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 2005

還是不准說話 — 《少女奧薩瑪》以文找文

osamasmall.jpg
前幾天終於看完《少女奧薩瑪》這部片,雖然它得了去年金球獎的最佳外語片,但很丟臉的,在正式看這部片之前我並不知道它有什麼豐功偉業。

看完之後,說實話,我的感覺,和一般影評有相當大的落差。

這是一部描寫塔利班政權下的阿富汗,女人遭受重重箝制的悲慘故事。12歲的小女孩,因為父親在內戰中戰死,母親與奶奶受制於「女人不可拋頭露面」的禁令無以維生,只好扮成男孩出外工作,最後被拆穿,終究無法逃脫囚禁婦女身心的宗教監牢,湮沒在同樣無聲的阿富汗婦女之中。

這樣的電影,要拍,很難拍得太爛,因為主題本身就夠討好,夠深沈,夠觸動人心。

但我在看不到四分之一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自己強烈的抗拒,那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不是來自婦女的示威,不是因為可預見的悲劇,而是,我覺得導演在灌我東西。

他抓住每一個機會,附在我耳邊大喊:「看到這些婦女的慘況沒有?這都是因為塔利班!」他甚至不是悄悄的說。

塔利班是萬惡的,塔利班是魔鬼,塔利班沒有人性,塔利班是一切悲劇的源頭。只要塔利班垮台,婦女就得救了。

我不對塔利班的好壞置評,但事情是否真的這麼簡單?


除去錯誤執行的塔利班政權,還有背後強大的伊斯蘭教義。

一直戴著面紗的女人,並不全然是因為塔利班逼迫,有性命之憂,才隨時如驚弓之鳥般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更多的,是已經將這些伊斯蘭教義內化為自己的價值觀,認為「這是可蘭經對女人的訓誨」「男人女人本就不同」「面紗代表純潔堅貞」,而不分時地,自發的去遵循禁令。許多綑綁她的東西,已經是在千百年的宗教和社會洗腦之後,她自願綁上去的了。

即使在多倫多,我也可以看見和片中同樣裝扮的婦女,密不透風的跟在丈夫身邊。我看不見她的臉,她的眼,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知道她羨不羨慕可以自由坦胸露腿的我們,但我知道,這裡沒有會拿石頭砸死人的塔利班,而她們依舊如此。

或許我們應該說,腦中無形的鎖鍊無聲無息的取代了有形的逼迫,這才是阿富汗婦女真正的悲哀。而導演卻捨棄了這點,把火力全部集中在對塔利班的浮面控訴上。

導演這樣努力的要我看他希望我看的東西,我反而起疑,忍不住想知道這部片的背景,像是拍攝時間,當時政治情勢,導演經歷,我知道我比較小人。


1992-1996年:本片導演西迪巴馬克(Siddiq Barmak)任阿富汗電影組織領袖。在此之前,他是北方聯盟領袖馬蘇德(Ahmed Shah Massoud)的助手。
1996年:塔利班掌權,西迪巴馬克逃亡至巴基斯坦,所有財產被塔利班充公。
2001年10月:美軍開始空襲阿富汗。
2001年11月:塔利班控制力削弱,敵對的北方聯盟搶下近半阿富汗領土。
2001年12月:塔利班垮台。
2001年12月22日:阿富汗臨時政府成立。
2002年2月:西迪巴馬克回到阿富汗。
2002年6月:本片開拍。
2003年3月:本片殺青。


你知道我想說什麼。

順應美國「解放」了阿富汗的政治情勢,加上導演與「邪惡塔利班」敵對的身份,這部電影成功的被西方世界看見。當然,直接判定它完全是因為投了英美人士所好才得以出頭未免太偏頗,但我還是好奇,如果在現在的政治風向下,有部片說的是民眾懷念塔利班執政的秩序嚴整,它還可不可能讓阿富汗以外的人們看見?或者,會不會連在阿富汗拍都拍不下去?

這部片「以西方人看阿富汗」的色彩實在濃得令人難以忽略。從片子一開始,就是西方記者拿著DV拍攝小男孩和婦女示威的場面,導演似乎有意讓觀眾扮演那個拿著DV的人,透過鏡頭,透過非阿富汗人的眼觀察一切,於是所呈現的,也正像是一個不瞭解阿富汗的觀光客拍下的,表象的事件。拍攝者和這些婦女離得很遠,並沒有感同身受的疼痛。

osamasmall.jpg
這個角度從中段開始失焦,完全變成了導演主觀,偏偏這個主觀還是一點也沒有貼近婦女的意思。導演讓小女孩表現驚惶,無時無刻,沒有層次,沒有差別的驚惶。第一次剪短了頭髮出門,和被跟蹤,被男孩譏笑,到最後的宗教審判,被隨便嫁給老男人,驚惶程度是一樣的,沒有因為命運步步進逼而更恐慌,也沒有因為瞭解自己必須面對而更堅毅或絕望。好像導演的要求只是「告訴觀眾妳很怕」就好,至於妳,這個12歲的阿富汗少女心裡想什麼,有沒有掙扎轉折,導演並不在乎。

導演用了許多暗喻(幾乎明顯到不能稱為暗喻了)去表現這個少女的可憐,像是種在花盆裡的長髮,惡夢,成為新娘時收到的禮物是一把鎖,或最後老男人在性之後的潔淨儀式,都有導演刻意營造的痕跡。但營造得再有深意,也只是由外在一層一層加上去的油彩,那個叫做奧薩瑪的少女還是空的,癱扁的,像個撐不起來的皮球。如果說塔利班不准女人有表達自己想法的餘地,只准照塔利班的意志而行,那麼這個導演其實做了一樣的事。

我實在不能不把這部片和導演自己的政治立場,與他和塔利班的私怨聯想在一起,少女奧薩瑪像是他發洩怨氣的一顆棋子,所以除了單純的驚惶之外不被允許有更深的想法和個性。導演顯然也不希望觀眾思考太多,控訴塔利班不需要思考,她只需要一直驚惶,塔利班就會有人咒罵。

身為女性,我希望看見掌鏡者是真的關注,真的痛惜,真的進入阿富汗女人的心,就算只是揣摩推測都好,然而並沒有。

我很不願意看過這部片的人依照導演指示,反射動作似的形成簡單而片面的心證,像是「阿富汗婦女的悲劇源自塔利班」,「阿富汗婦女渴望拿下面紗而不可得」,「西方世界應當努力拯救阿富汗婦女於水火之中」。這些東西,不能說它錯,卻也不完全是對的。導演所呈現的阿富汗婦女,深度甚至不及國家地理雜誌〈阿富汗少女,找到了〉的那篇專訪。如果看了電影,就相信讓伊斯蘭婦女穿上比基尼是西方英雄的偉大目標,以為她們會因為被拯救而歡欣雀躍,恐怕正是「日鑿一竅,七日而混沌死」式的自以為是。

也許,只要有人關注了這個議題,不管主事者夾帶了什麼意識型態,給獎的人又受了什麼左右,總是一件好事。它讓人看見,還有一群女人,是這樣活著的。只要觀眾不想太多,只要對阿富汗婦女有單純的悲憫,以一部電影來說,那也就夠了。


Posted by at 天空部落 │04:28 │回應(12)引用(0)想的
相關閱讀

引用URL

http://blog.yam.com/miaochyi/trackback/4997716
回應文章
苦于身为平民; 身为平民, 对于政治是太过无奈了.
有幸路过这里感觉很好, 以后要多光临; 请多指教.





我叫裘.
Posted by 路人甲 at May 17, 2005
有一本書,叫「活活燒死」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71273
Posted by vincent at Aug 15, 2005
有機會會去找來看的。
Posted by miao at Aug 16, 2005
「那個叫做奧薩瑪的少女還是空的,癱扁的,像個撐不起來的皮球」-- 這不就是導演想要表達的?形式決定內容,或者說,形式便屬於內容的一部分,觀眾隨著奧薩瑪噤口、不敢出聲,「還是不准說話」,已經說明了一切。

隔了一年才看此片,前些時候閱讀的「在德黑蘭讀羅莉塔」,神、阿拉,你的版名「阿拉不是一定要」,其實我真不懂。
Posted by chiutefu at Apr 22, 2006
國家地理頻道與Osama,於觀眾來說兩者都經過轉述,
既然是轉述,不論它多想做到沒有偏頗都不可能,因此,
用一個被轉述過的東西來批評另外一個似乎不恰當。
Posted by ahalam at Nov 1, 2006
另外,阿富汗神學士政權是對伊斯蘭教義的極端解釋,
中沒規定女人不准出門工作,或是沒男人陪不准出門。
Posted by ahalam at Nov 1, 2006
塔利班的問題點不在於面紗要不要拿下
而在於對於經文的偏激的詮釋執行
經文的詮釋主導權 是在力量大的那一方決定
在塔利班的詮釋之下婦女的生活
這才是導演想要說的
控訴不一定要用太多手法
只要陳述事實就足夠了
阿富汗婦女的悲劇源自塔利班 這是一個事實
在塔利班執政前可以做的
為什麼之後不能做(婦女受教育 工作 女子足球)
同樣是執行回教教義
為何有天壤之別?
這不需什麼西方價值觀強壓的影響
光是比照阿富汗前後兩者的差異就足夠控訴塔利班了
Posted by 被炸的大佛 at Jul 27, 2007
你說出我的感覺了,
我在家看 DVD, 才看了一下下就忍不住拿起dvd盒子,
想看一下這是哪個國家拍的.
我強烈感覺到有人在強灌我東西.
Posted by Viola Wang at May 22, 2008
同樣是伊斯蘭教的阿富汗
在1960年女人可以出外工作
可以受教育
可以有自由的做想做的事情
也不用戴面紗
你就知道為何導演會說塔利班帶來地獄了
片中一開始的遊行
是有歷史脈絡的
Posted by 1960 at Dec 7, 2009
文章不錯!推~
Posted by 林馨儀 at Aug 15, 2010
人類阿, 對於真實的悲慘總是會想辦法找個藉口否定它, 說他不是真的

所以我真是對你寫的東西感到羞恥

說什麼導演跟塔立班有私仇才拍這樣, 對拉, 你也可以看看塔立班拍的宣傳廣告阿, 教小孩從軍開人肉炸彈是不是很美好, 不偏頗很中立呢?

至於12歲主角心理的掙扎我真難想像你沒有感受到, 那還是請你回去看國家地理雜誌好了, 也許文字更能發揮你的想像力, 那個小女孩精湛的演技無法感動你, 還能說什麼呢?

還有, 我們不是要讓中東婦女穿上比基尼, 而是要讓他們能穿自己想穿的, 能做自己想做的, 而不是一個人形監獄, 你居然還拿她門\"習慣成自然\"來安慰這樣殘忍的行為? 多倫多看到的女人在你面前\"不反抗\"就成為他門也許\"願意\"?

真是佩服你對塔立班的寬容與體諒, 我想那些婦女迫不及待跟你換呢!

\"洗腦之後,她自願綁上去的了。-->>這句話你自己再看一次, 也許可以看出問題的爭點

Posted by qwer at Feb 6, 2012
人類阿, 對於真實的悲慘總是會想辦法找個藉口否定它, 說他不是真的

所以我真是對你寫的東西感到羞恥

說什麼導演跟塔立班有私仇才拍這樣, 對拉, 你也可以看看塔立班拍的宣傳廣告阿, 教小孩從軍開人肉炸彈是不是很美好, 不偏頗很中立呢?

至於12歲主角心理的掙扎我真難想像你沒有感受到, 那還是請你回去看國家地理雜誌好了, 也許文字更能發揮你的想像力, 那個小女孩精湛的演技無法感動你, 還能說什麼呢?

還有, 我們不是要讓中東婦女穿上比基尼, 而是要讓他們能穿自己想穿的, 能做自己想做的, 而不是一個人形監獄, 你居然還拿她門\"習慣成自然\"來安慰這樣殘忍的行為? 多倫多看到的女人在你面前\"不反抗\"就成為他門也許\"願意\"?

真是佩服你對塔立班的寬容與體諒, 我想那些婦女迫不及待跟你換呢!

\"洗腦之後,她自願綁上去的了。-->>這句話你自己再看一次, 也許可以看出問題的爭點

Posted by qwer at Feb 6,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