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贊助商連結
Nuffnang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搜尋欄位
搜尋:
輕旅行
BloggerAds
時光點滴
好時光貼曆
誰來我家
誰推薦我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ywjoseph928
暱稱:西打哥

正在讀記人數
自由欄位
自由欄位
自由欄位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81    推薦這個部落格: 421
檢視方式: 列表 摘要
April 28, 2015
 

 

 

我愛吃這回事,好像街知巷聞,更不時率性地拋下一切,就出走臺北,跟朋友聚頭。然而,這陣子,不少台北朋友異口同聲的跟我說:「去臺南吧,一天到晚叫你吃不完。」

 

 

 
 

這是我對臺南的第一印象。

 

 

 

我一直相信,吃,總講點緣分。像這趟突如其來的臺南之旅,剛插在新工作開始之前,冥冥中像要我的長假期有個圓滿結束。

 

宮二說過:「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這臺南之旅,也有種讓我久別重逢,相知已久的感覺。

 

 

 


觀看全文...
April 27, 2015
 
 

 

 


 葵涌和宜合道224-234號葵富大廈地下6A鋪


「口味人人不同,我的滷肉飯,有人說好吃,有人說不好吃,但我始終堅持這是母親教我的味道。」台灣客棧的老闆娘不徐不疾地說。

 

算算手指,差不多兩年沒踏足葵涌這片土地,原是為了另一家重開的小店而來,某夜,轉幾個彎,但見台灣客棧就在眼前,不敢上前打擾,走到對面馬路,遠眺店內,隱約見老闆娘正忙於打烊,感覺一切安好,心安落了。

 

 

 

緣份,往往就是不期而遇。朋友說要跟台灣客棧採訪,著我一起來。訪問前幾天,先跟老闆娘通個電話,話不及幾句,她就向我賠個不是:「早幾年,這店剛開,我知不少客人都是看了你介紹而來。可能新店太忙亂,那時水準飄忽,偶有失手,我知有些客人回頭覺得推介錯了,害你給人罵。」

 

我早壓根兒忘了這事。笑笑說:「我這種人,不是給老闆罵,就是給老婆罵。我皮粗肉厚,罵一下,不痛不癢。」


 



觀看全文...
April 18, 2015
 

 

老土當時興,好像是永恆不變的定。還以為只有時裝如此,原來,飲食也一樣。

 

 

 

上篇文章才談過粉仔,這次跟大家分享三家我喜歡的雞髀。

 
 

髀,即腿,不少誤寫成脾。有次朋友夫婦吃飯,看到鵝脾,朋友覺得是鵝腿,她外子則認為脾,是內臟之一。只怪早年香港餐飲從業員文化水平不甚高,白字錯別字甚多,不時將髀誤寫成脾。見過最厲害是「克召朱扒反」,五字錯了四字。

 

炸髀,一般泛指炸雞髀,看到碩大肉厚,遍體金黃又香脆的炸雞髀,口水不自覺直流,甚麼理智都失卻了。不時,台灣朋友都不理解這麼一隻雞髀怎麼能牽動香港人心?雞腿便當,街頭巷尾一大堆,怎麼於香港都變成神級美食?

 

有時我自己都說不清,但小時候,一隻炸雞髀,是最滿足又最窩心的美味,想起拿著大雞髀直啃,快慰不已。也許,回憶就是這雞髀的最佳增味劑。




觀看全文...
April 16, 2015
 
 
 

 

 

葵涌大隴街129-151號葵都大廈地下

早陣子,跟朋友聊起新計劃。言談間說到粉仔。

 

 

「有聽過粉仔的起源嗎?」朋友問。

「你是說粉仔和狗仔粉的關係?還是說甚麼?」

「不是,不是。」隔著電話都感覺到朋友搖頭:「是關於香港第一檔粉仔。」

「你是說屯門那一檔?」記得一直粉仔都好像跟屯門有莫名的關係。

「好像是在葵涌石籬起家的。」

 

千萬個問號在心中,不理了,立時死跟朋友要去走訪這有可能是香港第一檔粉仔的兩母子,而這檔粉仔,一別十四年,要重開了!

 

所謂粉仔,原是客家人的家中小吃,過時過節,親朋聚會,便不時動手作粉仔以宴親朋。直至六七十年代一些內地移民於香港以小販形式於街頭販賣,粉仔才由家庭美食化成地道小吃。像石籬粉仔的主理人,多年前便於石籬村的金花戲院附近推車仔賣粉仔,先後兩次入鋪,但最終都逃不過大廈清拆的命運。街坊以為這檔享負盛名的粉仔歇一下便重開,怎料,一別,就十多年。

 

終於在街坊和長子的催化下,石籬粉仔於2015年重開以饕街坊朋友。

 

 



觀看全文...
April 13, 2015
 
 

 

 

九龍城衙前圍道64號地下2號舖

 

 荃灣大河道22-28號榮安大廈地下7B舖

 

 

 

深水埗欽州街37號西九龍中心1樓128A舖

 

元朗教育路68號兆豐樓地下12號A1舖

 

記得差不多三年前,盛夏時節,到訪台北。於阿朗基門外等位之時,陽光從頭頂傾盆而下,熱得人遍體像給螞蟻咬,捱不夠十分鐘,便決定到旁邊的Micasa吃個甜品,吹吹冷氣。

 

於Micasa第一次嘗到半熟蜂蜜蛋糕,一刀切開,金黃生光的蜂蜜如甘露般傾瀉而出,驚訝不已。流心糕見過不少,心太軟也吃過幾次,冷吃的半熟蛋糕卻是首次相遇,當時就感慨,台北的甜品,真的比香港走前好多步。

 

快三年了,香港終於吃到半熟蛋糕,諷刺的是,這次也是從台灣來的舶來品。

 

 



觀看全文...
April 11, 2015

馬鞍山烏溪沙路8號迎海薈地下4A舖

 

這兩年香港總算於咖啡館這件事上急起直追,一兩年間,於硬件上,不論量和質都比從前進步許多。而大圍的屋子算是香港咖啡館的先驅,更是第一人敢於大圍開設咖啡館。早聞屋子會多開一店,選址馬鞍山。不時聽讀者說,馬鞍山是劣食天堂。屋子這決定,是商業中的上算。

 

 

 

 

 

早兩晚,無意間看到一篇文章,洋洋灑灑羅列了六家新開咖啡館,屋子生活榜上有名,而文章起題為「6間罕有靚景文青Cafe」,而文首第一句就是:「不管你是堅文青、流氓青、偽文青還是什麼都好,這個世代,去邊度做乜嘢食咩飲咩,最緊要有得影相呃Like乜乜乜。」

 

對這種起題和說法,頗不以為然,但雜誌文章一出,人潮就緊接而到。本想等一下才造訪,但時間和人潮都不等人,決定第二天就趕過去。

 
 



觀看全文...
April 8, 2015
 

 

西環西營盤水街東利大厦地下H1號舖

網絡上有條法則,會「流」的東西就是萬人迷。像溏心蛋和egg benedict,看到流動的蛋黃汁,就跟屠嬌嬌沒分別。

之前說過,小時候吃中式點心奶黃包,半點也不流,但不知何時,沾上這股「流沙」風,掰開流瀉一地,連忙用口吸啜,滿足矣。

 

好像沒幾個人能逃過這迷死人的流沙,這次,跟大家分享兩款更迷死人的小點心。

 



觀看全文...
April 7, 2015
 

尖沙咀漆咸道53-55號嘉芙中心1樓全層

一年到晚,一家六口也很少聚頭吃飯。然而,每到新年後,好像有共鳴般不期然挑家餐館來趟聚餐。從前,不時吃北京烤鴨,最幾一兩年,不知何解換了口味,總愛吃日式放題。

記得小時候,當我跨過人生巨大屏障,能大啖刺身壽司之時,老爸老媽覺得我像茹毛飲血般可怕。但不知到何時何日,老媽和老爸,突然沾上東洋風,對壽司視之如寶。老媽還欠點火喉,覺得刺身入不了口,但老爸對三文魚甜蝦等等,早視作平常,還有套獨特飲食觀點:「三文魚跟肥豬肉很相像,入口都軟綿綿,油香四射。

 

不知豬還是三文魚聽到後會大感生氣。

 

今年,原定二月底皂飯局,一改再改,四月初,終於可以放肆了。

 



觀看全文...
April 5, 2015
 
 

 

於九龍灣工作了八年,不時為過癮,更為找更好吃,午膳便飛車過九龍城吃飯。記得有一次,於公司樓下找的士時,碰到別部門的同事。展開你爭我奪的士戰之前,先禮後兵。

 

「你可不可以別再介紹九龍城的美食,太過份了。!」

 

 

我以為自己犯了甚麼錯。「發生甚麼事?」誠惶誠死的問。

「上次吃了金雞,已回不了頭。」她嘆了口氣:「三不五時,同事便嚷著要再去吃。」

 

也是真的,九龍城美食比想像多,除了泰國菜,還有蛋撻、樂園、海南雞飯等。

 

更想不到的是,離開舊公司後,今天為了這碗墨魚丸,又回來。我想,應該會再來幾趟,這該叫做回味吧。

 



觀看全文...
April 2, 2015
 

 

 
 

太子荔枝角道57號榮光大廈地下B-2舖

 
 

這次不耳聞,而是目見。早幾個月,吃粵來順後吃,諸位好友皆覺未夠圓滿,於甜品之先,決定再下一城,以腸粉作過場。一口氣衝從旺角從到太子邊陲大啖第一腸粉,到達太子附近,剛好於酒店的對面,台灣朋友遙指馬路邊的小店 :「這是台灣開過來的嗎?」


 

黑丸嫩仙草?


 

「我也不太清楚,但看來似模似樣。」邊打量邊回答。

 

這麼一別就幾個月,而這麼一碗台灣甜蜜也於眼波流過。最近讀了些許文章,才得知這家黑丸嫩仙草是台灣直營店,以仙草作主打,配上不少台式食材,以正宗台灣甜蜜,牢牢綁緊香港人的胃口。



觀看全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頁 | 最後一頁 1/81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