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4, 2007

我只是一個不爭氣的觀眾

忙完了,今天,我們一家老小跑去中山堂看電影,片名是《幻之草原》,聽來很酷吧!在門口碰到管管,他說要連看三場。暍!這七十幾的「年輕人」真了不起。




...繼續閱讀

June 30, 2007

元門 題字因緣

忙完了,稍有心情動筆,但還是先寫了元門太極部落格那邊的,
在還沒新文章前,就先拷貝一份搬來這墊檔囉!
希望別見怪!





...繼續閱讀

April 1, 2007

朝山

某:朝山應如何才能如法?
廣欽老和尚:要慢慢拜,要放下萬緣,不要掛礙,一心於此。


...繼續閱讀

March 9, 2007

我的爺爺

徐桐的寒假作業要採訪他爺爺,他的爺爺就是我爸爸,我爸今年九十幾了,聽力有些衰退,徐桐與他相處的機會不多,兩人又相差八十歲,濃厚的鄉音割劃出一條寬幅的代溝,因此,徐桐只好採訪我。老實說,慚愧的是,我爸年輕的時候,心總在外面,到了我年輕,也離家在外生活了。因此,我對老爸認識不多,充其量也就只能應付這樣的小學作業,裡面一些記憶甚至可能有誤。不過,當徐桐採訪我時,儘管我正忙著工作,卻也樂於告訴他有關他爺爺的我的一些記憶。感謝老師出了這樣功課。

注:文中標題是老師給他們的採訪大綱。

...繼續閱讀

February 6, 2007

半月彎森林戰記

最近我們社區鬧了一樁新聞,原因是有建商進入社區,為了做預售廣告,找了一塊地,打算「修剪」一些樹蓋招待所。當他們「修剪」了二十來株碗口粗的樹後,被路過的鄰居們發現,我們社區就是這麼可愛,一旦有些可疑的事情發生,大家就會奔相走告,沒多久就聚集了一群愛管事的鄰居,這次當然也不例外。參與護樹活動的鄰居藝術家莊普說出一個社區寫照:「原來我們社區有這麼多人不用上班啊!」


...繼續閱讀

January 18, 2007

黑冠麻鷺

古之善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
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
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
渙兮若冰之將釋;敦兮其若樸; 曠兮其若谷;渾兮其若濁;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動之徐生。
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不新成。

∼老子道德經


...繼續閱讀

December 15, 2006

獨自山行

上了年紀後,身材開始變形。
某次,好友來訪,酒飯後邀他爬山,只是附近不遠的郊山。

...繼續閱讀

December 13, 2006

一生該讀一遍紅樓

飯後,徐桐被逼著看書,
書本攤在眼前,腦子卻不安份,
有一句沒一句地與我瞎扯,大多言不及義,
我必須偶一喝斥,才能換來短暫安寧。


...繼續閱讀

November 13, 2006

蟑螂是佛陀的前世

才躺下,一隻蚊子就找上門來,側耳追蹤,嗡嗡聲由遠而近,時強時弱,迂迴曲折,這是牠的個性,不喜歡明快。但該來的總是要來,這是我倆之間一段前世未解的因緣,要在今日做一了斷,只不知是我欠牠一滴血,還是牠欠我一巴掌?

...繼續閱讀

October 14, 2006

黑翅鳶

黑翅鳶


September 2, 2006

觀呼吸(一)


打坐

先說了,左圖這個背影不是我,

是我偷拍來的,主角是一位超級帥哥。

這篇寫的我自己很不滿意,

只好接受自己的程度也就如此! 




...繼續閱讀

August 28, 2006

陽明山上一棵種不死的奇木


原載於2006.08.19中國時報浮世繪版

他說:「別人都是在想怎麼把樹種活,我則是不斷努力讓樹種不死。」乍聽這話的人,一定以為他的技術很差,其實,懂他的人會認同,這話從他的嘴裡說出,就有點金庸小說裡獨孤求敗「生平求一敗而不可得」的宗師氣魄了。





...繼續閱讀

August 24, 2006

大花曼陀羅與領角鴞


領角鴞-2

十幾年前,剛搬到郊山裡的一個老社區,一早總被一陣尖銳地煞車聲吵醒,那聲音總在天亮之前的一刻,搶著劃破寧靜,忽遠忽近,猶如烽煙四起,彼此呼應,仔細聽,旋律尚稱婉轉,不再似煞車聲之單調,後來才知道那是一種鳥——紫嘯鶇的叫聲。

 

山居歲月,當真處處聞啼鳥,即使夜晚,也常聽到鳥鳴,而領角鴞則是夜晚最常聽到的鳴鳥,牠是一種小型的貓頭鷹,生活在平地到低海拔的山區,某些都市裡的公園或校園,甚至還可見牠們的身影。




...繼續閱讀

August 17, 2006

歸零


每星期一晚上,我和幾位鄰居一起打坐,

我們屬於某修行團體的外圍聞思班,

不,其實連外圍、聞思都談不上,

只是我們幾個不願長進的同修,私下自許而已,

因而,在此不方便提及團體的名稱。

 

受不了老生常談的,可以跳過不看,

這些囉唆,基本上,就是自言自語,

文字裡的你、我、他、我們等一堆代名詞,彷彿出將入相,

其實指的也都是我自己,

那代表我仍做不到,或是正在努力做的事。


...繼續閱讀

August 12, 2006

七月.想起了她


限制級.膽小勿看.
看完後如果覺得怕怕,不是我故意嚇你,只是說出真實遭遇





...繼續閱讀

August 10, 2006

該微笑囉!


感謝各位對小犬的厚愛,

卻也讓我擔心大家對徐桐有了誤解,

我必須坦白,在寫家人時,我謹遵家規,

.報喜不報憂  二.家醜不外揚

因此,我有義務提醒

大家看到的都是好的一面,這一面可能才是冰山的一角。



...繼續閱讀

August 8, 2006

謝謝收看 我家有狗


i001.我家有狗.jpg佛家講無常,所有東西都有生滅,對作者來講,書當然也有生命。





...繼續閱讀

August 6, 2006

父親節 真實感人小故事


以下是一個聽來的故事,但絕對真實⋯⋯ 








...繼續閱讀

July 29, 2006

帶著嗅覺去旅行


大錦蘭
殘留的荷香
許多年前,每到盛夏溽暑,心中便起了一個呼聲,喚我到植物園的荷花池,參與那每年一度地荷花盛開,其實,最初我先是被那許多臨池寫生的畫者所吸引,漸漸地我循著他們的目光也開始賞荷,那象徵著宗教聖潔地碩大淨美的花,亭亭浮出於水面,隨午後微風輕輕搖擺,就是大自然的奇蹟之一,接著我注意從新葉嫩芽到枯黃老葉,每一片葉都有不同的形韻姿態,爾後我幻想著自己是一個畫荷大師,潑灑在一張張的宣紙上,只想要捕捉那特別的仙姿靈韻,卻終致浪費了成捆的宣紙;不過,那之後的每年夏日,我都如期報到,年年看花意猶未減,但我卻發覺真正催促我的是一種在炎熱下日中可望得到的一種清涼意,對了,那是荷香,當我發現在心中提醒我、催促的並非年年視覺美宴的殘留,而竟是原先並不特別留意的香氣時,我驚訝莫名。


...繼續閱讀

July 27, 2006

十步之內必有芳草


 我喜歡園藝,儘管從來沒有主動參觀各地的盆栽展,偶然遇上也定會入內參觀。這類盆景藝術展,老實說,距離一般園藝愛好者太遠,看造型規模,每盆都要數十年、甚至百年的培養,總是修剪得過度工整,雖然枝葉繁茂,貴氣逼人,卻也走失了山林野逸的靈秀之氣。 

 此外,偶爾在花市中看到擺在地上待價而沽的山採老樹頭,也讓人痛心,為了滿足老樹速成的心理,賣家深入山林,挖掘老根。盆景真的必須如此栽植嗎?第一次看到林國承先生的作品,悶了許久的疑問,自然解開了,林國承的盆栽,就是有著說不出的自然天成,就像明代書畫家徐渭所說:從來不見梅花譜,信手拈來自有神。」我想他是喜愛自然,深解植物語言的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