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4, 2007

壓迫的五個面向以文找文

壓迫的五個面向  出處:Young, Iris Marion

 


 

艾利絲‧楊格認為壓迫、宰制的意義,已經不再停留在過去對殖民地的壓迫和征服而已。也就是說,它不能再只被當作是別人在努力維持的一種惡行,是一個執政團體對別人的暴政。楊格已經大力的重新定義這個名詞,說明壓迫的現象「即使在一個立意良好的自由社會,也是日常司空見慣的存在。」以及「它是一種系統性、結構性的現象,並不是只有在一個專制獨裁者手下才會發生。」換句話說,「壓迫的現象,在主要的經濟、政治和文化機構中間,都被有系統的、全面的複製。」而且是社會生活基本結構的一部分。根據楊格的觀點,即使沒有明顯的歧視,壓迫的事實仍然存在,歧視在此是一個個別的概念,將歧視跟一個可以指認的對象連結在一起。「立意良善的人,在日常生活互動中,所具有的無意識的預設和行為反應,媒體和文化的刻板印象,官僚階層和市場機制中的結構特色;簡而言之,也就是日常生活正常運作的過程。」而壓迫跟上述這些都有密切的關係。

 

 

壓迫抵銷團體的力量,而楊格特別提醒我們:不要將團體只是看作是一個集合名詞,將成員視為因一組簡單的特性而存在的集合。相反的,團體中的成員意識到自己之所以認為自己隸屬於某一個團體,是因為他的身份認同,「跟別人怎麼看待他有關,他們的認、同來自於自己的團體所具有的特殊屬性、刻板印象、和行為規範,這些都是個人形成自我認同的參考架構。」對特定團體的壓迫現象,並不表示一定有一個相對的壓迫團體出現,而且也不表示個人不會蓄意的壓迫別人。

 

 

楊格闡述說明了她的「壓迫的五個面向」,這些不同的壓迫面相深深影響女性、黑人、墨裔美國人、波多黎各人,大部分西班牙語裔的美國人、美國原住民、猶太人、女同志、男同志、阿拉伯人、亞洲人、老人、勞工、窮人、肢障和精神病患。

 

 

 

 

剝削(exploitation

 

 

據楊格的說法,剝削是一種壓迫的形式。其中勞工階級的勞力被用來造福那些有錢的人,複製、製造階級分化和階級不平等的關係。舉例而言,女性被利用來擔任論工資計酬的勞工,而且也擔任家庭內的勞力。另外,女性也在職場和父權社會的結構下,承受性別剝削的形式。種族、階級、和性別都是一種壓迫的結構。由於技術性、高薪、有工會保護的工作,都保障給白人,因此黑人和拉丁裔的美國人,都被資本家透過區隔化的勞力市場極度的剝削。

 

 

 

 

邊緣化 (marginalization)

 

 

邊緣化現象,指的是一群人,他們居住在社會的最底層。物質生活嚴重被剝奪,被困在失業的日子,而且「被排除在有用的參與社會生活之外。」邊緣化的團體通常是帶著種族的印記,包括第三世界和居住在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團體,「拉丁美洲的印地安人或黑人、東印度群島的居民、東歐人或在歐洲的北非人。」主流文化通常按依賴關係,將這些邊緣化的人口定位,也拒絕他們擁有相同的公民權。即使他們的物質生活充裕,這些團體的人也可能因為他們邊緣化的地位而被壓迫。舉例而言,老年人口常常苦於自己無用、生命了無生趣、和自我價值喪失的感覺。

 

 

 

 

無力感 (powerlessness )

 

 

無力感跟社會分工的結構有關,例如社會地位。更具體的說,無力感「描述的是一群人的生命,他們沒有或只有一點點工作的自主權,工作只能發揮極小的創意或判斷力,沒有任何的技術專業能力或權威,在公共或官僚環境中,卑微困窘的表現自己,而且沒有獲得任何的尊敬。」楊格在這裡指的是專業人員和非專業人員的文化,這種文化當然跟勞力和腦力的勞力分工關係密切。她特別提到美國社會對「高尚、體面」行為的規範,以及這些規範特別重視「專業」的穿著、言論、品昧和舉止,而且這些表現又往往出現在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現象中。

 

 

 

 

文化帝國主義 (cultural imperialism)

文化帝國主義,根據楊格的說法,指的是「將一個團體的經驗和文化普遍化,並將它變成唯一的規範準則。」主流文化團體,用自己的宰制標準衡量其他團體,藉此運作它的權力,因此,主流團體的人用自己那一套的規範建構次要、附屬團體跟自己的差別,把他們當作欠缺這些規範或否定他們原有的規範。舉例而言,「女性與男性的差別,美國原住民或非洲人跟歐洲人的差別,猶太人跟基督徒的差別,同性戀與異性戀的差別,或工人跟專業人士的差別,都變成再建構為異常和低劣。」文化帝國主義的受害者,在他們被壓迫的生命中,也學習到從別人看他們的角度,來看待自己,這個現象叫作「雙重意識」(double consciousness)。楊格論述道:

主流文化對其他團體所形塑的刻板印象、印記和劣等形象,必定會被這些團體成員內化,當別人反映這些形象或受這些形象影響而表現出某種行為時,他們至少會被迫要有所反應。這種意識是雙重的 , 因為被壓迫的對象拒絕符合這些被提低、物化、刻板印象化的自我形象。他們希望自己被當人看待,有能力活動、充滿希望和可能性,但是主流文化卻只是判斷他是不同的、帶著特殊印記或劣等的。

 

 

楊格指出,文化帝國主義就是一種矛盾的存在經驗,既是看不見的存在,卻同時又被定位為不同的存在。主流文化和附屬文化都同時在定義這個過程。

 

 

暴力 (violence)

壓迫的現象,也跟害怕系統性和合法性的暴力有關。舉例而盲,系統性的暴力指的是針對特定團體成員的暴力,只因為他們屬於特定團體,他們就成為被施暴的對象。楊格指出,在美國社會,女性、黑人、亞洲人、阿拉伯人、同性戀男人和女同性戀生活在仇視外國人、隨機、未經挑釁的攻擊威脅中,就像住在特定地區的猶太人、波多黎各人、墨裔美國人、和其他西班牙語裔的美國人一樣。這種暴力的形式也進一步的被合法化了。因為大部分的白人認為這是很普遍的現象,對施暴的人沒有採取任何的行動。

 


Posted by at 天空部落 │10:33 │回應(0)引用(0)閱讀文本
相關閱讀

引用URL

http://blog.yam.com/npue/trackback/7356302
回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