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07

诉求与马哈迪闭门谈话解密!马哈迪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

诉求与马哈迪闭门谈话解密!
马哈迪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
 
■日期/Aug 27, 2007   ■时间/12:08:21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獨立新聞在綫林宏祥
 
 

【本刊林宏祥撰述】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工委会”前执行秘书黄进发“解密”前首相马哈迪在“诉求”风波期间,与诉求工委会闭门对话时的“谈话”。在历时65分钟的对话会中,除了诉求工委会主席郭全强发表演讲,以及副主席周素英提出全场唯一的问题,单独赴会的马哈迪共发表了54分钟的谈话。

 

马哈迪在会谈中声称国家的财富在华人手中,直言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更表示坦然接受因扶持马来企业家如哈林沙厄(Halim Saad)、达祖丁南利(Tajudin Ramli)而承担奉行朋党主义的罪名。马哈迪更引用印尼排华事件,要工委会省思“要人民互相攻击,还是一点牺牲换取大家和睦共处?”

 

这场会谈在2000年9月15日举行,是马哈迪当年8月30日在国庆献词中指责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大选诉求工委会伤害马来人感情,将工委会与“共产党”、“澳玛乌纳”相提并论而掀起轩然大波后,首次会见诉求工委会。黄进发形容此会面严格而言是工委会与首相各自表述,没有对话;但是它给了双方一个下台阶,平息八月的风波。

 

会谈在中午12时15分结束,工委会当天下午3时30分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举行记者会,向媒体形容此会面乃“正面的发展”,会谈“气氛融洽”,惟不透露马哈迪的谈话内容。诉求风波在2001年1月5日,工委会与巫统青年团发表联合声明“搁置《诉求》七点条文后”,情势急转直下。

 

这个由2098个华团连署的诉求,终在2002年8月撤销秘书处。当年出任秘书处执行秘书的黄进发(左图),昨在新纪元学院马来西亚族群研究中心与隆雪华堂文教委员会联办的“粘力与张力――马来西亚华人族群内关系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诉求(1999-2002):华裔马来西亚人的“烈火莫熄”》论文,为马哈迪当年的“闭门谈话”解密。

 

马哈迪:财富在华人手里

 

根据黄进发的记录,马哈迪在郭全强发言完毕后,接下去发表了54分钟的即席演说。以下马哈迪的谈话转载自黄进发《诉求(1999-2002):华裔马来西亚人的“烈火莫熄”》论文。

 

“他宣称马来西亚比其他国家和谐及平安,因为政府考虑了每个族群的利益。没有人可以得到他们所要的所有东西。每个人都会有所不满。如果每个人都满意,事情就不对劲了。如果他们有所不满,应该在闭门的场合提出,不是公开宣扬。不然,就会有反击(counter-reaction),那局面就不是你或者政府所能控制的。”

 

马哈迪(右图)辨称马来西亚没有平等,因为“财富在华人手里”,并挑战诉求工委会:“如果你们要,可以去调查。”

 

“在推行新经济政策(NEP)之前,马来人只有少过2%的全国财富,而华人与外国人所占比重分别是30%与60%。”马哈迪甚至宣称:“(今天)马来人(财富)超过20%。我们是在说谎。真实的数字远远少过20%。许多城镇只有很少马来人。沙登(Serdang)、蒲种(Puchong)还有许多城镇,已经成了华人的肥地……”

 

马哈迪表示,在马来西亚,每个人都得到平等对待;政府对土著的优惠,也不过是那20%,以便协助他们提升。

 

马哈迪说:“我们(政府)容许一些我们不应容许的举例说,马来人最终把合约给了华人。阻止它是不容易的。缴付所得税者中,名列前茅的都是华人,因为他们有钱……在私营化计划中有许多华人公司。许多路是华人公司建的。拥有森那美、牙直利(Guthrie)的国家能源公司,有一个屋业发展计划就委托给华人处理。马来人甚至买不到屋子。我们不能公开这些数据,以免触怒马来人。”

 

他以这种不平等所可能引起的社会动乱来合理化马来人的政治支配与经济特权。“除了政治权力之外,马来人拥有的东西很少。我们给予乡下选区较大的比重。因为如果我们实行‘一人一票’,他们将会失去政治权力。他们将会发动暴动,因为他们一无可失。”

“在1969年,马来人烧的是华人的商店和汽车。今天,我们确保,如果他们再烧,他们会烧到自己的商店和汽车……即使在经济衰退时期,这里没有暴动。他们没有烧华人的屋子、杀害华人、强奸华人女子。”

 

马哈迪否定绩效制

 

他强调,马来人中产和上层阶级都很少。“因此我们要扶助一些马来企业家,例如哈林沙厄、达祖丁南利。我们却被指责实行‘朋党主义’。我们坦然接受这罪名,因为我们需要减少种族之间的不平等……在单元种族社会,贫富之间会有冲突。在多元种族的社会,如果富人分布在一个种族,而穷人又分布在另一个种族,那么种族暴动将会发生。我们有这样一个印象。华人富而马来人穷。经济的不平等会产生冲突。”

 

然而,马哈迪(左图)宣称政府并没有向共产党般劫富济贫,而是扩大经济蛋糕然后把较大的一份--“新的东西”--给土著。他辨称,马来西亚行政系统虽然不完美却良好,公务员以马来人居多,是因为他们不能进入私人界。政治稳定倒过来帮助华人经商成功。他的许多华裔朋友告诉他他们在新经济政策下受惠不浅。

 

他否定绩效制,认为“如果单凭成绩录取大专生,那么80%大专生都是非马来人,马来人只有20%。如果专业人士都是华人,而非专业人士都是马来人;你认为马来人能够接受这种情况吗?我们如何能够不以族群为依据给予不同对待?马来人必须受到保护。”

 

但他同时表示,马来西亚有600间私立大专院校,几乎全是华人学生;而政府大学有固打制,保留60%学位给马来(土著)学生,但是非土著也有40%。他语锋一转,批评马来学生不争气,入学的虽占60%,真正能毕业的只有40%;不关心政治的华人学生成了表扬对象。

 

“我公开指责他们(马来学生),‘你们不读书。你们去参加示威’。我们有要读书的华人。他们要我中止私立学院,因为那主要是为华人而设的,那是真的。我告诉他们:‘我不能因为你不要读书而别人要读书就关掉大学’。”

 

反对分族群消灭贫穷

 

他也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如果你不是土著,政府不能给你。固然有华裔穷人,但马来人穷人更多。”如果政府再帮助贫穷的华人致富,马来人及华人之间的差距会更大,因为贫穷的华人会愈来愈少,而贫穷的马来人还是一样多,因为马来人没有掌握到致富的能力及技巧。他在临结尾时说:“或许有一天,当马来人和华人一样行时,我们可以忘却彼此的不同。不是现在。”

 

他认为华人应该比较马来西亚与周遭国家华人的待遇,并一再举印尼为例,除了排华暴乱,那里“没有华校,华人不会讲华语,只讲马来语,没有华文姓名”。菲律宾、泰国、美国、英国等都没有华校,在马来西亚政府却允许它们存在;而且“华文小学和中学比政府的学校更大更豪华”。

 

他宣称:“如果我把这种情况告诉马来人而他们也开始(组织)他们的社团和(提出)马来人的诉求,那类似1969年的种族冲突必然会发生……如果万一马来人也提出诉求要关闭华校, 我将我无法处理。我们将会有如印尼的局面。我不认为它是好的。”

 

他并举例说,政府今天允许舞狮,但是并没有告诉马来人,因为他们将会愤怒抗议。言下之意,许多事只能做,不能说。“土著、华人、印度人,每个人都不可能得到他所要的所有东西。”

 

“我们的秘诀是让每个人都不高兴”

 

他以此解释政府为什么必需要强大。如果政府衰弱,它就需要理会每个族群的非分要求。“所以,我们需要三分二的多数。如果你作出不合理的要求,政府将会说不。我们一定要如此做。这是一个平衡动作。如果我们理会(entertain)你们的要求,马来人会对我们不满;如果我们答应了马来人的要求,你们会对我们不满。这不容易做。”

 

马哈迪自豪地表示,强大的政府正是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族群国家成功的关键。“在1969年后,我们再没有种族冲突。1969年时,他们(外国人)说,马来西亚已经完了。但是,敦拉萨、敦陈修信、敦山斑丹一起坐下来,想了一个方程式。这方程式如此成功,以致南非都要来向我们取经:‘你如何扶助土著而不必取自他人?’ 我们的秘诀是让每个人都不高兴。”

 

会谈一开始时,他就质疑诉求工委会的代表性。“你们说你们代表马来西亚全民,我不认为你们有权利如此说。你们今天的代表清一色是华人,没有马来人。你们只能说你们代表一部分的华人。我甚至怀疑你们所有成员会完全赞同你说的话。你们未曾征询他们意见。”

 

对于内阁在《诉求》课题上出尔反尔,他较后对其中的权谋考量直认不讳:“大选期间, 你们提出一个政府很难接纳的诉求,但对马华及民政却是一个威胁,而他们是我们的伙伴。他们需要你们的支持。如果我们不接受《诉求》,选民可能转向支持反对党,所以(林)良实只好接受你们的诉求。可是,他们同时也要考虑到我们。最后,谁会嬴?在华人中会是行动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在马来人当中,回教党会胜利。”

 

他说,诉求工委会绝对可以私下对他或者马华、民政提出要求,但是,在大选前提出就是在威胁政府。如果政府失去华人支持,回教党将会有很多人当选。他表示,有些议题只能在经济咨询理事会(MAPEN)这样的闭门论坛里讨论;而蔡国治公开发出要求改变政策的声音,是犯了错误,偏偏工委会有紧接其后再提出诉求。

 

“我要传达非常严重的警告”

 

“我在国庆时发表了措辞非常强烈的献词。我要传达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我不这样作,你们就不会当真……现在不要提(诉求)。以前,良实说它(诉求)是好的,他是在要胁下说的。我们现在不能实行它。你们可以见我或者良实。”

 

马哈迪并宣扬政府经济政策对华人的好处,不点名地批评倾向东亚金融危机期间主张经济改革的安华。如果政府选择国际货币基金会的方案,外国人就会入主大银行和工业,掌控大局。一部分华人将能够生存下来,但是,大部分将为外国人工作。政府对外国经济势力入侵说不,不单保护马来人,也保护华裔公司。

 

“对我而言,任何企业的失败就是政府的失败。税是企业缴的。”他质问,眼前政府虽然将多数机会留给马来人,但是如果政府政策果真都对华人不利,华人怎会发达和成功?

 

他也批评回教党缺乏执政能力,尽管他们或许对宗教有很深认识。他也质疑回教党善待华人的真实性,宣称所谓让西海岸猪农迁去丁加奴养猪是回教党的宣传伎俩,因为那里95%是回教徒,没有适当的地点养猪。

“相反的,国阵却允许马来西亚这个穆斯林国家拥有本区域最大的养猪场。立白疫灾时,政府出动军队毁猪,还花钱赔偿猪农在—虽然赔偿数额不可能让每个人满意;这一切政府都没有自吹自擂。另一方面,政府因为没有就“口蹄症”赔偿马来农民,反而在选举中成了攻击对象。”

 

马哈迪不要辩论

 

马哈迪强调,政府公平对待各族;虽不完美,却是华人所能够得到者中最好的。他表示政府会允许华社在文化、语言、教育等方面的要求,但是华社不可提敏感课题,因为马来人还没有足够的信心。

 

他举被爱尔兰、印度的族群冲突为例,警告不要去打扰现状;否则,大家都无法阻止事情发生。他质问:“你们要什么?人民互相攻击,还是一点牺牲换取大家和睦共处?你们回去思量。这是你们的国家,一如是我的。你有你的权利,但请你明智地履行权利。你们回去想想政府是否真的歧视(华人)?我们没有。我们只是在平衡各方。”

 

他最后说“这份文件(指主席致词)是你们的看法。我也表达了我的看法。我不要辩论。你们回去再讨论。”

 

周素英在整场会议中提出的唯一问题是:“东合自由贸易协定(AFTA)将在2003年开始推行,面对自由化的市场,政府现有的政策是否影响我们的竞争力?”

 

马哈迪当时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并认为马来西亚不能够接受全球化现在的定义。如果马来西亚开放让财雄势大的外国银行在全国设立分行,本国银行将承受不起竞争而被接管,最终马来西亚人将没有银行。如果福特入主国产车,他们将会以国产车没有效率为由结束营运。因此,马来西亚必须采取保护政策,“直到我们的人足够强大为止”。

 

马哈迪最后表达希望工委会代表能够明了政府运作的方式(government pattern),站起来和每一个代表握手,就走出会议室。

 

诉求工委会代表团共20人赴会,包括主席郭全强(董总)、副主席周素英(校友联总)、秘书谢春荣(雪华堂)、财政刘庆祺(南大校友会)、查帐张志开(森华堂)、委员叶新田(董总)、王超群(教总)、李玉书(雪华堂)、陈志成(雪华堂)、刘志文(森华堂)、叶国灿(福联会)、覃武振(广西总会)、程道中(福州联总)、王志坚(留台校友会)、陈松青(华研)、秘书处成员莫泰熙、姚丽芳、陈亚才、钟伟前与黄进发。



November 24, 2007

事實呈現

大家好,我是忠實聽眾。9~10am的<叩應>節目退步最多,很難過!或許主持人太年輕,社會歷鍊不足,淪為紙上談兵;專業素養更是不足,帶著預設立場主持節目,官腔官調,多次在節目中批評來電者的看法不正確,如果如此主持節目,總認為自己的想法是對的,倒不如不要接受來電。如果是專業的主持人是不會評斷聽衆的想法是對是錯,叩應並不是辨論會,重要的是事實呈現,事實勝於雄辯,叩應是融合各方親身經歷的場所,因為我們不一定經歷過聽衆所親身經歷過的,而不是目前節目中太多<猜測性>的呈現而誤導公衆,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例如今天博士說:"很少非土著當公務員可能是因為大家去到政府機關時,看到的都是土著,以為當公務員不是屬於非土著".一個人的猜測可以代表全部非土著的想法嗎?除非博士本人真實覺得當公務員不是屬於非土著,否則這句話一點意義也沒有,也帶有誤導性,也不是事實的呈現,主持人更要強調這是猜測性言論,也不說是"大家"的想法。#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非常的重要,而不是亂講。
再一個猜測性的例子,常撥電叩應的家庭主婦吳女士說:"小孩子會説<我們沒有機會在馬來西亞當太空人因為我們不是馬來人>可能是因為成人的灌輸及影響。" 這句話也是一點意義也沒有,也帶有誤導性,也不是事實的呈現,主持人更要強調這是猜測性言論,真的是成人的灌輸及影響?沒有#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態度。正確的做法應該是要去向小孩了解,研究。說"不知道"這麼困難嗎?說不知道總好過亂講。
為了這些疑問,我訪問了很多小孩,大學生及成人的個人或他所聽到的真實經歷和想法,而不是猜測別人的想法。
"事實呈現"的例子如下,"我是一位野心不大的人,我初中時的願望是要當一位朝八晚四的公務員,我很想當公務人員是因為我希望我的工作是像我所看到的公務人員的輕鬆,我不願意我的生活像我所看到的在忙碌的私人界中被工作所佔滿,除了工作,我要有充足時間從事我的興趣,運動,照顧父母,家人。然而,一天一天的長大,我看到了所接觸部門的公務人員的醜陋,貪污,不負責任,不友善,不尊重民衆..我開始想像即使我如何的出於污泥而不染,我還是形象不佳的公務員的一分子,因此我放棄了過高品質的公務員生活,而過著忙碌的低品質生活,低品質是因為沒有太多時間做除了工作以外自己喜歡做的事。只是有時很羡慕公務員鄰居可以在開齋月幾乎每天七點半出門上班,早上十點回到家做齎戒月糕點。訪問幾位快要退休的公務員説,此事司空見慣,所以整個辦公室空蕩蕩,上司包庇,只有非土著留守辦公室,被分配繁重工作。其中一位在會計部門,沒有服務櫃檯,一般民衆無法得知。
簡單的問小孩子們對馬來西亞的看法如何?現在的小孩子真的很不一樣,觀察力強,讓人出乎意料之外。
Kid A :"馬來西亞很不公平,我到馬來人朋友的家玩電腦遊戲時他告訴我,他們國小一班40人,上電腦課是每人一台電腦,都是Window XP的,他說不必繳錢;我在華小則是一班50人兩人一台電腦,每月繳RM12.00,是Window 95,最新也是Window 98的舊電腦,學不到什麼東西,他們會玩很多軟體,因為Window 95不能裝新的軟體。" 註:聽了請些話,能夠感受他的自卑,我也很心痛。我不能對他說些什麼,也很難把事實真相告訴他。我曾在華小擔任董事很多年,所以了解情況。200位的鄉區華小,教育部撥了一台電腦,副董事長捐了一台電腦,共2台。一台校長用,另一台是老師用,電腦班的電腦則是用租的舊電腦,電腦班常入不敷出,不足的欠款則請華人商家捐獻,再不足則由董事們分擔。從多位在國小服務的校長,老師口中得知,若全校平均一班人數為40人,政府撥40台新電腦,若沒有電話線的鄉區國小,教育部門將提供衛星天碟供學生上網用,而且已經過濾色情網站,聽了你也會儍眼吧!更令人儍眼的是,全校只有30多位學生的鄉區國小也有5台新電腦用衛星天碟供學生上網用,鄉區華小的電腦完全無法上網。 現在的小孩不需要成人的灌輸及影響,現在的馬來西亞人民的種族融合度佳,我們都有要好的異族好朋友,鄰居,只是政府的不公平政策破壞種族融洽。難怪剛才那位不是富裕人家的小孩會那麼的自卑,覺得自己的電腦水平差。而富裕家庭父母則擔心小孩看到色情網站而不讓小孩上網。 當今的土著教育水平都很高,一窩蜂的擁入華小,然而並沒有看見很多土著企業家或土著商家捐錢給華小,還要華人負擔土著的教育費用,很是吃力。 在國小服務的校長,老師聽到我說華小向商家捐款時都覺得很訝異,這是他們不了解華人的辛苦.
去醫院,去申請身分證,去旅遊時經過海關,在車內看著交通警察找碴,家裏遭小偷時看到警察不願意採小偷留下的指紋....這些都是我所訪問到的小孩子他們所接觸到的馬來西亞,不是成人所灌輸的。

November 20, 2007

“资深律师游说委任法官”司法丑闻短片

“资深律师游说委任法官”司法丑闻短片www.merdekareview.com
【獨立新聞在綫 曾薛霏撰述】
回教党欢迎政府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资深律师游说委任法官”司法丑闻短片,不过,政府兜兜转转浪费了许多时间和金钱方决定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显示政府无能力处理许多攸关人民利益的事。

 

回教党全国宣传主任玛夫兹(Mahfuz Omar)表示,回教党和其他民间组织一开始就建议政府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司法丑闻,但是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却不感兴趣,反而设立一个没有实权传召证人的“三人小组”,如今证明了在野党和民间组织观点是对的。

 

玛夫兹今天回教党总部召开记者会说:“此事攸关政府的公信力,为这么久才要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这显示首相无能力处理国家大事,他应该在事情爆发时立即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如果当时就这么做,我们现在可能已知道事情的真相了。现在政府说要设立皇家委员会,但我们还要等,要等内阁会议讨论设立调查委员会细节。”

 

此外,他也认为政府在回应此危机的反应缓慢,没有对症下药,浪费了许多时间和金钱。虽然他不确定政府是否拨款设立“三人小组”,但政府至少会分发津贴给“三人小组”的成员;这笔花费可能不多,但可以用在其他惠及人民的用途上。

 

“三人小组”于9月25日成立,由前马来亚大法官海达莫哈末诺(Haidar Mohd Noor)、前上诉庭法官马哈德山卡(Mahadev Shankar)及前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及国民服务理事会主席李霖泰组成。“三人小组”于11月中功成身退,其报告建议政府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点击:三人小组功成身退 皇委会乃关键步骤】

 

记者问玛夫兹维卡纳伽林甘(VK Lingam)的弟弟迪鲁纳玛卡拉苏向警方报案揭露林甘贿赂法官的看法时,他回应道:“我认为皇家调查委员会应该传召林甘的弟弟为证人,以获得详细的证据。此外,警方也应该保护他的安全,因为他是重要证人,可能会发生一些危害他的事情。

 

国家元首认同和平集会

 

另一方面,玛夫兹也谈到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净选盟)的课题,他说,虽然回教党对主流媒体扭曲报道本月10日净选盟大集会的做法失望,但尚未讨论是否要杯葛主流媒体。

 

说,主流媒体应该展现专业精神,强至少四万人的集会说成四千人,显示媒体的专业水准低落。

 

他也说,媒体应突出国家元首愿意接收净选盟备忘录,而非只突出国家元首不认同非法集会,而且不平衡的报道将破坏国家元首的名声因为在集会前,国家元首已向净选盟要求备忘录草案,才决定是否关注选举改革问题。

 

他一再重申,净选盟要求举改革不是为了惠及任何政党或候选人,而是为了全民的利益干净的选举非常重要,因为现任政府不认为他们的权力来自人民,这也是导致我国问题丛生的原因。

 

然而,当记者询及国家元首已经发文告表明反对非法集会时,他答道:“国家元首表明不认同非法集会,意味着元首认同和平集会,我们举行的是和平集会,而且集会是非法或合法,在现今政府的情境中是准证,准证与人民的集会权利是两回事。元首的声明给我的感觉是,警方应该批准人民和平集会。”

 

“至于元首不认同非法集会的声明,我认为,陛下是认同我们举行集会的,如果陛下不认同的话,一早就表明了。在集会之前,媒体都报道了全国总警长、首相、首相女婿等的警告,如果元首不同意大可不人民聚集在皇宫外。元首的声明在集会举行一周后才发表,我认为这是陛下的智慧。这是不是非法集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备忘录的内容及政府即将采取什么行动推行选举改革。”



November 13, 2007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净选盟“万人诉求公平选举和平大集会

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净选盟“万人诉求公平选举和平大集会http://www.merdekareview.com/
【獨立立新聞在綫我陈子莹撰述】
上周六在 引起国内外电视媒体的争相报道外国电视台大多数都以警方向人群射发水炮和催泪弹的画面为开端,而本地电视台则都避开这些镜头;我国新闻部长再努丁迈丁(Zainuddin Maidin,下图更在半岛电视台的访问中,直接炮轰这家中东电视台偏袒。

 

国际电视媒体半岛电视(Al-Jazeera)、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英国广播机构(BCC及本地电视台都有报道争取选举改革的“万人诉求公平选举和平大集会”在新闻报道中穿插镇暴向群众发射水炮及游行队伍步行至国家皇宫的画面。

 

公众人士将这些电视画面用录影机摄录下来,并且上载到YouTube网站。大部分画面都显现警方与集会群众的对峙,这些画面都可看出大批穿着黄色衣裳的参加集会人士,身穿红色制服的回教党志工队(Unit Amal)指挥及“护送”,并肩步行到国家皇宫。

 

半岛电视台不仅派遣记者及摄影记者前往现场报道,也分别在三个不同的时段访问我国著名部落客黄泉安(Jeff Ooi)、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Answar Ibrahim)新闻部长再努丁迈丁(Zainuddin Maidin)。

 

再努丁在电话中发轰

 

在半岛新闻电视台的三场访问中,新闻部长再努丁的反应最为激烈他在接受这段为时大约两分钟三十秒的电话访问时,一开始就批评记者夸大事实,在电话中的记者也显得很不耐烦:“(我)问你,看着这个集会人群被喷化学物的画面……

 

再努丁也及时转腔声称,警方允许集会人群游行到国家皇宫去,他们并没有开枪,我们并不像缅甸或巴基斯坦。他也指责半岛电视台带着预设立场,把马来西亚报道成不民主的国家。

 

再努丁随即强调,马来西亚并不反对“群众的请愿”,警方利用这种方法驱散人群,因为这场集会不合法;不过最后也妥协了,让群众走到国家皇宫去。

 

他也提到,这场集会并无必要,因为马来西亚的大选从没有失败过。最后,他还在电话的那一端,不断评击半岛电视台的作业态度,偏袒请愿的人群。接着,他的声音在电视记者的道谢后被切断。

 

 

半岛播映水炮射向群众录影

 

半岛电视台记者哈密斯(Hamish Macdonald,右图)当天也在占美回教堂(Masjid Jamek),现场报道镇队用水炮和催泪弹驱散集会群众的实况在水炮射向人群的电视画面中,旁白的劈头第一句就是:这是马来西亚式的民主方式(This is the democracy way of Malaysian style)。

 

半岛电视台也访问了部落客黄泉安和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黄泉安接受访问时表示,对这次请愿的力量并不感到惊讶,这也显现了人民要求选举制度改革的紧迫性。他也批评政府对这次大集会的合法性持双重标准。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也告诉半岛电视台,尽管人们搜集了许多选举不公的证据,但是政府及选举委员会并没有采取相行动,以致这些不公平的事件持续发生。人民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选择用这种方式表达意愿及呈交备忘录给国家元首。

 

 

 

此外,美国有线电视网络(CNN也静态的摄影画面报道警方使用水炮和催泪弹镇压人群并简单叙述了集会意义和马来西亚现有的政治气氛。

 

 

 

英国广播机构(BCC新闻以电话联线方式,联络了在吉隆坡的通讯员,简单地介绍了这次集会游行的意义与背景,同时也提及警方使用水炮和催泪弹驱散人群。

 

 

 

本地电视插入塞车和警方说辞

 

本地电视台Astro AEC马新社及NTV7的电视新闻报道。AEC马新社的华语新闻除了报道警方封锁独立广场、设路障导致交通瘫痪及群众游行到国家皇宫的画面以外,也播放金马区警区主任祖卡南阿都拉曼的访问祖卡南在场表示,警方是在被迫的情况下出动水炮和催泪弹,并逮捕了一些固执的人民。

 

AEC马新社的新闻最后也穿插了新闻部长再努丁向半岛电视台发难的事件。

 

 

 

NTV7的新闻报道则以非法集会的角度切入,播放了警员驻扎吉隆坡甘榜巴鲁(Kampung Baru)及交通阻塞的报道。

 

 

 

本地的平面媒体大都以交通大诸塞以及非法集会为重点,并且鲜少贴上游行人群以及集会的场面照片,大多数画页都是警察路障以及路面的诸塞状况。(点击:净选盟选举改革诉求靠边站报章突出非法集会交通堵塞

 

平面媒体早在集会前夕,就接到国安部的口头训示,不得报道净选盟的新闻。(点击:国安部又封锁新闻 这次对象是净选盟

 

伦敦也有集会

 

马来西亚人民为了对公平、干净的选举提出诉求,除了在首都吉隆坡举行万人大集会以外,一些在英国居住的马来西亚公民也聚集在伦敦街头,为我国公平的选举制提出诉求,以支持净选盟的活动。

 

根据安华个人部落格所上载的照片显示,这些马来西亚公民在伦敦,也同样拉起了黄色的净选盟布条、穿起黄色的净选盟T-恤,以示对这项活动的支持。

 


September 22, 2007

大马竟然会承认国际学术地位比大陆、台湾、香港低的乌克兰、俄罗斯、摩洛哥、印尼的学位

 大马竟然会承认国际学术地位比大陆、台湾、香港低的乌克兰、俄罗斯、摩洛哥、印尼的学位
作者:姚文杰
07年9月21日 晚上9:11

今年六、七月,在台北为即将离开台湾的学长姐饯别,心里并不觉得难过。我觉得难过的事情是,他们当中有很多都是准备着去新加坡当中文教师。夏末秋初的九月,是台湾各大学开学的月份,迎接一批新入学的学弟妹,我心想:我是在为我的国家迎接一批人才,还是目前表面上我是为我的国家迎接一批人才,但将来这批人才通通都要白白送给外国?

凭什么拒绝承认台湾学位?

说实在的,大马留台生都是在台湾的大马孤儿。我们的学位,不论是大学、硕士或是博士学位,在全世界很多个国家例如英美纽澳加、日韩、欧洲和新加坡都被承认,但只有我们自己的政府不承认。这是一个很难令人接受的事情。大马在国际学术上落后台湾那么多,竟然可以不承认台湾学位,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如果今时今日大马的国立大学比津桥(Oxbridge)、长春藤(Ivy League)大学厉害,大马政府当然可以很骄傲地拒绝承认台湾学位,我们也虚心接受这个决定。但问题是:大马的国立大学连跟区域的名校如新加坡大学、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台湾大学、京都大学、早稻田大学等名校平起平坐的学术地位都没有,又有什么学术地位来拒绝广泛被第一世界国家承认的台湾学位?

以前我以为是教学媒介语的问题,导致以中文教学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各大学院校的学位不被大马政府承认。但后来发现大马竟然会承认国际学术地位比大陆、台湾、香港低的乌克兰、俄罗斯、摩洛哥、印尼的学位,我就知道:不承认中港台学位是一个政治问题,也证明了有关当局的无知与自大心理。

我知道很多大马留台生最为人所诟病的就是英语和马来语能力低落,但这可以构成他们的学位不被承认的理由吗?如果我们真的了解多元文化,我们可不可以承认对于很多人而言,学习英语和马来语是不容易的?与其让他们因为英语、马来语能力不足而辍学,还不如让他们用最熟悉的语言来学习、掌握他们想要学习的知识。这样的优点,我们的国家看不到吗?一个常常把多元文化挂在嘴边的国家,可不可以同样尊重、承认他们的学位,以便日后他们也可以回国服务?大马人学习的任何语言、方言,不论是中文、英文、马来文、广东话、福建话、客家话、海南话、淡米尔文、韩语、日语、德语、法语、西班牙语等等,通通都是国家的资产,就是这些语言资产丰富我们的多元文化,并让我们可以拥有在全球化市场里脱颖而出的语言优势。

大可设英语能力考试鉴定

如果高等教育部设定一个英语能力条件,例如留学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大马学生,只要考得最低的英语能力要求,即英国IELTS要至少6.5等级,或美国电脑化托福237分,大马政府就承认他们的学位。如果这样还不够,政府大可列出哪一些中港台大学被政府承认,以便大家可以有个方向。当然,在大马土生土长的大马学生,如果连考个IELTS 6.5级或电脑化托福237分都会有问题,就不要怪别人不承认学位,反而必须自我检讨:何以自己的英语能力跟大陆、台湾的学生一样?(大马的IELTS平均成绩是6.64分,仅次于德国的7.23;台湾则是5.62,大陆5.53)订出这个英语能力标准,留学大陆、台湾的大马学生就知道如何为进入大马职场准备,就好像需要考MUET的大马国立大学学生一样。

旅台的大马孤儿,在大马社会也算是少数团体,大马政府如果真要实践他们整天跟全世界讲大马的多元文化有多了不起,政府对少数族群、弱势团体有多宽容、平等对待,那更就应该承认中港台学位。我这么说,固然是从我自己的本位出发,但更重要的事情是,只有承认中港台学位,才能减少人才外流问题,并且不要再让留学中港台的大马学子觉得他们在自己的故乡是不受欢迎的



August 2, 2007

黃明志風暴--Do you know the fact?

Saya adalah pemudi Melayu yang dibesarkan oleh keluarga Cina, jadi saya amat faham keadaan non-bumiputras. Perhubungan Bumiputra dan Bukan Bumiputra adalah rapat di Malaysia, Masalahnya adalah kesalahan polisi yang dibuat oleh kerajaan atau politik.

The fact!!!
Most of the top students in SRJK Cina are bumiputras nowaday. Most of the bumiputras scored better
greds than Chinese already. If Chinese got good greds, please don't be pride, because you just compare with SRJK or SMK. Kaum Cina telah salah faham tentang perkaitan bersatu padu dengan
Bahasa Cina. Quite many of bumiputras already studied Chinese and understand Chinese Language
very well, even better than low educated Chinese, but we don't see rakyat Malaysia bersatu padu after
bumiputras learning Chinese Language. The fault is the "unfair Malay Quote Qouta".  Qouta yang
menyebabkan rakyat Malaysia tidak bersatu padu. In future, Bumiputras can do business with China
without Chinese, because most of the Malays understand Chinese Language already. Non-bumiputras need to give a chance to survive at every field with freedom. If government fair to non-bumiputras, 
Malaysia tetap 2020 Maju jaya.

Do YOu know...
Sekolah Berasrama Penuh all around the Malaysia are Elite Schools for Bumiputras.
The shools produced more than 30% Straight A students per year in SPM (Sijil Pelajaran Malaysia)
that's only just straight A's, not including 9A1B, 8A1B, 7A1B..., also not including bumiputras in others
schools. Malays are also very Hard working nowdays.

The Fact...
Most of the Malay at the local university really worked by themselves without any help by Quota (Qoute).

Sadly...
a lot of Non-bumiputras who can't go anywhere after SPM had choosen travail moil jobs or illegal jobs.
Most of them work as salesman, sales representative, multi-level marketing, insurance agents, selling pirate VCD, illegal 4Ds, drugs, store keeper, shop keeper, long distance Lorry drivers, mechanician, technician, rubbish picker, office cleaners, private office clerks...etc.
If they doing illegal things, that's mean the unfair Malaysia policy -- Malaysia produce illegal jobs.
Nobody like to do illegal work, unless they have fair chances. Non-Bumi
putras need to give more chances to higher post in Government department. Government & Media always confuse peoples that non-bumiputras don't like work in government department, do non-bumiputras got fair chances?

The fact in Government department
1. You hardly to see non-bumiputras youth faces in Government department, if yes, mostly are mixed.
Indian mix bumiputra  or Chinese mix bumiputra.
2. A fact happened, just don't know you believe it or not :- A higher post Bumiputra staff in JKR (Jabatan
Kerajaan Raya) only said to his boss that he didn't know how to do a job(might be he knows how to do
the job, what he just said that, so that his boss gave him easiler job), then his boss asked a lower post
non-bumiputra staff to do the tiring heavy works with lower salary. Difficult jobs are passed to non-bumiputras staff, they are busy, tiring, stress, have deadline too with low salary.

Yes! Corruption in any nations is unavoidable, but you can find out why the 1. police, 2. Traffice police,
3.JPJ, 4. Dewan Bandaraya very active in mostly Chinese Commercial area?? Wow...only parking 
problem then need four departments to concentrate in it. Why they don't active in others important issue?? other than parking issue?? Bumiputras who are work for private companys also suffer to
give kopi-0 to them. From here, this is Government problem. The Anti-corruption agency also involved
corruption, how they handle their job? Ini bukan soal masalah perkauman.
Few days ago, i met a bumiputra in private Clinic, i asked her why she didn't go to government hospital,
She said Government hospital tak guna, Pemimpin Kerajaan mementingkan wang, mereka semuanya kaya selepas menjadi menteri, kakitangan kerajaan pun mementingkan wang, tiada kasih sayang. Kalau pemimpin-pemimpin Malaysia sayang Malaysia, majukan Malaysia, tidak cuma ambil berat tenang issue Kaum Melayu, Malaysia tetap Maju jaya. 



...繼續閱讀

January 22, 2007

請勿掉入《華人比馬來人有錢》的陷阱。政府利用媒體誤導大衆。

有一个核心思想要提醒大家:千万不要迷信统计数字。同样一个数字会有何多的解读,不同的方法也可以获得不同数据。英国前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 (Benjamin Disraeli 1804-1881)就曾说过:谎言有三种,谎言、糟糕的谎言和统计数字。考一考大家: 1 比 1.65, 以一般大部分上班族平民來論,如果一馬來人家庭月入RM2,000, 另一位華人家庭月入RM3,300,以目前的政治趨勢下去,同樣有三個孩子要栽培成大學生,過了二十五年,馬來人家庭比較有錢,生活品質比較好,生活壓力比較低,比較快樂。為什麼? 請仔細觀察大馬各州華人家庭與馬來人家庭。請告訴我答案。

你是否有發現,為何到國外非法居留(跳飛機)打工,忍痛留下家人,咬緊牙關過著居人籬下,離鄉背井的生活的大部分是華人??有誰願意過這種沒有品質的生活?他們大部分都內疚無法在父母兄弟姐妹有困難的時候給予援手,留下很多遺憾:沒有教育孩子,陪伴孩子成長,只用金錢孝順父母是不夠的,深深的覺得自己只不過是一個賺錢機器。如果《華人比馬來人有錢》,華人需要做這個選擇嗎?

相當多部分的馬來西亞華人是屬於中下階層的買賣小生意、小販、傳銷、保險代理員、推銷員、清潔工、收廢說紙盒鋁罐、媬姆、店員、廚房助理、招待員、換機油技工、補習老師、打工一族等等,他們也需要獲得合理的關注與對待;不能以少數富有華人而箝制華人發展。你可有發現許多非土著沒有經濟能力上大學,也無法進入
全免費的政府技術學院?

你知道嗎?馬來西亞有許多土著專業人士
馬來西亞首位女法官是土著--丹斯里 西蒂 諾瑪 雅谷
馬來西亞獲選兩位太空人是土著,马来西亚首位太空人錫慕查化(矯形醫生)
國家銀行總栽是土著
國油主席是土著
馬航主席是土著
亞航主席是土著
馬電訊主席是土著
國營電視臺主席是土著
國營企業主席是土著
本地投资银行巨头--联昌国际集团(CIMB)总执行长是土著--纳西尔拉萨(Nazir Abdul Razak
國能主席是土著
馬來西亞世界自然基金會海洋生物經理是土著
...........

今日的土著在各個專業領域都有許多出色且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華人你驕傲
自大什麼?驕傲自大會阻礙成長。你知道嗎?目前的華人經濟成長率已經在三大種族中排行最後,是什麼原因呢?《成長率》與《佔有率》不一樣喔!

政府利用媒體給予大家錯誤的訊息,藉故鼓勵土著。我們愛馬來西亞,我們也很
高興土著取得了輝煌的成就,我們協助了土著,也都可以和土著和諧相處,只希望目前艱苦的非土著能有公平的機會--問題只是出在<政府政策>只是肥了政客及一部分馬來人,大部分很努力的我們都很憂慮我們的後代如何在馬來西亞生存。
馬來西亞大部分政客只注重自己口袋的錢,如果馬來西亞有像過去日本一樣的
政客一樣,把發展國家放在第一位,馬來西亞就有希望了。


January 12, 2007

新經濟政策是分化國民團結的導火線

不說廿多年前,目前非土著的困境,新經濟政策是分化國民團結的導火線
你認為呢?告訴我
其實馬來西亞已經達到種族融合,但是政府的不公平政策分化國民團結。

January 11, 2007

馬來西亞可有新聞自由可言?--“反大道收费起价联盟”所号召的示威

虽然昨日有逾2千人参与由“反大道收费起价联盟”所号召的示威,但是各大报章却受令低调报道有关新闻,导致有关新闻在马来文报章全面封杀下,只获得各中文报和两家英文报以不显眼的版位刊登。

根据媒体消息透露,当局相当重视这场示威活动,并指示报章不得大肆进行报章。一些馆方本身也向记者发出指示,只需以简短数段文字交待有关示威活动的发生。

除了马来文报章《马来西亚前锋报》和《每日新闻》一如往昔地不刊登任何示威新闻之外,另一家巫统喉舌的英文报章《新海峡时报》也封杀了昨日这场可比喻为2007年度的第一场大型示威活动。

示威新闻打入“地方版”
报章只引述警区主任谈话
第二电视华语新闻简单带过....
馬來西亞可有新聞自由可言?

各界都在等着瞧我国传媒如何处理安华的爆料。结果是英巫文报章全面封锁这消息。其他报章不是避而不提,就是把安华口中的“副首相那吉”化名为“某大人物”。这是很不专业和可笑的做法,对副首相那吉很不尊重,也很不公平。



January 7, 2007

請巫統公佈選區撥款,勇敢帶出清廉政治

國、州議員本來就應該自動自發公佈200萬的撥款詳情,雖然該公佈並不能杜絕貪污,但是至少是一個開始,讓人民了解馬來西亞貪污的嚴重,讓人民了解馬來西亞資源的分配不均。 

曾向國、州議員申請到撥款的學校董事、(教會、寺廟、慈善、社團)團體理事都了解其遊戲規則--國、州議員會派人聯絡有關團結,說明200萬預算已撥出或不足分配,但國、州議員願意協助重新分配撥款,如果願意接受簽收RM20,000支票,實收RM10,000,另RM10,000當作是團體開銷(作假帳)交給國、州議員;好商量的就馬上成交,無奈地表示總比一分錢都沒有來得好;不好商量的則撥款遙遙無期。沒有參與政治的一般人民是無法了解到的事實,但在馬來西亞卻每天在上演。要找証据?免談!
不要只要求馬華公佈選區撥款,巫統要勇敢帶出清廉政治。



January 6, 2007

叛國賊

哈斯納(54)公開宣稱本身與數名人士在不情願下協助幾千名外來人獲得馬來西亞身分證;這20多年以來,像哈斯納一樣在不情願下協助外來人獲得馬來西亞身分證的人有很多,在沙巴是見怪不怪,總歸一勻話:在過去沒有真正民主自由化、強權的馬來西亞來說,我們又能做些什麼?警察也知道此辜,一名警察也無奈地說:上司沒有交代他們去找証據就不能行動,否則丟工作的是他。若去報案而沒有交上証据還會被關進牢房,試問:貪污的人會輕易的讓你找到証据嗎?例如,麻坡公孺華小的維修工程只值RM3,000,承包商卻簽收RM30,000的支票,但承包商並沒有拿到RM30,000,大部分的錢要交給官員,如何找證据??只能命令华人承包商站出來聲淚俱下作代罪羔羊。請參閱三本書:1.”為沙巴覓公正”, 2.”身分證計劃”, 3.”偽造身分證剝奪人民權益” 
我们是这样与国阵一起腐败的!



January 5, 2007

說謊者不被人尊重

1.說謊者纳吉:曾经警告其他团体别质疑官方的新经济政策数据,并且驳斥有关政策只是让一小撮人受惠的说法,并且坚持土著股权只有18.9
2.說謊者纳吉:副首相 拿督斯里 納吉 要各界立即停止談論涉及有關維修撥款遭虧空和騎劫(乾撈)的課題。只要是真相、事實證明,再加上政府要豎貪,為什麼要各界立即停止談論?原來是"說說"而已。

以下是作者Koon Suan
京剧里有白脸和黑脸,白脸是忠的、黑脸是奸的。
《星洲日报》出动副执行总编辑郭清江、助理新闻主任侯雅伦和高级记者邬永龙,用封面版、A02/03和A04版为马来西亚副首相纳吉歌功颂德,把他描绘成大白脸。
《星洲日报》打的标题有:《纳吉:勿让小事变大事 “去种族化看问题”》、《种族角度是有色眼镜 - 忽视他族不满违大马精神》、《协助马来人自立,华商应找真诚马来伙伴》、《巫统领袖接受现实 - 纳吉:不提关闭华小》……!
乍看之下,纳吉的确是个爱民如子、没有狭窄种族眼光的仁慈马来西亚候任首相。
让我们把历史的镜头转移到1987年,纳吉在吉隆坡靠近中央医院的一个操场上,纳吉手举马来短剑、面目狰狞的嘶喊“用华人的鲜血染红这把短剑!”
《星洲日报》的专访没有提这段“陈年旧事”,《星洲日报》的三位头头突然患了失忆症,一点也记不起纳吉当年的狰狞面目


January 4, 2007

纳吉胞弟撰文呼吁政府全面检讨备受争议的新经济政策

虽然副首相纳吉曾警告勿质疑新经济政策,但是,亦是纳吉胞弟的著名银行家纳西尔拉萨(Nazir Abdul Razak)却撰文呼吁政府全面检讨备受争议的新经济政策。
亦是本地投资银行巨头--联昌国际集团(CIMB)总执行长的纳西尔表示,他相信大马多元社会需要新经济政策以便长期辅助传统的经济工具以获得公平的成长

他在最新一期财经杂志《The Edge》的如何使大马具竞争力How to make Malaysia competitive)系列专题文章说,但是我也相信全面检讨新经济政策和其执行法已变得非常重要

新经济政策对土著有多大帮助?

纳西尔显然与其胞兄纳吉捍卫与拥护新经济政策拥有非常不同的立场。
我们关注的是,例如我们的股票市场在初次公开发行(IPO)方面使用自由价格机制(free pricing),坚持土著拥有特定股权将带来什么危险?

他质疑,今天有潜能的发行人已被世界其他股市所吸引;目前的新经济政策阻碍一些公司在大马股市上市;这对于国家或事实上土著社会有多大的帮助?

别视新经济政策成就为理所当然

纳西尔也对一些人士把新经济政策成功消除贫穷、种族与经济地位标签及维持种族和谐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感到伤心。

他认为,公众忽略了其他的经济成长成就,例如就业及以所有资产衡量的净财富。

他说,我们过于注重企业股权分配,而我们从金融风暴的经验得知,巨额股权经常也等同于无法维持的债务

新经济政策在去年受到热烈的辩论,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旗下的公共策略研究中心揭露新经济政策定下的30%土著股权目标其实早已达到。

不过,政府已经否认有关说法,并且坚持土著股权只有18.9%。
当时纳吉曾经警告其他团体别质疑官方的新经济政策数据,并且驳斥有关政策只是让一小撮人受惠的说法。



January 3, 2007

谁没有唱过这个调子?

《星洲日报》开年就专访马华总会长黄家定,让华社知道国阵政府的政策是好的,只是许多政府官员的行政偏差,搞到非马来人很不满。黄家定说,部份政治人物及政策执行者以狭隘眼光来执行与铨释政府的政策,引起非马来人的不满。
---这种
政府政策没有错误,只是公务员行政有偏差的论调,在七、八十年代就已经盛行了。从李三春、陈群川到林良实,谁没有唱过这个调子?



January 2, 2007

新经济政策定下的30%土著股权目标其实早已达到

亞洲策略與領導學院(ASLI)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在20069月發表<企業股權分配:過往的趨勢與未來政策>研究報告之好多年前,許多唸經濟學的人士都已經深深的感覺到土著股權未到30百分比是统计数字的謊言,用不同的方法获得不同数据來欺騙馬來西亞人以繼續優待土著,打壓少數人的非土著。如今研究報告出爐,土著股權佔45百分比一點也不讓人感到意外。但政治的壓力繼續歪曲事實。



December 31, 2006

馬來西亞華人在馬來西亞的經濟成長率是最低的

在被馬來西亞政府有系統地邊緣化之下,幾年前的研究報告已宣示馬來西亞華人在馬來西亞的經濟成長率是最低的,落在馬來人、土著、印度人之後。知道了這個事實,您打算做什麼?告訴大家。



December 30, 2006

馬來西亞華人被有系統地邊緣化

新加坡資政李光耀稱:”馬來西亞華人被有系統地邊緣化是事實,再怎麼樣的強烈不滿和氧憤,並要求公開道歉,事實還是事實;欺騙全世界,也無法欺騙事實。



December 29, 2006

巫統代表大會討論重心仍舊集中在馬來人利益等種族課題

土著在經濟與教育上已經取得非凡成就,但巫統代表大會討論重心仍舊集中在馬來人利益等種族課題,而不是馬來西亞人在國內外的發展,多麼自私啊!巫青團是未來的國家領袖,未來非土著的下一代如何在馬來西亞生存啊!真讓人憂心。


《巫统大会嚣张,何来种族协商?》
‘巫统种族主义言论猖狂,对马来西亚造成严重伤害’

《巫统大会嚣张,何来种族协商?》‘巫统种族主义言论猖狂,对马来西亚造成严重伤害’

 

《巫统大会嚣张,何来种族协商?》‘巫统种族主义言论猖狂,对马来西亚造成严重伤害’ 

 《巫统大会嚣张,何来种族协商?》‘巫统种族主义言论猖狂,对马来西亚造成严重伤害’

我国是个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以我国优渥的先天条件,应可经济上与韩国、台湾并驾齐驱;不过,由于新经济政策拖累,我国竟然得担忧被越南甚至印尼迎头赶上。新经济政策非但无法成功塑造各族团结一致的马来西亚,反之把先天成长条件优渥的马来西亚塑造成是一个异常分裂、充满不安、妒嫉、忧愁、没有爱心和自由的国家。若以国民平均值计算,在1921年,马来西亚是亚洲最大的天然资源出口国,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和人力资源;1957年,英国离开马来西亚时,并非丢下一个等待收拾的烂摊子,是却交还给我国国民一个相对富有的国家;1960年石油开采之后,我国更是占尽了成长的优势,因此,我国应与韩国、台湾、日本平起平坐,而非落到今日必须与越南和印尼竞一席之地的地步。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简称UNDP)发布的人力资源开发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中,我国的全球排名已经从1975年的第50名,滑落到2005年的第61名;在全球透明度排名中,我国2005年的第39名,骤降到去年的第44名;我国的外资表现指数(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Performance Index1996年的第六位剧降到去年的第62位。公共策略研究中心(Centre for Public Policy Studies)主任职位的林德宜指出,许多马来西亚国民极度失望,拒绝回国发展或盘算着离开祖国,以致我国未来潜伏着人力资产匮乏的危机。他感情洋溢地说:我们无法开发及保持我们的人力资产,不单只国外的非马来人不要回国,很多马来人也一样不愿回国发展最好的马来西亚人都想要离开这个国家,特别是年轻一辈。你每一个都会知道,你们的一些朋友不要回国,或想要离开这个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 

形容,这些现象在在警示着我国,癌细胞正在我国蔓延,我们必须确认问题,并着手解决问题。

【《独立新闻在线》社论】上周一连五天召开的巫统代表大会,多名参与辩论的代表七情上面地操弄种族与宗教政治,会场充斥着暴力意象的语言,俨然将同是马来西亚公民的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当成外敌般看待。

历届巫统代表大会总是会上演以非我族类为假想敌的戏码,不同的只是轰炸程度高低而已;因此,中文报章在大会后跟进报道政党和华团的回应与批评,也是预料中会出现的情况。不过,中文报章却忽略了批评巫统代表大会的“非华人”团体的声音,例如女性行动协会(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前天便抗议巫统代表大会充斥诸如“浴血”和“发飚”(amok)的暴力威胁及形象暴力的演词。【点击:副揆漠视巫统大会充斥血腥味 女性行动协会促鞭挞语言暴力】

或许是社会舆论方向都倾向批评巫统代表大会所致,巫统主席阿都拉巴达威及署理主席纳吉最近都改口承认“有三几个”代表言论激烈。但是,这两个巫统及政府的首二把交椅似乎没有对症下药,反而试图将巫统代表大会操弄种族与宗教政治的现象,归咎于媒体炒作。

本周一传出《南洋商报》因在周日以封面整版高调报道《巫统代表言论过火 华团政党炮轰》的新闻,招致巫统政要不满,随时面对国安部处分的消息;虽然后来《南洋商报》安度难关,官方也一贯否认,但是巫统主席、首相兼国安部长阿都拉巴达威昨天在沙巴州亚庇警告中文报章“停止再针对巫统大会一些代表的谈话,刊登煽动种族情绪的文章”,这番言论,不正好能佐证《南洋商报》的遭遇吗?【点击《东方日报》:促停刊针对巫统报道 不要玩弄种族情绪】

多年来,国阵政府一直以我国是个多元族群社会为其严厉的社会控制辩护,特别是严禁媒体公开议论族群议题;政府的辩解是:族群议题是敏感议题,倘若任由媒体“渲染”,将引发族群冲突。多元族群社会现状成了政府打压异议的藉口,远的不说,最近20年来,这类例子比比皆是。

1987年恶名昭彰的“茅草行动”,政府以“阻止紧张情势继续恶化,以致流血收场”的藉口大规模扣留106名异议份子及吊销三家报社的出版准证。1991年,柔佛州政府在午夜强行拆除具有百年历史的“柔佛古庙”山门,中文报章图文并茂报道后,便招致“夸大小课题,以丑化华人政党(马华公会)的形象”及“激起华人对政府的憎恨”的警告,结果许多评论文章都无法见报,甚至已排版的也临时被抽起。2000年,当中文报大篇幅报道及跟进“宏愿学校”的争议,以及马哈迪批评“马来西亚华团大选诉求”犹如共产党及恐怖份子的言论时,也同样招致政府指责它们玩弄族群情绪,甚至接获内政部的警告信。

倘若维护族群和谐及社会安宁是马来西亚公民必须共同承担的责任,那么阻遏操弄种族与宗教情绪的政客继续凭藉这种伎俩汲取政治资本与财富,也应该是马来西亚公民责无旁贷的义务;媒体作为社会的看门狗和公众喉舌,批判操弄种族主义与宗教情绪的政客,以及他们不负责任的空泛言论,实乃刻尽其社会义务。

然而,阿都拉巴达威警告中文媒体,作了非常糟糕的错误示范:犯错者没事,批评犯错者却遭到谴责;这种是非黑白不分的处事态度正是社会风气日益败坏的其一成因。

阿都拉巴达威身为国家行政首长,也掌管维持国内治安的国安部,却无法以身作则,确立是非黑白的清晰界限,不啻为国家之不幸。早前槟岛市政局发生偷拍女记者案,市政局主席尚未向犯事者追究责任之前,就先指称女记者穿着性感才造成此事;阿都拉巴达威没有追究发表种族性言论的巫统代表,却追究中文媒体报道批评巫统的言论,不说明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道理吗?

无论巫统或阿都拉巴达威,若要免受媒体责难,就应该律己以严;尤其是身为掌握权力和影响力的国家行政首长,其言行将对社会产生一定程度的示范作用,更要审思慎言。阿都拉巴达威不但要管理好国家行政,首先更得要管教好他党内的喽罗们!(2006年11月24日)



December 28, 2006

國營電視臺造就了許多土著人才

由於擁有特權、經費、機會,國營電視臺造就了許多土著人才,從幕前到幕後人物,土著擁有令人羨慕的許多多元化的工作機會及高收入。土著也得以發展其文化、宗教、社會。由於擁有特權、經費、機會,土著在國營電視臺的水準已遠遠地超越非土著。For example,非土著的舞臺劇為經費苦惱,甚至虧本,也無法專心演出,身兼數職去兼幕後、籌款、策劃、宣傳、只為了興趣,付出的努力只能讓一小撮人購票觀賞,很可惜,土著的舞臺劇卻可以很輕易地把舞臺劇的訊息、感動、文化傳達給全馬觀眾。我國的國營企業、建設、電視臺都是馬來西亞各族人士的無私奉獻,但一直偏向馬來人利益與文化,很不公平啊!
從你我开始,從今天开始,让我们一起不畏艰辛,携手共同抗衡霸权吧!我们不能再与腐败共舞,我们应尽全力及凝聚一切力量共同抗衡霸权、抗衡腐败。一切还是要回到政冶开始,首先要削弱霸权,便要全力扶持壮大在野党,让霸权受打击、弱化,不能再为所欲为。
民主与专制不论谁胜谁败,这场战却注定要永远打下去;懦弱的人就躲到一边看热闹去吧!THLim



December 27, 2006

馬來西亞貪污的冰山一角

副首相 拿督斯里 納吉 要各界立即停止談論涉及有關維修撥款遭虧空和騎劫(乾撈)的課題。只要是真相、事實證明,再加上政府要豎貪,為什麼要各界立即停止談論?原來是說說而已。眾所周知,馬來西亞的貪污嚴重,維修撥款遭虧空只是冰山一角,擔心被挖掘更多的貪污事件?官官相護?大家心知肚明。 
維修撥款遭虧空和騎劫(乾撈)的事件在馬來西亞行之有年,大家心照不宣,為什麼 教育部長 拿督斯里 希山慕丁 要強烈的否認維修撥款遭虧空和騎劫(乾撈)? 擔心被挖掘自己的貪污而作出的自然反應?過後,發現發現麻坡公孺華小的維修工程只值RM3,000,承包商卻獲得RM30,000.即使命令承包商站出來聲淚俱下作代罪羔羊,大家心知肚明承包商所獲得的RM30,000,大部分已被官員騎劫去了,這是事先談好承包維修工程的條件,否則怎能拿到工程??要找証据?免談!只有讓承包商作代罪羔羊!這是馬來西亞非土著的悲哀,也是馬來西亞的悲哀。
    馬來西亞貪污事件層出不窮,許多福利部及財務部的政府官員涉及虛報實際上已經往生之老人的老人援助金以中飽私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