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morphine
暱稱:Murphy

贊助商連結
文章分類
輕旅行
我推薦誰
好時光貼曆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11    推薦這個部落格: 113
檢視方式: 列表 摘要
June 15, 2008
住在台灣一輩子, 很少想到台灣是個移民社會, 到紐約逛移民首站 - 愛麗絲島時, 只想到美國是如此, 卻沒有特別的切身感覺, 其實不久前我自己的祖先也是個移民.

移民社會所留下的 "遺蹟", 近一點的有眷村, 遠一點的就是清朝時期的同鄉會館了, 鹿港有金門館, 台南有三山國王廟, 淡水有鄞山寺, 都是祀奉家鄉保護神跟同鄉抵台暫住的第一站. 淡水鄞山寺很出名, 在古蹟的書上一定都會出現, 主要是精緻、完整、年代、還有人文上的意義, 也就是當時移民社會留下來的具體實物. 不過鄞山寺的位置正好跟淡水渡船頭反方向, 我淡水去過無數次, 就是從未走訪過鄞山寺, 好, 這次絕不碰渡船頭, 目標: 鄞山寺.





觀看全文...
June 1, 2008
其實只是為了親眼看看『晚禱』跟 『拾穗』這兩幅畫, 正好有事要到台北, 就順便帶著兔小妹跟 Tina 一起去擠開幕第一天.

親眼欣賞油畫跟只看書上翻印的差異很大, 油畫有筆觸跟色澤, 色料的明暗質感在印刷品上往往失掉層次, 高亮度的白色黃色在書上完全沒有強度, 到了現場近看遠看跟瞇著眼看, 都會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以上不完全適用於這次的『晚禱』跟 『拾穗』. 為了保護畫作, 現場上了一層透明壓克力, 又隔了約一公尺的距離, 然後這兩幅都比想像的小, 所以少了很多臨場感.

但在另一方面, 米勒的畫作上的情感, 並不需要很清晰很逼真才能體會, 『晚禱』中農夫的虔誠跟與自然融合的樸實生活, 一樣吸引目光並讓人駐足良久. 以前對這幅畫的印象是 "純樸跟虔誠的兩個農夫", 這次第一次注意到農婦背後的遠方有教堂的尖塔, 直接跟晚禱的主題關連在一起, 原然畫有遠景, 是立體的, 而畫中因為天色陰暗而無法看清人物的細節, 只靠凝結的輪廓來傳遞主題. 地上的雜草跟收穫不多的馬鈴薯也是以往未曾注意的部份, 即使收穫讓人心碎, 不過不改信仰的虔誠. 這對農村人物我們並不熟悉其生平長相, 但只憑一幅畫, 卻很熟悉他們的思想跟他們的生活.

『拾穗』更妙, 以前教條式的印象是 "須知盤中飧, 粒粒皆辛苦", 只知道農夫在收成之後還會很節撿地撿拾起遺落的麥穗. 但這次看, 情節並非如此. 三個拾穗女是在前方暗處, 後面以往從未注意到, 陽光照到的地方, 正有一群農工在忙碌地收成中, 一小段距離外還有騎著馬的監工者, 最遠處則是成排的農場房舍. 原來這不是收成之後, 而是正在進行的收成, 三個拾穗女的處境可能是被排斥的社會邊緣人. 這幅 1847 年畫作, 正當在 1848 年的法國第二共和革命前的敏感時刻, 米勒並沒有主張或強調社會主義, 也沒誇大拾穗女被欺壓或處境堪憐, 只是真實的畫出當下的狀況, 因為真實, 而讓看的人很難不為之動容, 也因為真實, 批評者有之, 但實在說不過這幅畫.

我們實在不該在第一天就去看展, 人太多了. 兔小妹也花了不少時間逗留在這兩幅畫作前, 我偶爾稍做解說, 提示她畫裏面值得多看一眼的地方. 後來兔小妹說她最喜歡的是『春天』, 現場看春天實在饒富趣味, 視線可以在畫作上來去留連, 也可能這才是跟她有關連的題材吧.
May 18, 2008
護國禪寺是在台灣還完整留存下來的三座純日式廟宇之一 (另兩座是桃園神社跟淡水普濟寺). 位在台北捷運圓山站的斜對面, 坐在淡水線車上居高往下都看得到.



以往, 因為建築本身又老又朽, 照一般標準很快就會拆除重建華麗的鋼筋水泥新殿. 所幸有列入古蹟並且決定加以整修, 還從日本請來古蹟專家跟老師傅 -- 此事還上報紙藝文版. 

修古蹟費工費時又費錢, 上面說的報導少說也兩年以上了. 兩個月前我坐淡水捷運還看到本殿的外圍蓋著另一個大鋼棚, 還有鷹架跟護網. 昨天抽出一點時間過去看看, 沒想到竟然竣工了!


觀看全文...
January 13, 2008
欣賞北國風景, 聽聽顧爾德彈巴哈.

除了前半段的旁白有點殺風景, 後半段配著音樂聽, 還蠻心曠神怡的,  不知要到何處, 但有音樂伴我行.

由旁白我才知道, 原來顧爾德彈琴的錄音也曾跟著 1977 年的 Voyager 太空船飛到外太空去, 不過, 實際飛上天的不是這首, 而是平均律下冊的 C 大調前奏曲跟賦格曲 (BWV 870), 雖然都是 C 大調前奏曲, 影片裏這首 (BWV 846) 的意境美麗多了.

這首曲子很有名, 大家都聽過, 但是一般人聽到顧爾德彈的時候, 都會很訝異, 我還聽過樂友訝異到嘴巴合不攏. 顧爾德的怪, 加減都會有自圓其說的理由, 他這樣彈這首, 是因為巴哈這首曲子的風格是模仿魯特琴的演奏, 分解和弦由前幾個手指彈開始的低音, 後面幾個手指所彈的音符, 則是以撥弦的方式彈的. 以這樣解釋, 聽了恍然大悟, 對顧爾德的彈法也無話可說. 顧爾德就這樣, 雖然標新立異, 無處不怪, 可是卻理由充份, 無可辯駁.

x x x x

Voyager 太空船發射已經 30 週年了, 1977 年發射的 Voyager 太空船, 現在已飛過太陽系各行星, 繼續往外太空飛行中. 當時為了 "萬一" 有外星人接收到這艘太空船, 可以對地球人類有一點了解, 太空船上放了些簡介資料跟一張唱片.

以下是唱片裏音樂部份的曲目清單, 我把我知道的曲名標上, 還有很多曲子或是各國樂曲我並不知道. 會選上的曲子應該都很有來頭, 縱使不免有遺珠之憾, 但出頭的一定都有其功能上的代表性.

1. Bach, Brandenburg Concerto No. 2 in F. First Movement, Munich Bach Orchestra, Karl Richter, conductor. 4:40
巴哈布蘭登堡協奏曲 第二號 第一樂章

2. Java, court gamelan, "Kinds of Flowers," recorded by Robert Brown. 4:43

3. Senegal, percussion, recorded by Charles Duvelle. 2:08

3. Zaire, Pygmy girls' initiation song, recorded by Colin Turnbull. 0:56

4. Australia, Aborigine songs, "Morning Star" and "Devil Bird," recorded by Sandra LeBrun Holmes. 1:26

5. Mexico, "El Cascabel," performed by Lorenzo Barcelata and the Mariachi M憖ico. 3:14
"Johnny B. Goode," written and performed by Chuck Berry. 2:38

6. New Guinea, men's house song, recorded by Robert MacLennan. 1:20

7. Japan, shakuhachi, "Tsuru No Sugomori" ("Crane's Nest,") performed by Goro Yamaguchi. 4:51 
鶴之巣籠 (日本傳統樂器:尺八)

8. Bach, "Gavotte en rondeaux" from the Partita No. 3 in E major for Violin, performed by Arthur Grumiaux. 2:55
巴哈 無伴奏小提琴組曲 第三號 Gavotte en rondeaux, 演奏者是葛羅米歐

9. Mozart, The Magic Flute, Queen of the Night aria, no. 14. Edda Moser, soprano. Bavarian State Opera, Munich, Wolfgang Sawallisch, conductor. 2:55
莫札特 魔笛 夜之后詠嘆調

10. Georgian S.S.R., chorus, "Tchakrulo," collected by Radio Moscow. 2:18

11. Peru, panpipes and drum, collected by Casa de la Cultura, Lima. 0:52

12. "Melancholy Blues," performed by Louis Armstrong and his Hot Seven. 3:05
出自 "Louis Armstrong The Complete Hot Fiev and Hot Seven Recordings" CD

13. Azerbaijan S.S.R., bagpipes, recorded by Radio Moscow. 2:30

14. Stravinsky, Rite of Spring, Sacrificial Dance, 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 Igor Stravinsky, conductor. 4:35
史特拉文斯基 春之祭 Sacrificial Dance 

15. Bach, The Well-Tempered Clavier, Book 2, Prelude and Fugue in C, No.1. Glenn Gould, piano. 4:48
巴哈 平均律 第二冊 C 大調前奏與賦格曲, 顧爾德彈的

16 Bethoven, Fifth Symphony, First Movement, the Philharmonia Orchestra, Otto Klemperer, conductor. 7:20
貝多芬 命運交響曲 第一樂章

17. Bulgaria, "Izlel je Delyo Hagdutin," sung by Valya Balkanska. 4:59

18. Navajo Indians, Night Chant, recorded by Willard Rhodes. 0:57

19. Holborne, Paueans, Galliards, Almains and Other Short Aeirs, "The Fairie Round," performed by David Munrow and the Early Music Consort of London. 1:17

20. Solomon Islands, panpipes, collected by the Solomon Islands Broadcasting Service. 1:12

21. Peru, wedding song, recorded by John Cohen. 0:38

22. China, ch'in, "Flowing Streams," performed by Kuan P'ing-hu. 7:37 
流水
俞伯牙曲
管平湖演奏古琴

23. India, raga, "Jaat Kahan Ho," sung by Surshri Kesar Bai Kerkar. 3:30

24. "Dark Was the Night," written and performed by Blind Willie Johnson. 3:15 
Blind Willie Johnson - Dark Was The Night---Cold Was The Ground

25.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No. 13 in B flat, Opus 130, Cavatina, performed by Budapest String Quartet. 6:37
貝多芬 弦樂四重奏 Op.130 第五樂章

以上曲目資料來源: http://voyager.jpl.nasa.gov


(唱片封面)

開頭第一首巴哈的布蘭登堡協奏曲, 明明飛出去的是第二號協奏曲第一樂章, 可是在 X-Files 影集裏, 有一集談到 Voyager, 偏偏配樂用的是第五號的第一樂章. 沒辦法, 影集用的這首大家比較熟悉, 也比較容易欣賞. 好來塢的選擇是很俗世的, 正確與否沒有比賣座重要.

說到這首曲子, 我很久以前在網路上看到當時 NASA 負責選曲者對這首的說法, 如下: "這段音樂中精密的複雜度和完美的邏輯性足以代表全人類的音樂成就..." 嗯, 前半句講得不錯, 後半句就不大對 -- 有誰可以代表全人類說這句話? 不幸的是, 這位仁兄的確是在代表全人類選曲子, 呵呵~

 

 

另外, 太空船上的這個設備大概可以放十億年... 巴哈如果知道他的樂迷裏還有外星人, 而且幾億年後都可能還有人(或生物) 在欣賞他的音樂, 這一定很有趣.


September 27, 2007
 

「是誰騎著馬通過這黑暗的荒野?
那是帶著孩子的父親
他把孩子緊緊抱在懷裏

孩子, 你在怕什麼? 為何把臉遮起來?
爸, 你沒看到魔王嗎? 那魔王戴著王冠, 穿著長袍
孩子, 那是圍繞的霧氣

可愛的孩子, 跟我一起來, 我來陪你玩有趣的遊戲, 那海邊開滿許多鮮艷的花朵, 我的母親會給你許多金色的衣服

爸, 爸, 你有沒有聽見, 魔王在悄悄跟我講話?
我的孩子啊, 你冷靜下來, 那只是風吹過枯葉發出的聲音

可愛的孩子, 跟我一起來, 我女兒正高興地等著你, 我女兒會每晚都帶你唱歌跳舞到安睡

爸, 爸, 你有沒有看見, 在那暗處有魔王的女兒?
我看得很清楚, 那是灰色的老柳樹

我愛你, 你那美麗的外表深深吸引我, 如果你不願意跟我走, 那我要搶你走

爸, 爸, 魔王抓住我的手臂, 他把我抓得好痛

父親也害怕起來
策馬疾馳前進
他抱緊喘氣的孩子
精疲力盡地回到家
懷中的孩子已經死去」

非常精彩的一首歌, 歌詞淺顯易懂, 音樂效果傑出.

曲子中有四個角色 : 發燒的孩童, 趕路的父親, 還有招喚孩童的魔王 (也就是死神), 以及旁白者, 佈景中有奔馳的快馬, 黑暗森林裏的枯枝, 落葉, 風聲, 全部都躍然眼前.

我第一次聽時, 是在女兒的音樂團體班上聽的, 當時非常驚訝於音樂性的飽滿豐富, 鋼琴的馬蹄聲以及表達沉重心情的旋律, 還有四個不同音色的歌唱角色, 使我聽的應接不暇, 當時還以為是四個歌唱者跟鋼琴的合唱, 後來知道才原來是同一個人唱的, 只有一個人跟鋼琴, 就做出所有的效果.

這場生命的拔河, 最後是小孩被魔王奪走. 我想, 當過父母的, 照顧過生病中的寶貝, 當病情在上下變化時, 都會有這樣刻骨銘心, 擔心害怕深刻體驗.

這首的鋼琴聲部極其難彈, 背景的快節奏馬啼聲是三和弦三連音, 鋼琴家在右手必須以極其柔軟的運指來彈奏, 並且與左手一起表現出慌張跟沉重的旋律 (請看影片開頭鋼琴家彈琴時的特寫). 這首曲子在完成後的六年 (1815 -> 1821) 才演出及出版, 據說鋼琴太難彈是原因之一.

跟這首曲子最有名的故事, 應該是舒伯特與作詞者大文豪哥德之間的關係. 舒伯特在 18 歲譜寫這首曲子, 這首使他名滿全歐洲 (只是他一直不覺得他會出名). 舒伯特以哥德的詩寫了許多曲子, 曾想拜見哥德, 但是哥德當時並不理解晚輩舒伯特的音樂, 或者說並未留意到原本的俚俗歌曲在舒伯特的創作下, 不論型式或內涵都有了全新又豐富的發展. 等哥德聽到這首由自己的詩所做成的「魔王」而深受感動時, 舒伯特已過逝多年.

x x x x

出差期間偶然在電視上看到費雪狄斯考正在唱舒伯特的「魔王」, 臉圓圓的歌者穿著素雅的燕尾服跟白蝴蝶結, 衣著雖然低調, 表情卻隨著歌詞主角不斷轉換. 原來唱魔王角色時, 嘴角是翹著如奸笑狀的, 活像蝙蝠俠電影裏的尼克傑克森; 唱小孩角色時, 眼睛睜得大大的, 聲音也大大的; 唱父親角色時最像本人, 這時候通常眼神往下看, 配合劇情看著自己的小孩; 反倒是唱說書人的時候不是第一人稱的自己, 而是皺著眉頭, 情緒似乎是所有角色的綜合體.

藝術歌曲的歌者在表演的時候都是穿著低調, 沒有濃妝/假髮/道具/佈景等等, 只有歌聲, 再加上表情跟手勢, 算是非常純粹的表演形式, 不過今天第一次覺得表情也跟歌聲一樣精彩, 觀賞起來也是樂趣十足.

錄影上看到費雪狄斯考中年發福的模樣. 以前從唱片封面看, 費雪狄斯考年輕時是大帥哥, 年記大以後則益形瘦削, 變成散發憂慮氣質的知性老生. 有次我在李希特的傳記中看到費雪狄斯考中年時的模樣, 大吃一驚, 完全不知有這段. 後來再看 Klemperer 指揮的巴哈馬太受難曲唱片, 唱片解說裏還要再胖一點, 這時就比較有心理建設了, 知道李希特傳記裏的照片不是我碰到靈異事件. 今天電視上看到的長像應該是跟 Klemperer 那張唱片同一時期, 聽歌聲的詮釋方式也沒錯, 已經把「魔王」裏不同角色用不同音色唱出, 應該約當 30 歲出頭吧. (注: 答案是 34 歲)

x x x x

有人曾說, 假如你想自找麻煩的話, 可以去算算費雪狄斯考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唱舒伯特的某一歌有幾個錄音. 費雪狄斯考是德文藝術歌曲的擎天巨柱, 大概舒伯特比較知名的男聲曲子, 都有五六次以上的錄音吧.

聽大歌唱家在不同的時期唱同一首歌, 是非常有趣的事, 數一數我光是聽過的費雪狄斯考唱舒伯特「魔王」, 就有五個版本. 同一首歌, 可能會有很多詮釋的角度, 在不同的人生階段, 自當會有不同的想法.

1951 年, 費雪狄斯考 26 歲 (EMI 5 67559 2), 這是他蠻早期的錄音. 當年初出茅蘆的費雪狄斯考一開口, 就讓已經閱人無數的伴奏大師 Gerald Moore 知道這將是一代大師 (上面錄影裏的鋼琴家就是 Gerald Moore). 這張錄音中的音色潔淨明亮, 十分美妙, 同一張唱片中還有舒伯特的「天鵝之歌」曲集, 在這樣的年齡唱失戀的歌曲, 實在感同身受, 令人激賞. 但這張裏的魔王, 角色都是演唱者自己, 而不是曲子裏的角色, 唱得頗為單調, 並不好聽.

1958 年 33 歲 (EMI 5 74754 2), 歌藝更上層樓, 與人生歷練相得益彰, 這版就非常理想, 起伏與角色對照都做出來了, 演唱者真正融入劇情, 以劇中的角色身份來說故事. 我覺得其中尤以魔王勸誘時的巧言令色唱得最入木三分, 讓人很想打他一巴掌.

1959 年 34 歲, 就是上面的錄影, 跟 1958 年的接近, 可以又聽又看, 觀察唱某個角色時的表情.

1968 年 43 歲 (DG 4577472), 角色唱得更分明, 孩童的聲音更尖銳, 更慌張, 與父親的角色分得更清楚. 這張唱片我只聽過一次, 也是我最早聽到的版本 (在女兒的音樂班), 讓我完全以為是四個不同的人所唱的, 當時跟老師借唱片來看, 唱片封面只列出他的名子, 還一頭霧水, 後來才知道魔王只由一個人跟鋼琴, 就要做出所有的效果.

我聽過的最後一張是 1970 年 45 歲 (DG 4310852), 僅差兩年, 很驚奇的是這張的唱法又回到 1951 年的方式, 以旁白者的方式演出, 但是這張不同於 1951 年的是, 1951 年是在唱歌, 這張則是像是在說故事, 聽的時候也會跟著害怕跟難過. 

以男聲來說, 聲樂家跟職棒選手一樣, 有著非常嚴苛的年齡考驗. 到達一定年齡後, 人生閱歷的光芒更勝於天賦, 但總有一個期限. 我看過某唱片解說說 1960 年代是費雪狄斯考狀況最顛峰, 音色層次最豐富的時期. 在這裏 1970 的「魔王」則採取完全不同的唱法, 但更有一層風味. 幾個版本排在一起, 的確也印證這樣的說法.


August 18, 2007

巴哈 d 小調鍵盤協奏曲 BWV 1052 的第一樂章, 顧爾德鋼琴, 伯恩斯坦指揮紐約愛樂. 很可惜只有中間約三分鐘的部份, 不是全曲, 不過正好是顧爾德彈琴的精彩部份.



這首曲子是巴哈早期的作品, 年輕的個性十足, 率性兼有之. 不過難度不夠高, 深度也遠比不上中期以後的作品, 現在演奏的機會並不多. 影片裏由年輕時的顧爾德演出, 正好跟巴哈作曲時的風格相符, 彈起來讚透了!

錄影是 1960 年, 這時候的顧爾德好年輕好帥! 乍看之下, 有點像是詹姆士狄恩的有氣質改良版, 我就認識樂友是顧爾德的粉絲, 顧爾德的唱片每一張都有, 而且也都聽很多次, 不過平常古典樂聽得不算多, 還能 "忍受" 這麼多的巴哈, 算很厲害了.

其實我在 YouTube 也曾看過全曲, 大概因為是有版權的東西, 不久之後就刪了. 曲子開頭導奏的部份有不少伯恩斯坦的鏡頭, 伯恩斯坦也是有名的大帥哥.

 

好吧, 連講兩個帥哥, 聰明的你已經知道我要講什麼八卦了. 當年顧爾德剛出道時, 伯恩斯坦很欣賞顧爾德, 找顧爾德合作了很多協奏曲的演出跟錄音, 後來, 至少就表面上的理由, 是顧爾德太過率性跟自我, 難以合作, 關係因而漸行漸遠.

其實伯恩斯坦是同性戀, 當年他跟史坦 (Isaac Stein) 的關係好到同行的都不予置評, 看到窈窕帥哥, 君子好逑, 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現在大家都能理解同性戀跟異性戀並不是黑跟白般的絕對, 而是光譜的兩端, 每個人都位在這個光譜中的某個位置, 不管位在哪一點都不應該被當做是原罪. 不過當年同性戀是很嚴重的道德暇疵, 所以絕不能公開.

那兩個人關係怎樣? 說來大家會大失所望, 顧爾德是個怪人, 光有外表長得帥, 並不表示一定可以拿來談戀愛. 不談他音樂上的成就, 顧爾德的心理毛病非常的大, 表現在外的行為是孤僻, 敏感, 行為無法預料, 想法也無法預料. 而伯恩斯坦是個外向和群的人, 天差地遠, 哪兜得攏? 當然還有一個重點是, 顧爾德的同性戀 "成份" 有多少, 這也是個大疑問, 他一生也未娶, 異性戀的 "成份" 又有多少, 又是個疑問, 不過他很自戀, 這倒很確定.

伯恩斯坦跟顧爾德最有名的一次合作是布拉姆斯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那次兩個人對曲子的意見完全相左, 討論跟吵了很久仍然沒有共識, 最後伯恩斯坦遷就顧爾德怪異的慢拍子上台演出, 但是演出前特別向觀眾聲明, 接下來的表演不代表他本人對曲子的看法, 他是遷就顧爾德的. 在協奏曲能鬧到這個地步, 算是前所未見, 一般至少都還有一方會很不爽的讓步, 忍而不發, 並且一邊演奏一邊發誓這是我最後一次跟你合作, 至少維持住表演時的表面和諧. 不像這次, 伯恩斯坦乾脆就上台挑明講了. 如果是夫妻檔的演出碰到這種情形, 那大家接下來等著看的就是離婚新聞了.

 

現在這張唱片都會把伯恩斯坦的宣告放在第一軌, 然後第二軌才開始音樂, 原因無他, 因為聽伯恩斯坦講話很有趣, 古典樂最缺的就是話題, 有話題的片子, 演奏的有點爛也還是可以賣得很好. 所以你問我這張好不好聽, 我只能告訴你, 第一我聽不懂這張的詮釋, 第二我有更喜歡的同一首曲子的演奏. 倒是唱片簡介是把這個錄音捧上天, 嗯, 協奏曲耶, 意見不合能協奏出什麼東西?


August 17, 2007

《顧爾德的32個短篇》電影的第 10 篇, "CD 318"

音樂經由鋼琴機械結構的運作而流洩出來, 影片拍的十足的賞心悅目. 鋼琴的結構是幾百年來的演進所發展而來的, 片子裏幾乎所有的重要元件跟結構特徵都拍到了.

這部短片以顧爾德的琴為主角, 今天就來講琴的故事. 顧爾德用的是一台史坦威琴, 出廠編號 CD318, 自從顧爾德在 1960 年碰到這台琴以後, 之後就沒有再換琴, 除了最後的例外, 他所有的錄音跟演出都是使用這台琴. 顧爾德對琴的需求也很另類, 他要的是又淺又乾的觸鍵, 等於是把鋼琴當成大鍵琴一樣. 而在顧爾德晚期的錄音裏,  觸鍵上可以聽到很多按完半壓著琴弦 "哼~~" 著一直響的聲音, 顯然又是彈管風琴那樣滑著按琴鍵, 所以說顧爾德彈的是一台鋼琴, 可是心裏想的不是大鍵琴就是管風琴, 呵呵~

一般典型史坦威都是偏金屬色調的音色, 這台琴則有很濃厚的鼻音跟木頭聲, 手工做的鋼琴每台的個性都不同, 就跟每個人都不同, CD318 跟顧爾德也算是絕配.

CD 318 後來老到必須大整修, 不過整修完原來的觸感完全跑掉了, 顧爾德試彈後說 "This is not my piano...", 一旁的人這樣形容當時顧爾德 : "... The poor man was completed lost." 跟著顧爾德好幾十年的琴就這樣沒了. 後來顧爾德再也沒有使用 CD 318, 而為了錄製郭德堡變奏曲 1981年版, 在時間壓力下他挑了一台 Yamaha. 大家都知道顧爾德錄完這張唱片不久後過逝, 令人頗有一點 "琴在人在, 琴毀人亡" 的感傷.

或許因為是使用 Yamaha 的關係, 礙於與史坦威之間的一些商業條款, 郭德堡變奏曲 1981年版的錄影中, 可以看到鍵盤蓋拿掉了, 所以看不到 "YAMAHA" 這幾個字. (看下面的影片)

CD318 現在在渥太華的的 National Library of Canada, 住附近的或是有去加拿大玩的人, 可以去瞻仰一下這台琴 (怎麼去, 看 這裏).

 


July 30, 2007

音樂欣賞時間, 莫札特 「土耳其進行曲」的人聲版: 影片一, 影片二. 仔細聽聽看, 音樂的和諧度, 或是各聲部的融合度, 影片一都比影片二好很多.

人聲是完美的樂器, 聽無伴奏人聲重唱曲時 (如影片一), 都會覺得十分的和諧美妙, 那種各聲部完全融合的絕美, 讓人讚嘆世間有此仙樂, 比任何樂器演奏還要好聽. 不過無伴奏人聲重唱曲在練習及演出時, 都不能有鋼琴的幫助的. 鋼琴頂多彈第一個音來定音高而已. 只要有樂器伴奏, 那就破功了, 影片二就有樂器伴奏, 以我認為, 就沒那麼好聽了.

這裏面牽涉到音樂上一個最根本的問題 : 音律的設計, 影片一是 "純律" 的演出, 影片二則是 "平均律".

用 3/2, 4/3, 5/4,... 這樣倍數來定每個音的音高, 叫做 "純律", 純律才真正好聽, 因為和音時每個組成的音都是依照正確的頻率發聲, 所以能完全密合在一起. 可是純律的缺點是每個音的相對的 3/2, 4/3, 5/4,.. 都是各自一套, 所以彈 C 大調時要用一台專用的 C 大調鋼琴, 彈 D 大調的則要換一台專用於 D 大調的鋼琴, 因為 C 大調的 Re 跟 D 大調的 Do 是不同的音. 換句話說, 為了彈 24 個大小調, 我家要有 24 台鋼琴才行.

現代樂器則都是依照 "平均律" 設計的, 也就是八度音裏面平均劃分 12 個音.  像標準 A 的頻率是 440hz, 原本 A 的五度音 E 應該是 440 * 3/2 = 660Hz, 事實上現代鋼琴上調的則是 659.225hz, 因為這個是依平均律除出來的數字. 相較之下, 犧牲掉一點點聲音上的和諧, 但是得到機械結構上簡單, 以及很容易轉調 (而不是更換樂器), 用平均律就理想多了. 事實上人耳對平均律還能夠容忍, 現在各式各樣的樂器都是平均律 (除了少數完美樂器, 像伸縮喇叭), 大家從小聽到大, 也感覺不出什麼不對.

不過當聽到純律的曲子時, 大部份的人都還是會查覺到聲音的和諧度比平常習慣的音樂還要好. 像我每次聽到時無伴奏人聲重唱曲, 都會歡喜讚嘆不已. 可別小看這些歌者, 他們除了會唱之外, 他們的耳朵也很靈, 所以才能靠自己的天賦, 唱出跟隔壁歌者不同的音, 而且這個音要正好在某個和諧的音高上, 並且不能靠伴奏幫助你, 因為只要平均律的樂器一進來, 純律就被打亂掉了.

順道閒聊一下, 巴洛克時期還有一些折衷的樂器, 兩個白鍵中間不是一個黑鍵, 而是兩個. 一個黑鍵都搞不定了, 彈這種鍵盤我一定會瘋掉. 而倒底要用純律, 還是平均律, 是一個爭論了好幾個世紀的問題, 像笛卡爾這些名人都有加進來吵, 而且是站在純律這邊. 大致到巴哈時才塵埃落定. 巴哈寫的十二平均律曲集, 以每個大小調號在大鍵琴上演出, 實際證明平均律的可行性跟威力 (之前並沒有人寫過包含所有大小調的曲子), 同時也以行動默認他是站在平均律這邊. 所以人稱巴哈是 "音樂之父", 這稱號實至名歸.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11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