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nanami09
暱稱:單身女子
地區:臺北市

贊助商連結
文章分類
輕旅行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好時光貼曆
我推薦誰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贊助商連結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September 28, 2006
最近到圖書館借了一本關於詩經的書,是日本學者白川靜教授所寫的《詩經的世界》。日本人寫詩經專著已經很令我吃驚,細讀過後,更發現白川教授時時有特別的見解,跟我之前所讀的詩經解文很不一樣,比如說召南《野有死麇》這篇吧~~

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

 

林有樸樕,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

 

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

一般解此詩都認為是對男女幽會的大膽描寫,開始先寫原野之中有頭被射死的獐子,獵人小心地用白色茅草把牠包起來,但筆鋒一轉,忽然寫少女懷春含羞,獵人於是去挑逗她。

兩件事似是風馬牛不相干,但特別以獵物點出這是野外,應有暗示這對男女的相會帶著偷情的意味。獐和鹿是食草動物,平時喜愛奔跑,所以身材勻稱,而且其皮毛非常光滑柔順,看上去極溫潤,富有彈性,用白色茅草包起來,又以玉來比喻,這豈不讓人聯想到男女肌膚相觸時,那微妙潤柔的觸感?

最後少女對獵人說的三句話,更顯出他們其實是在偷情——『輕點,輕點,別搖動我的配飾響了,狗會叫的喔!』這是多麼委婉又多麼羞澀的細語,也可想見那年輕獵人面對如花似玉的少女,有多麼衝動了!

朱熹《詩集傳》解這首詩卻從另一個道貌岸然的角度出發,他認為『此章乃述女子拒之之辭,言姑徐徐而來,毋動我之帨,毋驚我之犬,以甚言其不能相及也,其凜然不可犯之意蓋可見矣!』原本一場男歡女愛,經由朱熹這理學家一本正經地解說後,成了烈女拒纏郎。

顧頡剛對朱熹如此的評注頗不以為然,認為這一來懷春之女變成了貞女,而吉士也就變成了強暴犯,情投意合淪為無禮脅迫。他一針見血地反問道:「既然作凜然不可犯之拒,何以又言姑徐徐而來?」

但這兩派爭議,到了白川教授筆下,卻是別出心裁的另一種解讀。對這首詩,他是這樣解的:『郊野有死鹿,上祭神靈之時,包以白茅,當作供品。拿斃死野地的獐鹿做神聖的犧牲,好薦奉神明;同樣的,懷春的巫女也是薦神之物。』他認為『吉』有『清』意,『吉士』就是『祝』,因此『此詩意指巫女和吉士以許神之身,發生不正常的關係。』

由『白茅純束,有女如玉』一句,白川教授推出此女乃是巫女,他在解析《白駒》一詩時,曾說如玉之人即是事役神事之神人,因此捧著一束白茅的如玉女子就是巫女。『帨』是下垂逾膝的衣帶,是侍神時的穿著。

白川教授以為在詩經中,不乏描寫齋女(巫女)愛欲故事的詩,但中國歷來的解釋都很牽強附會。齊風《南山》以下六篇,注者多解為諷刺文姜與其兄桓公不倫,這是錯誤的,因為齊地本有長女為巫兒的風俗,所以這些詩描寫的對象應是巫女。

對於白川教授提出的巫兒看法,我感到十分有趣,上網查了下資料,才知道原來齊國真有這樣的風俗。《漢書•地理志下》記載:『始桓公兄襄公淫亂,姑姊妹不嫁,於是令國中民家長女不得嫁,名曰巫兒,為家主祠,嫁者不利其家,民至今以為俗。』

從班固的眼光看來,巫兒習俗的產生跟齊桓公好色有關,但也有人認為,這樣的習俗是母系氏族社會婚俗在齊國的流風餘韻,而齊國正巧也具備了延續其存在的土壤。因為在母系氏族制下,姑姊妹居住在母家以及同父異母的兄妹通婚是合法正當的,而當由母系向父系轉變時,大家對新的原則還未能習慣,舊制度的影響還深刻地留在人們的意識裡,為了延續母系的壽命,於是產生了姑姊妹不嫁的混亂現象,後來這一風俗又變換了形式被保留下來,即長女不嫁,在家主祠的風俗。

         因此,由民俗學的觀點看來,白川教授以侍神巫女的不倫情事來解《野有死麇》這首詩,自有其道理所在,也別有一番趣味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1筆)
1.
隨便逛,來到這裏了。看上去還不錯,贊一下。
記得來我這也看看喔
http://blog.yam.com/hak85np74
 
a 於 Feb 27, 2014 留言 |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