指虎丸開了一槍。那一槍擊中虎丸背後的牆,趁著虎丸發呆的空檔逃到樓下展開單獨的旅程。
為了結束虎丸的痛苦和這段不尋常的惡夢,豪炎寺帶住手槍,緊握胸前夕香送的頸鏈默默起誓,要一個人解決一切。
——————————————————————————————————
「到目前為止,你的朋友們都散佈在夜見島(※2)的四周,鬼道。」佐久間從佈滿油污的廚房裡,端出一碗熱騰騰的『龜苓膏拉麵』(※3)。「來,是絕跡了的土產。」

難得一碗熱騰騰的麵放在面前,鬼道對這種詭異的土產卻沒任何食慾,視線只集中在面前的佐久間身上。

「你到底是誰,『佐久間』?」

「如你所說,是佐久間。」兩人面對面在滿是劃痕的飯檯上說話,佐久間也如實回答問題。

「我……自從來到這裡,覺得很多事都難以確認,好像做夢一樣。」

「不要緊,反正這不是夢,那所有的東西都是真實的。」佐久間悄悄觀察鬼道的表情變化,看來他開始感到些許絕望。「不吃東西的話,真的會死,到時你的朋友要怎麼辦?」

「同伴……在這種情況,我寧可他們全部都死了。」淡淡吐出這句話,絕望仍保有半點冷靜的結論僅是如此,非常乾脆的想法。「這裡是地獄。」

「想太多了,永生不快樂嗎?」

鬼道輕聲笑著搖搖頭。「在地獄永生有甚麼快樂可言?這樣說的話,會被不動嘲笑。」

「不動……」佐久間的眼神變得異常銳利,然後回憶起某些事情。「反正在這麼遠的範圍你和他用『幻視』(※4)是捕捉不到對方的視覺,所以說話可以安心喔。」他伸手把拉麵稍微推前一點。

「這是要當他已經死了嗎?不動……他說會回來的,只要救了源田就會回來,我們會一起回去。」無力的苦笑淡化了他臉上的憂傷,絕望的期待與殘餘的信任,兩者令鬼道活下來。

「既然你不死心的話,我們出去走走吧,也許你會回心轉意的。」佐久間打開屋的大門,邀請對方外出。

「別忘了帶武器,我家鄉的屍人一點都不友善。」話畢,鬼道帶住武器先往外走,佐久間也將填滿了子彈的M60新南部手槍帶在身,出門前最後做的一件事是……

『碰——!』把拉麵從檯上輕輕推下,一件事的失敗也意味著另一件事將會成功。

————(待續?)————
※屍人:
(SIREN):在瀕死時吸收一定份量的紅水時會屍人化,當中會經過『半屍人』的緩衝階段,其後回歸大海後有機會進化成四種屍人(犬♀、蜘蛛♂、羽根♂/♀、頭腦♂/♀)
(SIREN2):屍靈佔有屍體而行動,宿主死亡後,屍靈會找新的屍體附上,不斷循環。該島習俗說人死後的驅體是空的,會有不吉之物入侵,也是指屍靈附身
※夜見島:SIREN2中虛構的小島,原形為日本長崎縣的端島。(wiki精簡版)
└有「禁忌島」、「黃泉島」、「闇島」的別稱。
└島形與鴿子相似
└童謠為【巫秘抄歌】(與冥府七門開啟相關)
※龜苓膏拉麵:夜見島特產……但因為吃了的人都紛紛說「要回歸大海」之類的話而失蹤,因此停產。
※幻視:
SIREN獨有‧視點截取,是可以透過他人(或怪物)之視點,來聽取建言或查看敵方情報的系統。在遊戲
中,玩家必須利用此系統,掌握敵我位置同時了解敵人移動習慣,及一些遊戲中不易被發現的細部設定。
(By遊戲介紹)
成因1、2代應該能相通,是接觸過紅水的角色都能得到的能力,2代則附有感應視(操控屍人闇人)和過去視。
——————————————————————————————————
再待續會死人的!!!!上幾個月打SIREN完全上腦!簡直是神作,讓我又花錢買來玩和收藏超滿足!
因為最愛把喜歡的東西都加在一起,演化成閃11角色生存遊戲,感覺……比SIREN本篇的角色更難生存^q^

好吧,我最喜歡仍是虎豪!!!虎丸一騎當千萬歲!快去保護前輩!你們一定要活下去!!!QDQ
不鬼我不懂寫,挑選這對原因是覺得求生組合中較高生存率的,互動寫得不好…所以(ry
佐久鬼倒是很順手!(啥)佐久間意圖已經很明顯,他在這裡被設定成原居民算了(喂)
這裡正確來說是SIREN+SIREN2的背景,因為捨不得SIREN的紅水設定,所以就混起來了。反正這篇應該坑不到,因此設定就不仔細啦wwww
後面的註解除遊戲介紹那段,全都是消化後親手寫的……OTL(告非能當遊戲推廣嗎!真的好好玩的!)
等我有空把SIREN2破關再說,反正兩代視頻上幾個月都已經看完(掩面)

最後,這坑…不,當隨筆好了,我會一邊玩SIREN一邊腦補(夠)
我真的超愛SIREN!覺得自己在絕版後還能玩就超興奮!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