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9, 2011

【時勢前線-4】我的拉子母親們養育出健全人格的小孩以文找文



在同志家庭中長大的十九歲大學青年,於美國州議會針對同志婚姻所發表的演說。
影片連結(具中文字幕)
主席您好,我叫 Zach Wahls,
                                                                                
我是第六代愛荷華人,也是愛荷華大學電機系學生,我是由兩位女性撫養長大的。
                                                                                
當我的生理母親泰瑞告訴她祖父母她懷孕了、人工受孕成功了,
                                                                                
他們根本不想承認有過這件事。
                                                                                
直到我出生以後,因為小嬰兒如此可愛,
                                                                                
他們總算放下心防告訴她,他們很高興家裡多了一個孫子。
                                                                                
遺憾的是,他們二位都沒能活到親眼見到她與她在一起十五年的伴侶賈琪結婚。
                                                                                
她們二位在 2009 年結婚。(按:Iowa當時已通過民事結合法,現在是要投票廢掉)
                                                                                
我唯一的妹妹在1994年出生。我們兩人的生理父親是同一位匿名捐精者,
                                                                                
因此我們的血緣是完全相同的,對我來說是件很酷的事。
                                                                                
重點是,我們家和別的愛荷華家庭沒有任何不同。

我們一起上教堂,一起吃晚餐,一起出外渡假,當然我們也會爭吵。
                                                                                
2000年我媽媽泰瑞被診斷出多發性硬化症,這種重症讓她現在必須坐輪椅,
                                                                                
大家可以看到我們也有困難的時候。
                                                                                
然而,我們是愛荷華人,我們並不期待別人幫我們解決我們的問題,
                                                                                
我們自己扛起槍打自己的仗。我們只希望政府給予公平和平等的對待。
                                                                                
身為愛荷華大學的學生,同性婚姻的話題在課堂討論上常常被提起。
                                                                                
話題往往帶到「同性伴侶能夠撫養小孩嗎?」
                                                                                
大家往往到了這部份的討論就沈默下來,因為大家都沒有答案。
                                                                                
這時我都會舉手告訴大家我的雙親是一對同性伴侶,我想我成長得還不錯。
                                                                                
我是 ACT (美國大學入學考試)前1%的學生,也得到童子軍的最高級榮譽(Eagle Scout),
                                                                                
我自己創了一個小小的公司,如果我是您的兒子,主席,我想您會以我為榮。

我和這裡任何一位聽眾的孩子沒有不同,我的家庭和任何家庭也沒有很大的不同。
                                                                                
但畢竟,各位的家庭不會因為愛荷華政府給予各位結婚的權利而感到一種存在的價值:
                                                                                
「哇,恭喜了,妳們終於能結婚了!」
                                                                                
「家庭」這個觀念來自於我們對彼此承諾我們能夠一起渡過難關,
                                                                                
進而享受因為對彼此的愛所帶來的幸福。這才是家庭的真諦!
                                                                                
因此,各位在這裡投票的結果並不會改變我們,並不會改變我們的家庭,
                                                                                
只會改變法律如何看待我們,如何對待我們。
                                                                                
我們在這裡投下愛荷華有史以來第一次容許本州法律將「歧視」白紙黑字寫入憲法裡。
                                                                                
我們的憲法,在美國歷史上很常被提案卻是最少被更改的一部。
                                                                                
你們投的票等於是告訴州民,在你們當中有些人是次等公民,
                                                                                
因此沒有權利和他們所愛的人結婚。

你們的投票結果會影響我的家庭嗎?會影響你們的嗎?
                                                                                
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我們還會聽到更多「同志養育小孩大不幸」的言論,
                                                                                
但在我十九年的人生裡,我從來沒有一次被人質疑我是同性伴侶養大的小孩。
                                                                                
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雙親的性傾向對我的人格健全發展完全沒有影響。謝謝。
 
文字來源:ptt

Posted by at 天空部落 │11:00 │回應(0)引用(1)時勢前線
相關閱讀

引用URL

http://blog.yam.com/la_ma_news/trackback/36954217
引用列表:
higher multiplayer player count support.
parajumpers【parajumpers】 at Dec 28, 2013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