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tomoyo
暱稱:小樵
生日:1986/10/9
地區:花蓮縣

熱情贊助
文章分類
tomoyo的最近文章發表
輕旅行
tomoyo的最新的回應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好時光貼曆
我推薦誰
目前無名單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熱情贊助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April 13, 2006
在看完《哨鹿》之後,對於其中出現的排場,感到宏偉壯闊,很少人寫小說能寫到如此精細,但又過於精細,感覺像是羅列了圖畫所包含的人、物。而其中共分四段,此四段彼此似是關連性不強,卻又能藉由一些小關鍵連接,好比王阿貴的死,硬是與乾隆皇帝做為連結,這只是其中一點,而這一點看來又令人震撼。有些難以理解,卻又能體會出乾隆想當個好皇帝,像聖祖仁皇帝那般人慈,卻又帶點皇考雍正的嚴厲,但他畢竟不是這兩位先祖的影子,他有他的作法。


先回到起初,我們可以從滿漢之間的相處,得知西西處理歷史的洪流,做得完善的就是結合當時的事蹟,同時高妙的徵引出《石頭記》,好像用聊聊乾隆皇帝的方式,帶出他所要傳達的訊息,很平易的說乾隆是怎麼想,怎麼作,不需要任何文字的外力去描述乾隆當時的情緒或思維,這顯得有些多餘,從文字本身去體會到底乾隆怎麼想就好了,而這也是讀者本身要有的認知。

全文在歷史的建構非常了得,西西很穩固的把歷史事件和時代場景做結合,從皇族的樓房、庭園,一步步寫來,似是無關緊要,卻從中帶出熱河這地方,同時還說了各個職份,好比欽天監,別以為寫來就沒意義,之後乾隆決定前往木蘭圍場,不也是欽天監挑選良辰吉時;懂得繪測地圖的人才,在之後也出現了康熙下達指示製作的《皇舆全覽圖》,全文提及許多人事物並非純粹描述,其中我們要知道,這些人事物說不定還會再出現,而其中代表的意義要追溯自之前所看過的文字頁面。

《哨鹿》其實不見得是傳達哨鹿人的心酸,反應的是時代背景下,在一個有理想抱負的皇帝施政下,卻也發生這些不堪回想的慘劇,只是看要不要點出來罷了,有些事情的交代,西西也不過是輕筆淡寫了一番,沒有斟酌在什麼一定要完全表達,好比王阿貴的死,西西就沒有把錯完全怪到乾隆身上,反倒是之後有人和阿木泰說,而這個人的立場又是什麼,我們很難把他和西西的立場放在同一陣線。王阿貴的死真的是因為官場勢力的壓迫,逼使他帶著妻小離開家鄉,另謀出路嗎?這一點想必可以深入探究,而這一探究甚至可以追查誰才是兇手,而往上一推論,矛頭可能又全指向乾隆皇帝,這樣又顯得奇異,看來皇帝真的不好當。

從王阿貴和翠花、牛牛,直到後面成為額木克、阿依吉倫和阿木泰,滿人、漢人,各有各的立場,誰才是地位高上,誰才是有苦難言,其實這很難說得準,西西帶出的是,因為自由戀愛而造成的逃離局面,阿依吉倫原先背棄了自己的白衣爾氏族,改漢名,只為了和額木克(應該說是王阿貴)一同在漢人的區域生存,這是很難面對的情況,背棄自己的先祖,而選擇與漢人居住,這就算了,不願瑪尼阿依爾氏族的拉布堪的認親,執意追求自己的戀愛,然後選擇和一個沒有氏族關係的人出奔,這樣的情節好像很常見呦!然後作者又很苦心經營,把這一對夫妻,投以哀悽的眼光,注定寫下這一個平淡的悲劇。

為何要說是平淡的悲劇呢?文章讀到最後可以發現,和珅從哨鹿者的胸膛拔下了箭枝,這樣看來,任讀者回憶或推測,這個人是誰?或許我們會有共同的答案,但結尾就好像是沒什麼大事發生過呀!乾隆也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但偏偏會覺得和珅的奸惡,連帶覺得乾隆枉為聖明仁君,或者他本來就不是。但錯要怪誰呢?或是該不該責怪呢?

乾隆心中留有兩個影子,一個是康熙,一個是雍正,從文中看來,康熙皇帝的影響顯得較為深遠,正因為聖祖仁皇帝平易近人、愛民如子。文中寫到:「百姓。百姓像水,有時候是清澈平靜的湖,有時候是洶湧氾濫的河。沒有水的河不是河,沒有百姓的國家不是國家;沒有了百姓,當然也不會有皇帝。」這一個道理很簡單呀!我們也都知道呀!但要思考的是,這個傳達的是什麼?我們不能單就這個歷史事件(應該說是西西筆下的例子)來判定乾隆的好壞,文中也提到過,難道漢人出身的皇帝各個都是好皇帝,這答案想必大家心中有個底。

回到鹿哨這一項物件,這是阿依吉倫給阿木泰的,如果說阿依吉倫和額木克到最後仍是以漢人的身分活下去,生活在一起,你想,這個烏力安(鹿哨)會讓阿木泰完全知道嗎?如果注定要以漢人身分活下去,農忙是絕對來不及的,更沒閑暇時間,何談狩獵。但西西不留情的安排了王阿貴的死,帶出的是翠花襲用原先的氏族名,阿依吉倫,而為來牛(牛牛)起了阿木泰這個名,注定了阿木泰將以偽滿人身分活下去,也註定了他和鹿哨之間的關係,帶出一連串皇帝身邊的事,也帶出了阿木泰遭遇的事。

就我觀察,其實全文有兩大主線,一條主線沿著乾隆的生活作為發展,另一條主線順著這一個家庭的生活遭遇做鋪陳,兩者之間似乎從一開始沒什麼關聯,僅靠著一點若有似無的牽繫,好比乾隆推行保甲制度,迫使王阿貴一家生活的改變,透過些微的聯接讓全文得以發展下去,沒有讓一部小說變成兩部小說,最後的完全連結之處,就是在乾隆決定前往木蘭圍場狩獵,而先前又帶出阿依吉倫企盼見著自己的孩子阿木泰一面,也沒想到這一面竟是最後一面,另人不勝唏噓。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0筆) (登入後, 即可開始發表留言)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