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3, 2008

集會遊行保障法--集盟修法版本以文找文



集會遊行保障法

--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版本


集會遊行法修法草案 併附說明
(全文下載)

集遊惡法修法聯盟修訂
現行法          
集盟版     草案    
修法說明
第一條
為保障人民集會、遊行之自由,維持社會秩序,特制定本法。
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
第一條
為保障人民集會、遊行之自由,特制定本法。
集會遊行,適用本法之規定。但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
ㄧ、第一項刪除「維持社會秩序」。

二、集會遊行,依釋字第四四五號所揭櫫乃憲法
  
本文第十一條及十四條所賦予人民之基本權 
  
利,更係人民與生俱來的「原權」而為普世
  
價值所承認。故舊法中對於集會遊行種種限
  
制,或謂基於社會秩序之維護,然實質上乃
  
針對集會遊行行為更加箝制,根本悖離現代 
  
人權保護及憲法宣稱「保障人民集會、結社
  
之自由」之意旨。故本次修法,將本法定位
  
為積極實現人民集會遊行自由之法律;至於
  
集會遊行進行中社會秩序之維護方法及違反
  
效果,自應回歸其他應適用之法規(如道路
  
交通處罰條例、警察職權行使法)。

三、人民之集會、遊行,屬言論自由之範疇並為憲法上重要之權利;而集會、遊行之舉行與解散又屬集會、遊行活動最核心之程序,應優先保護,本法中未為禁止者,即不因他法非針對人民行使言論自由之規範而受限制。故,例如路權之使用於本次修法施行後,即不得因他法規定尚需申請而使集會、遊行變相回歸「許可制」。
第二條
本法所稱集會,係指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舉行會議、演說或其他聚眾活動。
本法所稱遊行,係指於市街、道路、巷弄或其他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之集體行進。
第二條
本法所稱集會,係指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為宣揚一定理念、訴求或主張而舉行之聚眾活動。
本法所稱遊行,係指於市街、道路、巷弄或其他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為宣揚一定理念、訴求或主張所為之集體行動。
現行法第二項對遊行之定義不明確,無以與日常生活中之集體行為區分。故本次修法明文加入主觀要件,將本法之適用範圍明確化。又本法所適用範圍,其主觀上需有「為宣揚一定理念、訴求或主張」之目的,不同於刑法第一百四十九條「公然聚眾不遵令解散罪」之主觀構成要件(意圖為強暴脅迫),主管機關及司法機關於認事用法時自不可混為一談。
第三條
本法所稱主管機關,係指集會、遊行所在地之警察分局。
集會、遊行所在地跨越二個以上警察分局之轄區者,其主管機關為直轄市、縣 (市) 警察局。
第三條

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警政署,在地方為集會、遊行所在地之直轄市、縣 (市)警察分局。

集會、遊行所在地跨越二個以上警察分局之轄區者,其主管機關準用行政程序法之管轄規定。

一、增加警政署為中央主管機關,以統一規定 
   
集會遊行相關法規、命令、解釋之權責。

二、增加直轄市及縣市警察局對跨分局轄區之集 
  
會遊的管轄或指定管轄權責。並依照行政程
   序法第十一條以下之規定,以土地、事務、
   共同管轄等方式決定主管機關。

第四條
集會遊行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
第四條(本條刪除)

一、                 原條文刪除。

二、                 釋字四四五號解釋主文:「集會遊行法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違反同法第四條規定者,為不予許可之要件,乃對「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之言論,使主管機關於許可集會、遊行以前,得就人民政治上之言論而為審查,與憲法保障表現自由之意旨有違。故本條業已於民國八十七年遭大法官宣告違憲,惟本條雖僅徒具法條之形式而不具實質之效力,然本條對於言論箝制強度之深,即使形式上存在仍係對於法治國家之一大諷刺。故本次修法予以刪除,以符前開大法官解釋之意旨,並回歸法治國家應有之常軌。

第五條
對於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不得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予以妨害。
第五條
依法報備舉行之集會、遊行,主管機關應派員協助維持交通秩序,並保護集會、遊行活動之進行,免於遭受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之妨害。
集會遊行法之立法目的在於維護人民行使憲法上集會遊行之權利,故除集會遊行涉及刑事犯罪或違犯其他行政法規外,國家有義務保障人民行使憲法上權利,並積極協助其得以落實。
 
第六條
集會、遊行不得在左列地區及其週邊範圍舉行。但經主管機關核准者,不在此限:
一 總統府、行政院、司法院、考試院、各級法院及總統、副總統官邸。
二 國際機場、港口。
三 重要軍事設施地區。
四 各國駐華使領館、代表機構、國際組織駐華機構及其館長官邸。
前項第一款、第二款地區之週邊範圍,由內政部劃定公告;第三款地區之週邊範圍,由國防部劃定公告。但均不得逾三百公尺。第四款地區之週邊範圍,由外交部劃定公告。但不得逾五十公尺。
第六條(甲案,多數意見)
本條刪除
一、   本條刪除。
二、   集會遊行法修正前禁制區之設置,觀其立法目的,係為保護國家重要機關與軍事設施之安全,維持對外交通之暢通(釋字第四四五號參照)。惟集會遊行係屬一種超個人之團體共識表現,對於國家意思形成有重要影響,係屬民主政治發展之基礎之一,又集會遊行舉行之場所,與其所欲傳達之意見、所欲表達之訴求具有不可切割之密切關係,倘若予以切割則將使此等團體意識無法完整傳達、散佈,間接壓縮人民發表言論之空間,有害於公共議題之討論與公意之形成,憲法保障集會遊行之目的亦恐將落空,對公民社會、民主政治之發展戕害甚深,從而禁制區之規定應予以刪除。
 
第六條(乙案)
集會遊行活動未經訴求對象允許,不得進入其所屬之處所或妨害其必要通行。
 
一、   原條文修正,廢除禁制區之設置。
二、   集會遊行法修正前禁制區之設置,觀其立法目的,係為保護國家重要機關與軍事設施之安全,維持對外交通之暢通(釋字第四四五號參照)。惟集會遊行係屬一種超個人之團體共識表現,對於國家意思形成有重要影響,係屬民主政治發展之基礎之一,又集會遊行舉行之場所,與其所欲傳達之意見、所欲表達之訴求具有不可切割之密切關係,倘若予以切割則將使此等團體意識無法完整傳達、散佈,間接壓縮人民發表言論之空間,有害於公共議題之討論與公意之形成,憲法保障集會遊行之目的亦恐將落空,對公民社會、民主政治之發展戕害甚深,從而禁制區之規定應予以刪除。
三、   本條所謂「訴求對象所屬之處所」包含私人處所與公權力機關之處所。關於私人之處所,本屬私人的財產權與隱私權之範疇,未受允許不得進入自屬當然之理,惟公權力機關是否均非不得進入則有疑義。惟國家機關對於營造物所具有之「家主權」,其目的在於排除對營造物管理使用之障礙,該權力之行使,對象為營造物之利用人以外之第三人,並限於營造物遭受第三人入侵或妨礙之情形,從而人民行使憲法上表現自由之權利,應與國家機關機關順利執行任務之目的並行不悖,援刪除原條文而為本條之規定。
四、軍事及外交設施,或基於國家安全或國際法之規定,自有他法以特別法規範之,故本法無須規定,因此刪除之。
第七條
集會、遊行應有負責人。
依法設立之團體舉行之集會、遊行,其負責人為該團體之代表人或其指定之人。
第七條
集會、遊行應有負責人。
依法設立之團體舉行之集會、遊行,其負責人為該團體之代表人或其指定之人。
本條不修改。
第八條
室外集會、遊行,應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但左列各款情形不在此限:
一 依法令規定舉行者。
二 學術、藝文、旅遊、體育競賽或其他性質相類之活動。
三 宗教、民俗、婚、喪、喜、慶活動。
室內集會無須申請許可。但使用擴音器或其他視聽器材足以形成室外集會者,以室外集會論。
第八條(本條刪除)
本法既修正為自願報備制,已無區分是否應申請許可之實益,故予刪除。
第九條
室外集會、遊行,應由負責人填具申請書,載明左列事項,於六日前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但因不可預見之重大緊急事故,且非即刻舉行,無法達到目的者,不受六日前申請之限制:
一 負責人或其代理人、糾察員姓名、性別、職業、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住居所及電話號碼。
二 集會、遊行之目的、方式及起訖時間。
三 集會處所或遊行之路線及集合、解散地點。
四 預定參加人數。
五 車輛、物品之名稱、數量。
前項第一款代理人,應檢具代理同意書;第三款集會處所,應檢具處所之所有人或管理人之同意文件;遊行,應檢具詳細路線圖。
第九條
集會、遊行,得由負責人填具活動計畫書,於六日前向主管機關報備,但因情勢緊急,無法事先提出者,得先口頭報備,並於活動舉行之前補提活動計劃書。
集會、遊行活動計畫書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 負責人及其代理人、糾察員姓名、性別、職業、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住居所及電話號碼。
二 集會、遊行之目的、方式、日期及起訖時間。
三 集會處所或遊行之路線及集合、解散地點。
四 預定參加人數。
五 車輛、物品之名稱、數量。
已報備之集會、遊行活動,若無法如期舉行,負責人最遲應於活動預定日前一天,以書面通知主管機關。但因天災事變不可抗力因素者,不在此限。

一、配合本法修正為自願報備制,故集會遊行地
   點不論室內外,負責人認為有政府協助之需
   要者均得依法報備。
若情勢緊急,則屬完全
   無法事先預測,任何之規定其事前責任、需
   繳交之資料等皆無意義,故改以口頭報備,
   於活動當時補正為宜,方便主管機關為協助。

二、本條增訂第三項,避免主管機關支出無謂社 
   會成本;但仍不宜提升為負責人之行為義務。

 
(為合體例,將原草案第十條前置於本條三項)
第十條
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得為應經許可之室外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其代理人或糾察員:
一 未滿二十歲者。
二 無中華民國國籍者。
三 經判處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確定,尚未執行或執行未畢者。但受緩刑之宣告者,不在此限。
四 受保安處分或感訓處分之裁判確定,尚未執行或執行未畢者。
五 受禁治產宣告尚未撤銷者。
第十條(本條刪除)
 
一、原條文刪除。
二、對於集會遊行負責人、代理人及糾察員之規 

  
定,對於未滿二十歲、受禁治產宣告者,僅

  
是喪失財產上之行為能力,與憲法上所應享

  
有之集會結社權利並無相關,故不應予以限

  
制。
三、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條:「人人有權享有和

    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是故,縱係無中華  

  民國籍之人,亦應充分享有表達意見之權

  利,況外籍勞工與新移民在台灣之人數日益

    增多,亦應使其有對相關議題表達意見之機

    會,始符世界人權宣言所揭櫫之價值。經判

    刑或受保安處分或感訓處分裁判確定者,仍

    應有透過集會遊行伸冤或者表達其對各種

    議題之言論自由,限制其不得集會遊行,顯

    無理由。若認為原條文二、三、四款之人,

    言論可能不利於公共利益而禁止其集會遊 

    行者,乃是對於其尚未發生之言論內容所作

    之事前審查,亦屬違憲。
第十一條
申請室外集會、遊行,除有左列情事之一者外,應予許可:
一 違反第六條或第十條規定者。
二 有明顯事實足認為有危害國家安全、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者。
三 有明顯事實足認為有危害生命、身體、自由或對財物造成重大損壞者。
四 同一時間、處所、路線已有他人申請並經許可者。
五 未經依法設立或經撤銷、廢止許可或命令解散之團體,以該團體名義申請者。
 申請不合第九條規定者。
第十一條
同一時間、處所、路線有兩人以上提出集會、遊行活動之報備,主管機關應邀集活動負責人或其代理人進行活動地點、路線或時間之協調。

一、本法修訂後已由許可制改易為自願報備制,
   故已無許可與否之問題,原條文應予以刪除。

二、當同一時間、處所、路線有兩人以上提出申請時,現實上的確會造成集會遊行的舉行問題,原條文中規定後申請者即不予許可。但申請兩造之言論自由權為平等,不應因其申請之先後即有不同,主管機關應負協調之責任,以確保雙方之言論自由均得以順利表達且避免衝突為要。至於協調之方式,得由主管機關視申請之順序、人數之多寡為之,若協調未果,則應准許同時舉行,但以拒馬分隔之。
 
第十二條
室外集會、遊行申請之許可或不許可,主管機關應於收受申請書之日起三日內以書面通知負責人。
依第九條第一項但書之規定提出申請者,主管機關應於收受申請書之時起二十四小時內,以書面通知負責人。
主管機關未在前二項規定期限內通知負責人者,視為許可。
第十二條(本條刪除)
一、第十二條到第十七條刪除。

二、本次修法以自願報備制為原則,故原法對於 
  
許可制之執行方式應予全數刪除。

第十三條
室外集會、遊行許可之通知書,應載明左列事項:
一 負責人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居所;有代理人者,其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居所。
二 目的及起訖時間。
三 集會處所或遊行之路線及集合、解散地點。
四 參加人數。
五 車輛、物品之名稱、數量。
六 糾察員人數及其姓名。
七 限制事項。
八 許可機關及年月日。
室外集會、遊行不予許可之通知書,應載明理由及不服之救濟程序。
第十三條(本條刪除)
 
第十四條
主管機關許可室外集會、遊行時,得就左列事項為必要之限制:
一 關於維護重要地區、設施或建築物安全之事項。
二  關於防止妨礙政府機關公務之事項。
三 關於維持交通秩序或公共衛生之事項。
四 關於維持機關、學校等公共場所安寧之事項。
五 關於集會、遊行之人數、時間、處所、路線事項。
六 關於妨害身分辨識之化裝事項。
第十四條(本條刪除)
 
第十五條
室外集會、遊行經許可後,因天然災變或重大事故,主管機關為維護社會秩序、公共利益或集會、遊行安全之緊急必要,得廢止許可或變更原許可之時間、處所、路線或限制事項。其有第十一條第一款至第六款情事之一者,應撤銷、廢止許可。
前項之撤銷、廢止或變更,應於集會、遊行前以書面載明理由,通知負責人;集會、遊行時,亦同。
第十五條(本條刪除)
 
第十六條
室外集會、遊行之負責人,於收受主管機關不予許可、許可限制事項、撤銷、廢止許可、變更許可事項之通知後,其有不服者,應於收受通知書之日起二日內以書面附具理由提出於原主管機關向其上級警察機關申復。但第十二條第二項情形,應於收受通知書之時起二十四小時內提出。
原主管機關認為申復有理由者,應即撤銷或變更原通知;認為無理由者,應於收受申復書之日起二日內連同卷證檢送其上級警察機關。但第十二條第二項情形,應於收受申復書之時起十二小時內檢送。
上級警察機關應於收受卷證之日起二日內決定,並以書面通知負責人。但第十二條第二項情形,應於收受卷證之時起十二小時內決定,並通知負責人。
第十六條(本條刪除)
 
第十七條
依前條規定提出之申復,不影響原通知之效力。
第十七條(本條刪除)
 
第十八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應於集會﹑遊行時親自在場主持,維持秩序;其集會處所﹑遊行路線於使用後遺有廢棄物或污染者,並應負責清理。
第十八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應於集會﹑遊行時親自在場主持,維持秩序;其集會處所﹑遊行路線於使用後遺有廢棄物或污染者,並應負責清理。
本條不修改。
第十九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因故不能親自在場主持或維持秩序時,得由代理人代理之。
前項代理人之權責與負責人同。
第十九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因故不能親自在場主持或維持秩序時,得由代理人代理之。
前項代理人之權責與負責人同。
本條不修改。
第二十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得指定糾察員協助維持秩序。
前項糾察員在場協助維持秩序時,應佩戴「糾察員」字樣臂章。
第二十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得指定糾察員協助維持秩序。
前項糾察員在場協助維持秩序時,應佩戴「糾察員」字樣臂章。
本條不修改。
第二十一條
集會、遊行之參加人,應服從負責人或糾察員關於維持秩序之指揮。
對於妨害集會遊行之人,負責人或糾察員得予以排除。受排除之人,應立即離開現場。
第二十一條
集會、遊行之參加人,應服從負責人或糾察員關於維持秩序之指揮。
對於妨害集會遊行之人,負責人或糾察員得予以排除。受排除之人,應立即離開現場。
前項受排除人不離開現場時,負責人得請求主管機關所派之現場指揮官協助指揮警察人員將其驅離。
一、第三項新增。

二、為貫徹本法為集會遊行保護規範之精神,故
  定位主管機關為集會遊行之保護者,並賦予
  集會遊行者請求主管機關排除妨害集會遊
  行者之權利。

第二十二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宣布中止或結束集會、遊行時,參加人應即解散。
宣告中止或結束後之行為,應由行為人負責。但參加人未解散者,負責人應負疏導勸離之責。
第二十二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宣布中止或結束集會、遊行時,參加人應即解散。
宣告中止或結束後之行為,應由行為人負責。但參加人未解散者,負責人應負疏導勸離之責。
本條不修改。
第二十三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其代理人或糾察員及參加人均不得攜帶足以危害他人生命、身體、自由或財產安全之物品。
第二十三條
(刪除)
一、本條刪除。

二、足以危害他人生命、身體自由或財產安全之
  物品若屬其他法令(如: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
  條例
)所禁止持有之違禁物品,本不得任意 
  攜帶,無需重覆規範;若非法令禁止之違禁
  物品,則無禁止攜帶之理。況原條文對何種
  物品始屬「足以危害他人生命、身體自由或
  財產安全之物品」,要件尚欠明確,易生滋 
    擾,援將本條予以刪除。

第二十四條
集會、遊行時,警察人員得到場維持秩序。
主管機關依負責人之請求,應到場疏導交通及維持秩序。
第二十四條
集會、遊行時,主管機關之現場指揮官主動向集會遊行負責人表明身份、姓名。

一、主管機關之協助義務已有明訂,故刪除舊法 
  
中之重複規範。

二、本法定義之主管機關為各該管警察機關,警    
 察職權行使法第四條規定,警察行使職權時, 
 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
 由;德國集會遊行法第十二條亦規定,被派赴
 公共集會之警察人員,應向集會主持人表明身
 分。警察主動表明身份除可使相對人明確知悉
 公權力之行使外,並可收減少紛爭或警民間不
 信任之效果,故於本法中重複規定以資強調, 

 有利於人民之事後救濟之證據調查或行政責
 任之追究,有其實益。

第二十五條
有左列情事之一者,該管主管機關得予警告、制止或命令解散:
一 應經許可之集會、遊行未經許可或其許可經撤銷、廢止而擅自舉行者。
二 經許可之集會、遊行而有違反許可事項、許可限制事項者。
三 利用第八條第一項各款集會、遊行,而有違反法令之行為者。
四 有其他違反法令之行為者。
前項制止、命令解散,該管主管機關得強制為之。
第二十五條(甲案,多數意見)
(刪除)
一、本條刪除。
二、就實際情形而言,集會遊行根本無須解散。因若有違法並侵害他人之生命身體自由之情事時,業已有刑法及社會秩序維護法之規範。若於動亂時仍強迫解散,對於秩序的維持並無實益,且可能導致更大的暴動。因此有關解散命令之要件及效果,皆應予以廢除。
 
第二十五條(乙案)
集會、遊行中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該管主管機關得針對各款情形予以管束:
一 意圖自殺,非管束不能救護其生命。
二 暴行或鬥毆,非管束不能預防其傷害。
三 其他認為必須救護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非管束不能救護或不能預防危害。
主管機關為前項管束,應於危險或危害結束時終止管束,管束時間最長不得逾
集會遊行結束之實間;並應即時以適當方法通知或交由其家屬或其他關係人,或適當之機關 (構) 或人員保護。
主管機關依第一項規定為管束時,得檢查受管束人之身體及所攜帶之物。

一、本法已修改為自願報備制,與許可制之相關
   規定應予修正。

二、本條修正之目的在於將公權力限制人民集會
   遊行自由之要件明確化,比照現行警察職權
   刑事法第十九條及行政執行法第三十七條之
   規定,於有重大急迫危害發生時,方得以管
   束之方式限制人民參與集會遊行之憲法上權 
   利。又一旦發生需管束之情形時,主管機關
   於該情形排除後自無進一步解散集會遊行之
  必要,故將解散之要件另為規定,併此指明。
   又集會、遊行之參與者另有犯罪行為,自應
   以刑法相繩,不待本法規定。

第二十六條
集會遊行之不予許可、限制或命令解散,應公平合理考量人民集會、遊行權利與其他法益間之均衡維護,以適當之方法為之,不得逾越所欲達成目的之必要限度。
第二十六條(甲案,多數意見)
(刪除)
一、本條刪除。
二、就實際情形而言,集會遊行根本無須解散。因若有違法並侵害他人之生命身體自由之情事時,業已有刑法及社會秩序維護法之規範。若於動亂時仍強迫解散,對於秩序的維持並無實益,且可能導致更大的暴動。因此有關解散命令之要件及效果,皆應予以廢除。
 
第二十六條(乙案)
前條各款情形主管機關進行管束仍無法排除者,主管機關始得命集會、遊行解散。但命令後仍不解散者,主管機關經警告三次後始得強制驅離之。
前項警告之發布,每次應間隔五分鐘以上。
主管機關依第一項進行驅離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小之適當方式。
本條乃對解散及強制驅離之要件為規範,將其發動之要件限縮並明確化,僅限有第二十五條之情形無法僅以對個別集會、遊行參與者之管束而防免危險危害時,始得以此一最後手段限制人民集會、遊行之憲法權利。又一旦須為強制驅離,其手段仍須符合比例原則,以最小侵害之有效方式為之,本次修法亦以明文規範。
第二十七條
經許可集會、遊行之負責人或代理人違反第十八條規定者,處新台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第二十七條
集會、遊行之負責人或代理人違反第十八條規定者,處新台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本法已改為自願報備制,故刪除原條文中「經許可」之字樣,以符體例。
第二十八條
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者,處集會、遊行負責人或其代理人或主持人新台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
集會遊行負責人未盡第二十二條第二項但書之責,致集會遊行繼續進行者,處新台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第二十八條(甲案,多數意見)
(刪除)
一、本條刪除。
二、因應刪除命令解散之規定,故罰則自應刪除之。
 
第二十八條(乙案)
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者,處集會、遊行負責人或其代理人或主持人新台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
集會遊行負責人未盡第二十二條第二項但書之責,致集會遊行繼續進行者,處新台幣三萬元以下罰鍰。
本條不修改。
第二十九條
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首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第二十九條(本條刪除)
刑法刑罰與行政法規之功能不同。此條文將行政法規刑罰化的規定,應只可容許在,為追求與刑法本身所想要保護同等重要的法益始可,否則僅違反國家行政法規即可能被視為犯罪行為,恐有過當之問題,故建議刪除廢止之,而回歸一般民刑事責任處理。
實際上,集會遊行經命令解散而不解散,可依此對其處以行政罰鍰,或是依據具體事件中所侵犯的各種民事、刑事、行政法規權益,如佔用道路以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處罰,造成侵權以民法侵權行為告訴來維護權益即可,並沒有再另外以刑罰規範的必要。讓集會遊行的管制,回歸正常體制處理,應較為合適。
第三十條
集會﹑遊行時,以文字﹑圖畫﹑演說或他法,侮辱﹑誹謗公署﹑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或他人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六萬元以下罰金。
第三十條(本條刪除)
有關侮辱、誹謗公署之集會遊行行為,以普通刑法中相關的公然侮辱罪、誹謗罪取代之即可,而無須立一特別刑罰,規範集會遊行中的侮辱、誹謗責任。
更何況,與一般刑法進行比較,該條款之刑期更高於一般刑法中對公然侮辱、誹謗罪諸條之刑期及罰金。按刑法第三零九條: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以強暴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刑法第三一零條: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皆未達該集遊法可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六萬元以下罰金之程度。
並且,若侮辱、誹謗之行為若為針對公署或公務員,依一般刑法體系,可依刑法第三一一條: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然於集會遊行法中做特別刑罰規定,將可跳脫此項保護人民批評公共事務言論自由之條款,並不適當。故建議刪除廢止該條款,回歸一般民刑事責任處理。
第三十一條
違反第五條之規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三萬元以下罰金。
第三十一條(本條刪除)
有關妨害集會遊行之規定,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條已規定妨害集會遊行罪,故對於妨害集會遊行者之處罰,應回歸一般刑法之規定。
第三十二條
集會、遊行時,糾察員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負責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但行為人基於自己意思之行為而引起損害者,由行為人自行負責。
第三十二條
集會、遊行時,糾察員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負責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但行為人基於自己意思之行為而引起損害者,由行為人自行負責。
本條不修改。
第三十三條
第二十三條規定之物品,不問屬於何人所有,均得扣留並依法處理。
第三十三條(本條刪除)
一、本條刪除。
二、因第二十三條業已刪除,故有關該條之罰則亦應刪除。
第三十四條
依本法所處罰鍰,經通知繳納逾期不繳納者,移送法院強制執行。
第三十四條
依本法所處罰鍰,經通知繳納逾期不繳納者,移送法院強制執行。
本條不修改。
第三十五條
本法自公布日施行。
第三十五條
本法自公布日施行。
本條不修改。
 

Posted by at 天空部落 │17:22 │回應(34)引用(0)論述:集遊法與民主深化
相關閱讀

引用URL

http://blog.yam.com/right_of_assembly/trackback/15270936
回應文章
1 2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2
xewhuinmx
Posted by hems133042 at Oct 21, 2011
台灣萬歲,台灣人站起來,終結綠色恐怖,
還人民一個公道,不再恐懼有路不能走

法合情合理人人平等一視同仁叫善法,法不合情不合理因人而異差別待遇叫惡法,但一切還是必須依法為之,法是遊戲規則,如果沒有遊戲規則就是無法無天,更不用談什麼合情合理,合法合理是種典範,合法不合理是基本的相處之道,此乃中庸之道所依,方能面面兼顧。

不必盲目的跟隨,只要盲目的附和就能助紂為虐,是得過且過的不計較是非黑白,還是姑息養奸的縱容似是而非。

人人立場不同皆有所求,此一時彼一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理字中間放,各自據兩邊,唯有平衡線,各自暗思量,這次你吃人,下次換人吃你,不想被人吃,就該想想怎樣才不會吃了人,行為失當不能認為有對的理由而合理化,愛人人愛自重人重,各退一步慾不犯人楚河漢界互不侵犯,收起包袱各自回家睡覺去。

我們只需要一條集會遊行法-依憲法保障人民有行為之自由,但不得影響他人,在室外開放公共空間人民得依此準則行使其行為自由於不觸犯相關法令下受憲法保障,除開放區域(如自由廣場)之外不論室內外因需相關權益者協助或同意,得向相關權益者申請同意方可行使,並得在約定規則內行使其行為,如有暴力行為發生時,未自行制止得受約束立即中止其合法同意行使權不得異議,在活動時間於約定結束時間後一小時內,得恢復原環境使用狀況,超過時間相關單位可以採取驅離行為,如行為人有違犯法令,依相關法令處置。
Posted by dream小螞蟻 at Nov 18, 2008
絕對權力的政府絕對不是好事
加油~~ 我挺你們 ~~
Posted by 何必問 at Nov 13, 2008
學生參與民主運動不是壞事,我想大多數人都沒有異議。
但是訴求怪誕的民主運動,也只讓大多數人都感到奇怪。
一說限制自由,試問這世上哪種法律不是在限制自由呢?
限制自由的目的為何?讀過大學者皆知,亦在保障自由。
法律的功能在於讓人在不妨礙他人自由的情況下,得以行使自由。
你為何不能殺人?因為法的限制,法剝奪了你殺人的自由。
我為何不能搶奪?因為法的限制,法剝奪了你殺人的自由。
事實上,天有沒有賦予你我殺人和搶奪的能力?當然有。
再者,天有沒有限制你我不得殺人和搶奪呢?當然沒有。
而是法,法剝奪了你我殺人和搶奪的自由,以保障他人之自由。
所以,法律原本就是人類用以限制自由的產物,諸法皆然。

二說違憲,那應該請大法官釋憲後再行修法或廢法,
而不是主張誰該道歉,誰該下台,難道現任當局就那麼活該倒霉嗎?
集會遊行法已施行二十個年頭,其中經過兩次的修法,
一次在國民黨執政內,另一次在民進黨執政內,
不管是誰執政,都不曾改為報備制,現在改,並無不可。
但你們卻叫誰道歉!叫誰下台!理由是警察施暴!
試問,手持實心棍棒的警察若真的施暴,那街上要躺多少屍體呢?
而我們看到的卻是警察被打的頭破血流!
我們看到的是暴民扔垃圾、屎尿等排泄物!
我們看到的是暴民扔汽油彈焚燒員警的手臂!
我們看到的是民進黨事後聲稱他們帶去的那些人是黑道!
我們看到的是民進黨又改稱他們帶去的黑道是國民黨派來的!
而你們這些人卻坐困一地,聚眾清談、不知所云。

如果遊行示威是理性的,用許可制;或報備制又何妨?
如果遊行示威是非暴力的,用許可制;或報備制又何妨?
如果遊行示威是不服管制的,用許可制;或報備制又有何差異?
如果遊行示威是非衝撞、打砸不可的,用許可制;或報備制又有何差異?
如果遊行示威是洩忿、是惡劣,用許可制;或報備制又有何差異?

制度是不會咬人的,會咬人的往往還是人,
制度是人訂的,若有不妥,修或廢即可,
而你們的訴求是什麼?
是馬、劉道歉!
是國安局長下台!
本是督促修法的美事一樁,如今卻畫蛇添足、不倫不類,
你們讓人覺得你們根本就是民進黨的小卒、打手之流。
不然的話,為何要國民黨人道歉?為何要國民黨聘用的官員下台?
明明是長久以來所慣用之法,為何會變成攻訐特定政黨的話柄呢?
你們自己模糊了自己的焦點,反而讓修法成了你們製造鬥爭的藉口,
野草莓呀 ~ 野草莓啊 ~ 何其愚昧!
Posted by 棒球魂 at Nov 12, 2008
請問這個修改草案是誰起草的?
連起草人是誰也沒寫?
不敢寫?
大家的意見瞎拼湊?
你們很懂法律?
別忘了你們只是大學生
Posted by 高中生 at Nov 12, 2008
關於野草莓學運行動聯盟官網中第四點
「禁制區」違反比例原則違憲:
集遊法第六條規定「總統府、行政院」、「法院」、「國際機場、港口」、「重要軍事設施」、「外國使館與代表機構」、「官邸」…等地區,不論集會遊行和平與否,一律禁止,連申請許可之機會皆無,不合比例原則之必要性與衡平性要求,完全剝奪人民向上述機關和平集會訴求之權利。特別是「總統府、行政院」等作為民主政治中的擔負責任政治的行政機關,其周圍卻不允許人民集會遊行向其表達意見,已違反了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不合我國憲法保障基本人權之要求。

這些大學生們,請別讀過的書都忘記了,國中和高中的課本都清楚提到:人民的自由權,依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為防止妨害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得以法律限制之』。

再者,集會遊行法第一條(立法目的)清楚的提到:
為保障人民集會、遊行之自由,『維護社會秩序』,特制定本法。

『維持社會秩序』『得以法律限制之』!你們有看到嗎?

集會遊行法的訂定,不是給人民無限度的自由,而是在適當的程度內,給人民適度的自由,這才是當初訂定此法的真正意義。

請問你們書都讀假的嗎?
Posted by 高中生 at Nov 12, 2008
你們所謂的暴"民",是有法律可以規範處理他們的暴行的,而且每次的暴民不一定相同,又已經有法律可以處理,所以學生的訴求中沒有提到這個,因為已經有處理的方法了. 但是身為國家公權力的警察濫"權",濫的還是政府的"公權力"! 當他們可以這樣大肆打人抓人,卻不用受罰,在我看來是很可怕的事~而且要求總統行照院長道歉,警政署長國安局長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職務,因為他們的職權,不是針對這個人,是為這個職位的人不應放任警察帶頭違法亂紀,這是國家民主的倒退!而且警察不是公務員嗎,訴求我們繳稅付錢的公僕應受規範有什麼不對?
Posted by Backy at Nov 11, 2008
我真懷疑這些對於本次學運產生不滿的人. 真的看完這些修法條文跟理由了嗎?

這些學生不是沒有想過, 也是有組織的. 所以唸法律的可以來幫忙想法律上的見的等等. 懂資訊的人拿laptop不過是想要讓資訊理念傳播出去, 要不然像阿宅待在家裡就好, 幹麻沒事還要跑到外面吹風感冒後才來喝雞湯?

這次事件的源頭, 如果不是馬政府先粗暴的對待民眾. 禁止持國旗, 禁止放音樂, 禁止接近圓山. 會有這麼多衝突產生嗎? 頂多像陳雲林喊一喊. 哪有那麼嚴重?

如果硬要替個外國人張銘清說話, 那我想先請問, 如果這傢伙不先取消既定行程, 跑到外頭去參觀. (中國觀光客現在規定要走既定行程, 沒有的話旅行社會被記點, 結果碰到天朝特使一來, 馬英九強調的法律就不見了) 會有推擠事件發生嗎?

野草莓加油!!
Posted by YuHsuan at Nov 11, 2008
這幾天看到一些高知識分子的靜坐.
真得讓我感動不已.
感動的是原來書讀越多考試越強的學生,判斷力其實跟一般人沒兩樣.
知識跟判斷力是不成比例的.

在1106暴力黨圍成之後.
社會一片撻伐,這群號稱野百合之後的野草莓....
野百合:(維基百科)
[三月學運,發生自1990年3月16日起至1990年3月22日結束,又稱台北學運或野百合學運。在該次運動中,人數最多時曾經有將近6000名來自台灣南北各地的大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今國立台灣民主紀念館)廣場上靜坐抗議,他們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這不但是中華民國政府遷台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學生抗議行動,同時也對台灣的民主政治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在該次學生運動後,總統李登輝一方面依照其對學生的承諾,在不久後召開國是會議,另一方面也在1991年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結束所謂「萬年國會」的運作,台灣的民主化工程從此進入另一嶄新紀元。]

野草莓的訴求是甚麼呢?
因馬政府上任後踐踏我國人權事端, 盼檢討失職單位

一、 九/劉政府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二、 警政署長、國安局長應下臺。
三、 儘速修改「集會遊行法」。

在暴力黨把台北市搞得人心惶惶,警察心裡滿是OX的時候.
野草莓開始運作了.
剛開始看新聞想說應該是要譴責暴力之類的吧.
結果,第一條就是要總統道歉.
第二條是署長跟國安局長下台?
這這這....
有沒有搞錯?
警方在那幾天的確有不少的疏失.
但是為甚麼會有那麼多的警察在那邊?
是因為中南部都沒壞人了?警察吃飽撐著去湊熱鬧?
還是因為發起活動的團體有衝突之虞?
而且既然知道會鬧事,竟然這麼多警察在還發生這麼多暴力事件?
真的有必要檢討.

歐,我們的野草莓沒看到.
他只看到警察叔叔壞壞,驅離那些愛台灣的民代跟鄉親.
也沒看到汽油彈跟石塊.
只看到警方的水柱.
沒看到暴民衝撞警察.
只看到警察打人.
沒看到抗議的民眾徹底了擾亂了社會的秩序.
只有一堆和平理性的群眾.

沒電視所以沒看到就算了.
野草莓總有宿網吧?
就是那個平常拿來抓歌跟聊MSN的那個網路.
有沒有很多的新聞?

難道,那些俗仔民代沒有問題?
發起圍成行動的單位沒責任?
歐,野草莓沒有回應.
因為他們使命感是為了台灣.
被嗆聲是沒關西的.


好吧,野草莓的眼睛有問題.
沒關西.
看看他們最主要的訴求吧.
修改集會遊行法:
靜坐學生提出把集會遊行從現行的許可制改為報備制,
並且取消禁制區的規定以及要求把法文當中的行政刑法改為行政法,並且強力要求,廢除警察解散命令權.
我沒看錯吧.
這是號稱野百合之後提出的訴求.
這可不是眼睛的問題了.

許可制改為報備制:
就是說想要遊行的團體,跟有關機關說一聲:[下禮拜我要抗議囉]就OK?
的確,西方各國有些國家是採取報備制的.這點不能否認.
但是台灣現在的民主素質適合嗎?
還是你們都被課堂上的教授洗腦.
台灣人是最民主的.
我們抗議的民眾有理性到可以和平理性的結束嗎?
野草莓可以厚臉皮的說可以.
我卻不行.

取消禁制區:
甚麼是禁制區?
一、總統府、行政院、司法院、考試院、各級法院及總統、副總統官邸。
  二、國際機場、港口。
  三、重要軍事設施地區。
  四、各國駐華使領館、代表機構、國際組織駐華機構及其館長官邸。
通通取消?
所以以後可以去桃園國際機場抗議,因為法律沒規定,你可以躺在機場的跑道,讓飛機不能起降.
還能去總統府近距離的靠近憲兵,到立法院看看王院長的樣子.
所以以後立法院會期,我們將會看到一堆可愛的民眾,在外面干預立法表決程序的進行.
以後要加重酒駕的罰則,外面就會出現幾百位曾經酒駕的事主在外面抗議.
還有還有,想近距離接觸坦克車嗎?
道軍營抗議就對了,那邊除了帥氣的坦克車,還有酷斃的阿帕契.
真的那樣,請先通知人民一聲,我想先移民.....

廢除警察解散命令權:
其實這條有跟沒有一樣,遇到功力高的暴民他們根本不甩你舉牌,你舉N次都不會有人理你.
但是總是一條警察行使公權力的法源依據.
如果沒有這條,很好.
之前說的立院抗議,軍營參觀,機場遊覽.
警察通通不可管.
遇到善良理性的抗議就算了,要是遇到綠色衝鋒隊....
真的那樣,請先通知人民一聲,我想先移民.....

看到那些自稱野百合之後的野草莓.
真得很怕別人把大學生都和他們畫上等號....
野百合的訴求跟抱負是神聖的.
被這些抗議還能躲在帳篷裡.
有暖暖的雞湯,有NOTEBOOK,地上還鋪著毯子的露營團.
相提並論.
那些曾經參與野百合運動的人會哭吧....

這些荒謬至極的訴求.
集遊法的確有太多不合理之處.
也有修改的空間,但是絕對不是這些野草莓所提出的意見.
集會遊行固然是人民的權利之一.
但是社會安定呢?
怎麼在這兩者取其平衡點,而社會福利又能達到最適.
不是你們這些人吧.
真的,不要在外面丟大學生的臉了.就業率低已經夠慘了.
Posted by 真理應該是越辯越明 at Nov 11, 2008
你們這群濫學生、濫師長,你們都不知道現在的景氣很差嗎?
你們到底為這社會貢獻多少,到底董什麼是社會責任,你們捫心自問,
小弟自問對這社會也沒什麼貢獻,但起碼我不會去浪費社會資源,
如果你們是一群有種的學生,不需要援助的有志青年,我就佩服你們,但是
你們還需要援助,這樣跟回家找爸媽身手要錢有什麼不同,
現在有多少人在失業你們到底懂不懂阿,下一個失業的可能就是你們自己的爸媽了,還再搞抗議,我看你們這些學生、師長真的是過太爽了,
好好檢討一下吧!!
Posted by 吳阿人 at Nov 11, 2008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靜坐抗議雖然能使政府注意並關心你們的訴求
但是不能守株待兔
應該一方面以正當合法的管道與政府協商溝通
以表達訴求之內容
讓對岸的知道我們並不是只有口頭上講民主
我們也有實際行動作為來表現我們的民主自由
Posted by 站起來 at Nov 11, 2008
醒醒吧,碰不得摔不能的草莓族,
政治不是小朋友玩的遊戲,
幾載修行還沒成仙,哪玩得過眾多千年道行牛鬼蛇神?
畫虎不似反類犬砸了學運神聖的招牌也就算了,
成了戕害台灣辛苦累積起來的民主體質的替死鬼而不自知,
你們有誰敢承擔嗎?
Posted by 酋長 at Nov 11, 2008
這種鬼法如果真的施行,還不天下大亂?同時段來個100場報備要求警力支援,誰去抓壞人?飆車族能不能假借集會遊行之名,行飆車之實?如果沒有要求警方維安,該場卻發生了事故,誰負責?大學是學術研究的殿堂,不是封閉的象牙塔,好好想想台灣現行環境是否適用你們口中這套集會遊行法.....

補充一下,請問各地學運份子,這次是報備還是去申請許可?還是兩者都沒有?
Posted by 哪來的爛點子.... at Nov 11, 2008
我只看到一群"不知社會疾苦"的人在外面玩大型家家酒
Posted by 無聊 at Nov 10, 2008
我彷彿看到紅衛兵時代的來臨
我支持民主
但是我不想要那種不理智的遊行
不合你們意思就要求修法
就說人家執法不當
那你們怎麼不檢討自己丟汽油彈丟石塊

有誰聽聽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的心聲
我要的是安定的生活
我不想看到暴力遊行
Posted by 小老百姓 at Nov 10, 2008
孩子們!請你們去職掌盾牌吧!若你們是警察,你們要怎麼做才令人滿意?!

是非黑白要搞清楚,不要只是一昧的絕對反對。

同樣的法令別人不會流血亂象,那就很明白是人的問題,不能全推給法令!

前陳總統的團隊真是教育出了一批好孩子!責任都是別人的,不是自己的!

完全沒有先自我反省檢討癥結就隨之起舞,請你們繼續坐在那邊反省吧!
Posted by 小妹姐 at Nov 10, 2008
都給你們玩就好了阿

Posted by 瘋了 at Nov 10, 2008
我們都是民主的孩子,人民當然只要合法合理就可以有話說(訴求)。
看了有些人硬是要給我們學生扣綠帽,我不認同,同時也合理懷疑,那些硬要言語攻擊學生的人,才是有政治色彩的人。

ps 如果訴求達成,不是給總統兌現嗎?這是雙贏的好事啊!
Posted by universe at Nov 10, 2008
希望靜坐學生以後不要成為未來的馬永成、邱義仁、羅文嘉......
聽說靜坐學生裡已有謝長廷新文化工作隊混入,
行動已變成不單純....
希望這場靜坐並不是幫忙儲備謝長廷的政治能量。

不過,我還是支持修改集會遊行法
但是集會遊行法裡,遊行的人應該有他應盡的責任,
譬如應訴求和平遊行等....
如果違背責任應該以刑法論處,非以單純行政法罰則而已
不是說為了言論自由所有在遊行裡的言行舉止會侵害到他人權益者都應獲得保障。
Posted by Richard at Nov 10, 2008
加油!

台灣因為有你們,會走得更堅定!
你們是最棒的。
Posted by mini at Nov 9, 2008
另外補充一點更正:我是贊成集遊法改成報備制而不是申請制,目前集遊法確實是違憲的東西,但改成報備制我們須要更嚴厲縝密去規範集遊法的內容。
Posted by 神人 at Nov 9, 2008
各位,你們知道我們的強制責任險怎麼來的嗎?那是一位柯媽媽歷經車禍的喪子之痛,經八年立法院街頭獨自不斷向立法委員託請遊說,立法院才通過的法案。

靜坐抗議的學生們,如果你們真覺得現行的集會遊行法的申請制度是不合理的,而且你們的背後也沒有任何的政治意圖,那麼請你們不要企圖號召人群,用多數量的暴力群聚公眾場合干擾別人合法使用空間的權益,來迫使政府向你們妥協!

麻煩你們學學柯媽媽去立法院找立法委員遊說吧,畢竟立法修法是立法院的事,別再耍無賴了!
Posted by 神人 at Nov 9, 2008
請預想一個場景
設若依本法案修法通過
只是國安局長還沒下台
所以學生繼續抗議
若有人帶著一塊磚
到靜坐學生面前高高舉起來
在還沒有下一行動前
警方應如何處置?
如果是一群黑衣人每個人都帶一面國旗(附帶竿子)
若干鵝卵石,幾箱汽油
請靜坐學生回答依照修正法案的內容警方應如何處置
並請告訴我法源何在
不可以預設他們帶這些物品一定會犯罪哦!
但依照修正法案的內容警方還是要保護學生哦!
有沒有人要回應一下
Posted by yu at Nov 9, 2008
查了一下集遊法的法令規範,我覺得我們的集遊法除一些不合宜的規定,其實內容也是相當簡陋的。

但這次學生對集遊法的訴求除把申請制改為報備制之外,對其他維護非遊行者的權益則看不到任何的一些想法,讓人覺得有些欠缺縝密思考。

我們遊行可以帶氣笛、擴音喇叭大鳴大放毫不受噪音防治法管制,侵擾別人的安寧嗎?

我們遊行可以攜帶旗桿、鐵罐一些可能潛藏危險變成攻擊的武器上街嗎?

我們遊行可以任意罷佔車站或整區域道路等公眾交通運輸設施權益嗎?

我們遊行可以包圍私人產權的公眾場合嗎?

我們遊行可以只透過報備,無時間期限不分晝夜佔用公用場所和活動影響別人嗎?

台灣的遊行,不諱言地說已是政黨政爭的工具之一。經常為了私利動輒得咎號召為數不少的人上街影響群眾生活。我贊成集遊法改成申請制,但須更嚴密規範集遊法的內容保障其他人的權益。

對於學生此次訴求,更希望他們能夠慎密思考集遊法的內容制定對我們社會的影響所及之處,然後全程參與討論,而非簡單化只想把集遊法改成報備制丟給立法部門去修法,屆時集遊法又成了造就社會動亂不安的一個怪物法制。

另外,民主和法治是掛鉤一起的,缺乏法治的民主只是會讓我們的社會成為暴亂的社會。希望此次學生靜坐抗議的活動,能循目前的法制合法申請場地,不要把警方執法過當跟抗議集遊法的不合理之處和可以不守法一事混為一談!

對於台灣目前已然事實的兩黨政治生態,如果馬英九對於唱片行警察執法過當一事該負責道歉,同等的對於抗議活動的各種脫序行徑,蔡英文更須向社會大眾道歉。如果不能平等要求此事,一味要求馬英文九道歉,只會令人產生學生靜坐活動居心叵測的政治傾向懷疑而已!
Posted by 神 at Nov 9, 2008
如按照自願報備制,你們就能更大展拳腳了不是嗎?不要為了個人利益來矇騙鄉民跟大學生。若今天沒有許可制的話,我看11/06號將會爆發更大的流血衝突,但我相信,衝鋒第一線的還是那些鄉民,所有的泛綠政客鐵定逃的逃,溜的溜。
改了以後若哪天人民不爽泛綠的立委或現在官司纏身的阿扁,那我也一定準備好武器上街,你們有種就不要再改回來阿。

你們乾脆這樣做好了,既然這麼愛台灣
>>>>帶團去天安門嗆聲(反正現在直航才兩個小時)
Posted by K at Nov 9, 2008
要不要乾脆就直接提出民進黨執政時為展現公權力可依惡法行事,國民黨執政時廢除此法?
這是沒有任何政治色彩的提案沒錯吧?意識型態的修法才是主要訴求,再掰啊,意識型態就是你們這群只知道搞族群的綠營最愛的手法,為何呢?沒有真才實料只好搞民粹,經濟搞自家的,法律修成對自己有利的,特權的要求與自我坐大這就不用多說了,最悲哀的是還會做賊喊抓賊,鼓動傻瓜打人還要開記者會說自己被抓傷,手法就這些,來點新招吧。光是第一跟第四條就可以知道,這個修法內容是跟暴民衝撞有直接相關性,意識型態刪改文字,共產、分割國土可以同意,修聞者擺明著是要為衰扁改這條,或說是為綠營,看看新聞就知道這法改的多為民粹(退)黨著想,不禁懷疑現在的學術環境,老師沒邏輯,愛出風頭的學生沒能力(有能力就不會同意這種內容了,至少也改得不著痕跡,改成這樣,丟臉!)
動不動抗議就要扯紅衫軍,衝撞的一樣都暴民有什麼差別?反正民粹鼓動下就是衝撞,就乾脆同意民退黨行使暴力算了。集會時可任意選擇路線、地點(反正想刪嘛,就別列第2順位想法了,裝給誰看啊),妨害到行進路線中的他人時,集會人員的個人自由為第一優先保障,有報備警察還要保護遊行者喔,最重要是動手或罵警察也可以,集會時可攜帶危險物品,反正已經有槍報刀械管制條例,不守的就是不守所以帶了也沒關係對吧?如果不能帶,那麼群眾滋事是可以被允許的嗎?不敢跟外國法令比較,於是拼命的鬧也允許嗎?不允許那就提議修法,滋事者無期徒刑附帶家產全部充公以充實國庫,煽動者唯一死刑附帶3代家產充公,這樣不是更好?警察國家?那麼提案修法的是想搞暴民國家嗎?
有點腦袋再改吧!警察不得對於集會遊行地點設置阻礙物品,那集會時搶劫強盜亦合法這樣好不好?
Posted by 老百姓 at Nov 9, 2008
拜讀了大作,這不是修法,乾脆廢了這個法律,是不是一了百了呀?一個只有宣示意義而沒有任何法律效力條文,根本就沒有規制效果,這不像是哪個學有專精的學者修的,而像是一些不懂立法程序規則的人,任意在電腦上刪刪減減做出來的,行行好,給它個痛快吧,不如建議全面廢除「集會遊行法」!?(莊國榮老師附身:「不要以乖見長!Guts!Guts!」)
台灣、不、是大多數東方人不是像歐洲大陸那樣,飽經革命用鮮血灌溉而得出自由之花,懂得珍惜;拜了皇帝、天皇、大王...數千年的東方人,「自由」,反倒是像從天而降般,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它,卻僅有「相對少數人」會好好運用,知道「自由」的表現,不該是妨礙他人自由。這才不是讓那個集權國家來的「共匪」(!?張銘清),好好教了咱們「我誓死保衛你說話自由的權利」的諷刺事件...
雖然目前該(或許是)「惡法」有很多不宜之處,在現今,還有許多人沒有辦法好好操作前,公權力「適當」介入(再次強調「適當」),應該還是必須的,只要能好好的監督運用,並遵比例原則下操作,我相信應該是能與該法和平相處一段日子,直至表現自由可以運用得當之時,再考慮廢了這個法,也不算太遲;這法律也存在一段時間了,急於這一時廢除的目的究竟是...
在同學們靜坐的同時,總是從中嗅到一股激進政黨主義者的味道,也嗅到了淡淡的樂生抗爭團體利用這些同學的味道,學生,何其單純,但若是有了政治的陰影,或是利益的考量(一方已成僵局須另闢戰場突破),更糟的是受到了政客的蠱惑(比那些政客還笨?絕對不會的也不可能!),這就不好了!這跟廢除萬年國會時的學運,訴求及目標,都相差太遠太遠了。
Posted by 唉~ at Nov 9, 2008
我想如果發生暴力衝突事件 有刑法可管束
Posted by 回應一樓 at Nov 9, 2008
照這種修法去遊行帶著棋杆(不管是國旗還是台灣國國)磚塊鐵條都ok雞蛋就算小咖了
因為平常都可以合法攜帶啊
以後黑道人物最愛遊行了
藉著遊行的機會可以狠幹警察一頓
打了就跑真是難得的機會
遊行場合變成戰場的機率大增
你們要想想修法的結果
不要太理想化
不會有人帶著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裏的違禁品上街的啦
如果你有兄弟姊妹朋友親戚再當警察的
去問問他們的意見吧
Posted by tu at Nov 9, 2008
強力要求--不容許政黨協商搓圓仔湯!逕付二讀送交院會交付表決,當下看破政客嘴臉!
Posted by 王士榮 at Nov 8, 2008
1 2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