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 2008

[編輯台上]—三人行‧新生活


/小蛙



遙記拉媽報編輯時期(同家會前身),小編開始參與拉媽社群活動,人群中總少不了兩個交織的身影,我們暱稱她們為「大公主與小公主」。而在今年初,公主拍檔中又悄悄加入了一位小公子。歷經長期相處及深入接觸,小編才逐漸明白:這樣的三人行—一個大人、兩個小孩,這樣對幸福家庭的想望,比起一般三人家庭—兩個大人、一個小孩,背後必須有的那份美麗的堅韌,更令人難以想像。

 



...繼續閱讀

[封面人物]天上送來的第二個禮物─Ivy媽媽的DIY寶寶

 
撰文:夜西、小蛙

訪問:小蛙、阿徹、夜西

逐字稿:敏敏

 

 

你還記得大公主和小公主的故事嗎?這位曾透過醫生朋友協助,進行人工生殖,生下可愛小公主的女同志媽媽Ivy,去年又獨力使用DIY自我注射技術,在今年初生下了第二個寶貝喔!這個可愛又活潑的小天使至今也已五個多月了。

        熱情又慈愛的Ivy是拉媽報第一期的封面人物,並一直與我們保持密切的互動。這一次,我們再次訪談這位幸運的媽媽,在寺院涼亭的薰風與孩子的笑鬧聲中,分享她從懷孕到生產後的心路歷程。希望這篇文能給計畫生孩子的同志朋友更多鼓勵與建議,也希望讀者們對於隱而不顯的拉子媽媽們有更多了解和支持喔!(以下Q代表三位訪問人,V代表Ivy媽媽)



...繼續閱讀

[封面人物2]過程中的點滴


/小蛙

不同於第一胎,必須求助醫療體系進行人工受孕,Ivy生育第二胎的方法,來自組織整理出的自我注射技術的習得。兩種方法相較,Ivy認為自我注射法不必透過私人關係到國外找願意幫忙的醫生,也不必花費幾十萬進行,方便又省錢。Ivy表示在懷第二胎前,已有不少想懷孕的拉子寄信,依個人狀況跟她討論關於自我注射的種種細節,以及諮詢屢屢失敗的原因,甚至還會請Ivy在過程中擔任協助者的角色。這些拉子朋友不一定敢於或願意在網域空間公開詢問,或在座談會或聚會活動中出現,但卻能透過私下與Ivy通信,表達非常切身實際的問題與困擾,甚至從中我們才發現大家對性與性別知識的不足與迷思。所以Ivy媽媽早已開始為社群朋友提供起專業的人工生殖諮詢服務,而透過她,組織在自我注射的實際運用方面,也更能看見未浮上檯面的現象與問題。


...繼續閱讀

默默跑在最前線—拉媽產後托育義工心得


文/小K

我,即將邁入而立之年,平常少有機會接觸小朋友,也還沒打算自己生。(笑)
我不太習慣接近孩子們,因為不確定他們究竟瞭解多少世事,
也害怕自己無心的舉動帶壞他們,更擔心我的消極態度會讓小孩無法無天…
這樣的我,在今年初竟被賦予一項重責大任--
帶  小  孩  !  !  !       <囧>


...繼續閱讀

[拉媽書房] 翻譯文章--人工生殖自己來!

 

文/小時候

Children by Donor Insemination: A New Choice for Lesbians 
-- by Francie Hornstein

    我想要小孩。但我不想結婚,而且我是女同志,怎麼辦?本文的作者Francie Hornstein 本身是一個女同志媽媽,她在文章中回想了試著自己生小孩的過程,還有整個社群對於「讓女人自己生小孩」這件事的努力,最後提出一些有待思考的方向和需要試著解決的問題。


...繼續閱讀

[活動記實]台中滿月派對回憶錄


/怪獸
照片提供/小鳥

 

引言/小蛙 

小公子出生不久後,Ivy就計畫要籌辦一場滿月派對來感謝朋友們的幫忙,同時凝聚對寶寶的祝福。當時正逢友人怪獸(同為一名拉媽)想舉辦一場私人派對,所以兩位就攜手合作,在怪獸家的頂樓辦了這場特別的「滿月趴」!

因為怪獸希望來參與的朋友們都能有「共同創造派對」的參與感,所以打破以往「由主人來準備,而來賓繳交費用」的方式,改由「集眾人之力,資源交換分享」的概念出發,來設計整個派對。從場地整理與美化、所需二手物品的徵求,到當天餐點的提供,都邀請活動參與者共同打造。最後,完全無法在活動事前出力的朋友,則可以攜帶禮物—寶寶的生活所需品—前來傳送祝福,而相信帶著尿布及奶粉參與派對,對同志朋友而言也是非常特別的經驗。

從怪獸家到頂樓這段樓梯間的壁畫,是怪獸與她的寶貝女兒,在派對前花了一個星期共同創作的。活動當晚,樓梯的每一階都擺置著小蠟燭,這幅親子創造襯著微微燭火,溫暖透亮了每位參與者的心。

活動事前及當天參與的成員中,有怪獸和Ivy自己的兒子及女兒、她倆的同志與非同志朋友、拉媽社群友人、同家會義工、陪產臨時義工,及中部拉子團體的成員們,甚至還有在生產期間負責照顧Ivy的小護士,也被邀請出席,人數眾多,十分熱鬧。

現在我們就請派對的主辦人—怪獸,以圖文帶領我們,共同回憶當時的溫暖回憶!



...繼續閱讀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97年1~11月行事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