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hero69
暱稱:hero69 書劍遊俠
地區:臺北市

贊助商連結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輕旅行
hero69的最新的回應
  • 目前沒有留言
誰來我家
我推薦誰
誰推薦我
行事曆
Dec 201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好時光貼曆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September 13, 2008
傳統藝術之美:國劇【中】
四、角色
        中國傳統戲劇的舞臺人物,一向分成各種類型,分類標準主要是依據人物的性別、年齡、性格而來,稱為「腳色」。較古的劇種,「腳色」類型相當複雜,平劇已把它簡化,歸納為生、旦、淨、丑四大類,每一大類再分為幾項小類。
        (一)生──指男性人物而言。根據人物的年齡、身份、性格,分為老生、小生、武生三類。
        老生表演的是中年和老年的人物,性格大多數代表人性的光明面,也就是屬理性的人物,身份從平民到王侯將相都有。老生唱唸和舞臺動作,以凝重收斂為貴,像三國戲「空城計」中諸葛亮,在凝重收斂中透露一股沉著和蒼鬱之勁,充份表現出老成謀國的忠貞精神,在服裝上的八卦衣、綸巾、羽扇,卻又顯示他的機智與飄逸,塑造了典型的舞臺形象。這類老生以唱工為主,另有以唸白和表情為主的老生,像「四進士」中宋士杰,刻劃一個退職的官衙書辦,充滿?俠義氣息的老人。這類角色,原來另屬「末」行,現在併入老生行了。中年、老年而擅長武藝的人物,稱為文武老生,像「定軍山」中的老將黃忠,「戰太平」中的中年武將花榮等,表演要具唱唸工夫,還要能使用武器,作舞蹈性的打鬥動作,神情做派,也以凝重收斂為貴,突出人物淵淵大將的氣局。
        小生表現青年人物,依據身份、性格等分為官生、窮生、巾生、雉尾生等類。官生代表青年官員,形象上穿官衣、戴紗帽,氣派華貴端重,唱唸動作,也要求配合身份,流露華貴端重氣息,像「三堂會審」中王金龍,「販馬記」中的趙寵窮。窮生代表落魄的青年讀書人,神情動作,要表現寒酸而不失書卷氣,像「鴻鸞禧」中的莫稽。巾生也屬讀書人,身世較寬裕而特具風流瀟灑的性格,像「拾玉鐲」的傅朋。雉尾生代表有武藝的青年將領,如「群英會」的周瑜、「轅門射戟」的呂布,動作與處處流露英武氣概和驕矜自許的神情。雉尾生兼重唱唸,發音與小生相同,真假嗓間用,有時也運用武功,有打?動作,卻不歸納在武生類。
        武生表現的人物,不分年齡、身份,以擅長武藝為主,童年神祇如哪吒,青年勇士如十一郎,中年武將如趙雲,全以武生來表現。武生必須具備堅實武功,用矯健的翻跌動作,靈活的武器運用,來表現人物的英勇。武生分「長靠」「短打」二門,長靠大多數表現武將,人物的裝束模仿古代戰士的纓盔鎧靠,背插象徵軍中令旗的靠旗。長靠武生的動作要穩健沉著,威而不猛,才能表現出大將的威儀風度。短打代表英雄型人物,像水滸傳中的武松等,穿緊身服裝,動作要敏捷矯健,刻劃英雄的勇猛形態。
        武生也演擬獸類動作的戲,像「西遊記」中的孫悟空──一個通靈性人性化的猴子,演員要模仿猴類的生活動作,加以有意義的組合,表達孫悟空的機智與正義感。除猴戲外,還有模擬動作兇悍的豹戲,如「金錢豹」。這類模擬獸類的動作戲,經過名優不斷的提煉,尤其是猴戲,成為中國舞臺表演藝術特色的一種。
        (二)旦──指女性人物而言,依據年齡、性格、身份分為老旦、青衣、花旦、花衫、刀馬旦、武旦等角色。
        老旦代表老年婦人,身份不拘,從貧苦婦人到貴婦、皇太后,全由老旦扮演。老旦重唱工,接近老生而行腔較為花俏,略帶女性化,嗓音貴高亢而帶炸音,低音則要求沉著寬醇,動作要穩重遲緩符合老婦人生活動作。不同身份的人物常從不同步法中顯示,像「釣金龜」中貧婦的康氏,「四郎探母」中貴婦佘太君,「打龍袍」中的李太后,舞臺步法,均有不同之處。
        青衣代表少年及中年婦人,具有堅強性格與高貴情操的理性人物,一般穿著平民服裝的黑色褶,故稱青衣,人物不限身份,從貧民到王妃全有,衣?依身份而不同,王妃穿女蟒,貴婦人穿花帔,說明青衣不以身份,而以年齡、性格為定。王寶釧在「彩樓配」中,身份是相府千金,穿花帔,在「探寒窯」中,是貧婦,穿青褶,在「大登殿」是皇妃,穿紅蟒,是一個顯例。中國古老社會要求婦女「幽嫻貞靜」,「動定有法」(見漢班昭的女誡),青衣表現的正是這一典型。青衣的表情要含蓄,合乎幽嫻貞靜的條件,動作要收多於放,符合動靜有法的法則,處處表露內在性格美,靜態的造型美。對青衣而言,掌握內心活動線和放鬆肌肉的表演技巧,是非常重要的。青衣重唱工,做表要沉著,表演程式原則上和老生相近,他們所表現的全是理性的化身。
        花旦代表性格活潑天真,以及風騷潑辣的幼年及青年女性,因之正反面人物全有。服裝多數穿短襖(有時加上背心),褲或繫裙。身份不拘,大多表現小家碧玉、丫頭和市井青年婦人。小家碧玉如上面提及過的「拾玉鐲」中的孫玉姣,丫頭如「西廂記」中紅娘,「花田錯」中春蘭,他們具有爽朗、活潑的性格,富於機智與正義感的極為可愛的人物。風騷潑辣型的人物,如「翠屏山」中潘巧雲,「烏龍院」中的閻惜嬌。花旦重唸白與表情,語言及動作,較接近真實生活,屬於較為寫實的舞臺人物。部份花旦戲?踏木製的「蹻」,其作用彷彿芭蕾舞用足尖作全身支點一樣,用以增強行動時的婀娜多姿。
        青衣屬於理性人物,花旦屬於感性人物,因性格不同而表現方法各異,青衣重唱工,花旦重做工,另有一類舞臺人物,性格上理性與感性兼重,因之,舞臺表現方法也隨之摻合新青衣花旦兩行,唱做並重,稱之為花衫。如「鳳還巢」中的程雪娥,以及神話戲「天花散花」的天女,「落神」的洛神。天女與洛神的動作更強調了舞蹈成份,以描寫超現實人物的飄逸姿致。
        武旦專以武藝見長,不重唱唸,多用以表現有武藝的女性,及神話戲中女妖。武旦對「蹻工」的要求,較花旦更為嚴格,此外,還需要極為矯健的身手,能跌撲、能翻、並能靈活自如的運用武器。
        刀馬旦間於花旦與武旦之間,代表性格活潑英勇而擅長武藝的女性,表演重唱唸,又要擅武工,像「楊家將」戲目中的穆桂英,表演上既刻劃了對愛情追求的風趣手段,又表達了保衛國土的愛國情緒。
        (三)淨──代表性格剛正、粗豪、或陰鷙的人物,不拘身份、年齡。這類人物,在行象上具有極度誇張的臉譜,以象徵他們的性格,使觀眾乍一接觸,立刻有強烈的感染。舞臺動作,也運用極為誇張的程式,來烘托人物。代表剛正性格的如關羽、包拯,以紅色和黑色的臉譜分別象徵忠義與剛直,動作雖誇大但不輕於動作,在肅穆中產生一種凜然不可犯的神威,塑造了代表中國民族道德意識的藝術形象。粗豪性格的如張飛、李逵,舞臺表演程式著重做表,要在粗魯豪邁中帶有嫵媚,有時採用接近花旦的身段,混合醜與美、粗與細構成可敬又可愛的形象。兇鷙性格有的屬於猛悍型的綠林大盜,象「審李七」中李七,有的屬於奸詐陰險的權臣,如曹操、司馬懿等,這些人物在臉譜上,舞臺表演程式上,全有一套完整的方法表現他們的特徵。淨角分為「銅鍾」、「架子」兩類,「銅鍾」重唱工,「二進宮」的徐延昭為代表,「架子」重做表,上舉粗豪性格型人物大多屬於此類。
        (四)丑──男性稱為丑,女性稱為彩旦,性格上忠厚與奸詐的都有,語言、動作全帶有滑稽性。身份與年齡不拘。
        丑分為文丑與武丑,文丑中代表知識份子的又稱「方巾丑」,方巾是讀書人戴的帽子,方巾丑是指受過教育的人物。方巾丑大半屬於反面人物,像「?英會」的蔣幹,做了許多愚蠢的事,還自鳴得意,使人看了發笑。「審頭刺湯」中的湯勤,刻劃陰險卑鄙的小人,一派斯文?處處流露猥瑣的滑稽形態。
        一般文丑大多數代表淳樸市井小民,像「鴻鸞禧」的金松,「女起解」的崇公道,全都是忠厚人物。這類?色重唸白,白口接近口語,吐屬幽默,兼會各地方言,動作輕快而滑稽,逗人喜愛,和觀眾的關係最密切。在戲劇效果上,卻產生游離作用,他們常站在觀眾立場上,對劇中人物作批判,雖則引起觀眾共鳴,卻從戲劇中游離出來。同時悲劇中,常運用丑角來沖淡悲劇氣氛,也產生游離作用,像描寫謀殺親夫的「雙釘記」中,除女主角色潑辣型的花旦扮演外,其餘的配角,一概由丑角扮演,是個典型的例。
        運用丑角來嘲諷人生的小型喜劇,為數極多,像「打麵缸」諷刺人類的好色,「雙背凳」嘲弄怕老婆的人物,以及前述揭露人物身份虛偽性的「荷珠配」,全屬富於幽默、機智的喜劇。
        武丑代表有武藝、機警和風趣人物,他們的行動矯健靈活,口齒伶俐而且發言滑稽,在武戲裏產生跳躍性的輕快感。
        彩旦代表滑稽性的女性,像「採親家」的鄉下婦人,刻劃鄉下人進城探望親家的窘態,語言粗魯,舉動滑稽,卻流露著可愛的淳樸氣息。同時把城裏親家母的浮華生活,虛偽態度,從強烈的對比中做了尖銳的嘲弄。
五、音樂:文武場面
        國劇樂隊、分為管絃樂部份,稱為「文場」。敲擊樂部份,稱為「武場」,整個樂隊,稱為「場面」。
        文場管絃樂有胡琴、二胡、月琴、弦子、笛、笙、吶等。胡琴、二胡是拉絃樂器,月琴、弦子是彈絃樂器,笛、笙、吶是吹奏樂器。這些樂器的主要任務以伴奏歌唱為主,有時用來陪襯動作,渲染氣氛,或代表效果,如雞聲、馬嘶等。
        伴奏二黃,西皮腔唱歌時,以胡琴為主,胡琴的音響瀏亮,宜于伴奏。旦角歌唱時,除胡琴外,另輔以二胡,取其柔媚多姿。角色唱曲子時,則以吹奏樂器伴奏,大多數用笛。慷慨激昂的曲子,?眾齊唱時,則用嗩吶,哨吶有時也用來伴奏二黃調,大多用於生角唱演神話戲或表達激宕的情緒。月琴、弦子和笙,則用來陪襯樂器,月琴、弦子可以增添加跳躍性的節奏感,笙可以增加清越之姿。
        胡琴、笛子、嗩吶全可用來演奏樂曲曲牌,其作用在配合動作,渲染劇情,製造氣氛。「拾玉鐲」孫玉姣一系列餵雞的動作,都是用虛擬表演手法,按照胡琴曲牌的旋律,和節奏表現出來的。「貴妃醉酒」全劇的動作完全在不同的胡琴曲牌中進行,成為一套旋律豐美的襯托動作,增加環境氣氛的背景樂曲。笛子和嗩吶也常用來吹奏樂曲,在一定的情況下,有固定的牌子,如宮廷場面上多用「朝天子」。飲宴、拜賀多用「萬年歡」。軍中主帥升帳,多用「水龍吟」等等。
        武場敲擊樂主要樂器有板、單皮鼓、大鑼、小鑼、鐃鈸五種,單皮鼓和板由一人演奏,其作用為控制節奏,也可列鼓、板為一體。有時參入堂鼓和?鍋(小型的鈸),加強特殊效果時才增加。
        大鑼音響宏亮強烈,宜用於嚴肅、激烈的場面,老生及淨的戲,多用大鑼為主體。小鑼音響清脆文雅,宜輕鬆、詼諧場面,青衣、花旦、丑角的戲多用小鑼為主體。但也要根據人物的身份、性格,及所處的環境,及劇情要求來使用,身份高貴的用大鑼,一般平民用小鑼。性格豪邁的用大鑼,文雅的用小鑼。官衙軍帳中用大鑼,宅院菴堂中用小鑼。情緒平靜時用小鑼,激宕時用大鑼。總之,鑼鼓的運用,有其介紹身份、性格,表達情緒和配合環境及劇情的戲劇功能,不只是突出中國戲劇的風格而已。
        應特別提出的是鼓、板,它是整個樂隊的指揮,掌握著管絃樂和打擊樂的進行,一方面要配合演員的動作,也要在演員唱唸時作節奏的節調和襯托。
        國劇鑼鼓的結構形式相當多,大致近一百種,運用起來極為複雜,這裏只能概括其用途,說明它的主要作用:
        (一)用不同鑼鼓形式,來指示唱的板式和速度,術語稱為「入頭」,如「慢長錘」是原板或慢板或二六的「入頭」。「快長錘」是快板、流水板、搖板的入頭等。
        (二)用來配合身段動作,給以鮮明節奏,同時製造氣氛。如人物上下場、起霸(描寫武將整頓戎裝一系列的舞蹈化動作)、趟馬、開打等動作,全有一定的鑼鼓來配合。
        (三)運用在唸白的開頭與收尾,或句與句之間,加強語氣,烘托語勢,其作用有類文字中使用的標點符號。
        敲擊樂在中國戲曲藝術中有其特殊地位與作用,它是構成戲曲表演形式一個主要部份,把舞臺表演手段唱、做、唸、打連貫統一起來。劇情發展的場與場之間,也起了連綴銜接的作用。這些多方面的功能,樹立了我國舞臺獨特的表現形式和藝術風格。
六、臉譜
        舞臺上淨角和丑角的面部化粧,運用色彩和線條構成各種圖案,來象徵人物的性格和品質,稱為「臉譜」。
        臉譜導源於古代祭典舞所用面具,像驅逐旱魃的儺舞,早就使用兇獰的面具來突出惡魔的可怕。歷史傳說中北齊的蘭陵王面目秀美,作戰時常戴上威猛的面具,用以懾服敵人,唐代的「蘭陵王破陣舞」就是以舞蹈形式表現他的故事,戴著面具舞蹈的。
        中國戲劇的舞臺表演程式,一部份承襲古代的舞蹈而來,面具的使用也被保留下來。國劇的神話人物,像加官、雷公、魁星,全帶?面具做舞蹈性動作。由於演員頭罩面具,在舞臺施展動作,究竟不自然,而且無法操縱面部肌肉和眼神的收放來表達現實人物的情緒,如是逐漸放棄面具,發展到用臉譜來替代面具,提高了面部化粧的戲劇功能。
        臉譜最大的作用是抓住人物的性格、特點,以誇張的手法;象徵的意味,從色彩及構圖上來介紹人物。角色一出場,觀眾立即從他的臉譜上,辨別出人物的品質是忠或奸,是善良或險惡。臉譜充分發揮了戲劇功能,也塑捏了人物的藝術形象。
        臉譜顏色的選用,主要是表現人物的性格和品質,下面舉例來作概括性的說明:
        紅色臉表現具有血性,忠勇耿直的人,如三國戲中的關羽。
        紫色臉表現具有血性,但較為沉著的人物,如「將相和」的廉頗,「二進宮」的徐延昭。
        黑色臉表現粗豪英勇的人,如張飛、牛皋、李逵。至於宋代名臣包拯,因為他嚴肅正直,鐵面無私,也用黑色臉譜來表現。
        藍色臉表現兇猛而兼工心計,倨傲不羈的人。如馬武、竇二敦。藍色臉多數帶紅鬍子,模仿廟裏塑的兇神形象而形成臉譜。
        黃色臉表現內工心計,勇猛而殘忍的人,如王僚、典韋。
        綠色臉表現性情暴躁,不受拘束的人,如夏侯德、蓋蘇文。
        金、銀色臉多用於神話人物。
        白色臉、大白粉臉是全臉皆用鉛粉塗蓋,表現性格陰險奸詐,居心叵測,表面上滿臉笑容,實際上笑裏藏刀,不以真面目示人,像曹操、司馬懿、嚴嵩等,受歷史批判的反派人物。
        小花臉是丑角的臉譜,用白粉在眼鼻間塗一小方塊,表現身份與品質不相稱,行為猥瑣的人物,如蔣幹、湯勤。但有時也表現淳樸的小市民,在服裝上與行為猥瑣人物兩樣。
        臉譜的施色構圖,從全臉一色的「整臉」,到圖案極為複雜的「碎臉」,層次遞進,類形繁多。圖案的由簡到繁不只是增加裝飾性的美觀,而是求更明確的刻劃人物的性格與神情。有時用同一類形的臉譜,表現性格相近的人物,由於身份與氣派不同,臉譜的勾法也就不相同。例如張飛和李逵,全是勇敢正直,快人快語,粗魯中帶有幾分嫵媚的喜性人物,臉譜同樣採用「花蝴蝶臉」,眼和嘴部則採用不同方式的勾法,形成張飛臉譜帶有大笑神情,李逵臉譜只輕浮?微笑,這是因為張飛具有大將身份,李逵不過是英雄型人物,對喜性形象的誇張程度因而不同。這一點足以說明臉譜藝術的精緻性和明確性。

資料取材:http://masteryu.tnua.edu.tw/theatre.htm 俞大綱文會網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登入後, 即可開始發表留言)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