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08

定作人片面終止承攬契約後之「損害賠償」得由契約另作安排,並排除民法第511條規定之適用以文找文

承攬人依民法第五百十一條規定,請求定作人賠償因契約終止而生之損害,固可及於其所受之損害(積極損害)及所失之利益(消極損害),但雙方另於契約特別訂定其損害賠償之範圍者,應從其約定,此觀同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自明。
本件上訴人主張:伊於民國九十一年八月十五日與被上訴人簽訂「九十一年度台糖蜜鄰店面裝修統包工程」契約(下稱系爭契約),約定自簽約日起至九十二年八月十四日止一年,由伊承攬施作台糖蜜鄰店面約三十家裝修工程(下稱系爭工程),惟被上訴人僅提供九家店面供伊施作,自九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起,即未再指示店面供伊施作,致伊無法完成系爭工程,伊乃於九十二年七月九日及同月二十八日二次以停工已達六個月以上為由,寄發存證信函要求其終止契約,被上訴人始於同年七月三十日函知伊終止契約。依系爭契約第二十五條第二項第二款及民法第五百十一條之規定,被上訴人應賠償伊未施作工程部分(未稅金額二百十五萬二千九百零六元),以室內裝潢業淨利率百分之十三計算之二百八十萬三千一百七十八元損害,及投保營造綜合保險支出保險費差額八萬九千一百九十二元之損害等情,爰依承攬之法律關係,求為命上訴人給付伊二百八十九萬零八百三十元加計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
被上訴人台糖公司則以:依投標須知第十一條及系爭契約所載內容,可知系爭工程之數量僅係預估,系爭工程實際係以單一店面作為施工、計算工期、驗收、付款之標的,即以「實作、實算、實付」作為履約之方式,並無涵括全部工程之存在。伊已交付九個店面予上訴人施作完成並驗收付款完畢,應無民法第五百十一條規定之工作未完成而終止契約之情形。況系爭工程係由上訴人二次寄發存證信函要求終止契約,伊始發函同意終止契約,兩造為合意終止契約,上訴人更不能依該條規定,請求伊賠付未施作工程部分之利潤損害。又投保營造綜合保險費用之差額,乃分散工程施作之危險,由上訴人視其需求自行投保,參以兩造係合意終止契約,伊尤無賠付該保險費差額之義務。另依系爭契約第二十五條第二項已特別約定得求償之項目,兩造間之契約終止無論係單方終止或合意終止,亦應優先適用而不得為前二項之請求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兩造系爭契約第七條前段固已記載:「本契約總價計三千零九十九萬六千六百十四元(含稅),依實際施作項目工程決標單價計算」,即有契約總價款之具體約定,同條後段提及:「工程之實作較契約所定數量增減達十%以上者,其逾十%之部分,得以變更設計增減契約價金」云云,應解為工程實際施作數量未達約定數量,其增減達十%以上時,上訴人僅得請求實作工程之金額,而非約定總價,該約定並不影響被上訴人須提供上述總價工程予上訴人施作之契約義務。惟查上訴人上開二次要求被上訴人終止契約之存證信函,祇是行使其要求被上訴人終止契約之權利,並非兩造合意終止,該要求被上訴人為終止契約,係基於系爭契約第二十五條第二項之約定,被上訴人所為本件契約之終止,乃屬於該條項所定之契約終止無疑。且系爭契約第二十五條第二項既約定:「因非歸責於乙方(上訴人)之事由,於簽訂本契約之次日起,在六個月內未能開工,或開工後無法繼續施工而停工,其停工時間達六個月仍無法復工者,乙方得於一個月內向甲方(被上訴人)要求終止本契約,並得就下列項目提出相關證明文件向甲方核實求償‧‧」,依其文義,乃兩造就終止契約後所得請求損害賠償範圍之特別約定。兩造間契約之終止,既屬該條項所定契約終止之情形,其終止後請求損害賠償之範圍,自應依該條項之特別約定,而無民法第五百十一條之適用。茲上訴人請求未施作工程所失淨利二百八十萬三千一百七十八元及投保營造綜合保險支出保險費差額八萬九千一百九十二元之損害部分,該二項目均未在系爭契約該條項所定之賠償項目內。從而,上訴人據以請求被上訴人給付該二項目金額本息,即非正當,不應准許。
最高法院表示,按承攬人依民法第五百十一條規定,請求定作人賠償因契約終止而生之損害,固可及於其所受之損害(積極損害)及所失之利益(消極損害),但雙方另於契約特別訂定其損害賠償之範圍者,應從其約定,此觀同法第二百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自明。查兩造業於系爭契約第二十五條第二項特別約定,終止契約後所得請求損害賠償之項目範圍,並逐一列舉,為原審所合法確定之事實,且有系爭契約足憑(見一審卷二八、二九頁)。原審本於上述理由而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經核於法並無違背。(見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768號民事判決理由)
(工程承攬與政府採購爭議處理 edited by 魏啟翔律師)

Posted by at 天空部落 │20:12 │回應(0)引用(0)承攬&政府採購爭議處理
相關閱讀

引用URL

http://blog.yam.com/legal/trackback/13964887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