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簡介
個人圖檔
ID:joshua_yap
暱稱:Ti Taioan e Hokkian lang Iap Sian-Chin
地區:桃園縣

贊助商連結
行事曆
Mar 201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What I stand for
天下雜誌台灣不願面對的真相貼紙 勿忘反分裂法: Let Taiwan Be Taiwan Photobucket Taiwan has never been part of China 我是台灣人

輕旅行
好時光貼曆
Somewhere in Time
Here I stand
Hokkien Forums
記事分類
joshua_yap的最新的回應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誰來我家
誰推薦我
我推薦誰
搜尋此頻道內容
搜尋: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推薦這個部落格: 287
目前分類: 2006年07月的文章    檢視方式: 列表 摘要
July 28, 2006

本週六就要前往韓國參加訪韓聖會了,我想這應該會是人生中一個難忘的經歷.在宗研所讀書的這幾年,確實覺得時常會陷入作為一個神學人常碰到的試探,就是在不知不覺中將對上帝的渴慕和熱情過分轉移到自己所習得的神學觀點之上,因此我想這次的聖會可以是個自我調整,並且心無旁鶩親近上帝的機會(我不是說神學思考就不能遇見上帝,但神學思考有其限度,也不是基督信仰的全部,它與神聖的密契經驗是不一樣的.這兩者都有其重要性,也都有其限度).有些我的同學會對這樣的聖會不以為然,認為這是大拜拜或朝聖,也有人認為在台灣也可以經歷神,為何一定要到韓國?

其實訪韓並不是去宗教朝聖或是覺得那邊的上帝比較靈驗.主要是去經歷和感染韓國人禱告的熱忱,在台灣往往是學不來的.我們在瞧不起這種近乎狂熱的禱告熱情時,有沒有反省自己會不會為自己或他人熱切的禁食禱告或通宵禱告?自己有沒有這種對上帝的渴慕?

這次去我期盼能被聖靈充滿,並且也為家裡的事迫切禱告,求主動工在家中,眞的好久沒有持續迫切祈求了,這次兩天的禁食禱告是迫切祈求的機會,盼望主能在曠野中開道路,為我們成就新事.


July 24, 2006
以前不愛讀書的我,進來宗研所後竟變了一個樣子,像最近幾個禮拜我幾乎每天都關在研究室讀書寫論文,甚至連禮拜六和禮拜天主日崇拜以後餘下的時間都往研究室報到(當然有時去那是跟同學聊天).我開始驚訝自己怎麼那麼能耐的住寂寞,又怎麼會對我想寫想讀的東西有如此的熱情?跟以前比起來真像是天方夜譚啊!
July 22, 2006


日本的國技大相撲終於在下個月要來台灣巡迴表演。在電視機前看相撲是我年少時難忘的回憶之一,這是一般人很難想像的,以前就常有人質疑我:兩團肥肉擠來擠去有什麼好看的?相撲好看是在於它是擁有三百年歷史的運動,比賽中會看到不少古老的禮儀,無論比賽的場地或行司及評審的穿著都還是幕府時代的樣式,要認識日本文化,相撲這個國技絕對是很重要的一環,當年我還立志以後想到日本去擔任相撲比賽的「呼び出し」呢。此外相撲的招式和動作優雅但有時又讓人熱血沸騰,卻不會流於暴力,這些力士雖然肥胖,但下半身幾乎都很結實,如若乃花就是,另外他們都練過劈腿,所以在比賽開始前的跨步都能將腿抬得很高。自從專科以後便很少再看相撲了,現在的力士幾乎都認不出來,但令人眼睛一亮的是幾位來自蒙古的力士,其中朝青龍已獲得橫綱頭銜,他在比賽時流露出一種不怒而威的殺氣,而且動作非常敏捷,下手也狠,也許是因為他有蒙古摔角背景之故吧!觀賞相撲比賽絕對是體驗日本文化的絕佳途徑之一,大家當天去台北小巨蛋瞧瞧吧!


July 22, 2006

近來眞的是忙翻了,除了讀書寫論文以外,還要忙老師交代的事,雖說是暑假,仍是天天像學校報到,處理學刊寄贈事宜,還要負責研討會講員邀請,老師又常天外飛來一筆,突然丟個差事過來,這每個月5000塊的錢還真不好賺...現在寫論文都還要爭取時間,每天都關在研究室,一些局外人還以為我每天過的很閒,還以為研究生沒課就是閒...唉,別拿那種大學生的思維加在研究生的身上.

不過感謝主,忙這些事也學到了不少,至少比一些惱人的壓力來的有建設性多了,在辛苦當中仍存有一絲喜樂.


July 20, 2006
這個部落格的佈景---愛琴海的希臘正教教堂,讓我想起昔日藏在心中的修道夢,那時還幻想有一天能在愛琴海的修道院終老。以前曾想過,若真要成為一個有深度的傳道人,除了接受神學訓練之外,若能在天主教或東正教的修道院過一陣子的修道生活,對靈性塑造必會有頗大的助益。修道,尤其是隱修,絕不是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行動,而是學習獨處,隱修士莫頓認為我們人類有時候喜歡聚在一起是因為我們沒有安全感,也因為內心的慌亂或空虛,所以我們硬是被逼著湊在一起,希望從別人那裡獲得慰藉和感情,以致對別人造成依賴,這種對他人的感情需索無度的結果造成的是現今社會上的一些暴力事件。當然這裡說的聚集是一種病態的集合,並不是否定正常的社交生活,因此莫頓和盧雲都強調獨處的重要,他們也認為獨處並不會讓一個人變的孤僻,一個擅長獨處的人,他通常也是喜愛人群的,並且因著獨處,他更能感覺別人的需要。

我想這是今日的新教最缺乏的,我們不斷的辦活動趕特會,把大家弄得人仰馬翻,簡單的禱告和屬靈操練竟可以用人的想法和期待(或說投射)擬出一堆策略,如:繪製屬靈地圖、打倒區域邪靈、砍斷祖先來的咒詛、繞城禱告或在山上、頂樓宣告復興...卻不見深度的神學反省和屬靈操練,老想一步登天。其實我一直很期待,台灣的新教如果能有幾位有修道經歷的主僕,那該有多好,台灣教會現在需要的真的是像沙漠教父一般的屬靈導師。主啊,求你興起這樣的僕人!
July 20, 2006
一直醞釀要有一個除了Empowered for Witness以外的部落格,寫寫自己生活的一些感想。因為Empowered for Witness的內容太硬了,而且到後來已變成我發表五旬節信仰文章的平台,如果裡頭再穿插一些生活感想似乎有點突兀,也讓這個部落格的宗旨變的有些混亂。所以現在在蕃薯藤再開了一個部落格,讓Empowered for Witness發揮本身的功能,即五旬節觀點的評論;而這裡就定位為生活的日誌,以做出區別。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