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熱情贊助
自由欄位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jostar2
暱稱:jostar2
生日:1990/08/20
地區:金門縣

輕旅行
文章分類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我推薦誰
目前無名單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熱情贊助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July 17, 2011
日記 le mardi 28 juin 2011

從昨天早上開始,我就發覺那隻大公貓不對勁:不吃也不喝!而且還嘔吐好多次。我只好孤狗看看某些關鍵字,例如「嘔吐」、「吐黃水」、「黃色液體」,才發覺那隻大公貓應該染上貓瘟!


貓瘟?好可怕的名詞。但更可怕的是:貓咪死亡率不低。不過,孤狗到好幾項獸醫資訊後,我發覺那些資訊實在是大同小異,大抵是某一、兩位獸醫師的意見一直被其他網客複製、貼上。雖然那些資訊實在很有用,但是「大同小異」就沒辦法解決某些更細的問題。例如:那些資訊都說貓咪染上貓瘟的死亡率是從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七十五……但是都沒有直接講說成貓的死亡率大概是多少。而且,「死亡率是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七十五」這說法也很怪:如果說「死亡率是百分之五十」,我至少可知道如果這隻貓咪死了是因為牠不幸落在那不幸的百分之五十內;如果說「死亡率是百分之二十」,我至少可知道如果這隻貓咪死了是因為牠不幸落在那不幸的百分之二十內。但是,「死亡率是從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七十五」根本就是空話!因為,這表示之前根本沒什麼統計說一千隻感染貓瘟的貓咪大概會有多少隻貓會死亡。死亡率不就是某一種比例嗎?有死、有活,比例不同,不就好了嗎?

今天試著讓那隻大公貓聞聞飼料跟喝水,但牠還是不吃不喝,逼得我弄上一些水抹在牠嘴巴旁邊。而且,牠還會尿失禁……害得我要擦地板(或木板)。那隻大公貓本來是一隻很小很小的公貓,剛開始牠肚子餓連米飯都會吃……沒想到吃吃雞肉跟貓飼料就胖成現在這樣──好壯。我還記得牠歪著頭看看我的表情,完全跟牠現在這個大頭、胖頭不一樣,形象連結不起來。

我懷疑那隻大公貓的貓瘟,是被那隻幼貓的糞便感染的……但這也就是說那隻幼貓有帶原。我不是獸醫,沒辦法亂猜。可是那隻幼貓看起來還很健康、非常好動,真的會是牠嗎?獸醫資訊說必須要把感染貓瘟的貓跟其他隻健康的貓隔離起來,否則其他隻健康的貓也都會陸續被感染。獸醫資訊都是孤狗來的……

今天下午趁下雨的時候翻看《柏拉圖全集》
(Platon. Œuvres complètes),一邊閱讀、一邊聽雨聲、一邊想睡覺……好睏。《柏拉圖全集》共兩千兩百多頁,如果每天強迫我自己一定要看一頁,需時整整六年。很偉大的六年計劃。

日記 le mercredi 29 juin 2011

下午下的雷陣雨實在很大,然後就變得很涼快。我注意到:因為沒有風,所以雨滴幾乎是直直地落下。

我那隻疑似感染貓瘟的大公貓,還是不吃不喝,一臉疲倦樣、嗜睡。那隻大公貓是隻一歲半的大公貓,正值青壯年,應該能熬得過去……但是,誰知道?Il faut s'attendre au pire et espérer le meilleur...

不管我怎麼想餵那隻大公貓……或其實是強迫牠吞下一顆貓飼料,牠都會把它吐出來!真難伺候,畢竟,人家生病了。

我昨晚也是被電扇吹肚子吹得著涼,吹到肚子痛,就跑去坐馬桶了,還看到天漸漸亮。真難過。這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是第二十一次了,因為太常半夜爬起來拉肚子。

我那隻小幼貓因為是好小好小一隻,很喜歡到處鑽,惹得我發笑。例如,牠居然會跳上桌子,穿過電腦主機後方,然後一個小頭就從顯示器的下方鑽出來。我記得上禮拜第一次看到牠從顯示器下方鑽出來,看到有一隻小小貓的頭鑽出來,實在覺得好可愛。現在,牠乾脆坐臥在那兒睡起覺了,但電腦附近可是我設下的禁區。

萬一牠也感染到貓瘟,該怎麼辦?

六月要結束了,二○一一年就要過完一半。我覺得:邁入七月,我要展開另外一種新生活,真的不想再經營部落格了。人生,有部落格可增添生存的價值,沒部落格則可增添生活的品質。但,還得先懂得如何增添生活的品質」。

今天的《柏拉圖全集》(Platon. Œuvres complètes) 計劃放在寫出《阿西比亞德篇》(Alcibiade)簡介,因為我終究是發覺到:如果我自己不動手寫出一些東西留作參考資料,多年後我會完全忘記我最近幾天所閱讀到的內容。一下子就過去了……而且,放在部落格上,還可讓我自己再記得這件事、再點閱那同一篇網誌增強我自己的記憶。所以,自己動手寫還是絕對必要的,甚至比所謂的「作筆記」還要來得更重要。

西元第三、第四世紀的新柏拉圖派的人(néoplatoniciens)──隸屬新柏拉圖主義(le néoplatonisme)──把柏拉圖(Platon)的對話錄(作品集)當作教學教材;其中,第一個要唸的、要研究的著作是《阿西比亞德篇》(Alcibiade),柏拉圖透過蘇格拉底(Socrate)跟阿西比亞德(Alcibiade)的對話,來談人性本質(Sur la nature de l'homme)。《阿西比亞德篇》算是柏拉圖起步之後開始轉型時期的著作,成書時間比《會飲篇》(Le Banquet)、《理想國》(La République)、《斐德羅篇》(Phèdre)都還要來得早。
 
中文法文英文希臘文
阿西比亞德AlcibiadeAlcibiadesΑλκιβιαδης Κλεινιου Σκαμβωνιδης
克里尼亞斯CliniasClinias 
 

阿西比亞德是克里尼亞斯(
Clinias)的長子,大約在西元前四百五十年生於雅典,西元前四○四年卒於梅利撒(Melissa),是希臘政治人物,曾任雅典將軍。蘇格拉底,我們都知道他是在西元前三九九年被判死刑、服毒而死。

《阿西比亞德篇》在《柏拉圖全集》中較不知名;近三十年來,透過米歇˙傅柯(Michel Foucault)的驚人的影響力,例如他(米歇˙傅柯)藉由閱讀《阿西比亞德篇》才開始展開他的自我修練的技藝(les techniques de soi)的研究,才再讓《阿西比亞德篇》成為必讀的一篇柏拉圖對話錄──而且不算太長。另外有一篇更短的《阿西比亞德續篇》(Second Alcibiade),根據研究應是可疑之作,可能不是柏拉圖的原作。

《阿西比亞德篇》是這樣開始的──────

蘇格拉底:克里尼亞斯(Clinias)的兒子呀(指阿西比亞德),我想,你應該是很驚訝我曾經是你的第一個愛人卻也是唯一的一位還沒有棄你而去的男人,因為──看起來其他你的愛人們早已遠走高飛;但是還有,這麼多年來我都沒向你說過一句話,其他人則是一直纏著你聊天、讓你厭煩。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可能不太符合人性,因為這可能是某一個惡魔造成的,你要在許多年之後才可能懂得他的威力。……

蘇格拉底一句話會講很多、很久,但至少從這第一段我們可以得知:蘇格拉底跟年輕、英俊的阿西比亞德應有一段──從今天的觀點看來──同性戀戀情。我想,這就是為什麼米歇˙傅柯會被《阿西比亞德篇》深深地吸引住吧。


日記 le vendredi 1er juillet 2011

那隻大公貓居然還沒死!我昨天看到牠吃了一點貓飼料,但沒有吃很多。今天餵牠吃點蝦子肉,牠聞聞味道,吃了。然後,剛剛,大約一個小時前,大母貓生下兩隻好小的幼貓,看起來一點都不可愛,因為看起來像是沒有眼睛。

我忙來忙去,流了一身汗,想把大母貓安頓好。我看牠亂叫、亂跑,硬要跳到某一張椅子上──因為那張椅子是在桌子下,看起來比較黑暗(母貓生產喜歡跑到黑暗的地方生寶寶)──並且在那上面亂叫,我就感覺那隻大母貓要生了。然後,不久之後就真的聽到小貓的叫聲,表示有一隻幼貓剛跑出來。很難形容,一切來得很快,大約在半個小時內就生了兩隻幼貓。我怕還有第三隻幼貓,一直等,但似乎等不到第三隻。好吧,就是兩隻幼貓吧。七月一號誕生,Born on the first of July... not the fourth.

日記 le samedi 2 juillet 2011

第一隻幼貓已經來到這兒整整四個禮拜了。雖然現在看牠還是很小一隻,但其實牠長大很多。辨別的方式不是拿尺來量,而是:牠在我手中已經是很大一隻了。第一晚牠走路慢慢地,但現在簡直是在用跑的,還會用跑的方式爬樓梯。

本來今天很想看《柏拉圖全集》(Platon. Œuvres complètes),但真的是被貓貓的大小事分心了,到現在還沒摸到《柏拉圖全集》一頁。因為還有昨天才出生的幼貓要看顧,深怕有某一個不小心就讓牠們斃命了。

大母貓照顧幼貓似乎是出於天性,一切一切都是從貓咪的本能出發。像,大母貓會覺得我安排給牠們的地方不安全,太開闊、太亮、太多外在因素,所以大母貓一直想把幼貓啣進我放在旁邊的紙箱裡面。可是,我不喜歡這樣,因為這樣我就看不清楚幼貓的健康狀況。所以,我一直在跟大母貓作對,牠一把幼貓啣進紙箱,我就把幼貓抓出來放到原來的太開闊、太亮的地方。接下來很多天可能得一直重複這些動作。

那隻大公貓其實還是不吃東西,但我有看到牠偷偷喝水。天氣熱,牠一定會口渴。我發覺那隻大公貓豈止是得了「貓瘟」,牠根本罹患「貓」的精神分裂症,一不爽就會「鬼叫」,很恐怖的那一種鬼叫。我看牠腹部瘦了一點,並非好事。但是我感謝牠一直對第一隻幼貓很好。

嗯,我覺得《理想國》(La République)可以先擺在旁邊,因為先看完《阿西比亞德篇》(Alcibiade)可能比較重要。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此文章不開放回應)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