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公告
個人檔案
個人圖檔
ID:zerospace
暱稱:蒼流
生日:1988/04/29
地區:臺北縣

贊助商連結
BASARA3 不是英雄外傳
新刊宣傳/戰國BASARA3之不是英雄外傳!
瀨戶內海新刊
新刊預定/戰國BASARA:瀨戶花嫁
輕旅行
人氣指數
當日人次:
累積人次:
我推薦誰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吾家蒼小流
搜尋此頻道內容
搜尋:
贊助商連結
RSS 訂閱
RSS2
ATOM
其它資訊
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 yam天空部落 本身立場。
POWERED BY
POWERED BY
會員登入免費註冊
August 2, 2009
出場武將:長曾我部元親、毛利元就

大哥快樂出航去?!

        從海上歸來的成曾我部元親,變的比從前更加願意表現自己,之前的他只是默默的接受家督所有的安排,壓抑自己的想法,雖然他本身的資質很好,在書法、茶藝、戰略等休養上都有很好的評價,但是這都不是最重要的。
到海上磨練一年,體力和武術上都有相當的提升,能與海盜搏鬥,甚至納入自己的麾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沒有一點份量怎麼可能在險峻的海上稱霸。
城裡的所有人都樂於成曾我部元親這樣的轉變,高挑魁梧的身材、俐落分明的五官加上高達兩尺的長茅,連人民提到元親都帶著一份驕傲。唯一不習慣的只有現在的長曾我部家家督─長曾我部國親。
誰來還他可愛的女兒!自元親回來後,國親每天愁眉苦臉,但他盡量不要在元親面前顯示出來,因為他知道這才是正確的發展,小時候把他打扮成女孩子、讓她學琴棋書畫,不讓他碰馬術和劍術,已經夠對不起他了。現在孩子長大,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做父親的應該全力支持才是。
這一切元親都看在眼裡,但是他一點也不後悔,穿那幾年的女裝算是對的起他家老頭子。
 
****
 
或許長曾我部元親是天生的海上男兒,無法停留在一個地方太久,最近他又想出海了。雖然到海上闖蕩了一年,但是他沒有完成真正的夢想,記得幾年前讀的那本《神鬼迷航》中有提到『愛爾蘭』這個地方,書中描述那是一個被綠蔭覆蓋的國度,一到下午就會朦上一層薄霧,氣候清爽宜人,而且在彩虹的彼端可以找到傳說中的小精靈,愛爾蘭小精靈個子嬌小,全身穿著綠色的服裝,非常的可愛,雖然個性有點暴躁乖戾且生性狡猾,不過總是有好的精靈吧。
既然老頭子喜歡可愛的東西,不如就抓一隻給他當寵物,看他這樣會不會比較釋懷,以後要出遠門就說不定不會那麼囉唆。已經下定決心了,馬上去找老頭子商量吧。
長曾我部元親立刻起身去找國親,豪邁的拉開房間紙門。「老頭子你在嗎?」
國親正在房裡批閱公文。「姬若子,你怎麼沒有敲門?之前教你的,去一趟海上全忘了嗎?」
「老頭你怎麼又叫我這麼名字,既然是父子禮節就不要在意這麼多了。」元親隨性的坐下來。「過來是想跟你說一聲,我最近要出海一陣子。」
「你要離開!」國親震驚,他也才回來幾個月又要出門了嗎?
「嗯,我想去愛爾蘭,記得你兩年前給我看的書嗎?我想去看看書上說的地方。」
除了放手,國親還能做什麼。「去吧,注意自己的安全,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想不到老頭子這麼乾脆就答應,他已經想開了嗎?「我想至少要半年吧。」
「這麼久!」
「嗯,因為這次的地方有點遠。」
「那你路上小心,飯不要亂吃、冷的時候要加衣服、睡覺前要刷牙、對人要有禮貌…」國親滔滔不絕的叮嚀。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元親無奈的阻止國親繼續說下去。「我打算後天就出發。」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我很快就會回來了,等著我的禮物吧。」

****
 
出海的那天,赤熱的艷陽高照,青空堆了好幾朵白雲,印有家徽的船帆升起,在強烈的海風中發出令人振奮的拍打聲,長曾我部元親吹起號角表示正式的出航。又如同幾年前般,國親並沒有來送行。
「呿!這次出遠門老頭子又沒有來。小夥子們,我們出發了!向東方前進!」
「呦!大哥!」船員們賣力的嘶吼著,好久沒有到海上,大夥顯的格外興奮。
船平穩的向東方行駛,他們必須先繞過四國後才能往歐陸前進,這是一項艱鉅的挑戰,想要通過太平洋可沒有那麼容易,不過元親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充足的糧食足夠讓他們吃上好幾的月。
連續好幾天海上的狀況都很平靜,大海最令人著迷且莫測的無非是你永遠不曉得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情。今天一早,元親依舊提早起床巡視船況,明明已經到了天該亮的時間,但是霧似乎有點散不開,整片天空被厚重的烏雲籠罩,風還沒有開始吹、海面異常的平靜,元親發現事態嚴重,趕快吹號角,叫醒所有船員。
「還睡!在睡就把你們丟到船底下!收帆!」元親到船梢坐鎮。
瞬間所有的船員都衝出來,訓練有素的完成自己的工作,有的爬上船桅收帆、有的在船舷固定。不一會兒的功夫,大家已經準備好迎接這場暴風雨。
風緩緩吹起,旗子被吹的啪噠啪噠作響,浪被狂風掀起,一丈又一丈的堆疊,船員們興奮的叫囂。「要來了!要來了!」
「小夥子們不要太興奮。」元親笑笑的對船上的人大吼一聲,雖然這麼快速的做準備,但他可是一點也不緊張,暴風雨對他而言不過就像是吃飯般平常罷了。
船隻隨著大浪上下擺動,雨水混著雷聲傾瀉而下,元親握緊船舵控制方向,這次的暴風雨很難纏,雨勢越來越大,而且風向非常不穩定,船身被海浪推來推去。猛然一個狂浪蓋下來,大家死命的抓住繩索,避免自己被沖下去。
「不好了!大哥不見了!」副船長發現事態不對,剛剛一個大浪直接打到元親身上,元親連同船舵落到海中。
 
****
 
落海的元親在浪打下來的一瞬間失去意識。甦醒時,發現自己已經被沖上沙岸。元親躺在沙攤上觀察周邊的狀況,這邊的陽光燦爛異常,徐徐的海風相當舒服,要不是現在身體還有些僵硬,不然他真想爬起來好好看一下。幸虧有這樣的艷陽,讓元親不至於失溫,溫暖的陽光透進皮膚,暖和了身體的每一吋。
昏昏沉沉間元親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等眼睛再度張開之際,眼前早就染上一片金橘。一覺醒來,體力回復的差不多,他坐起來檢查自己的傷勢,很神奇的是身上除了一些小擦傷外,並沒有任何外傷,可能是祖先們的保佑吧。
元親望向遠方的夕陽,思量自己要怎麼回去,突然發現身邊竟然有人!他什麼時候來的!來多久了!但是武將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沒有敵意。元親默默的打量身邊的人。
那人只是看著夕陽不發一語的站著,似乎很享受沐浴在陽光下的感覺,個子不大,掛著青綠外袍,兩袖穿著過長的綠色盔甲,頭上頂著高聳的帽子,全身綠油油的。單手背到身後,手上拿著彩虹光圈。
綠色?彩虹?難道說眼前就是書上描述的愛爾蘭小精靈?沒想到自己這麼幸運直接被沖到愛爾蘭來,沒死還真是奇蹟。
「你看夠了嗎?」那人不悅的說,但他並沒有看著元親,只是覺得莫名的視線很礙眼。
        果然如書中的一樣,小精靈的個性不怎麼好,不過沒有關係,先把他帶回家再說。「你要不要跟我去其他地方看看呀。」
        那人睥睨的看了元親一眼。「礙眼。」討厭有人打擾他享受陽光,但他可不想這樣就離開。
        「別這麼說嘛…我不是什麼壞人。總是待在愛爾蘭很無聊不是嗎?」元親極力說服。
        「愛爾蘭?」看來眼前的人似乎誤會了什麼,不過他也懶的解釋。
        「對呀,你看那就是我的船。」元親指著從遠方駛近的大船。
        那人看到遠方上船帆的旗幟,全身一凜,他看過這個家徽。「長曾我部?」
        元親佩服的拍拍手。「太厲害了,不愧是精靈,連我的名字都知道,我叫長曾我部元親。」眼見船錨已經放下,他決定直接擄他回家,綁架精靈應該不犯法吧。
元親倏的抱起身邊的人,直接衝回船上,免的被其他人發現。
 
****
 
見到長曾我部元親沒死,眾船員一擁而上。
「大哥你沒死!大哥!」
被熱情簇擁的元親小心翼翼把精靈移到身後,避免著這些粗魯的小子們嚇壞他。
「真是的,你們哭成這樣能看嗎!」元親意思意思的摸摸大夥兒的頭安慰說。
「大哥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們真的很擔心。」
「知道了啦,其實我心裡很感動,只是你們看不到。啟航回四國!」元親對眾人喊著。
「呦!」大家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待命。
元親帶著身後的人準備回房間。「我先帶你到房間裡休息吧,對了我還沒有問你叫什麼名字,雖然說是精靈,總是有名字吧。」
「毛利元就。」毛利冷眼的觀察這一切,他沒有反抗不代表會乖乖就擒,他不知道長曾我部家的目的為何,而且還用這麼奇怪的理由。
「哈哈,你真幽默。這麼入境隨俗的用了日本的名字,不過你這個名字已經有人用囉,要不要考慮換一下?」元親自顧自的說,打開自己的房門讓他休息。
「這是我的房間,給你用吧,因為其他的小夥子不怎麼愛乾淨,我想我的房間住起來會比較舒服,而且這間採光最好,你應該會很喜歡。」元親拉開窗簾,讓最後一點的夕陽透進來。
「毛利要我把晚餐送進來嗎?還是要跟我去大廳吃,順便把你介紹給大家認識。」雖然他很想帶出去炫耀,不過還是要尊重一下本人的意思。
「送進來。」元就沒有再說什麼,環顧一下四周的環境,這裡真的還蠻乾淨的,一張床和張大書桌,書架上擺著許多地圖和書,筆墨也不缺,待在這樣的假牢房不算太過乏味。
「那你等我一下。」元親離開時只是小心的把門帶上,沒有加上任何的鎖。相反的,唯一的鎖在室內,他可以任意控制。
到現在元就還是想不透,目前毛利家和長曾我部家並沒有正式的衝突,到底是什麼契機引起事件發生?一切還是靜觀其變吧。
夕陽已經完全沉沒在海平面下,元親推開門,拿了一些餐點進來。「怎麼不點燈?」元親熟練的將食物放下,替房間點上幾盞油燈,瞬間整個房間亮了起來。
「我把東西放在這,今天你就好好休息吧,可能要好一陣子才能讓你回到陸上。」見毛利沒有什麼反應,元親只好摸摸鼻子離開,今天晚上船上要人要慶祝他回歸。
 
****
 
喧囂的鬧聲不斷的從船的一端傳來,好多事情他都無法理解,為什麼要擄他、為什麼他可以如此受部屬愛戴,身為一個領導人需要的是絕對的威嚴和權力。這樣和部屬吵吵鬧鬧如何建立威嚴?原本只是偷偷溜到海邊去享受陽光,怎麼也料不到事情竟然演變成了如此。
用完餐後,毛利簡單的擦拭身體,鎖上大鎖後上床就寢。今天發生太多事情,腦袋已經混亂到無法思考,先儲備體力再說吧。
 
喀啦!門鎖被打開!
毛利為了應付隨時發生的狀況,所以非常淺眠,只要一有驚動就會醒來。門已經被他鎖上了,怎麼可能被打開,要來暗殺他的嗎?本能的摸上放在身邊的武器。
發現毛利的動作,元親不好意思的說:「抱歉,吵醒你了。我本來想跟其他人擠在一間,不過大夥的床是剛好的,所以只好回來睡,放心好了,床讓給你,我只有要那張椅子就夠了。」語畢,元親坐到椅子上、單手支撐額頭,不一下子就發出平穩的呼吸聲。
睡著了?毛利不敢大意,觀察了好一陣子才被濃濃的睡意推進夢鄉。
 
接下來的日子,毛利元就和長曾我部元親並沒有太大的磨擦或接觸,元親非常放任元就,讓他可以隨意走動,雖然大部分元親都會把餐點送到房間給元就,但偶爾會留在房間和他一起用。
元親不會主動探問元就隱私的事情,只是和他聊聊自己的海上生活和抱怨自己家的老頭。這讓毛利更摸不著頭緒,既不是來探查消息也沒有要殺他,是要擄他當人質嗎?
不過待在船上最讓毛利最滿意的事情,應該是他可以盡情的享受陽光吧,除了有時的雷陣雨外,海盜船可以隨時說在陽光下洗禮,讓他的身心格外輕鬆。
 
「我們快到四國了,那裡是我的故鄉。」元親走到元就身邊說。
廢話!他當然知道,他對元親不喜歡也不討厭,更摸不懂他,所幸沒有做出什麼傷害他的事情,不然他會拿整艘船來血祭。
現在元親已經習慣毛利不回答的行為模式,繼續說:「那裡是很熱的島嶼,到家後我介紹我家老頭給你認識吧。」
 
****
 
        響亮的號角再度吹起,好似在通知岸上的人他們凱旋歸來。
        元親拿著望遠鏡看向海岸。「哇!這次的人比以前更多耶!拋下船錨,收帆!」元親一聲令下,所有的人馬上開始動作。
        船員放下船板,讓長曾我部元親和毛利元就兩人首先下船,其他的人則先在船上卸貨。
        一見到船上有人下來,國親馬上衝向前。
        「呦!老頭你來接我啦!唉呀!好痛。」元親話都還沒有講完,馬上被國親來一個愛的雙拳。
        「死小子!闖了大禍還不知道。」國親一臉抱歉的轉上向毛利說:「毛利大人,對不起…小犬有眼不識泰山,請您見諒。」
        元親不滿的看著國親。「老頭子你做什麼!」
        「好幾天前,我接到快馬通知,說有人看到戴著長曾我部家家徽的大船把毛利家的家督擄走,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你幹的好事。」國親無奈的看著闖下大禍的兒子。
        「你真的是毛利元就!我還以為你只是剛好名字一樣。」元親無奈的摸摸剛被打的腹部,很痛耶。
        「不識相也要有個程度,毛利大人我代小犬向您陪不是。」
        「算了,只是一場誤會,就當作是一趟旅程吧。我的部下在哪?」
        「感謝您,您的部下已經備好轎子等您了。」
        「嗯。」
        「您不留下來休息一下再離開嗎?」國親想好好盡一下地主之誼。
        「不用了,已經耽擱太多時間。」
        「喂!你這樣就要走了?」元親叫住元就。
「嗯。往後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戰場上再會。」毛利元就瀟灑的轉身上轎,這趟的旅程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可以深入了解敵營也是個不錯的體驗。
 
目送轎子越來越遠,元親喃喃的說:「嘖!我還以為我到了愛爾蘭,沒想到只是飄到中國,這趟航程也太失敗了。」
 



誰推薦這篇文章
引用 (你可以針對此文寫一篇屬於自己的blog/想法,並給作者一個通告)
引用
留言 (2筆)
2.
感謝分享~
感謝分享~
來我小房子,美女免費聊天哦~

 
彭育菁 於 Jul 3, 2010 留言 |
1.
我笑抽了~~XD
大哥真是笨得可愛啊!
毛豆變成小精靈哈哈哈~
這個梗用得真巧妙,
愛爾蘭明明距離日本那麼遠!XDDD
 
debby771003 Aug 26, 2009 留言 |
發表你的留言 (字數限制 最多 2000 個中文字)
私密留言:
Name:




內容:
檢視行動版網頁  |  檢視正常版網頁