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 2005

窺伺是革命共有的姿態


Flickr Peep Show

社會有多腐敗,人們就能有多團結。我始終記住伏爾泰說過有組織的群眾是罪惡的淵藪。有組織的群眾是罪惡的淵藪,所以從城市捷運地鐵人潮穿梭而出,影像藝術者嚐試解構結黨營私汲汲共謀同利,他們按下快門提起筆並且開啟Photoshop真善美化這個世界。



...繼續閱讀

April 15, 2005

游擊女


 懂藝術的你們,想必早已手牽手一起去讀過了藝術史,那麼請聽我說,我要問的是:「為什麼藝術史上出了名的畫家多半是男性而不是女性?」
guerrilla girls
 這個問題當然也沒有什麼,我是說如果自古以來喜歡畫畫或畫得好的女性本來就不多的話,那麼藝術史上出了名的畫家多半是男性而不是女性這件事自然是自然而然的事才對,但我們都知道事實並不是那樣,這我不多說起碼我們知道,不知道的你們倘若一不小心一路讀到這裡也許可以自行散去。

 故事來到這一段情節,Guerrilla Girls戴上Gorilla面具在文化的街頭游擊,當然也包括設計。

 成為一位設計為業的設計,我們有太多敗壞的念頭,多數是來自觀注量產設計的眼睛們,我們的敗壞一再飽受鼓勵,我們開舊檔沿襲套用不問為什麼,慢慢當我們漸漸忘了世界上只有一種人。


...繼續閱讀

April 13, 2005

革命華麗的歸宿


 如是,革命最末了來到少女的胸膛。

 或者,你的身上。

 到那時候,你懂或不懂都無關感傷,只不過是消費衣著品牌的程度。

 然後,或許有人注視你如三明治人那般招搖,掠過吉光片羽,記憶中的那一場革命。

 「革命呢?」

 革命最終去到了哪裡?

 有沒有人問,有沒有人答,其實都無關緊要,你完成你的發言,像將一部有趣也好無趣也好的電影看到最終。

 革命從沒蕭條,只是更華麗,更華麗更華麗,比更華麗更更華麗地蕭條了革命。


...繼續閱讀

April 12, 2005

Sub Comandante


 我正在猜想如果我也有一隻屬於自己的甲蟲,跟它對話詰辯思索人生的意義,會不會也蒙上臉放棄繼續當自己,而成為不為人知卻廣為人知的Subcomandante。

 Subcomandante Marcos也就是查巴達民族解放軍副總司令,然而,世界上並沒有查巴達民族解放軍總司令這樣的職稱,這使得查巴達民族解放軍副總司令這樣的稱謂顯得既低調又高蹈。
Subcomandante Marcos

 自從一九九四年Marcos在墨西哥東南山區發動武裝革命之後,便開始他隱身叢林的後現代革命生涯。Marcos透過網站宣言、回覆E-mail、發表論述、以詩一般的語言訴說童話故事等方式向世界發聲。

 Marcos的文章至今已被翻譯成十四種以上的語言流傳,並且,一直到現在為止,沒有知道他的真實身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