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小檔案
個人圖檔
ID:philipy
暱稱:葉狀師
地區:臺北市

贊助商連結
費城相簿集
輕旅行
好時光貼曆
philipy的最新的回應
部落格人氣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葉狀師推薦
推薦葉狀師
夜訪葉狀師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CC授權
著作權說明文字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推薦這個部落格: 659
目前分類: 2004 北京之旅    檢視方式: 列表 摘要
August 27, 2006

  OK,繼舊金山遊記跟香港遊記之後,葉狀師接下來搞定的是北京的遊記相簿

  2004秋季的北京行,對品卉跟葉狀師而言都是舊地重遊-品卉大三的暑假曾經參加以學術之名行訪問之實的學術訪問團;葉狀師則是曾在2003年冬季陪同賓大的教授短暫地遊歷北京(註)。當時之所以決定去大陸遊歷一番,主要是因為葉狀師八月正好在香港實習,想想實習結束正好從香港去大陸遊歷一番,還可以免掉轉機的麻煩,想不到香港的旅行社做生意相當不老實,品卉花了兩個禮拜都找不到理想的機票+酒店行程(所有報上登載的特惠行程通通都是不實廣告,永遠都已經客滿),所以最終我們還是先回台灣,再從台灣出發,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註:非常趕,只待了不到一天。

  本來葉狀師跟品卉是打算去上海(受到胖胖老公「上海歸去來」網站的啟發),不過後來各方勢力都建議我們北京比上海有意思,所以我們就決定重遊北京啦!



觀看全文...
October 26, 2004


雍和宮

  在北京的最後一天上午,我們乘著搭飛機前的空隙,趕往雍和宮去參觀這個著名的古蹟。

觀看全文...
October 21, 2004

  話說我跟品卉逛完天壇,就趕赴清華大學與法學院的教授們至辣到七孔流血的「辣婆婆」吃飯,在和清華的老師們交換完意見後,我們終於來到前一天不及參觀的北京大學。 在進入北大之前,聽清大的教授說北大似乎有門禁管制制度-非學生與狗不得進入,葉狀師跟品卉本來頗為擔心我們會不得其門而入,不過估量一下我們一身苦學清貧學生打扮,想來不會遭到刁難,於是便背起背包,神清氣爽地走進校門-果然,沒有人跟我們要證件,看來葉狀師跟品卉還是駐顏有術呀!


北大圖書館



觀看全文...
October 5, 2004


天壇:祈年殿

  在北京的倒數第二天,我們在中午與清大教授的聚會之前,趕往北京的著名地標-天壇。

  天壇,顧名思義,也就是古時皇帝祭天之所在,每年春耕之際,皇帝就會到天壇拿著鋤頭作作樣子,象徵親為農事,畢竟中國一向以農立國,雖然農民一般而言總是過得苦哈哈,皇帝這樣表態也算是給辛勤的農民們一個交代-最起碼農民的奇蒙子會比較好一點。



觀看全文...
October 5, 2004

  在北京的第三天,我們來到了頤和園(照片中的風景為頤和園中的萬壽山)。

  頤和園的前身是清漪園,是乾隆皇帝所造;咸豐十二年(1860年)英法聯軍入侵北京,亦將清漪園焚毀,到了光緒十二年(1886年)的時候爲了慶祝慈禧太后六十大壽大規模重建,用意在於讓慈禧太后在內遊山玩水、頤養天年。本來修個園子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由於清末貪腐橫行,這麼重大的工程當然成了宮中太監(如李蓮英)以及經手官員的重要財源,在欠缺有效的監督機制下,清末國庫也因此為之一空,不但開辦海防捐以購買軍艦之名賣官鬻爵來籌措經費,甚至連北洋水師的日常維護經費也遭挪用,最後導致北洋水師在中日甲午戰爭全軍覆沒,進而導致我們台灣淪為日本的殖民地,不能不讓人感嘆。



觀看全文...
September 24, 2004

  逛完了長城與十三陵,約莫傍晚時分,我們回到了故都北京。當然囉,一天的行程不能就此劃下句點,於是我們振作精神(在車上睡了很久,也不需要特別振作),向什剎海進發,打算探探這個著名的夜生活地區。

  計程車離開天安門廣場沒有多久,才剛剛駛離故宮,我們就陷入車陣之中,此時葉狀師猛然發現路旁黃瓦高牆,似乎頗值得探訪,一問司機才知道原來旁邊就是北海公園,而且穿過北海公園就是什剎海,老實的司機甚至還告訴我們,依照目前堵車的狀況,走路過去搞不好還比較快;於是,我們馬上收拾細軟,連爬帶滾地離開計程車殺進北海公園!



觀看全文...
September 20, 2004
  萬里長城萬里長,長城外面是故鄉~~~ ---- 是的,雖然長城外面並不是我們的故鄉,不過既然到了北京,不去有名的長城八達嶺一遊就顯然是不進入狀況。話說我們第一天在天安門廣場旁邊閒逛時,正巧看到有一家「金水橋旅行社」的代表正在招攬遊客:「長城八達嶺以及明十三陵一日遊」-一百五十元含門票及午餐。相較於自己包計程車一天要四百多元(不含門票),這樣的價格顯然便宜許多;我們當天又在附近百般尋訪了一下,其他業者雖然比較便宜(如一百元),但是並不含門票(超過六十元),所以我們想想就決定報名啦!也就這樣,在北京的第二個早上,我們假裝以中國國民的身分展開了我們一日的奇遇....

觀看全文...
September 17, 2004

 
北京朝陽門的箭樓:品卉為故國苦難神傷/天安門廣場:葉狀師為擋住獨裁者犧牲色相

  話說,葉狀師跟品卉雖然購買的是六天五夜的機票加酒店行程,但是由於貪便宜的緣故,班機下午才出發,等我們經過香港轉機到北京的時候,已經強強十點半,什麼搞頭都沒有(後來才發現說其實還是有地方可以去的),只能待在旅館作楚囚對泣狀(其實我們也在我們落腳的崇文門飯店週圍繞了半响,不過看起來實在沒有什麼新鮮事務,所以也就只能返回房間睡覺)。



觀看全文...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