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36
檢視方式: 列表 摘要
基因改造食物──是禍害之源,還是危言聳聽?評綠色和平基因改造食物政策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23:41:02 | 未分類

基因改造食物──是禍害之源,還是危言聳聽?評綠色和平基因改造食物政策


國是西安之旅──義教手記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8:57:42 | 日記
1227-1231 中大國是西安義教交流團

先寫了一篇遊記:

國是西安之旅──義教手記


搬家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01:09:43 | 未分類
搬去 http://loong5.wordpress.com/
簡單就是美
這裡就變成貼文部吧
鬼子來了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23:18:30 | 散文隨筆

匆匆一個學期又過去了,終於有點時間做一些回顧的事,縱使回顧本身不一定是可喜的──對於某些人來說,閒暇是一種罪惡,影襯著人生的虛無飄渺。

閒來愛看書,尤愛有關中國歷史的書。喜愛看中史書是一種偶然。如果小時候不是因為亞視播《三國演義》的緣故,也許自己也不會對中國河山有著一種莫名的情感。

順手翻開丟下數月沒看的《甲骨文》,一本很好介紹中國的書。書寫中國是一件很難的事。有關書籍看了不少,為中國的政經發展背書的描述有如恆河沙數,有正確分析的卻又枯燥乏味。剩下的多是旅居中國的一類,既有一種遠視的澄明,但又不犯下瞎子摸象之誤。海斯勒(Peter Hessler)寫的《甲骨文》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故事由數個生活在中國的人編織而成,有在北京操控黑市貨幣、後來到美國申請政治庇護的維吾爾族人;有來自四川鄉下,希望背井離鄉的年輕學者;再加上一個死於文革的甲骨文專家陳夢家;這就是海斯勒以「美國紐約人」(American New York Person)(即紐約客,共產黨翻譯手筆)身分待在中國的一個記者故事。

書中對姜文導演的描述引起了我的重大興趣。自己對中國電影認識不多,要數印象深刻的,只有《尋找林昭的靈魂》和《三峽好人》。《鬼子來了》只聞其名,看完了海斯勒的敍述,我急急地上了Emule上找尋一番,果然一找就有。對於一些中國片子,尤其是這類被禁的,在Emule瀏覽往往有所斬獲。

南京大屠殺七十周年剛過,看這類片子尤其有意思,其意義不下於六月四日之 時重看《天安門》:《鬼子來了》正正要對共產黨所宣揚的日本侵華史實有所顛覆。片中沒有共軍「遊擊抗日」的畫面,也沒有中國人民英勇抗敵的事蹟。片中的主 角馬大三被一個中國兵命令去審問兩個日本俘虜,更要把他們藏起來。馬大三大驚之下找村民幫忙,但村民的爭議焦點只是馬大三有沒有跟那位寡婦有一腿,使那名 要光榮赴死的日本軍人也失去了自尊。最後村民和日本俘虜居然達成協議,要求他去日本軍營換六車麵粉。事成後,村民和日本兵一起慶祝,最後的結局是,在日本 宣佈無條件投降之後,村民被老羞成怒的日軍集體屠殺掉。因躲在姑姑家中而逃過一劫的馬大三,單人匹馬找日軍尋仇,最後卻被國民黨處死──理由是他破壞了和 平協議!

這 種不依傳統「論述」而行的片子在中國被禁是很自然而然之事,因為片中帶給觀眾太多對人性的思考,超越了非黑即白的道德判斷:如果世間上的事物對錯如斯分 明,共產黨還可以製造那麼多的敵人去鼓動人民批判嗎?中國百姓是戰爭的受害者沒錯,但中國人自己真的一點錯也沒有?你不能單是指著別人──你不能只說文革 是因為林彪,因為江青;又或者說侵華就是證明日本人本性邪惡。國情教育希望事實就是如此簡單。

在甲骨文的書中,姜文接受了海斯勒的訪問:為什麼中國人經常成為受害者?對於毛澤東,他說他是一個悲劇人物,他就像一粒長得很高的種子,但長歪了,因為種子無法克服土壤的問題。毛發動文革去反舊,用的卻是傳統工農兵語言,使自己變成了一個傳統的帝王。

權 力論者大概不會同意以上的說法。這種社會決定論是一種很「馬克思」的看法,想不到姜文的思想也是「馬列毛」式的。撫今追昔,不論是寫《狂人日記》的魯迅、 六四電影《天安門》的劉曉波、又或如導演姜文、甚至是《三峽好人》的賈樟柯,他們對中國文化的所謂「土壤」決定「種子」問題(儘管賈在電影中用了不少手法 特出人的主體性,但本質上「土壤」依然決定民工的命運),還是相當一致的。

中國文化如果真的是一種土壤,那麼「四海變秋氣,一室難為春」的看法也是有相當道理的,「北水南調」、「港股直通車」使河水井水之爭變得多餘。不過,如果我們的社會對「大學站命名事件」的興趣還大於「董建華是否合乎資格獲頒榮譽法學博士」之時,那麼四海還是一室、種子還是土壤,似乎都不再重要了,國情教育再度獲得重大的成功,簡單就是美。


中大學生會的代表性究竟在哪 ——評中大畢業典禮事件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1:24:38 | 未分類

【明報專訊】中大畢業禮,中大學生會在場抗議,引起應屆畢業生和家長抨擊。身為舊生的我,頗有感慨。

討論是次事件之前,我最想問的是,中大學生會成立來,究竟是幹什麼的。這令我很好奇,因為在中大讀書5年,我竟然不知道中大學生會是幹什麼的,不得不找了一點資料。

中大學生會 成立來幹什麼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章,其宗旨為「本民主自治精神,為團結各同學,促進德、智、體、群、美之發展,謀求福利之增進,溝通同學與校方之關係,以及服務社會」。

看 完之後,不單是我,其他中大學生可能也覺得很詫異。因為我們竟感覺不到中大學生會有為這個宗旨而盡心盡力,相反,他們推廣的活動,卻反而與此宗旨背道而 馳。就這次畢業典禮來說,我並不想針對你們想表達的意見,反而你們激烈的舉動,影響了其他在場人士,才是這些問題的核心。畢業典禮,很多人都只有一次,是 一個相當重要的時刻,不單是學生本身,供書教學的家長,看覑子女完成高等教學課程,畢業禮在其心中,亦有重大的意義,不可能抹殺。他們有權利,擁有一個美 好的畢業典禮;他們有權利,擁有一個寧靜的畢業典禮;所以,他們更有權利,為你們的所作所為,感到失望、憤怒。

在這大前提底下,無論你們批評董建華先生不應接受榮譽學位也好,劉遵義校長私相授受也好,你們的行為既然影響了其他人,他們要求你們公開道歉,你們身為所謂中大學生的代表,很應該為所做的行為負責,承認自己所犯的錯。



觀看全文...
研究‧力脫思特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0:28:28 | 散文隨筆

這個星期都在寫proposal。我M.Phil paper想探討的問題,就是1)What is the underlying principle in regulating the distribution of genetic intervention? 簡單點說,就是處理生物科技帶給正義理論(Justice Theories)的衝擊,因此正義理論該如何分配有關技術的問題。更細緻一點的問法,就是2)Why should we distribute genetic interventions to the greatest reasonable benefits of the least advantaged to restore normal functioning by providing them with sufficient capabilities (genetic decent minimum)?我所講的genetic intervention,不是基因療法(Gene Therapy),而是基因篩檢(Genetic Screening),因為我覺得後者能夠被實現的可能性(其實我們現在亦能夠進行不少基因測試的了)較前者為高,不論是技術上,還是原則上的。

1)過渡至2),我們需要很多的推論過程。簡單而言,基因篩檢技術的分配是須要對最弱勢的人最為有利,但前題是使用該技術時,我們要考慮的是進行技術的結果能夠促成該最弱勢社群/人回復一個正常的生活水平。我們定義最弱勢的人的時候,是根據一個人和正常生活水平偏離的程度來衡量的。

有很多需要處理的問題。一)我們有什麼動機去給最弱勢的人做篩檢? 二)我所說的reasonable包含了什麼的道德約束條件? 三)什麼東西構成一個「正常」的生活水平呢? 四)我們可以量化什麼才算是偏離正常生活水平嗎?

我的詳細論證暫擱下不表。這應該是一個頗有趣的論文題目,不過在香港暫時應沒有什麼人在做類似的題目吧,畢竟生物倫理學(Bioethics)在香港還是一個很新的議題。

常常在想這樣的哲學研究有什麼價值。可能一點也沒有。倒不如說是為了拿研究生的Studentship吧。

************

如果上述的東西用英語來表達的話,可能會少一點「繞口」,也會簡潔一些,直覺地認為自己的中文差了許多。

近期看了昆德拉的《笑忘書》(不是張敬軒的哦),裡面有一個叫力脱思特(Litost)的狀態:

力脫思特(Litost)是突然發現我們自身的可悲境況後產生的自我折磨的狀態。

為了醫治我們自身的可悲,比較常見的藥方是愛。因為絕對被愛的人是不可悲的。所有那些缺陷都被愛的神奇目光彌補了,在愛的目光下,腦袋挺立在水面上的笨拙的泳姿,可以變得迷人可愛。

絕對的愛實際上是追求絕對同一的願望:我們愛著的女人應該和我們游得一樣慢,她不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幸福地回憶起來的過去。可是一旦絕對同一的幻想破滅 (姑 娘幸福地想起她的過去,或者她快速遊起來),愛就成了不斷產生我們稱之為力脫思特的那種不盡煩惱的源泉。對人所共有的不完美有著深刻體會的人,相對說來不 怎麼會受到力脫思特的衝擊。他所閱歷的自身的可悲,對他來說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力脫思特因而特屬於初出茅廬的年齡,也是青春的點綴。力脫思特如同一台 有兩個運轉節奏的發動機。自我折磨之後產生的是報復的欲望。報復的目的,是讓同伴顯現出和我們一樣可悲。男人不會游泳,而被打了耳光的女人哭了。這樣,他 們就可以感覺到平等並因此保持住他們的愛情。

由於報復永遠也顯示不出它真正的動力,它就會搬出一些虛假的理由。力脫思特因而遠與痛苦的虛偽脫不了干係。(From 六尺之下,http://akanikijin.exblog.jp/4719612/)


我懷疑自己對哲學的嘲諷,也是出自一種力脱思特:自己不是很有天賦,對於別人對哲學的批評忍受不了而感到羞辱。但自己不好好自我反省,反而故意自嘲,使哲學看起來更不知所謂,就越來越陷入那力脱思特之中。

李天命會說這是自卑,表現出來的卻是自大:在於傲慢和故作高深的言辭之中。自大和自卑是一體的兩面。

當自己清晰地知道這些道理卻又不斷囈語,就更陷入那不能自拔的力脫思特之中。

即所謂以迷糊為高深也。即所謂神經質者也。


明報MP:丟身分 失人權 遺失身分證 活在城市縫隙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0:06:56 | 貼文

【明報專訊】一個男人,在深水住了半世,卻當不了香港永久居民。政府准他自由走動,卻不准他打工,不准領綜援。他不是黑工、不是人蛇,也不是時空錯落的科幻劇主角。

另一個男人,幾年來每天坐在深水足球場,呆看人們追逐球兒,別人見進了球會歡呼、見球丟了會罵娘,他沒反應。他在球場裏找不到角色,甚至在人生賽場上亦丟失了身分。

8年來,香港大概有十幾個這類城市浪人,因不小心遺失了重要的身分證明文件,從此便「迷失ID」,露宿街頭。今天是「世界人權日」,然而這批浪人的權利,卻跟覑遺失了的ID而丟失了。



觀看全文...
王慧麟﹕華叔被檢控引起的思考──建構本土法律史論述的基礎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0:03:03 | 貼文

【明報專訊】民主派大老司徒華因為出席民間廣播電台節目而被控違反《電訊條例》,鬧上法庭。另一邊廂,其他嘉賓如張炳良、蔡素玉等卻可置身事外,各界均批為選擇性檢控。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1991年發生了一宗著名案件:R v Li Wing Tat and others (1991) HCMA 1286/90。對,被告就是現時民主派大老李永達、楊森及何俊仁等人。他們被控違反《簡易治罪條例》,在街頭非法使用揚聲器「嗌咪」籌款。



觀看全文...
轉載:思存:一室難為春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00:42:03 | 貼文
http://www.seechuen.com/blog/?p=414

(一)

大抵因為天涼了,想起了一件陳年舊事。

猶記得,大限將至的一九九七年初,人們的神經都繃得很緊,談甚麼話題都要涉及香港回歸的衝擊,聽得人心亂如麻。講文學也不能例外。

那年一月,後來不得善終的市政局舉辦了「第一屆香港文學節」。那時我無心向學,常常撇下本科的作業去聽講座,意外地成了觀眾之一,拿了不少免費紀念 品。文學節的其中一個「重點節目」是研討會,主題很宏大的那種,在香港大會堂舉行。那時還很懵懂,根本不知道「研討會」是甚麼,滿以為是飽學之士談笑風生 妙語如珠的龍門陣,誰料原來是找一些有頭銜的人正襟危坐輪流唸稿子,不禁驚訝「文學」也可以如此沉悶。那天講者們說過甚麼,大都立即忘掉了,唯獨有一個片 段,至今記憶猶新。

台上其中一位講者是曾敏之老先生,還記得他講話時帶客家口音。曾老先生宏觀地概括了(在他眼中)香港五十年來的文學發展,在總結的時候,他再三強調,今後香港的一切發展(自然也包括文化/文學),都離不開祖國的安定,並且引用了兩句龔自珍的詩來點睛:

四海變秋氣,一室難為春。

按我粗淺的理解,「四海」是中國,「一室」是香港,血脈相連也很自然。純粹從字面上讀當然沒甚麼問題,有點像董建華後來常說的「國家好,香港好」, 只不過是反面的說法:國家搞不好,你也休想保得住繁榮安定。然而,放在當時政治爭拗不斷、帽子滿天飛的環境脈絡裏,這些話似乎也含有一絲恫嚇成份:「不要 跟中央搞對抗,否則……」近似民建聯在二零零三年的那條標語:「沒有國,那有家」。當然這只是我的詮釋,但我懷疑,當時有這種感覺的不只我一人。

聽完曾老先生的發言後,胸口非常鬱悶,恨不得此時有人拍案而起,大喊一聲。然而台上的文人都客客氣氣,似乎是不可指望了。最後,出乎意料地,由另一 位講者余光中解了這個結。余先生的解結方法也挺高明,具體內容我忘了,只記得他不慍不火地說表達了異議後,把龔自珍的兩句詩的次序倒過來唸:

一室難為春,四海變秋氣。

觀眾意會了,立刻報以掌聲(儘管那天出席的人少得可憐)。我也頓覺悶氣全消。據我的庸俗化解讀,意思是:如果連香港這點自由都不能保住,連這丁點的 反對聲音都不能容忍,國家還能有希望嗎?……還記得,那時候的人仍會說,除了經濟成就以外,希望香港的自由與民主實踐,有朝一日可以為中國的發展提供經 驗。那時候的「北望神州」也不是後來那些商人口中的意思。時為,一九九七。

 
(二)

你說現在是「百年一遇的盛世」了,四海皆春,還把亂世的詩句擺來擺去幹嘛呢。因為區選結果?因為覺得陳太終歸會輸給葉劉?(嗯,好像不是……)因為選舉暴力?因為聽到華叔被檢控?(倒是有一點……)

十年前的爭拗仍沒完沒了,帽子換了款式仍舊滿天飛,夾著棍聲棒影。可厭的嘴臉輪迴轉世到另一些臉孔上,把陳舊的謊言重頭再說一遍,好像假設大家都喝了孟婆茶──事實上好像也是真的。

忘了從甚麼時候開始,人們已不再提河水井水,愛說兩地融合;忘了從甚麼時候開始,「一國兩制」的精粹也從「兩制」轉到了「一國」;這兒的「領導人」 也開始跟著他的領導人講「和諧社會」,倒不知道有沒有熟背「八榮八恥」……有一些改變是理所當然的,有一些,則未免「融合」得早了一點。

我不是特別關心社會,這十年發生過甚麼,有時也覺茫然。只覺得,如果十年前的我們坐時光機來到今天,或會是惡夢一場。但十年來都活在這裏,一切又似 乎皆可接受。這未必就是傳說中的「溫水煮蛙」,當然也不是「人心回歸」,應該複雜一點,只是我不甚明瞭。總之,又開始感到這地方這人群有點陌生。

也許還有我們自己。忘了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關心的「一室」,原來不是比喻這個城市,真的只是「一室」。彷彿能夠經營自己一室的溫度就好了。我想, 「盛世」的意思會不會是:有能力的人家裏都裝上了冷暖氣空調,「外面」的世界留給搞政治的人角力,留給沒有能力選擇的人承受,管他冬夏與春秋。時為,二零 零七。

 
(三)

親愛的朋友,天涼了,我們找天登高去。雖然,以香港的空氣質素,登高或許也望不了遠,但總勝於在地面吸廢氣。

我是說真的啊,不是打比喻。有空聯絡。


虛偽的對,真誠的錯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3:33:56 | 時事及政治
虛偽的對,真誠的錯

十二月六日
,中大畢業日,作為畢業生的我,卻沒有去中大,沒有看到學生「衝擊」(?)董建華的場面。

大 概人人都覺得中大學生會的學生做錯了,理由如下:畢業典禮作為畢業生一個最重要的典禮之一,反對董建華拿法學博士的學生縱有萬般不願意,也要尊重典禮的進 行。言論自由是有限度的,學生固然可以反對董建華,但也不可以剝奪董建華說話的自由和其他畢業生擁有一個完美無暇的畢業典禮的權利。


反對者眾,不論是報章評論(如明報),還是畢業生和家長的反應(見諸
blog和電視新聞報導),都眾口鑠金指責學生:他們錯了。但他們是否真的是因為不尊重而錯了,還是有其他理由?

我想大部人不願意說出來的是,即使大家覺得董建華對法制建立方面完全沒有貢獻,即使大家了解學生的出發點在於揭發劉遵義的種種不義,即使大家認為學生真的(其實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站在道德高地也好,我們也不可以用如此「激進」的手法去表達的,充其量我們可以上
facebook宣洩一下,又或者掛一掛紅絲帶,這就叫做「表達意見的自由」了。這種對激進手法的深恐戒懼、對紅色革命的條件式反彈,才是學生不斷被批判的深層原因。

當我們說:中大學生在不適當的時候做不適當的事,我們(包括畢業生、家長和社會各界人士)都假設了社會上有一些道德規範是一定要遵守的,只是因為學生不夠成熟,才和我們如此不同。這是因為他們自私(對,無線新聞有一個
shot,家長罵學生自私,學生花這麼多時間去被守衛用暴力對待,真自私,家長自己想自己的子女有完美的畢業典禮,真偉大),因為他們想出鋒頭,因為他們自以為站在道德高地,因為他們「講就天下無敵」……隱 藏了、說不出的理由,就是我們已經被建制同化了,「咪阻住地球轉啦你地,扮哂野,我地係出面打工咁辛苦,成日被人鬧,你地班友仔,小小野係度嘈生哂」。人 們不願意面對的,是自己的稜角終於被殘酷的社會磨平了,看著勇往直前、居然敢對權威大吵大鬧學生,我們既沒有勇氣、也不想去面對。待在社會太久,我們失去 自我反省的能力,無論學生的行為有多麼良好的理由,無論校方給予的言論自由如何不知所謂,無論中大校方在「出售」博士學位時如何失去學格……我 們都會歇斯底里地反擊,因為學生行為所代表的,正正是我們內心很想做,但又沒有勇氣做,更沒有能力做的事情。他們的行為正正代表了自己的道德缺失:我們面 對社會上不公義事情的時候,反應只有犬儒、沉默、甚至是認同──這就是我們變得麻木不仁的開端。明明學生給予很多理由支持校方頒發學位的決定有可能是某種 政治酬庸,我們不加以查證,甚至不思考就指出這是陰謀論,又或者接受這是社會的慣常現象,就不分青紅皂白地先反對;學生的行為就像一面鏡子,照著我們內心 道德的醜陋,所以我們才這麼大反應。

如果我們真的珍惜言論自由的話,就不應該淪為政府
spin doctor的打手,對於學生提出的理據,應給予足夠的重視和認真思考;言論自由不是請客食飯,大家客客氣氣,講野樣樣五十大板,如果沒有一個批判的環境,沒有獨立思考作為根基,被政客的花言巧語引導思考,還說什麼「誓死保衛你說話的權利」?

今天,明報/文匯社論都指責學生不包容,容我以陶傑的語氣反問:當一個人在強暴你的母親/校,你要阻止,強暴者說,你有自由去表達你的意見,但請包容我,我幹完你母親/校再跟你談!政治權力的勾結,與強暴一樣赤裸,但這個社會卻不斷叫我們去包容這權力的私相授受!
(from inmedia, 阿藹 中大恥辱日)

請大家別再那麼虛偽,別再用言論自由的榥子了。要麼打正旗號,以當權者的身分提醒學生,社會是我們控制的,你們不包容也應該包容,否則後果自負;要麼對學生說:對對對,你說的都對,不過你們都錯了,我們的社會不喜歡誠實,達爾文的社會才是硬道理哩!



特別推薦:

如果大家真的那麼理性批判的話,要做的工作就應該是探討大學頒發榮譽學位的準則,而不是因為自己頭腦懶惰,就對所有的言論都照單全收。

戴遠雄 致畢業生的信──追尋大學的理念 (一篇很好的文章,對董建華是否有充分的學術貢獻/對香港的社會貢獻而獲獎有很好的探討)

轉載:agarflower_劉遵義施政回顧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00:13:52 | 中大事

聯署:反對中大頒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予董建華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00:12:45 | 中大事

聯署

中大校長侮辱港人
──反對中大頒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予董建華

我們強烈反對香港中文大學頒發榮譽法學博士學位予董建華。校方此舉不但損害校譽,更是對香港人的侮辱。

中大發言人以董建華「對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和香港平穩過渡作出重大貢獻。董博士在行政長官任內,竭力盡心地服務香港,領導卓越」為 理由頒發榮譽博士,對香港人和中大學術尊嚴實是一大諷刺。董建華治港無方,任內醜聞不絕,破壞香港繁榮穩定之過失罄竹難書;包括人大釋法扼殺普選、虛報沙 士疫情、硬銷廿三條、數碼港官商勾結事件等。不僅「領導卓越」之說無從談起,香港回歸後的社會動盪,董建華也要負上責任。

去年 科技大學頒發榮譽博士予董建華,大學師生與社會人士反對聲不絕,何以中大急不及待再一次將大學最高榮譽,授予一位破壞法治、劣政如山的前特首?我們極度擔 心大學的學術榮銜,只淪為政治工具—為破壞法治的管治手法鳴鑼開道、以博士榮銜粉飾劣績、被中大領導層利用作政治獻媚。

校長劉 遵義上任以來,放棄民主管理制度,在多件重大事務上拒絕學生直接參與,漠視師生校友的反對意見。如以國際化為名摒棄中大教學語言傳統、肆意斬樹破壞環境、 將原來的院長選舉制轉為委任制、揚言禁止《中大學生報》出版、為捐款濫建辦學理念模糊的小書院、劫貧濟富徵收校巴車費,擬拆毀中大歷史建築等等。中文大 學,本應以擁抱社會公義為己任,現卻成為破壞這些理想的先驅。

零三年,五十萬名香港巿民上街高呼「董建華下台」、「還政於民」,董建華管治不得民心,憤怨聲不絕。在董建華管治下,香港人雖飽歷人大釋法和廿三條的迫壓,仍堅決捍衛法治,走上街頭爭取民主。校方將榮譽博士頒予董建華,不單損害中大校譽,更是對香港人的侮辱。

我們本著社會良心和道義,聯署此聲明,以表不滿;並在此呼籲社會上下,珍重法治與民主,以董建華為戒。

我們嚴正要求:
【一】取消頒發榮譽法學博士學位予董建華,重申對法治和民主的重視;
【二】立即向中大師生交代榮譽學位委員會討論頒發博士給董建華的紀錄和理據;
【三】劉遵義校長公開向全香港巿民道歉。

發起人:
中大學生會
中大學生報
劉遵義施政監察
香港中文大學員工總會
基督徒學生運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


過平常日子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21:53:00 | 散文隨筆
星期天去了行大埔的草山,天氣還好,不過有點煙霞。



鏡頭大約由北順時針轉到西。
向北可以看到粉嶺,向東見到馬鞍山,再過一點是西貢,南邊的中環就看不見了,據說如果天氣好的話,可以看得很清楚。再轉是城門水塘。坐在草山標頂柱的石台上,我們就把整個香港都收入眼簾呢。

特別場:高傲的牛牛



晚上和7B吃飯,早了點回家,做了一些research,和媽媽姐姐閒話家常。

深夜,隨意翻著李歐梵李玉瑩的《過平常日子》,書首有這麼的一句:
「去愛一個人是很好的感覺,倒空了自己才可以有空間去享受別人給你的愛,愛心是越付出越多的。」

Being Innocence. 就像「唔好咁橙」的麥兜。

Kursk:立法會補選FAQ
loong5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16:43:46 | 貼文
轉載Kursk的立法會補選FAQ,
希望各位住在港島區, 但又不知道投票給誰的朋友一看。

立法會補選FAQ(from Kursk)

 如果我不想葉劉淑儀勝出,又不太喜歡陳太,我應該投其他候選人一票嗎?

從 搏奕論來看,不應該。假設你不想葉劉勝出,於是投了何來或者蔣志偉一票,葉和陳之間的差距只有一票;如果你投陳太,葉陳之間的距離便是兩票。不要小看這一 票之差,因為如果到最後葉劉險勝三幾十票,你便會後悔自己把票給了沒有勝出希望的候選人,你的公民力量有如泥牛入海,浪費了。

我不是港島居民,我想支持某候選人,我應該如何做?

你應該向你身邊住在港島區的親朋好友推薦你的選擇,以有力的理據遊說他們。(當然你可以打親情牌或愛情牌,說之以理,動之以情)

八位候選人都說自己爭取2012普選,我應如何選擇?

其實八位候選人之中,只有陳方安生、凌蔚雲和何來的普選方案較為接近世界標準的普選,其餘的(除了李永健,因為沒有資料)候選人的所謂普選方案,都有保留之處:

葉 劉淑儀的所謂普選方案中的行政長官部份,基本上是假普選,其方案提議行政長官候選人要有提名門檻,提名委員會要由1800人組成,每名候選人須獲得最少 180個提名。每名候選人須同時在每個界別(1. 工商、金融界;2. 專業界;3. 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4. 立法會議員、區域性組織代表、香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區全國政協委員代表)中獲得最少10%(即40或60個)委員提名。(資料來源:葉一知)

這個方案,其實是一個過濾機制,足以令代表至少30-40%選民的泛民候選人參加不到選舉。

蔣志偉支持2012立法會普選,廢除功能組別。可是他不支持2012普選行政長官。(資料來源:蔣競選網站)

蕭思江則反對定普選立時間表,他「認為若中央不喜歡選出來的特首,會有憲政危機,甚至令資本家會撤資,影響民生。」(資料來源:881903.com)

泛民區選失利,但好像沒有反省。如果我們不投陳太,令泛民仆直,令他們見到棺材流眼淚,可以嗎?

泛民的確有不少「抵佢地死」的地方,不過他們的失敗,不完全因為他們的不濟,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對手的資源和動員力。事實上泛民也有不少做得好的人,今次區選失利,相信已經能夠造成震倉效應,汰舊換新。在立法會補選這個重要選舉,不是懲罰他們的時候。

而且,今次一旦讓葉劉當選,可說是後患無窮。(詳見下一題)

為什麼這一次補選那麼重要,好像一定不能讓葉劉勝出似的?

不 能不承認,葉劉的政治能量出乎意料的強。如果今次她勝出,將會得到正式的民意授權(mandate),讓她在日後的選戰,甚至特首選舉中得到更大的政治能 量和與建制派議價的籌碼。可以這樣說,一個做事狠勁,具政治能量的建制派政客,愈遲在政治上得到勝利愈好。一旦葉劉上台,很難有人再阻得了她,日後大量我 們不想見到的假普選方案、廿三條立法方案等,陸續有來。

這個議席本來是馬力的,他去世了,那個議席不是應該讓給民建聯或者建制派嗎?

百駿競走,能者奪魁。政治從來不是黑社會大D哥和樂哥的君子協定(最後大D哥也慘死了)。今次補選,變了單議席單票制,選民選擇,勝者全取(winner takes all),就是這樣。

 

記得,明天,投票。

(對不起,小弟繼續趕客至明天為止,我承諾之後會多談風月)

b120612179
(source: kursk)

延伸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36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
系統公告
自述
個人圖檔
ID:loong5
暱稱:Loong5
生日:1985/05/25
地區:亞洲

熱情贊助
精華
龍五此號何來
價值相對主義‧一
價值相對主義‧二
中國民間社會、民族主義與民主(一)
自由民族主義在中國有可能成為一主流的意識形態嗎?(一)
自由民族主義在中國有可能成為一主流的意識形態嗎?(二)
道可道不可道乎?
負托邦
給你們
冰點已死,人心不滅
緣起‧性空
一閃
民主,在台灣?──中大國是學會小角色的一點隨想
學術、辯論與價值(二)── 鐵屋中的吶喊、還是明智地抽離?
周末補記──我的香港筆記集(一)

















Subscribe with Bloglines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Dear:
chuchu‧spotless mind


Links:
哲學散文
inmedia
吳偉明的知日部屋
李天命網上思考

Friends:
亭思間
agatha' diary
music like water
灰色軌跡

Old stuff:
my old hp
my xanga

BlogRoll:
心湖淬筆
不大不小的空間
維羅納的-檸檬羊
方道‧文山流
yauidea.com
玩咩豪園
pieces
Ricepaddy


For WaiWai Only:






















輕旅行
好時光貼曆
日誌
Jul 2014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尋跡
搜尋:
我推薦誰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熱情贊助
RSS 訂閱
CC授權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 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天空部落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